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换种方式来爱你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近代诗词
无破坏:无 阅读:4620发表时间:2015-08-22 17:37:12 曾经,小伙伴们都说我是马路边捡来的孩子,我一直都不信。在这世上,我有最疼爱我的妈妈,我有家,虽然我从来没见过我的爸爸。妈妈说,我和她是这世上两个相依为命,相互取暖的女子,是两株相互缠绕着生长的绿色植物,相互依附。   夜晚,妈妈喜欢把我揽进她的怀里,轻轻抚着我的头发,给我讲一个个美丽的童话故事,而我就是生活那在那童话王国里的小公主,妈妈眼里心里的小公主,妈妈一直把我捧在她的掌心里,小心呵护,我常常那样甜甜微笑着,枕在妈妈的臂弯里安静地入睡,做一个又一个甜美的梦。梦醒来,迎面是妈妈一张明媚的笑脸,她一边低头唤我:我的小落落,快起床穿花裙子去跳舞咯,一边在我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甜蜜而又深情绵长的吻,那一刻,妈妈美得多像那广寒宫里的嫦娥呀,眼眸深处的水波上似荡漾着满天的星光,面颊上永远盛开着两朵淡粉色的“桃花”,她的衣袂下是清芳,是清辉,更是滋养我的雨露。   是呀,去跳舞,有妈妈疼爱的我,有母爱包容的我,童年是属于少年宫,属于毛绒玩具,属于粉红色裙子,属于和小伙伴们在一起嬉闹追逐,属于无边的快乐的。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幸福,快乐下去。   只是,我错了。有一天,我开始相信小伙伴们说过的那句话,原来我真的只是个捡来的孩子,想有人疼有人爱是多么的奢侈。   已经不记得是从哪一天开始,妈妈忽然变了,变得冷漠,粗暴,急躁。   妈妈给我收拾了一间小房间,决然地不再让我依偎着她入睡,不再给我讲故事,不再疼爱我。虽然是春天,我依然觉得我的床冰冷,我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再找不到可以依靠的臂弯,枕畔再也感受不到妈妈的温度,我好怕,不知道夜晚的鬼怪会不会把我抓走关进铁笼子里,我总是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妈妈的那间卧房在夜晚早早地就熄了灯,留给我的只是一团漆黑的墨色。   妈妈再也不让我睡懒觉了,她早早地叫我起床,让我学着升火,站在板凳上做饭,让我学着缝纽扣,让我学着梳头发……在我眼里,妈妈是在让我去承受一个七岁孩子原本还不能承受之重。   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可以依偎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快乐的小公主了,我的公主梦就那样破碎了。   我不愿干活时,妈妈就用鸡毛掸子一次次抽打在我的手背和屁股上,我大声地哭,她也哭,只是她的哭声有些隐忍,只看见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无声地滑落。那一刻,我的脸因为哭而变得通红,她的脸却因为哭而变得苍白。   其实,我原本一直是个听话乖巧的孩子,妈妈曾不止一次在人前这样夸赞过我,只是我无法接受这一从公主到灰姑娘般命运的突然转变。   白天,我在院子里那泛着一团青绿颜色的银杏树下,满怀委屈地按照妈妈教我的方法清洗着我的脏衣服,我看见妈妈的爱和衣服上的污渍一同在肥皂沫里迅速溶解,我看见有小伙伴嬉闹着穿过我家门前,我看见我的手指起了水泡,磨破了皮……可妈妈的眼里似乎没有这一切。她时常坐在那棵银杏树下的藤椅上,不停地在织那些似乎永远也织不完的毛衣。她微低着头,拧着眉,额前的头发将她的眼睛遮进一片森然的光影里,脸上看不出悲喜,面色蜡黄,毫无血色,我看着竟有些害怕了。金色的阳光穿过银杏树的枝桠打在我的身上,我依然只一味觉得周身一片寒凉……   秋天快到了,银杏树的叶子微微泛黄了,妈妈明显瘦了,瘦得就像那风中的一片叶子,轻飘飘的,妈妈的衣服越来越阔大了,我不哈尔滨哪里医治癫痫病更牢靠?知道她自己有没有察觉。妈妈依旧还是坐在银杏树下织毛衣,只是那织毛衣的动作似乎越来越缓慢,越来越无力了,而我,已经能很娴熟地做家务了。妈妈偶尔会抬头看我,而我通常只是回以最冷漠的一瞥。我时常对自己说,她已不再是我心头上那个最可亲最可爱的妈妈了。我恨她。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了,趁她不在,偷偷去拆了一件她已经织了一大半的毛衣,看着那厚实的有着漂亮花形的粉红色毛衣,在我的手中很快变成了一堆糟糕的线圈,我哈哈哈地笑了,笑得泪流满面。   我想象着妈妈发现时,她的脸色一定铁青,她的怒火一定升腾,她一定会走过来狠狠地用鸡毛掸子抽打我,可我猜错了。妈妈只是将脸埋进那团扭曲的线圈里,一个人长久地饮泣。她瘦削的肩膀在昏黄的灯光下,不停地颤动着,显得有几分孤独,几分无助。窗外传来虫鸣,传来叶子沙沙作响的声音,屋内铺展着一片清冷寂寞的月光,夜,空旷,寒冷……只是,谁也不知道,多年后,每当我回忆起这一幕时,总是会有极端的癫痫患者该如何护理疼痛长久地穿过我的身体。   十一月的时候,秋已渐深,金黄色的银杏叶子在空中舞动着秋风,瑟瑟作响。那天,我看见妈妈武汉癫痫病最好治疗方法坐在银杏树下,瘦小得像个孩子。她停下织毛衣的动作,长久地看着我,我故意把肥皂沫弄得四溅,心里很是得意……我熟练地拧干衣服上的水,看着我粉红色裙子的裙摆在晾衣杆上被风吹出一朵好看的花来,我笑了,再回头时,看见母亲合着眼帘,面露浅浅的微笑,手中的毛线团正缓缓地跌落在地上……   我天真地以为妈妈是睡着了,直到村子里的阿姨说妈妈是去了天堂,那一刻我才终于明白妈妈是永远地离开了我。   我看见村里的叔叔阿姨们慌乱地收拾着我的家,大大小小的药瓶被收拾到一个角落里,可妈妈不知道;村里人抹着眼泪替我穿上妈妈织的毛衣,小的,大的,我都试穿了一遍。村里人说,那几十件毛衣够我穿到十八岁了,可妈妈不知道。妈妈只是安静地睡着,睡着,我再也看不见她在银杏树下织毛衣了,再也听不见妈妈唤我起床了……   又是一年秋天,我站在风里,站在银杏树下,看一枚叶子缓缓从枝头飘落,聆听着一个生命最后的声音,忽然听见有个声音在我的身后轻轻地响起:小落落,一个人入睡的夜晚,你还害怕吗?自己会梳漂亮的麻花辫了吗?会填饱自己的肚子吗……我回转过身子,眼泪哗哗地落下来,落下来:哦,妈妈,你放心吧,如今我已能一个人很好地照顾自己了,谢谢你换种方式来爱我!      共 225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