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可怜春半不还家(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都已经过了小雪,却念叨着春半,可见自己的偏执了。

早晨,看了醉月长长的日志,发了好一阵呆。于人于己,都已是春半要入夏的年纪,却未做好半点过渡的准备。抱着有朝一日衣锦还乡荣归故里的俗念,又怎好意思蜷在父母翼下。在这里三年,也算隐约知晓,不喜欢远方,原是因为还没读懂身旁。可是,不飞出去望望,又怎么读懂“初心勿忘”?大道理都会讲,可是坚持,却始终做得人意差强。

当然,这毕竟是一个冷静高效的现代社会,没有那么多传统意义上的悲欢离合。即便春半的年华未还家,数年后,也断然不会有碎怂笑问你“客从何处来”?其实,生活费依旧是家里出的,还不还家已无甚区别。不过,抱着伪浪子的态度,总是在背起行囊的刹那,期盼着那句“何日君再来”,这至少说明,自己曾在别人的生命里真切地存在过,逗留过。嗯,占据过。

说起这首写故人的歌,想起了上次在自习室里曾瞥见一女,惊像一位故人。遂想起很多没来由的事情,不善言谈的我,自己的事情,没什么好讲,别人的事,也自然有他人更客观的讲述。倒是要分外提一下那位故人,温润如玉,笑容可掬,大有林徽因的气度。虽然,我更喜欢另一个上海小女人。

其实曾经对很多人,是抱有些许偏见的。像二外老师,图书馆阿姨,或者,就是那些故人们。也许是因为自认为,就像了解自己一样地,过于了解别人。又或者,只是因为自己单方面的,某种不甘,某种推脱,某种恐惧。夜凉如浸,杯里的热水氤氲出丝丝缕缕的雾气,或许在另外空间里面的自己,正在马不停蹄地奔跑着。

忠启老师上次的课,我听得很认真。唯有用吉姆的颜料才能绘出窗外那片大海的蔚蓝,那颜料我真的好像要……

因为想要得到,就随手一取。有岛武郎也许很多年后才明白,只是出于小孩子的心理,却被爱出风头的同学当成了十恶不赦的江洋大盗,又被正义感爆棚的他们生拉硬拽到女老师办公室。准备着被老师表扬的孩子们,却在老师的要求下退回了教室。只留下武郎和那位女先生。被亚麻布的衣料包裹着的纤细修长的身体,留着像男孩子那样的打到脖颈的短发,在那个女孩子们的审美还普遍停留在乌黑发髻、香薰的后脖颈、棉质和锦缎吴服的年代,如此走在时代前列的年轻女孩,想必会做一些理智的事情,然后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武郎的未来吧。

结局证明我的猜想是对的,老师让武郎乖乖的呆在办公室,自己去上了最后一节课。武郎在二楼的办公室里,邂逅了被霜覆着的色泽诱人的葡萄,然后,因为哭累了就浑然不觉地进入了梦香。后来放学了,老师叮嘱武郎明天一定要来学校。我想,老师一定是基于武郎害怕面对同学的心理。再后来,第二天武郎见到吉姆的时候,吉姆一反常态地对武郎特别亲切和友善。当然,这是老师背后做的工作。再后来,武郎说,老师用她那如柔荑般的手又摘了一串可爱的葡萄。在武郎以后的人生里,那样好看好吃的葡萄倒是常能品到,可是,老师那双拿着葡萄的玉手,再也无缘欣赏到了。

老师讲,现实世界里,人与人之间,或许真的没有必要整的和谍战片一样,有那么多嫌隙。多一些信任,或许不是一件劳命伤财的事情。细细地品味着白桦们的些许精髓,猛然发现,自己却参不透支言片语。日子是自己给自己过的,戏也是自己给自己演的,或许真没那么多观众,没有人为自己负责票房。那么那些年的纳粹,又何必对犹太人抱有如此的偏见?对雅利安人的高尚就那么狂热地自信?就真的只是因为宗教?那是一片我涉足未深的领域,因为无知,所以盲目的敬畏。因为敬畏,所以变得更加无知。

虽然醉月在图书馆差点被掉落的灯管砸得脑袋开花,尽管欢今早摔碎了壶青了膝盖,就算我接受了三年水土不服,然而,我不得不知足地说,我们的生活还算安逸,至少羁旅的程度,还没有达到。至于羁旅,就只是停留在心灵层面,算是个伪浪子吧。

不说抱着落难王爷依旧巡游天下的骄纵跋扈,但那份对于自己和同道友人的信任甚至是偏执,至少还是要有的。之后的事情,就交给旅程吧。会遇新人,自然也会故人重逢。有人会告诫你:“西出阳关无故人”,但没准在下一个路口,他又会笑着为你斟酒,对你耳语道:“天下谁人不识君”。把当初的那份执着印刻在彼此心里,将会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都是羁旅他乡之人,又何必彼此为难?放下偏见,求同存异,或许原本不只是一个政治口号。如果做不到这一层面,还不如钻回自己的壳里面顾影自怜独善其身。正如蒋言,大学,想要快乐,就是要坚守自己的最爱。玩也好,学也罢,各是各的路。只是,初心勿忘,与其杀尽异端,不如汲取其中的养分为己所用。即便不能,起码也要淡然一笑,敬而远之。毕竟这是旅行基本的礼节。

脑袋乱了,脚步慢了,心迟疑了,那就暂时不要往前挣扎。处在不能还家的春半年华的我们,是可怜又可爱的。不如择一驿站,休憩几日。昨夜,是谁梦见了闲潭落花。待到明日天明,接着背起行囊。或许被天下“兼济”,亦或许兼济天下。

严冬,驿站,即便无缘锦帽貂裘,但只要时常提醒自己是春半的素锦流年,也不至于太寒冷。管他相濡以沫或相忘江湖,皆应保持高贵的姿态。毕竟,在潮水的梦里,或许江月一直守候着的,就是在江面上他自己的倒影。

海雾弥漫,碣石潇湘。天下很大,未知很多,路还长。

武汉什么医院看癫痫病好呢?陕西去哪里治疗癫痫比较好呢湖北知名的癫痫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