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逝去的声音(聆听征文·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诗词

窗外,忧伤的雨一直在下,犹如一场没有落幕的悲戏。窗内,忧伤的歌一直在唱,如同我心中的那场雨,一直下到我的灵魂深处。悲凉的心,伤痛的感觉一点点吞噬着我,每一个毛孔都感到冰冷。我的脑子一直都闪现着树哥的音容笑貌,树哥的名字在我心中千百次地响起,我不愿相信,也不想相信,树哥离去的事实。就这样,傻傻地,呆呆地,痴痴地望着树哥的诗行,大脑里一片空白。浑身感到麻木,我眼中鲜活的树哥就这样去了,永远离开了我们。树哥说他最喜欢的一首歌就是《你若盛开》,我一遍遍地放着这首歌:

一指檀香的慈爱

让思念不会腐坏

注定了一份真情

一个人的未来

爱是永恒的存在

像一朵花儿的姿态

即使被冰雪覆盖

娇艳会卷土重来

你若盛开我愿在这里等待

池塘月下空对残影独徘徊

几滴清凉不忍心大声的感慨

唯恐打扰花与甘露的对白

你若盛开一定是春天到来

……

倾听树哥的心声,我的内心不停地翻滚着。颤抖的手指将鼠标滑向5月5日的晚上,树哥给我打来一个笑脸,发来一句话:“你的生日赠诗写好,表妹还要不?”

我欣喜道:“要啊!”

树哥说:“那我在空间发表,只有你一人可见。”

我急急地跑到树哥的空间,看到一株红梅图画闪现在我的眼前,树哥写给我的生日祝福组诗如同美丽的精灵跳跃出来。我内心抑制不住的激动,兴奋之中,想也没想,就把诗急急地转到我的空间了。电脑那边,树哥不见我的回音,着急了,给我发了一个抖动窗口。“表妹,写得怎样啊?给个话啊!”

我发一个笑着露出牙齿的图片,连发了许多个好字。树哥这才放下心来,发来一个大笑的图片,并怪我,这表妹真是猴急脾气,生日还没到呢?你着急转什么啊!我说那我就早早过生日啊。树哥大笑,没见过你这急性子的人。

树哥说:“那山一重水一重的深处,距离铺排开来的美丽与暖,这两句我自己也特满意。”

我读懂了树哥的心意,腊梅,你若盛开,一定是春天到来。那一重山一重水的深处,花香袭人,是内心的惊喜与快乐!树哥开心地说,你读懂了啊,真好。

树哥又问我:“你那儿渭河是主河流吧?”

我说是:“这里还有兵马俑,这里好玩的地方很多,哥来玩吧!”

树哥又说:“泾渭分明的合流处应该离你住地不远。”

树哥的生日祝福诗中有这样几句:“黄河的冰层也越来越厚。一个打南方而来的浪人,溯江而上。他的行囊,积攒着满当当的祝福和祈愿。芦笛声远,他忧伤地哼唱一朵《雪绒花》唱着,唱着,就转了曲调——那是叫醒春天的《红梅赞》”这温馨的诗句,如春天般明媚,如春天般诗情画意,我明白树哥的心细与温暖。

5月9日上午,树哥又给我发过来信息,“那三首诗我投到流年去了,加了大标题:《有一种情缘》,副标题:——致友人H.mei,是晓文编辑的,我让她明天上午放。我空间的诗也开放了,还配了首谭晶演唱的歌曲《我的祝福你听见吗》。”

打开树哥的空间,那首深情的歌声飘了出来:

我的思念你感觉到了吗

有一种情缘不用来诉说

提起来总是难以放下

你的身体还好吗

像你说的那样吗

你的生活幸福吗

像我想的那样吗

也许你现在过得不错

我对你还是放心不下

有一种爱恋不用你来报答

守望着你一生青丝变白发

我的思念思念你感觉到了吗

我的祝福祝福你听见了吗

……

听着,听着,我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隔着千山万水,隔着这一线之牵的电脑银屏,树哥的情意在这首美丽的诗行里,也在这首深情的歌曲里。倾听树哥的心声,倾听树哥的情意,5月10日的晚上8点43分,树哥给我发了最后的留言:“此刻,我把音箱音量调到最大,才真正感受到这种因距离所带来的美丽震撼!我音箱很好的,就那首谭晶的《我的祝福你听到了吗》。”

树哥,我听到了,这是你心的呼唤。树哥,我感觉到了。这种情缘不用诉说,我能感觉的到。

我没想到,树哥会早早写好给我的生日祝福诗。我一遍遍读着树哥写给我的诗,心中很是感动。树哥每天要编辑诗歌,还要抽时间给我写诗,一股暖情在心中荡漾,心中除了幸福还是幸福。而我不曾想到,这首诗竟成了树哥的绝笔之作。

编辑晓文对我说,树哥曾拜托她给这首诗《有一种情缘》写编按。编辑真真对我说,树哥曾提醒真真,5月10就是我的生日,这一切的一切让我泪如雨下,树哥给了我亲人般的感觉。

我与树哥相识了1018天,这些日子里,我感受到了树哥对我的关爱。感受了树哥如同大哥一样对我的疼惜,感受了树哥无微不至的关照。我记得2013年树哥写给我的生日祝福诗:

花蕾.音韵

——写在红梅芳辰的日子 诗文/银杏树

红梅——

一朵隆冬的花蕾,

一串初夏的音韵;

是那么芳菲,

又是那么迷蒙蕴蓄……

已忆不起,我们的偶遇

是在收获的晚秋,

还是暖阳的初春?

是落雪的清晨,

还是月明风清的子夜?

——这已不重要。

于雪的思索,泉的碧波;

携火的温度,虹的颜色。

山岚因你而高峻多娇,

原野因你而妩媚辽阔。

——这,就足矣。

可曾听见,

那彩铃捎来的情话;

可曾看见,

四月天仰脸女孩甜甜的笑涡

你小村的灯火

引领我走出迷途的雪岭。

你野山的松涛,

让我鼓荡四季的风,

去扬帆高歌。

在这个五月花海

请允许我,

采一朵湿漉的音符,

让飞翔的小白鸽,

捎去我

365个祝福!

这温暖的诗行引领我走向快乐境地,这美丽的诗行让我感动。这份真诚的情意如同彩蝶纷飞,如同百花开放,我闻到了最芳香的味道。我相信,这真情是永恒的存在。这情意,会一直盛开在我的心底。

我在树哥的诗下留言:我有一个心念,当五月的风走到你的身边,那是温暖的风;当岁月留下身影时,那是情,那是浓浓的情;当我们在文字中相会时,愿友情长存!再一次感谢树哥!我愿是那一曲快乐的歌,歌中有幸福的味道。我愿这些歌轻轻唱起,我愿是那一首古老的诗,诗中有晶莹的露水,映照人间真情。我愿是那一帘幽梦,抒写梦中的情怀!祝福到永远!

都说亲人之间有心灵感应,我以前不相信,可是,这次我却相信了。那梦境竟一直在我的脑海里,5月12日清晨五点,我突然被一个噩梦惊醒了。我坐在床上,一遍遍回忆梦中的情形。那梦境真实般地闪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梦到我至亲的亲人离我而去,我要仔细看清他的脸,而那个人一直背对着我,我无法看清。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我的心告诉我,这是我的亲人。他的背影很清晰,穿着一身绿色迷彩服。他向我辞行,让我保重。我看不清他,只感觉心一直揪着疼。我哭喊着跑向他,不让他走,我让他转过身来,我想看看他。可他却慢慢倒下了,就像一座山一样地轰然倒塌。

我一下子惊醒了,一骨碌爬起来。我急切的想知道这样的梦境代表着什么?我打开电脑百度,急切搜寻着这梦境是什么意思。可是,没有我要的答案。我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这个梦要让我知道什么?一个上午,我上班没有精神,整个人都恍恍惚惚、魂不守舍的。却又不知是为什么。做事总是走神,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征兆。我问同事,这个梦境说明什么?同事只是关切地说,一定是你的亲人想对你说什么。一上午,我就这样在胡思乱想之中度过。

中午下班回到家里,梦中的那个背影依然感到很熟悉,我就打开电脑。在相册里搜寻那个熟悉的背影,在家人的相册里,一张张的照片,一个个影集,我都看完了,却没有找到那个穿绿色迷彩服的背影。突然,我想到,树哥曾给我一张穿绿色迷彩服的背影照片,于是,我立马翻出这张照片。是的,就是这张照片,他的背影,和我梦中的背影是一模一样的。我不知道树哥为什么走进我的梦境……

还没想清楚,我刚打开QQ,就看到飞扬的留言,树哥走了,和一个大哭的表情。还有山哥的留言,“红梅,树哥走了!”打开流年编辑群,一行行看着留言,一字字看着那些对话。流年群里哭声一片。树哥走了,永远地离开我们了。

我明白了,树哥向我托梦了,他临走还不放心我,在梦中来看我。我的精神一下子崩溃了。这种亲人般之间的心灵感应竟是真实存在的。亲人般的树哥,你走得太急了,让我猝不及防。心一下子就掉入冰层之中,如刀绞般地疼痛。脑子晕晕的,一片空的,几乎没有反应了。只是呆呆地看着树哥的那张照片,照片中树哥伸出手臂对着大山呼喊。泪水疯狂地占据了我的双眼,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传遍全身。原来,你来我的梦中,就是看我最后一眼。原来,你来嘱托我,要我保重自己。原来,冥冥之中,你就在我身边。

此时,我的哭喊你听到了吗?树哥,喊你千万声,你答应我一声啊!不要装听不见,潮水般的怀念涌向心头。悲伤的夜里,树哥的头像不再明亮。这盏灯曾照亮我的方向,让我在文字里的海洋里航行。

树哥,你在风中的声声呼喊,我听到了。树哥,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一个缘字。你我有缘,相遇在空间,在文字的天地里,惺惺相惜。在流年的岁月里,相望于心灵的天空。

树哥,你在梦中的嘱托,我听到了。树哥,这一程一程的路,都源于一份美丽的真情。树哥,你一路疲惫地走来,沧桑的目光里满是坚守的信念。你对流年的热爱,你对流年家人们的关爱,都铭刻在我们心中。树哥,你太累了,你睡吧,我不惊醒你的梦了。

树哥,你留给流年的最后一句话是“各位大编们,俺眼睛提出强烈抗议了,看什么都是双影。后台有诗稿拜托了”!树哥,你坚持到了生命最后一刻,把生与死早置之度外。流年内外,一片泪雨纷飞。这一天,伤痛重重地砸在流年人的心中。谁也不曾想到,树哥,你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带走了我们的思念,带走了我们的心。

我呆呆地坐在电脑边,任泪水如海水般涌出来,我痛哭流涕,让泪水冲刷我的心,那种茫然失措的感觉是那么无助,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不明白老天为何这样不公,就这样带走了树哥。他的声音还在我的耳边回响。记得,有一次,树哥帮我改小说。树哥打开了语音,听筒内,传来树哥浑厚、带有磁性的声音,树哥说,要写一篇好小说,给你一个好办法,就是反复地朗读,才能发现小说中的错误与毛病。他大声地朗读我的小说,一边读,一边提出意见。我没想到,小说读过几遍之后,里面不通顺的句子改通顺了。树哥的声音宏亮,这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响。

以后,我每写完一篇小说,总会不忘树哥的叮嘱,大声地朗读我的小说,找出小说中的错误,并逐渐养成习惯。树哥是个很低调的人,他不喜欢张扬。我对树哥诗歌的喜爱是发自内心的,于是,我把对树哥的每首诗的诗评集中起来,写了一篇《银杏树下的你——作品赏析》,并寻问树哥,我发到流年行不?谁知树哥一反常态,不准我发。并说:“我不是有名诗人,你发这干什么?你别发啊,不然我黑了你。”我看到他最后的这句话,心中很是生气。我好不容易写出来,他却不让发,这是什么事啊?

第二天,我偷偷将这篇文字发到流年。编辑晓文编写了按语,《银杏树下的你——作品赏析》这是一篇满载诗意的赏析,作者通过阅读诗人银杏树的诗歌,用欣赏的眼光,领略、领悟诗人的作品,进而让心头充满阳光,让思想放飞文字。作者在一首首诗歌里徜徉,透过诗人饱满的诗句,剖析诗人的美好情怀。通过赏析诗句来欣赏别人,是一种气度,一种发现,一种理解,一种智慧,更是一种境界。这样有着诗情画意又极具韵味的赏析,于读者来说是一种视觉的盛宴,更是一种心灵的碰撞。如果说银杏树诗人的诗作充满了灵性,既有人文思想、又有地域的美丽、社会性和思想性也是更上一筹,那么作者的这篇赏析,何尝不是通过自己的反复阅读、仔细推敲、细腻的斟酌,从欣赏诗歌的价值,提高诗人的价值,进而给世界增添价值。作者的这篇赏析不是自我陶醉的自言自语,而是把赏析的目的放在第一位,即通过一首首个性化的诗歌使审美达到一种共性的状态,使那些即便没有读过银杏树老师诗作的读者也能通过作者的赏析而产生共鸣,进而再从这样的共鸣中生发出自己独特的审美体验。所谓赏析,当如是!“你从诗中来”这句话贯穿全文,每读一次,心里就震撼一次,对银杏树老师就会多一份敬重,对作者更是多一份欣赏!佳作,推荐共赏!

晓文的按语很精彩,我很欣慰。树哥却因为我偷偷发文,几天也不理我,好像我得罪了他一样。我也脾气很倔,心想不理拉倒,什么人啊,人家给你写诗评。你却不领情,这是什么人啊!我等着树哥把我拉黑。

几天过去了,树哥却没有拉黑我。只是给我留了言:“表妹,今天,站在别人的角度又看了你的《银杏树下的你——作品赏析》,这事兴许是我太不近人情了。我只是不想太张扬了,我的诗还不行。放心吧,表妹的心意我明白,我怎么能舍得黑了你。”

将近三年的时光,打磨了我们之间友情。这份友情是那么纯净,那么令人回味。这三年的时光里,有欢笑,有吵闹,有泪水,这些更增进了我们之间的情意。我相信,树哥在冥冥之中一直在看着我。树哥,安息吧!岁月沉淀了最美的时刻。时光,沉淀了最深的情。天若有情,缓缓在彼此的生命里静静地流淌。你从诗中来,回归最纯的美。我的世界,你来过,想必你会懂。道一声珍重,树哥,你一路走好。在这清风细雨中,轻轻触摸远去的时光。树哥,你的一首首绝美的诗,描绘美丽的流年。

这一切的一切,都恍如昨天,树哥的声音还在响起。树哥的音容笑貌还在我眼前,只是树哥的头像变得黑暗。多想树哥的头像亮起,多想树哥再叫一声:表妹,多想树哥和我再开一句玩笑,多想树哥回到他最爱的流年。这些逝去的声音将会激励我一直走下去,去完成树哥未完成的梦想,将文字进行到底……

耳边又响起树哥最喜欢的那首歌:你若盛开,一定是春天到来……

《银杏树下的你》(作品赏析)http://www.vsread.com/article-436967.html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是哪家用托吡酯治疗癫痫武汉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