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落叶纷飞的时节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诗词
摘要:“你放开它吧,它并不需要你的心疼。” 有个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回头,看到一袭素衣的她。眉间清灵,面容素净,散下的长发被风温柔地吹起,中分,微卷,右手里还拿了一本书。 “你怎么知道?”我转过身去,手里,还握着那片叶。 她抬头看着我,眸间澄澈,如莲般清宁,隐约间,似乎还有些淡淡的据傲,看得我心里莫名有些慌乱。 “若为自由,生命,又算什么?”她的目光从我身上离去,没有焦距地看向远方,“只算最深沉的束缚。” 我遇见谁/   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   还在多远的未来/      他   10月11日   暮秋,风凉瑟。   我踏着满地的落叶走进梧桐林,整片整片的枯黄蔓延过我的双眼,落寞中透着凉,还有哀伤,昔日繁盛如斯的生命,今朝,也只剩荒凉。走过树下,我伸手接住一片飘落的叶,干枯的纹路清晰可见,满满的褶皱代替了往日的绿与生机,那是落尽繁华后的沧桑容颜。   看着,莫名有些心疼。   “你放开它吧,它并不需要你的心疼。”   有个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回头,看到一袭素衣的她。眉间清灵,面容素净,散下的长发被风温柔地吹起,中分,微卷,右手里还拿了一本书。   “你怎么知道?”我转过身去,手里,还握着那片叶。   她抬头看着我,眸间澄澈,如莲般清宁,隐约间,似乎还有些淡淡的据傲,看得我心里莫名有些慌乱。   “若为自由,生命,又算什么?”她的目光从我身上离去,没有焦距地看向远方,“只算最深沉的束缚。”   说着,她从我手里拿去那片枯黄的叶,随风微微一掷,任它随着风的脚步远去。然后,她转身离开,几根发丝顺着她的转身微微荡起,飘过一阵暗香。待我回过神来,留给我的,只是一个瘦弱的背影,合着飘落的梧桐叶,远去。   心,突然有些怅然。   10月12日   今天,我又去了那里。   暮秋,深凉,梧桐林里人并不很多。如昨日一般静默地踩着干枯的落叶,心里却莫名有些企盼,那个身影,会不会再一次出现?不,或许,只是我心里的侥幸罢了。   我静静走着,一步一步。四周的落叶还是纷飞,一片一片的凉,地上已是厚厚的一层,不远处的清洁工阿姨仔细扫起道路上的落叶,墨绿色的垃圾车上承载了一车的赤黄。   她会再来吗?   她会再来吧。   自由?生命?束缚?   她过得不好么?   她被束缚了么?   可是为什么我从她眼里隐约看到了自信?……   梧桐林很大,我一边胡乱想着,一边漫无目的地前行,经过了昨天那个地方一次又一次,却再没有再遇见那个女孩,她就像是从秋天走来的女子,带着秋的相遇,匆匆一面之后,又隐于秋的别离。   我走了很久,却一直没见到她。   我带着潮湿的心回去,梧桐叶,如昨日般飘零,却再没有那个背影。   11月1日   下雨了,一层又一层的绵雨,淋了树,湿了叶,也落寞了我的心。   她会在那里么?   她会不会没有伞?   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绵延如丝的雨,就像心底对一个人的惦念,细微,绵长,却无法抹去。   我撑了一把格子伞出去,目的地是梧桐林,是那里。   终究,我没有遇见她。   或许,遇见,已经是意外。   昔日的梧桐林,也已是残败不堪。      她   10月11日   今天又去了梧桐林,落叶纷飞,总算有了些秋的意味。向来,梧桐林的人都不多,我喜欢在靠西边的一个亭子里看书,安静而自然,无意间从书里抬头看到满天满眼纷飞的叶,舞着对风的眷恋,对自由的追逐。   今天的风偏大,我卷了一本席慕蓉的诗集,看了两行却怎么也看不下去,无奈只好起身。四处的叶黄得正好,一片金色,美得不能自己,往年很少看见这样壮观的一整片金黄——一层秋雨一层凉,往往是一场雨便凋零了所有的美丽。   视线里突然闯进了一个伫立树下的身影,正伸手接住一片随风飘落的叶。黑色风衣的下摆被风吹开,我走过去,他一心醉于手里的那一片叶,并没有发现我。近了,通过一张侧脸,我看见他眼里盈着细细的哀伤。   男生也会为落叶的纷飞而感伤么?我无言,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长在树上是根的束缚,随风流浪,才是它们追逐的归宿,我们应给予的是不尽的颂赞而不是哀伤,一片金黄,是生命最后歇斯底里的歌唱。   可是如今,他眼里盈满哀伤。   是对落叶么?   还是对他自己?   “你放开它吧,它并不需要你的心疼。”   终究,我还是说出了那句话,生命本就寂寥,承载不了太多落寞和忧伤,对落叶,对他,都是如此。   他抬头,眼里的忧伤慢慢化为惊讶,最后竟有些急促的意味。   “你怎么知道?”他的声音飘落在细微的风里,手里,还拿着那片叶。   “若为自由,生命又算什么?”   “只算最深沉的束缚。”我从他手里拿过干枯的叶,轻轻一扬,它便随风飘向远方。让它追逐自由去吧,我和他一起目送它远去。而后我离开,继续我漫无目的的游走。就在这落叶纷飞的时候。   10月12日   今天的天又凉了一层,我没有再出门。捂在床上抱着电脑写了一天小说,待到傍晚,心里却莫名有些烦闷。   我突然想起昨天遇见的那个男孩,想起他眉宇间的细细哀伤。这,算一场邂逅么?   我打开文档,企图用文字写出,却发现怎么也写不出昨天了。我笑笑,关了电脑。   一片梧桐叶,从我窗口飘过。   从窗前看那片梧桐林,还是一整片的金黄。   11月1日   外面又下雨了。我讨厌这样的雨,它打落了叶飞翔的翅膀。远处的梧桐,已然残败不堪。只是因为雨。心里烦闷,坐在窗前等雨停。   忽而,一把蓝花格子伞落入我的视线。它缓缓移向远处,那是,梧桐林的方向。   我看着它远去,直到模糊在我的视线。   可是很快,它又回来。   伞面,多了一片残损的叶。 呼和浩特市哪里治疗癫痫比较好癫痫发作怎么办武汉癫痫医院治疗癫痫使用什么方法-西安中际医院是公立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