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殊途同归(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散文

偶然间看到了这个童话故事:当幼鹰长到足够大的时候,鹰爸爸就会狠心地把幼鹰赶下山崖,幼鹰往谷底坠下时,拼命地拍打翅膀,趁此掌握过硬飞翔的本领。

我不知道一生为农的父亲是否看过这个故事,但是,对于父亲始终传承的“棒下出孝子”的古训,很多年内我都无法释怀,也无法理解。

从我记事起,不苟言笑、脾气暴躁的父亲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在他的眼里丝毫不能容忍我们的懈怠,比如,父亲在院子里忙碌的时候,我却在一边玩,他立刻眼睛一瞪,“成天就知道玩,眼里没有一点活!”我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立刻跑过去帮忙。有时候竟还帮了倒忙,只要不如父亲的心意,他立刻就会大骂,“要眼睛出气儿的,不会看着我怎么做的?”面对这样的责骂,我便傻愣愣地站在那里,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哭、哭、哭,就知道哭!一边哭去,除了哭,还有啥本事!有本事就从这个山沟里蹦出去!”

上初中时,要到20里以外的乡里一所初中就读,因为路坎坷不平,所以不通车,父亲便花50元钱从邻居那买了一辆旧自行车,因自行车太过破旧,刹车随时都会失灵,那年的秋天一次晚自习后回家,在一个大下坡时,刹车突然失灵,车子疯了一般飞跑起来,惊吓之中的我看到了路旁的一片玉米地,不假思索便直接冲到了玉米地里,惯性使然,车子与我甩出去老远,躺在玉米秧子里半天都起不来。后来,我都忘记了在玉米地里到底趴了多久?是怎么样一瘸一拐地推着车子走回家的?当父亲看到几乎废掉的车子时,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脸对我一顿责骂:“这个学别上了,车子都摔成烂铁了!”我恨恨地扔下车子,心里发着誓:早晚我会离开这个家,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初三那年报考志愿,学校要交73元报考费,对于拮据的家庭,对于严厉的父亲,我始终都不敢说,一推再推,直到最后一天辗转一夜后,早晨起来站在门口,怯怯地站到准备上地的父亲面前,低声地说了报考志愿及费用的事情,父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奚落我:“就你?也想报考?你能考上啥,先说说?”我低着头咬紧嘴唇,眼里噙着泪水,一动不动地杵在父亲面前。僵持了几分钟后,父亲见我丝毫没有放弃的样子,便转身走进屋里打开红漆柜子的盖子,掏出一个小本,从本子里拿出一沓压的整齐的零钱,数了数,73元整,递给我。我头也不回地冲出屋子,泪水悄然滑落......

高中那年暑假,因两个哥哥都在外地,家里种地缺人手,父亲便喊上我去种地,清晰记得那是一片洼地,父亲在后面扶着犁铧,让我在前面牵着牛,母亲在犁过的沟里放上种子,黑色的泥土深一脚浅一脚地踩下去就会出现一汪水。当父亲的牛鞭响起时,纤小柔弱的我丝毫没有力气拽住被牛鞭抽疼的耕牛,“哞”的一声,牛便拽着我踉跄地飞跑起来,身后的垄沟便歪歪斜斜的,愤怒的父亲突然从后面大喊一声:“没用的东西,过来!”头发如蓬,狼狈不堪的我趔趄着跑到父亲面前,父亲气呼呼地举起了手,我吓得抱住头半天不敢睁开眼。

“你过来扶犁!”父亲让我站在与我一般高的犁铧后面,教我左手放哪,右手放哪,那会儿我根本听不进去,真想逃跑,真想大哭一场,可是,我没有,因为,在父亲面前,我不敢,流泪都不敢……

98年,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了整个中国大地,而我正混迹于高考落榜者的队伍中,不知是青春血液的躁动,还是父亲的严苛教育成就了我强烈叛逆的性格,亦或许是心头始终萦绕着父亲那句“有本事,蹦出山沟去”话语的驱使。

走出去,改变父辈们几十年赖以生存的土地,改变父辈们从一岁就看到一百岁的生活方式,哪怕跌得头破血流,也不能这样苟且一生。有一天,我定会衣锦还乡!

对于这样的想法,我没有奢望得到父亲的祝福,没有一丝留恋地、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多年独立的漂泊生活,承受太多的磨难和历练后,我学会了生存的本能,学会了独立飞翔,最终,我把自己留在了异乡的土地上。直到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才越来越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才得以释怀父亲对我的“狠”,父亲用他独特的“鹰式”教育,时刻准备着把我“扔下悬崖”,让我学会生存,学会独自承受风雨。

记得那年,我在南方的一家大型公司上班,任检验室组长,下面有10多个检验员,都是外地姐妹,因公司连续克扣我们检验组工资,我先找他们理论,领导搪塞我说,下个月就会补上,可是,连续三个月,都没有兑现。私下里,我便与那些外地姐妹商量,采取罢工以引起领导的重视,清还我们的工资,一致同意后,连续罢工两天,公司下了最后通牒,限一日内全部回公司报到,否则全部开除。

后来公司采取迂回对策,找每一个检验员谈话,唯独没有我,那些外地姐妹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便统一了口径说出事情由我而起,公司为杀一儆百,只开除了我一个人。当时,面对公司的所有员工,我没有哭,亦没有埋怨,而是微笑着离开了那家公司。

我承认,那些青春留下的创口,将是我一生的财富。我用了将近20年的时间才去理解父亲的严厉,这份迟到的释怀,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丰富逐渐做到的。

现在,我所秉承的教育理念,其实是以己为鉴,我把自己青春的影子投射到了儿子的身上。

记得那次,他为了和弟弟争夺一盒饼干,竟然出手打了弟弟,3岁的弟弟为此大哭不止,他仍不以为然,还为手里夺到的饼干而得意得一蹦一跳。气愤之极的我直接冲到他面前,抡起巴掌……看到儿子吓得双手抱住头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父亲,慢慢放下了手,我不能让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

可儿子的行为让我伤透了心,即刻,气愤的泪珠整串地滚落了下来,孩子看到我哭了,也吓得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妈妈,我错了,你别哭了,我再也不和弟弟争东西吃了,妈妈!”

我满脸泪痕地对他说:“你都已经这么大了,还与弟弟争东西吃,你给我记住,爸爸妈妈陪不了你一辈子,这辈子你只有弟弟这一个亲人,你要一辈子保护他才对,你记住了吗?”我声嘶力竭地喊着。

叛逆的青春,好似一本必须完成的暑假作业,做完了方能升入下一学期。那次经历,改变了儿子对责任的认知,铭心刻骨。接下来的时光里,他一直扮演着时刻保护弟弟的角色。

对于孩子的教育,我认为,过分溺爱就是最大的伤害,过度地打骂就会扭曲他的性格,让他变得胆小、自卑、懦弱,或者是强烈的叛逆。所以,对于儿子的成长,我始终像朋友一样与他聊天沟通,了解他的思想动态,更多的是给予他鼓励与关爱,让他自信而快乐地成长。

这是我与父亲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但殊途同归!

癫痫的治疗价钱是多少?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土方法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癫痫病的常见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