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叔父(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短篇小说

暮色苍茫,四野苍茫,峁梁峪壑、树木房屋全浸在半明半暗的暮气中,朦胧得模糊,凝重得沉闷。旷野里的野草由黄变白由密变稀,最后在冷风中留下几只干缩的枝干,像流浪的三毛的头发留守在因饥饿而贫瘠的瘦小的头上。我似乎能看见黄土丘上的土粒被风吹动着,而那干缩的草的根基也逐渐表露出来……

卡车进村的时候,叔父似乎动了一下,我回头看了一下,那冰凉、腊白干涩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那也许真是他灵魂的最后一次挣扎,他进城打工赚钱的梦,破碎成满天纷飞的雪花,覆盖了那瑟瑟发抖的干草枝……

叔父,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那是战争创伤后的恢复期,贫穷、饥饿、灾害、重建。和村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他出生在一个黄土崖下历经风霜雪雨依然温暖舒适的窑洞里,那个陈旧的窑洞,书写着历史的沧桑。

叔父,和村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背着五颜六色的破布片拼凑成的书包,走进了父辈们做梦都想踏进而终究未踏进的校门,他沐浴着新社会的阳光,成了贫苦家庭里走出的读书人。

叔父,和村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刚成家就沐浴到包产到户发展经济的春风,他把这美好时光一点一滴珍惜得跟生命一样,农忙时起早贪黑地在土地上劳作,农闲时贩牛贩羊做个小买卖。日子,从破败的窑洞走出,走进了蓝砖红瓦大厦房里,手里也有了些许积蓄。叔父感慨地说:“遇到这样的好社会,不把日子过好丢自己的人、丢社会主义的人啊!”

叔父从电视上看到了苹果在陕西蓬勃发展着,便买了三百棵苹果树苗,栽在责任田里,他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育苗、浇水、除草、施肥、拉枝、整形,树苗一天天长大,叔父的愿望,就这样一天天浓郁翠绿着。

叔父站在初春温暖的阳光里远望,此起彼伏一望无际的田野,像一幅波澜壮阔的巨幅画在眼前展开,时而从这画中飞出一群群吃草的羊群,时而从这画中飞出一树树怒放的果花,时而从这画中飞出一阵头戴花头巾女人脆生生的歌声,还有那沟坡上男人们粗犷强劲的喊羊声。叔父知道,脚下的土地虽然偏僻,但绝不贫瘠。这里的土地适合作务多种农作物,小麦、玉米、谷子、油菜还有烤烟,这里的土地适合种植多种树木,苹果、梨、桃、核桃、大枣,还有各种花卉苗木。

叔父充满幸福的面孔,如大海泛潮,一波一波的笑容,带动着梦想飞翔……

一股旋风吹来了一辆面包车,从车上下来几个人,西装革履,黑色的皮鞋锃亮锃亮。这几个人是从城里来的,眉飞色舞描述着城里满地都是钱,唾沫星子溅成一阵毛毛雨。

此刻,叔父,被一群光艳的衣服照得眼花缭乱;

此时,叔父,被一阵乱飞的雨点晃得心里痒痒;

最后,叔父跟着这辆面包车走了,扔给叔母一句话:“娃他娘,等我混好了,把你也接到城里去享福!”

叔父离开了村庄,离开了家。如一片翠绿翠绿的树叶,被一阵风裹挟飘到广东、浙江、四川、甘肃。叔父却没有看到满地是钱,却经受着超时劳作和工资拖欠,叔父便频繁地换地方换工作,青春消耗在为老板无偿打短工中,家里的积蓄也被叔母一次又一次打到他的银行卡上,用作了车费和弥补生活费的不足。

叔母眼泪汪汪地说:“快回家吧!”

叔父心里像刀扎一样,半是凄凉半是酸涩地说:“不混出个人样,我不会回去的!”叔父无数次把泪水蒙在被窝里,是思念?是愧疚?抑或更多。

城里的阳光白亮无比,却没有一丝暖意。叔父弯曲的头颅偶尔抬头看看,远处望不断的高层楼宇是云里的神话,那里一直没有安放他梦的位置,那里的熠熠生辉,也不认识他。

日子很苦,岁月很长。

有一天,叔父也坐着一辆面包车、穿着一身西服回来了。

叔父在外飘浮的这几年,村庄发生了翻天履地的变化,楼房林立,朱红色大铁门和耀眼的白色瓷砖相媲美。

村庄的黑娃育了十亩花木,专往城里送,开上了越野车;

村庄的桂花苹果园成了县上的试范点,产销由县果业办一手承担,盖起了二层楼房;

村庄的虎子在责任田里种麦子,麦子收了种玉米,玉米收了又种麦子,赶着节气一年收两茬庄稼,供了两个大学生。

他们都是和叔父在一起玩泥巴、掏鸟窝、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儿时伙伴。

叔父心里越发憋屈,挣大钱的欲望燃烧成火炬,就像村庄东头山坡地里的红高梁。

叔父这次是老板特意安排回乡招工人的,那身西服也是特意买的。叔父没有招到工人,就把叔母带走了。

叔母说:“地里的苹果树怎么办?”叔父干脆地说“挖掉!”

叔母说:“那地里的庄稼怎么办?”叔父坚定地说:“连地一块交给村长,免费让别人收种!”

叔母就这样离开她付出过汗水和心血的苹果树,离开她付出过青春年华的土地和村庄,跟着叔父要到城里的地面上去拾钱了。叔父告诉她,这次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在庆州市的一个公司上班,老板老家是临镇村庄的,算半个乡党,工资绝不会拖欠,好好干上几年,也和老板一样在庆州买一套房,做回城里人。

叔父口气很大,让兴奋的希望之光挂在叔母的眉梢。“村庄是美好的,外面的世界更美好。”叔母望着愈来愈模糊的村庄,这样想着。

叔父的面包车带去叔母一个人,也就没有得到老板的器重,被安排到工地上干活。

叔父口中的公司,实质是一个私人皮包公司。庆州市内的一套单元楼是招牌,工地在一个半平地半山坡的郊外,经营项目有林木、花草、还有一个羊场和猪场。

叔父的工作是除草、修剪还兼放羊;

叔母的工作是打扫、做饭还兼喂猪;

叔母说和村里干的活一样,辛苦得多,睡不好,吃不好,也不自由,要回家。叔父找老板,老板说先干着,等招到工人了,就给叔母安排花木浇水工作,给叔父安排办公室外勤工作。老板信誓旦旦的承诺和一脸横肉堆起的微笑,让原本就忠厚善良的叔母信以为真。

半年过去了,叔父的工作没变,叔母的工作没变,一分工资也没有领到。叔父要辞职,老板说,现在是公司最困难时期,到年底除了工资之外,还有一个大红包。老板一边承诺着给叔父和叔母增加每月工资,一边从兜里掏出五百元给叔父以示诚意。

冬天很冷,也很漫长。年底在叔父浸透着汗水的沉重喘息声中缓缓而来,又是一分工资没有,老板说,年底各单位财务预算,欠款要不回来,等明年开春要回钱一定发工资。

叔父急了,拉着叔母就要回家,叔母心里憋屈得慌,“咱不能白白干了近一年,要回也要等明年开春发了工资再回。”在此起彼伏的迎新春爆竹声中,叔母一个人的小声抽泣变成了和叔父两个人抱头痛哭。这哭声,被刺骨的西北风狂飞乱舞成雪片,铺天盖地倾斜而下……

在艰辛和寒冷中熬到春天,老板给叔父和叔母发了四个月工资,说是公司增加了新项目,投入资金大,周转不开,剩余的工资缓后。四个月工资,让叔父看到了希望,让叔母看到了曙光。为了剩余的工资,叔父和叔母又继续工作着。

国庆节那天,叔父喜滋滋地给父亲打来电话,说今年回家过年,老板承诺元旦后连拖欠的工资一次性发完。父亲再三叮嘱,工资要下后就把东西都带回家,别在外面漂了,现在国家政策好,农民种地不交税还补贴。随后,父亲就隔三岔五去叔父家,给两个土炕点火驱湿气,急切等待着叔父他们回家。

十一月一个异常寒冷的黄昏,父亲接到叔母泣不成声的电话,说叔父锯枯枝时从树上掉下来,现在医院抢救室,让家里去人。父亲不啻猛遭强烈电击跌坐在沙发里,半天才醒过神来。

父亲在我的陪同下从西安坐火车赶往庆州,堂弟从苏州坐飞机赶往庆州。

叔父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了十天,堂弟跪在病床前,不停歇地唤着:“爸,你醒醒;爸,你醒醒……”呼唤声带着哭声,听上去是那么的凄楚哀凉、那么的痛彻肺腑。

叔父睁开凹下去的眼睛,两滴眼泪滚落有声,艰难地迸出能撕破心肺的两个字:“回……家……”医生惊喜地来了,却又摇了摇头。

叔父去世了,老板躲了起来,指派他的一名亲属来和父亲商谈赔偿一事。最后,叔父的人命价赔了十六万,拖欠叔父和叔母的工资除去饭钱,支付了两万元。为了完成叔父回家的愿望,我们没有时间理论赔偿的多与少,也没有心力理论公平公正。如果有良知,就让良知去拷问人心吧。我们在庆州市雇了一辆带蓬的卡车,急急带着已经冰凉的叔父在夜色中踏上回家的路。一路上,父亲让我们轮换着不停歇地呼唤叔父,生怕他的灵魂找不到回家的路。

离开庆州市的第二天黄昏时分,卡车到了村口,堂弟哽咽着,用沙哑的喉咙叫着:“爸,咱到村上了,咱回家了!”叔父似乎挣扎着想再看看熟悉的村庄,想再听听熟悉的乡音,可他没有力气看了,没有力气听了。曾多少次梦回故土,如今回来了,如一棵被风雨摔打得遍体鳞伤或被蛀虫啃噬得体无完肤的枯叶,终于带着满腔忧伤、满目凄凉回来了,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土地,回到了故乡温厚的怀抱。人依然亲,水依然亲,山依然亲,土声土气唤他乳名的村庄依然亲,而他却无法再抚摸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无法再亲手操办唯一儿子的娶妻成家……

大雪,断断续续下了一周,叔父的后事紧紧张张地准备了一周。

一周后,叔父下了葬,他的打工梦和他一并埋进了这片黄土中。

村庄在流泪,村庄人在流泪,就连从院墙里传出的山羊的叫声都颤颤抖抖的。叔母的那凄凄切切的哭声,如支离破碎的灰尘在空中飘荡着……

成年癫痫患者如何护理呢泉州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昆明癫痫病治疗癫痫疾病需要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