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诉说着故事的村落_1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摘要:一个有着许多故事的村落,岁月的沧桑随处可见,青石板铺就的小路,历经风雨的石窗,马头墙上的青苔,还有生活在这里清贫、自足、充裕的人们,所有的一切,都在向人们诉说着自己的身世,厚厚的沉淀,沉沉的储存,留给了后人。 岁月就是不同的故事组成的一条曲线,人生就是在聆听不同的故事中度过,也在演绎着自己的一个个故事。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能有精彩动人的故事发生,让身边人羡慕,让身边人敬佩,只是人生也有不如意,既然有彩虹,也会有风雨,许多人以为,路途的不平,才显得人生的意义。   有那么一个小村落,一个有着许多故事的村落,每个人走进村落,都会感觉得到岁月的沧桑随处可见,青石板铺就的小路,历经风雨的石窗,马头墙上的青苔,还有生活在这里清贫、自足、充裕的人们,所有的一切,都在向人们诉说着自己的身世。多少年过去了,一种自然与人文搭建的环境,一种善待自然尊重自己的生存态度,没有因为岁月的远去而改变,只有那些厚厚的沉淀,沉沉的储存,留给了后人,留给了爱思考的人们。   浙江有个不大的县城,只是名气很大,因为城里有个郑氏义门,已有900年历史,被称为社会发展史的一个奇迹,这个县叫浦江县,小村落相距郑义门不远,也许,就是因为受到郑义门的影响,使得小村落一直沿着廉、孝、义发生故事,彰显着中华儒家文化大同理想的生存法则。几百年过去了,一直向后人昭示着治国安邦的经验,印证了大家风范之根源就是教养,世代传承尊师重教,代代出清官,朝朝皆良民,只有佳话连篇而从无丑行记录。“平天下必从齐家始”,明太祖朱元璋特赐的“江南第一家”匾额,时至今日,仍悬挂于此。   小村落真的很小,几百年的历史,其人口一直没超过两百人的,很多次,很多人,想着把小村落整体搬迁到山下稍平坦的地方,或者安置到乡镇驻地,只是因为小村落小得精致,只是因为小村落所沉淀的文化无法让人们舍弃,只是因为这里的村民舍不得离开。这些年来,许多类似的村子都被整体搬迁,此举着实是好事。而这个村子一直在,一直在人们心里,因为那些久远的故事很有味,许多人会来到这里倾听。   村子离最近的公路,也有两公里,挖一条可以通车的路到村子,那已经说不清有多少人提出过,每一次被村民否决,因为那一条走了几百年的青石板路,比起毫无新意的水泥路,真的要珍贵几百倍。那些想来看看小村子的人们,每当走在青石板上,就会有故事。路的中央是五十公分宽的青石板铺成,石板两侧由鹅卵石拼图而成,所有图案都会有不同含义,象征永久、平安、福寿等等,整个路面宽度两米左右,一些年长的老人说,这个宽度是方便上山的村民挑担,过窄,挑担会不方便,过宽会造成浪费。事实上,这个地方并不出产这样的青石板,更没有这样的鹅卵石。在南方的山区,许多村子都会是这样的青石路,但当地并不出产这些,许多老人都会说,因为一条路,前人总是从外地采购材料,肩挑背扛,靠的是力气,为的是后人。每一个人走在这样的一条路上,都会有那么一种感叹,用鹅卵石铺就如此精细的图案,勤劳还需要智慧。一条路,见证的是中华民族的勤劳,见证的是铺路人的智慧。一条路是一个村子的延续,承载着世世代代人的岁月,也是一个村子得以生生不息的基石。想想我们现在的眼前,为了所谓的政绩,一批人建,一批人拆,比比皆是,甚至建造出让百姓遭罪的高楼和大桥,那是对现代人莫大的讽刺,也是百姓所不耻,恐怕除了惭愧,就不会再有别的了。   迎着这条青石路而上,两侧的杂木树已形成一条天然的走廊,只有午响时分直射的时候,路上才会照入阳光。一路上山,有些流水声是从远处传来,山上的泉水,顺着山势往下淌,时而也有小瀑布出现,溅起水花,给人一种清凉感。路的一侧,会有三三两两的小水塘出现,小的只脸盆大小,这是供上山人饮用的。这里的水不必担心有什么污染,泉水之甘,泉水之凉,直入心脾,尽情饮用。   来到村子,就会发现,尽管村子背靠大山,四周青葱的山岳像披挂斗篷、佩戴腰剑的武士,将小山村守护地严严实实。村子的两侧各有一条能听到流水声的小溪通过,村子的用水全在这里。早些时候,各家各户用毛竹制成水道,引进自家的水缸。前些年,村民集资在村的一侧,建造了一个足够全村人使用的水池,用水管引进各户,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自来水。现在许多农村已经不太烧柴了,可在这里,一直以柴火为主。   村民居住的房屋都是相联的,上下间,左右间都会有走廊,遇雨天时,在村子里是不用带雨具的,方便村民间的交往与走动。户与户间又保持相对独立,每户间除了自家的房门外,在走廊的一头,都会有台门,台门平时是不关的,只是在遇火灾等自然灾害时关闭,这样可以减少灾害带来的损失。房屋顶部都是用马头墙的式样,马头墙也叫风火墙,防水墙,这是群居性房屋防火所需,错落有致的形式又增加了整个村子的美感。多少年来,村子没有发生火灾,没有发生失窃,一直保持着婚庆喜事大家乐,丧葬白事大家帮的传统,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无论农忙时令,还是清闲季节,都不会推辞,也不会收取报酬。一位老人曾介绍说,有一年,一位年轻人因为上山砍柴,失足造成腰部受伤,村里安排专人送到县城医院,治院期间,村民轮流去医院陪护,以至于医生对他们开玩笑说,听说过吃百家饭的,没吃说过有百人陪护的。整个村子就仿佛是一家人,安居乐业,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村子,怎么能舍得离开。质朴的村民总是说,虽然这里没有城里的灯火通明,一片喧闹,但这里没有太多的纷争,没有令人痛恨的邪恶,可以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样的日子,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世外桃园,生活的追求不需要太多,安稳,静心,净身即可。   到了傍晚,炊烟袅袅,劳作的人们回到了家里。只是现在也有年轻人外出打工,有些在城里上班的,也不一定每天回家,有些条件好些的,在城里也会买房子安居下来。晚饭后,白日此起彼伏的狗吠声鸡叫声渐渐停息了,和着叮咚作响的溪流,山草丛中会传来不同的虫叫声,树林角落里的夜鸟,和着轻柔的月光,在那里轻轻呢喃,这样静谧又让人释然的日子,总会产生一种莫名的诱惑而让人渴念,而深深眷恋着这片土地。   夜晚的山村没有来来往往的车子,路灯带来的桔黄色光明下,雀跃的孩子们吞咽下碗里的最后一口饭,蹦跳在一起,追逐着、挤推着、嘻笑着,刚学会走路的孩童,在大人的携扶下,在自家门前学步,孩子们的乐园就显得如此平和。劳作了一天的人们,三三两两从各自家门走出,坐在台门口的石墩上,说些白天的事。妇女们成双成对,挽着手臂,在村子里的走廊里散步聊天,说些家常事。村子里有个不太大的广场,说是广场,实际是个原先小学的操场。操场里,除了雨天外,兴趣好的村民,总是会来到这里,跳舞,唱歌,自娱自乐,给这个小村增添了许多快乐,增添了许多现代气息。   多少年来,村子一直沿着廉、孝、义的脉络,岁月在此延续。读书早已是这村子人们永远不断的文脉,无论老人,还是孩子,书本子是不离手的。夏天时节,一些老人会坐在台门口纳凉,冲一杯自家采摘炒制的绿茶,捧着有些发黄又有些破碎的闲书,茶香、书香总是相融在一起。每当此时,总会有一些孩子,叫着爷爷、公公的,会问在看什么书,老人们也会趁着自己的兴致,给孩子们讲故事,讲故事中的廉、孝、义。在孩子们心目中,这些爷爷、公公都是很有学问的人。这种潜移默化的引导,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中打下了烙印,有些会一生不忘。许多老人会在来年,拉着孩子坐在身边,问孩子们上年夏天讲的是什么,表现好的孩子,会得到老人从家里带来的瓜果什么的。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家里人会叫上村里年长的公公一起,到郑义门举行简单仪式,说是仪式,实际是带着孩子去接受教育,给孩子讲些前人读书的事情,顺便会买些书籍,带回放在孩子的床头边。说起孩子们读书,是村里人最纠结的一件事,因为书读得越出色,回村的可能就越小。近年来,村子里居住的人总是在减少,有些房屋长年无人居住,破损严重,长此下去,这个村子也会像其它村落一样,消失在我们的眼前。   “拥有一处小院,门前种花,屋后种菜,养几只小鸡小狗,当蔷薇爬过篱笆,切一杯香茶,捧一本闲书,望着山涧迷雾,听清风细语,听小溪淙淙,听蝉鸣蛙叫,悠闲自然,静谧生动”,这真是许多人追求的生活梦想。在南方的山区,一边是许多村落正在消失,另一边是许多投资在建古式的农庄,无奈又无助,有时也无法理解,只能望而兴叹。   岁月的流逝,看不到那些沧海桑田,也等不到地老天荒,总有一些什么会消失不见,虽然在挽留,虽然倍感无奈,但无论怎么样,也是再也回到从前,看到的只是前人的背影。人生很短暂,生活很简单,不要去砍伐前人栽下的树,那是让后人乘凉的,那些消失的村落虽然陈旧,却一直保持着平衡,使得人与自然的延续,做一个倾听村落故事的思考者,在永不枯竭的时光里,芬芳生命,明媚自己。 武汉好癫痫医院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哪家好武汉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癫痫持续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