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行走泉店(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短篇小说

在我们许昌,有一种行业谁都知道在制假,但政府大力支持,因为生产的是假发。戴假发在春秋时期就有。《左传·哀公十七年》载:“公自城上见己氏之妻发美,使髠之以为吕姜髢。”意思是,卫庄公在城墙上看到己氏之妻的头发很美,就命人把她的头发剪下来,给自己的老婆吕姜做成了假发“髢”。由此可见,假发的历史至少有2700多年。19世纪,德国人发现这一商机开始制作假发卖给有钱的美国黑人。也正是因为假发,让我们河南省许昌市灵井镇的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村庄——泉店,成为在全国乃是全世界都享有盛誉的名村名镇。泉店村有泉水流过而得名,经营织马尾罗、卷烟、戏具等。清末民初,这里已是商贾云集的被人称道的“小上海”。

2006年开始,因为河南神火集团许昌泉店煤矿的建立,地下煤炭资源的日益开采沦为沉陷区,村民们不得不背井离乡离开这片热土。我虽然也曾不少次路过泉店,却不曾走进它,如今只能在村庄即将消失的时刻去探望这个将不在的村庄,去寻找关于它的记忆。

2019年4月14日上午十一点多,蓝天白云下第一次专程骑行泉店,过兴源铺西行不远就看到路边的写着泉店煤矿沉陷区的路标,再西行不远就看到路两边一排两层的没有了门窗等待拆迁的商铺。沿村东的一条干涸的渠西的一条小路北行后西行。看到的是近处和远处一片狼藉的拆迁后的废墟、荒芜的院落树被出了之后散落的枝丫、丛生的杂草,还有零星的没有拆迁的还有人烟的瓦房。路旁的油菜花不知疼痒地开着,山墙上的爬墙虎不知道自己不久就会被碾压在废墟中,院里的桐花还像往年一样散发着自己的芳香,槐花似乎比往年更繁茂。少了一面墙的堂屋的一张桌上还有一盘桔子苹果供奉着观音菩萨桌后的墙上,还贴着一张福禄寿三星的年画及一张毛主席像;有的院落大门正对的是香炉里还有一柱香,建房时就留好的周边镶了金色边框的佛龛,拆后的瓦房散发着一股潮湿的土坯味。走进村东北的一处人去楼空的宅院,上了屋面放眼四望,西北方远处的山峦、北边的学校还有学校后边及东北方碧绿的麦田和远处的村庄还能让人感到一派生机,偶尔有中年人问我是不是收古董的,也有路人见我拿着相机拍照问我:“你是这村里人吗?”当听说我不是这里的人时,他反问我一句:“不是这村里人,拍照片与你有啥关系?有啥用?”我没多做解释。有一在水管旁洗着衣服的年轻妇女见我用手机拍照,对我说:“不要拍了,这是块伤心地,我们世世代代生存的村庄不久的将来就这样很无奈的消失了,想起来就让人伤心。”

在泉店南北街北行不远,看到东面麦地的长长的写有梁启超的那句名言:“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立则国立。”院墙围着的一片清净之地,这是泉店学校,只是大门紧锁,用相机拉近才看清照壁上的文字是许昌县灵井镇党支部村委会于2010年5月26日里的泉店学校迁址纪念碑文及捐资建校者的名单。看了碑文才知泉店学校原址在泉店西街路南,属小学一至六年级建制,因校舍年久失修教学设备落后加之生源逐渐增多,随后迁到泉店村北。

出南街过许禹路见一枣红瓷砖贴就的挂着枣红琉璃的门额上有“泉店村民委会”字样的仿古牌坊,是泉店村委大院的北大门,大门两侧是泉店供销社、信用社,沿许禹路两边店铺林立,如今只有几家零星店铺如心连心化肥、邮政所、点点孕婴等还在营业,东面的中原银行门前一辆运钞车旁几个特警头戴钢盔手握微冲、荷枪实弹站立着,只是看不到了昔日的繁华。南行不远就看到路西的村委大院院内的两层办公楼曾是泉店村村组干部学习办公的场所。过村委大院西行来到曾经的泉店车站,两棵两人合抱的粗壮的法桐下是一排苏式建筑风格的老房子,只有东面的屋子还有人。门前一青年见我拍照,与我搭讪了几句,当我问起咱村里的老房子在哪儿时,他还以为我是收古董的,听我解释后才对我说:“你回走到许禹路西行不远,见一条南北路一直向北,那里有一处张家宅院有几百年了,去年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在张家宅院门前西面零乱的开着的油菜花的地上躺着一块黑色的刻有“许昌市建安区文物保护单位——泉店张家宅院”的石碑。这是一处有明清风格的老宅院,只是大门紧锁无法看个究竟,大门楼上的砖雕不知什么时候已被人为毁掉或是偷走。两点多时,因为有事需要返回许昌,只好匆匆路过当年村民不分昼夜排队卖烟的泉店烟站大门,路过荒废多年的泉店粮站,接着来到泉店东南部回民居住区的伊斯兰风格的标志的真寺后匆忙返回。

那次回来后,就想有时间还要去再次探望泉店。2019年4月23日给岳母过生日,午饭后再次骑行泉店。离泉店不远就听到远处传来的挖掘机拆迁房屋的轰鸣声,看到远处飞扬的灰尘。顺泉店粮站东面小路北行,路过两个酷似南京天文台的园丁粮仓,不由地让我回想起那个“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时代。随后沿东街西行,路北的多年来为泉店村民出去疾病痛苦的泉店卫生所,虽然关着门,但还没有拆迁的迹象,只是无缘再见卫生所西邻门前的那棵五角枫今秋的风采。后由北街一直向北,沿着早已废弃的灌溉良田的高架渡槽旁的煤渣路一路西行后又南行,数公里后来到高架渡槽的源头,只见一所上下各六间的两层楼有十几米高,沿南面的台阶一步步登上房顶,就看到西南角一个钢筋混泥土制成的约一米高、两米宽六角形的水池,池子的北边有一长方形的口与绵延数公里的渡槽连为一体。由源头南行不远沿一条东西路向东直行就来到了荒草丛生的建占地约百余亩泉店水库。水库兴建在泉店村西部的颍河的支流一条小河上,水库的大坝在水库的南侧,多余的水漫过大坝下的桥涵经大坝底部的小河流经泉店南部的沟头刘村沿曲折的河道汇入颍河。泉店水库和高架渡槽都是计划经济时代修建的农田水利设施,当年引水上岗灌溉农田曾发挥过积极作用,如今废弃多年的高架渡槽似一条长龙横卧在农田之上,向人们诉说着昔日的辉煌风采。水库东面不远就是泉店的朝阳寺,又是大门紧锁,只能望而兴叹。过朝阳寺东面的一条煤渣路东行来到路北的基督教堂门前,大门东西两侧各有一棵粗壮的树,棕榈大门两边各挂有一大红的灯笼,门额四个黑体字“神爱世人”,上是行书“福音堂”门额,两边有十个行书大字“投靠耶和华,强似依赖人。”这些字都是建筑时用水泥沙灰粉好后刻的。后又东行,只见绿色塑网遮盖着拆迁后的建筑垃圾,还有缺角少门窗的没拆完的房屋,还有墙上掉了色的红漆写的“扶贫路上,不落一人。”随后再次来到张家宅院门前,路边的那块“泉店张家宅院”的石碑前些天已被几个文友挪到了大门西边靠墙立着。绕过紧锁的大门北行从后院走进古宅院,后院的主堂屋几年前已坍塌,只有东西厢房。西面的一处大门和中庭院落早已拆除,仅剩后院的主房和一座东厢房东面的一处保存相对完整被政府部门视为不可移动文物,这可能是泉店唯一一处能留存下来的老宅院。过中庭来到前院,见一位头戴破草帽的老大正在收拾着院里的能卖的破烂,与她打了声招呼,仔细审视着宅院。杂草丛生的院里,两棵杏树青涩的杏儿挂满枝头,门楼里三辆破旧的架子车靠东墙立着。所建房屋山脊上除了有五脊六兽外,还镶有雕刻精美的铁燕子图案。出宅院东行不远拍下了没有拆完的一处门楼上的赞誉黄恩浩荡的几个字“恩承北闕”。东行不远来到十字街南行与泉店老街依依惜别,再次路过泉店烟站、粮店、清真寺。不久的将来这里将被以为平地,复垦后泉店村将成为一片耕地。

告别将不再的老泉店,踏上归途来到灵井镇东部的泉店新村。过路北的立着的“泉店社区”的大理石石碑,就看到正面不远处雄伟高大的四柱三门牌坊。路东有两栋二十多层高的电梯洋房,北行不远只见二龙戏珠的石雕的门额下是两个遒劲有力的朱漆行书大字“泉店”,门额两旁的柱子上刻有一副行书朱漆对联“携许泉发盛名别故园愁绪安在,沐新时代春风走富路从头再来”及副联“迁十八建家园国兴家兴。过小桥和牌坊,是宽阔平坦的水泥路铺就的新泉大道,绿树成荫的路旁是两层整齐划一的别墅级别的小洋房。走过和谐路、幸福路、团结路、复兴大道、广场大道,一条条有寓意的道路名字寄托着对社区发展的美好期望。新区的每户都引入了自来水、天然气,很多分得房屋的居民已开始装修。

从此泉店村的1200多户村民在灵井镇区东部这块土地上喜迁新居、安家落户,衷心祝福勤劳、淳朴、善良的泉店居民在新社区安居乐业、幸福生活!

鸡西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癫痫的新治疗方法贵州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安阳哪些癫痫医院治疗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