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清晨】你温暖了我的寂寞时光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创意美文
在那些肆意放纵挥霍的青春里,总有这样或那样的一个人、一些人,有意无意地温暖了我们的寂寞时光,灿烂了我们的荒芜年华。在以后的日子里,当我们想起时,仍旧能感受到从心佳木斯癫痫病研究所里洋溢出的暖意。   ——题记   1、时光远走,回忆开始   风吹袅袅,夏夜微凉。在MtJohn的咖啡馆里,安静的氛围,适宜的温度,还有空气中弥漫着微苦的味道。这是韩冬筱极喜欢的味道。这样的环境,是最适合画画的,也是最适合用来回忆和怀念的。   韩冬筱身着一袭波西米亚吊带长裙,站立在落地窗前,一手拿着放满颜料的调色板,一手在画板上毫不犹豫地挥洒。那样娴熟的动作,没有纯熟的技术是做不出来的。旁边桌面上的咖啡早已没有了浓郁的醇香;而那人毫不知情,整颗心都扑在了画画上,丝毫没有想要品尝的动作,就任由咖啡这样安静地冷却、凝固。   咖啡厅里的服务员已经对这个奇怪的东方女孩见怪不怪了。每个月的这一天她都会出现在这里,一呆就是一整个晚上,她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画画,仅此而已。单薄的身子背着大大的背包和画板,要了一杯焦糖拿铁之后就开始画画。从进来到离开,整个过程都是沉默安静的,仿佛空气一样。   她画的东西一尘不变,永远是窗外的那片热闹璀璨的星空,只是角度不同罢了。即使是下雨天,她也能画出不一样的星空。   美好的东西都是值得人们去欣赏,去赞美的,而人们也是不会吝啬对美好事物的赞美。所以总会有些人因为她的画而过去和她搭讪,但得到的都是女孩淡淡的回答,不冷不热,就是一种陌生人的语气,保持着疏离的态度。   时间久了,人们也就习惯了这样的一个女孩,一个酷爱星空的女孩,一个奇怪的不喜言谈的女孩。   韩冬筱看着画板上的画,深沉得近乎黑的湖蓝布满了整张画纸,在这深蓝的面上是点点的繁星,热烈而不张扬,橘黄色的色调让冰冷的夜幕透出淡淡温暖。韩冬筱嘴角扬起,抬头仰望窗外的星空。   在这个位于南半球的新西兰Tecapo小镇,在晴朗无云的夜里、南十字星、银河、各个星座清晰可见。如果幸运的话还能看到一闪而过转瞬即逝的流星,再诚挚地向流星许下心愿。   韩冬筱她早已过了那个向流星许愿的年纪,那个相信童话的年纪。不过,如果那个人在的话,她一定会激动地拉着自己的手,大声对自己说:“小小,小小,是流星耶,快快许愿!”然后就一本正经的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许下心愿吧。韩冬筱想着、想着,就笑了,笑得苦涩,笑得明媚,没有一丝声音,没有惊扰到咖啡厅里的任何一个。   咖啡厅里的人还是各忙各的,没有注意到窗边的女孩,一个连影子都充满了忧伤却又充满暖意的女孩。   2、一杯热巧克力的温度   台城的夏天来得早去得晚,整个夏天要持续整整三四个月。在台城,夏天是一个多雨的季节,一年中有超过一半的降水都集中在夏季。   夏日午后,台城的上空聚拢了厚厚的乌云,层层叠叠,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路边高大的树木被风长春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吗吹得摇摇晃晃,枝叶乱颤,枯黄的树叶,洋洋洒洒,纷纷飘落。   路上的行人抓紧了手中的东西低头快步走着,到后来,就不顾形象地大跑起来;车辆也加快了行驶的速度,就希望能赶快逃离即将到来的雨的盛宴。周围的一切就好像变魔术一样,刚才还繁华热闹、熙熙攘攘的街道在短时间内变成了像空城一样的死寂,只剩下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一阵快速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这样的寂静,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沉重。韩冬筱不顾一切地奔跑着,仿佛在她身后有洪水猛兽一样拼命地狂奔着。从城西跑到城东,她早已疲惫不堪,她需要停下来。   但是,韩冬筱不敢停下,她害怕一停下那些事情就会跑出来将她团团包围困住,令人窒息的痛苦。所以她只能不停地奔跑,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中的苦闷、痛楚、无奈……   “轰轰——”刺眼的闪电伴随这雷的轰鸣撕裂了巨大的天幕,似乎要把它一分为二。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急切地落下来,密不透风的,形成了一个浩大的水幕,隔出一个个独立密闭的空间。   韩冬筱抬头怔怔地看着从天而降的雨水,一动不动地,任由雨水打湿全身。韩冬筱再也忍不住,泪水从眼角溢出,融进了雨水里,分不清是雨还是泪,了无踪迹。但是,她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一丝也没有。   没有人知道这个女孩是在哭泣。只是她的身影,看起来是那样的孤单,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孤单得连影子也没有。   雨一直下……韩冬筱漫无目的地游走在空荡荡的街上。她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能去哪里,她只是在像游魂一样地行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多远,走得累了,倦了。   韩冬筱在一家奶茶店的门口停了下来。即使她冷得瑟瑟发抖,不由自主地想缩成一团,但她还是站立着,像一棵树一样站立着,没有忧伤。   有人说,不要让别人看到你的脆弱,那样无疑是在告诉他人该如何伤害你自己。一直以来,韩冬筱在别人面前都是坚不可摧的。只有一个人的时候,韩冬筱才会卸下所有伪装出来的坚强,像只孤单的小兽一样舔自己的伤口。那是连她自己都痛恨的软弱。她不想被人用怜悯的目光审视,她不需要人可怜,更不需要人同情。那是她仅存的一点骄傲,倔强得让人心疼。   “叮铃铃——”门上面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门被人从里面拉开,出来的是一个身穿纯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头发用复古发簪随意的盘起束在脑后,几根发丝从耳际垂下,落在精致的锁骨上,眼睛又大又圆,闪烁着熠熠光彩,和小鹿的眼睛像极了。韩冬筱愣愣地看着她,有些震惊,因为这个有着阳光般笑容的女孩是坐在轮椅上的。   女孩忽略了韩冬筱的眼神,看了看外面的瓢泼大雨,又看了看韩冬筱,笑着说道:“这样的天气是最适合坐下来好好地喝点东西,再静静地想些事情的。要尝一尝吗?这里的味道是全城独一无二的哦。”女孩笑得很干净、甜美,就好像是突然绽放的百合花,无暇纯粹。   韩冬筱在那个瞬间是羡慕的妒忌,她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就遗失了笑容。现在在她的世界里,笑容是一种奢侈品,更别说那样干净纯粹的笑容了。   “来,进来吧。”还没等韩冬筱回答,女孩就拉住了她的手,就要往里面走。考虑到女孩的情况,向来讨厌别人触碰的韩冬筱接受了她的好意。女孩一手拉着她,一手吃力地推动着轮椅。   韩冬筱看了看她的手,指甲修剪的圆润,整个手掌不大却是光滑的、软软的、暖暖的,有点婴儿肥,被握着的感觉舒服极了。韩冬筱随她走进屋里。一进到屋里,身体感觉到了暖意,就放松了下来。   屋里和屋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扇玻璃门就把外面天地间的热闹隔开来,给屋里留癫痫四肢强直怎么抢救一个宁静的小世界。奶茶店很小但是干净整洁,就摆放几张简简单单的桌椅,明黄色的墙面上挂着画,画大多数都是多姿多彩、各不相同的星荆门治癫痫最好的方法空;还有一些客人的相片作为装饰画挂在了墙上。   可能因为是下雨天,所以店里没什么客人。韩冬筱从里到外,细细打量着这间小屋,很小却很温暖,安静却不孤单。   “擦擦吧,不然很容易感冒的。”女孩递过来一条黄色的浴巾。韩冬筱不好意思地接过来,擦着头发上、衣服上的雨水,柔软的棉绒让韩冬筱舒服地叹了口气。女孩看到韩冬筱放松下来的面庞,也放心地笑了笑。   “我待会就走。”韩冬筱简单地说了一句。言下之意是,你可以不用理我了。随即又把浴巾递还给她,道了一声“谢谢”,便转身看着窗外,沉默着不再说话。帘外雨声潺潺,室内一片静寂的沉默。   女孩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向吧台走去。因为她是坐着轮椅的,韩冬筱看不到她的身影,只听到有“乒乒乓乓”的声音传出。韩冬筱不以为意,找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   “尝尝吧。”女孩把一杯热巧克力递到韩冬筱面前。热巧克力散发出浓郁的醇香,沁人心脾,闻着就让人感觉到一阵舒心,坦然。韩冬筱这次没有推却,自然地接过,自顾自地开始品尝。说不上品尝,因为韩冬筱是大口大口喝的,可能是她现在又冷又饿的缘故。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墙壁上的挂钟还在“滴滴答答”的摇摆着,安静得似乎能清楚地听到两人的呼吸和心跳,空气中流动着尴尬的气息。   韩冬筱看了看就要见底的热巧克力,不由得想,这真是好东西,流动的柔软与细腻,喝起来真是一种享受。   “我煮的东西不错吧?这应该是全城,不,应该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味道。”女孩笑得有些得意洋洋,但更多的是自信,那种从骨子里透露出的自信和自豪。眼里闪烁着耀眼夺目的光彩,熠熠生辉。   韩冬筱看在眼里,仿佛她就是璀璨星空里最夺目的一颗;而自己,却是卑微到尘埃里的。想到这里,韩冬筱情不自禁地产生一种叫自惭形秽的羞愧感。这下韩冬筱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只好点头,表示认可。即使韩冬筱再自卑,再羡慕妒忌他人,但对于事实,她总是能笃定地承认。   “对了,我叫夏暖阳,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交个朋友吧。”女孩说着就把时候伸到韩冬筱面前,示意交好。   “韩冬筱。”韩冬筱握住夏暖阳的手,看着她阳光的笑容,确实是很暖啊。果真人如其名呢!   而自己……有时候你真的不得不相信命运这一回事,原来真的有些事早已命中注定的。对于那些无法改变的既定的事实,还不如顺其自然,随遇而安。   “韩冬筱?我们真的是有缘分呢,你是冬,我是夏。能遇见你真好。”夏暖阳念了几遍“韩冬筱”,仿佛在细细品味着什么,扬起的嘴角,眼里是隐藏不住的笑意,目光流转,温柔缱绻。   “是啊。”真的是缘分吧!有些事情仿佛出乎意料却又是在情理之中,有些巧合我们说不清楚,只好用缘分、命运之类的东西来对它作一个相对合理,并且能让人信服的解释。   比如韩冬筱和夏暖阳,不是你,不是我,不是他,偏偏就是这两个人。   3、故事的主角,主角的故事   疏影横斜,暗香浮动。立帘听雨,光影缭乱。时间在静静地流淌,某些情感在慢慢地萌芽,成长。   在多年之后,韩冬筱才发现,那样宁静温暖的时光,在很久很久的以后都不会再有了。而她,是有多么幸运,才能遇到她,又要有多幸运,才能成为她口中的最爱的女子。   每天,每个人的身上都会有故事发生。   又是一个下雨天。下雨天,是最适合用来回忆的。这一天,夏暖阳是讲故事的人,韩冬筱是听故事的人。曾记得《肖申克的救赎》里有过这样的一句话:故事本身才是主角,而不是讲故事的。   夏暖阳讲故事的时候情绪没有一点的波动起伏,一脸的平静,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故事里的一切都与她毫无关系。从头到尾都是平平淡淡的语调,让人觉着她讲述的是别人的故事,而非自己的。夏暖阳一直都是淡淡地说,浅浅地笑。   那年夏暖阳才14岁,正是豆蔻芳年,她怎么也想不到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天也是下了很大的雨,整个世界都是不绝于耳的哗哗的雨声,天空是一片沉重的阴霾,不像是傍晚,反而像是黎明前的黑夜。   她像往常一样上完舞蹈班之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内心是充满着喜悦、激动的。因为今天老师说有可能会选她去参加市里的舞蹈大赛;此外,她是那样的喜欢雨天,喜欢在雨里自由地舞蹈,毫无规则地,一切都是随心所欲。   一路上夏暖阳是又唱又跳,雨伞已经不是单纯的雨具那么简单,还是她舞蹈的道具。她舞得轻盈,舞得自在,舞得自豪,似乎忘记了一切。当那辆车驶向她的时候,她还是在舞蹈着……夏暖阳很清楚地记得在那一瞬间飞翔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轻盈,也是从未有过的脆弱。之后便是在疼痛中陷入深沉的黑暗……   夏暖阳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房里,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像天堂一样的存在,除了那股酒精味。夏暖阳的双脚被固定着,动一下却毫无知觉;再看向爸妈,他们闪躲的眼神。在那一瞬间她预感到了什么,不愿意相信,也不能去相信。夏暖阳就像一条涸辙的鱼一样苦苦挣扎着,医生安慰着说道,这样还算是好的了,如果来晚一点就是截肢了。听到医生的话,夏暖阳笑了,笑得苦涩,带着无望。   夏暖阳问:“小小,你知道一双脚对于一个芭蕾舞者的重要性吗?”韩冬筱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的眼神里带了怜悯。   她是知道的,知道芭蕾舞还有一个名称叫“足尖上的舞蹈”,知道一双脚对于舞者的重要性。暂且不说是舞者,就是一个正常人,也难以接受失去双腿的现实。   夏暖阳看着韩冬筱,微微一笑,说:“早就没事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虽然这么说,韩冬筱却是很清楚地记得,甚至在以后的许多年里还是能清楚地记得夏暖阳说那句话的时候的表情,是那样无望,那样悲伤,还有遗憾。   从夏暖阳的故事里,韩冬筱明白了为什么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子却要与轮椅相伴;懂得了她的笑容,那是苦难之后的坚强。就像《肖申克的救赎》里说的那样:希望是个好东西,而好东西是不会消失的。 共 1065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