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南山】阳光下的精神枷锁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文学
题记:一个埋藏三十三年的难以启齿的秘密;一次偶然发现的“龌龊事件”;离家出走造成的意外命殇;永远难以弥合的伤口。——写给耄耋老父以及因我而意外离世的老父的热心工友。      一      时光机将我带回到一九八二年的夏天。这时,学校已放暑假。   那时,父亲因矿区挖煤任务重,工作忙不过来,已经有近两个月没回家了。   咋回事?远在百里外的母亲不免有些担心。平时父亲都是很准时在每月回家探亲一次的。她心里不免产生挂念之情。那时通讯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打个电话、发个短信就能传达。   只见母亲在家门前来回踱步,双眼凝望着村口,渴望见夫君的焦虑心情难以抑制。   夏收已完,正好有点闲空。   去矿上看一下吧,一个声音在山谷回响。   于是,母亲决定去矿区探望父亲。而我那时太小,母亲不想带上我。   不谙世事的我,却坚决要跟着去。我也想念父亲啊。   而母亲趁我不注意,竟兀自拾了一个布包就赶紧踏着大步走向村口。   我发觉后,又哭又喊,拼命追赶上母亲,用手去拉母亲,央求母亲带上我。   村里的球叔正好在路口,他有心帮母亲阻止我,只见他用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我的去路。可我像头发疯的小水牛,又咬又踢又撞,拼死要与母亲一起去。而一帮小伙伴们却在看热闹。   母亲看我这么犟,心有些动摇。想想也是,自己的孩子放假了,不忍心放在家里。最后,母亲拗不过我,拉上我的小手,答应与我一起去见父亲。   我破涕而笑。   一路上,母亲与熟识的乡亲打着招呼。   有些爱开玩笑的乡亲就在说:阿凤,注意哟,小心别累坏了身体呵。   而我却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二   汽车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像一位老人蹒跚而行。   十二岁的我,第一次与母亲出远门,渴望见到父亲的心已经飞到了远方。   转了两次车,又徒步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父亲工作的矿区——一处偏僻的半山腰里。一栋栋毫不起眼的低矮的宿舍出现在我们眼前。   父亲和一位工友、我叫张叔叔的人合住一间宿舍。   我和母亲是在下午到达的。可父亲还在矿洞里工作,要到晚上回来。只有张叔叔一人在屋里。这间工人宿舍陈设简单,两张木床,几张旧桌凳。张叔叔热情地招呼我们母子俩坐下。   母亲的到来,使这间简陋的寝室顿时充满了生气。勤快的她,忙里忙外地收拾着,不一会工夫,一间凌乱的房间就被她收拾的井井有条、焕然一新。   到了晚餐的时间。父亲还没回来。母亲只好一个人张罗着做饭菜给我吃。好心的张叔叔还到工人食堂里买了香喷喷的包子给我吃。   后来,张叔叔说要去上夜班了,就离开了我们。(现在想来,当时张叔叔是特意让出了他的床位,方便我们一家三口聚居。)   夜里,父亲才回来,抱歉地与母亲说矿里赶任务加班。   见到了父亲,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父亲抚摸着我的小脑袋,爱怜地看着我,问我的学习成绩怎么样。   父亲和母亲久别重逢,在不停地拉家常,话儿特别多。谈到兴奋处,母亲还“咯咯”地笑。   看得出,此时的母亲很幸福。   而我就在一边看刚从矿图书室借的一本书,书名叫《白马将军》。   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是父亲还是母亲抱我上床的。我侧着身子躺着。   后来,我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一些动静,警醒的我,一下子醒来了。我睁开了眼睛,只见父亲伏在母亲身上不知做什么?   天哪,父亲要欺负母亲?而母亲却没有任何反抗,反而用双手抱着父亲的背。   隐隐约约,听到母亲说:娃儿睡着没?父亲气喘喘地回答:睡着了,放心。   而我赶紧眯着眼睛,假装睡了。   我当时疑惑着,后来越想越不是味儿,平时,听到的大人们说的一些似懂非懂的事儿,就发生在眼前。   龌龊,真龌龊。我心里顿生反感。生一肚子的闷气。   过了不久,却也睡着了。因为我实在是太困了。      三      天亮了。   母亲已早早起床,用父亲从矿洞里拾到的一些旧木头,一边烧火做饭,一边小声地哼着歌儿。脸颊绯红,幸福氤氲着这间小屋。   我醒来后,母亲叫吃饭。   我却还在生闷气。   床的旁边有一个脏木墩子,就在此时,我故意一屁股坐上去。   父亲从外面摘了他利用工余时间自个儿种的菜回来,进门后看见我,就带着批评的口吻说:啊仔,你这样坐,衣服弄脏了。   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气儿,我马上就站起来就往门外走。   我想回家。我想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我发了疯地往家的方向走。   父亲和母亲愕然,愣着。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我已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夏日骄阳似火,我从早上走到了中午,大概已走了四个小时。   中午的太阳,更是炙烤着我。此时的我,又饥又渴又累。   路上,没有一个人影。我开始有些后怕。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我还不时地回眸看看后面,我渴盼父亲追寻我而来。   毕竟,回家的路太遥远,无论如何,我是不可能走回去的。   幼小的我,孤独无助。   恐慌一下子笼罩着我。   我想回去,可我回去后怎么面对父母,他们会责打我么?我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这时,约莫只走了一半的归家路。   我的脚已开始痛了。   我不可能回到家的。   考虑了许久,我决定原路返回。         四      就这样,我硬着头皮,顶着烈日,挪动脚,一步一步往回走。   终于在天黑前返回了父亲的宿舍。   父亲和母亲抱着我,没有责骂一句。神情庄重而悲切。我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还在担心被父母责骂。   后来,了解到一出因我而起的悲剧。在我出走后,父亲和母亲焦急万分,四处寻找。同屋的张叔叔闻讯,马上踩了自行车沿路追过来,没有赶上,因为当时我已走得太远了。或许,当时他在想着我是否已经回到家里。   而张叔叔在热心寻找我时,因过于分心,被一辆迎面而来的运煤车撞倒,顿时地上血肉模糊一片……   这么多年来,这一幕情景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刻骨铭心。我在心里不停地鞭打自己,我是个有罪的人,我在不断的自责。   同时,我难以启齿,从未告知父亲当时我为什么要出走!   其实我不是坏孩子。   今天,我终于鼓起了勇气,用我手中的这只笔,将事情缘由道白。   敬爱的父母亲,此时的你们是否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缘由?   只有这样,心灵才能释然。   更多的,我要学会放下精神的枷锁,在阳光下活着前行。不再彷徨。      远在天堂的张叔叔,是否听到了我的呼喊?!   北京军海医院口碑好不好武汉可以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太原癫痫病医院有几家黑龙江癫痫哪里治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