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夜行客车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摘要:客车平稳地前行,两道车灯撕开除夕的夜色。虽是隆冬,车内很温暖,温暖的又何止是一夜的旅行。几个面孔微黑的妇女脱了鞋对面坐着,脚放在对面的座位上。从各自的孩子说到老公。聊到高兴处便毫无顾忌的开怀大笑。在轰隆隆的发动机声中,小伙聊他们的女友,断断续续的话语,那一段段恋情,给我的感觉,好像他们说的故事是电视连续剧中的片段。男人们聊着工厂里的事情,从经理聊到车间主任,又从技术聊到想回家办厂。不知怎么又聊起带回家的礼物。随着夜幕深沉,车内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我想和他们聊点什么,可一时想不起来该说什么,只能在沉默中听汽车发动机的声响。窗外什么看不见,只有夜色茫茫,无边无际。    已是除夕的下午,春运指挥部紧急通知:梨花电子厂一批工人买不到票回家,要求交通局协调客运公司,克服困难,确保民工返乡过年。我作为交通局值班局长责无旁贷,多方联系,还好,客运公司说半小时后有一辆长途班车回站。紧急调度客运管理所办理春运手续,客运公司快速检修车辆,选调司机。这是龙年最后一班车,我决定随车护送民工返乡过年。   司机老李是多年熟人,其实老李年龄并不大,还不到四十,因为驾龄长,技术好,大家喊他老李。我和老李来到梨花电子厂时太阳已快要落山,黑压压一群民工在厂前等车。大家都急着回家团圆,归心似箭的民工跑来跑去,几个还到路口张望,看到车来了,一阵欢呼。争争抢抢涌上车,正好一车满座,我最后一个上车,老李有些为难:“局座,没有座位了。”“没有事,拿个马扎子给我坐就行。”   汽笛一声长鸣,客车驶向三一O国道,车内的欢呼伴着窗外的鞭炮声,迎着落日的余晖向西,向着民工的家乡驶去。出城不久,夜色越积越厚,一路无边的风景,只能用心去感知了。只有车窗外一阵阵炮竹声和腾空的礼花绽放,让人感觉新年即将来到。我拿起话筒:“兄弟姐妹们,今天我和李师傅送大家回家过年。首先感谢大家一年的辛苦!自古是千年修得同船坐,万年修得共枕眠,今天大家同坐一车,是千年修来的福分。希望大家相互帮助,平安到达家乡和亲人团聚。”老李接过话筒;“这是我们市交通局长送大家回家过年。”车内又是一片欢呼。“大家不要欢呼,坐稳了,小心嘴笑歪了回家老婆不要你。”   客车平稳地前行,两道车灯撕开除夕的夜色。虽是隆冬,车内很温暖,温暖的又何止是一夜的旅行。几个面孔微黑的妇女脱了鞋对面坐着,脚放在对面的座位上,从各自的孩子说到老公,聊到高兴处便毫无顾忌的开怀大笑。在轰隆隆的发动机声中,小伙聊他们的女友,断断续续的话语,那一段段恋情,给我的感觉,好像他们说的故事是电视连续剧中的片段。男人们聊着工厂里的事情,从经理聊到车间主任,又从技术聊到想回家办厂。不知怎么又聊起带回家的礼物。随着夜幕深沉,车内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我想和他们聊点什么,可一时想不起来该说什么,只能在沉默中听汽车发动机的声响。窗外什么看不见,只有夜色茫茫,无边无际。   “师傅,放段片子看看吧!”“喜欢看什么?”几个男人大喊:“师傅,来段带色的。”几个女人笑骂:“明天到家看你老婆就带色了。”一阵哄堂大笑在车厢震颤,随着邓丽君甜甜的面孔在荧屏晃动,一曲《路边的野花不要采》,车厢内立刻充满无限的浪漫。   车窗外已是一片黑暗,对面有车过来,也不变灯,后面超车的灯光不停的闪烁,老李嘴里不停的骂骂唧唧。路边有灯光闪过,四处看了看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便问老李,他说了一个地名。觉得这名字有些熟,好像没有来过。   前方红灯闪烁,一群交警在夜查,车子慢慢停下来,一位交警上车查看之后,把老李叫下车:“超员,罚款五百。”老李说:“不超,坐在马扎子上的是我们市交通局长亲自送民工回家过年。”一位交警说:“编瞎话,再编,局长送民工,你们谁信?”交警们哄笑起来。我听后,感到一种悲哀,这就是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的区别,这也是政府管理型和服务型的区别。无奈,只得下车和他们交涉,我掏出工作证和交通部签发的稽查证,还好,总算给面子放行。老李说:“局座,要不是你在车上,二百元罚款是少不掉的,这个地方雁过拔毛。”车子开动,老李打开车窗狠狠地呸了一声:“什么玩意!”我急忙制止:“好好开车。”   路旁有人在招手,老李吹了一声口哨:“是只鸡。”一个打扮得很妖艳的女人,站在路灯下,刺眼的车灯,在她身上闪过,将她留在了车后的黑暗中。我下意识的向后望去,只是一片黑暗,刚才那个女人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模糊,渐渐地融入夜色里,好像没有存在过。   山道弯弯,汽车的灯光在山间盘旋,一只黄鼠狼或是什么动物顺着灯光狂奔,突然拐进路边树林,老李急忙减速:“局座,快扔几个硬币出去。”“搞什么迷信,好好开车。”   开始堵车了,老李对我说:“局座,让你扔几个硬币你不扔,怎么样,堵车了吧。”大家都急着回家团圆,这个时候堵车,真能把人急死。归心似箭的民工,一会上车一会下车去看前面的路况,跑来跑去打探消息。这次老李没急,把车熄了火停在那儿打起了瞌睡。看路况的从前面回来,带来了不好的消息,说前面汽车堵了有几里长,一眼望不到头,警察来了不少,前呼后喝的,一点也没有用。人们就在这样的焦急中等待着,任大家怎样着急,堵车一直没有缓解。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传来坏消息,大抵是路怎样被堵了,没有疏通的希望。   时间一点点过去,小车司机情绪烦燥起来,开始启动汽车加塞,看到有一点的空隙就挤过去,如果汽车有翅膀,他们早飞走了。现在可好,想进进不得,想退退不了。老李嘴里也不干不净的骂起来:“狗日的,再往前挤,大家都在这过年。”我站起来,下车活动一下坐酸了的筋骨。看着长长的车龙,让人产生一种无名的悲哀,心里也窝着一股无名火,年年春运如此,那年才是头啊。   忽然一阵欢呼传来,被堵的长龙开始移动,总算又能赶路了,焦躁的民工们安静下来。   夜已经很深了,有人喊:“师傅停一下,方便方便。”老李说:“再憋一会,前边道班里有厕所。”车过道班,大门紧闭,道班里也没有灯光,老李只得加速前行。在一处弯道车子停了下来,老李说:“下车方便了,男左女右,小伙子注意,不准偷看。”引来一阵哈哈大笑。黑暗中,车右悉悉索索的解衣声,车左哗哗啦啦的放水声,都显得如此自然,如此和谐,就像这寂静温柔的夜空。   “抽烟的到车前来。”几位民工从烟盒里抽出烟,于是大家便点燃了香烟,烟在手指间明明灭灭。闻着烟草的香味,夜空似梦境一样飘渺,感到一种宁静与诗意,而远方的一、二声炮竹更显夜的宁静和空灵。老李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子喊:“把烟头放我这儿来,那个把烟头丢路边,我就把他丢这儿过年。”老李自言自语:“多好的林子啊,山火烧了多可惜。”   “上车了,上车了。”在李师傅的吆喝声中,人们陆陆续续的回到车上。在摇摇晃晃中,慢慢地大家进入梦乡,李师傅关掉电视,减缓了车速,在弯弯的山道上,两道灯光显得更加明亮。   恍恍惚惚中,车子停了下来,老李说:“到了。”车慢慢进站,一阵鞭炮声噼噼啪啪响起来,这是欢迎蛇年第一辆车进站。   随着一声声:“再见!”大家挥手告别。老李的脸上充满笑容,看不到一丝疲倦。   “家里的饺子吃不上了,局座,回家你得请我喝茅台。”“茅台没有,洋河让你喝个够!”伴随着李师傅的笑声,迎着东方发白的天空,我们开始了回程。但愿明年的春运不再如此紧张。   青少年癫痫可以治愈好吗?湖北专业治疗癫痫疾病医院哪家好十堰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小孩长期吃卡马西平影响智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