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致网友(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近代诗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从网页打开的那一瞬结缘,我们便开始用文字在彼此间问候交流,还有祝福。或许,而今早已淡漠,最初在网络里的那份渴求。携一段多年的心事,总期待一个最懂自己的知己,在各自的遐想里,相念守望。

从网名开始,普通的,华丽的,低俗的,高雅的,平凡的,奇怪的,简单的,复杂的……我们都可能曾在意识里,为那个在心底关注的他(她)画像。或美或丑,或严肃或可爱,或诙谐幽默,或潇洒风流。

从说说,从签名,从喜欢的音乐,从个人日志,从各自在文字里的心情涟漪。一次次臆想,一回回猜测,究竟对方是一个怎样的人。是否是心底的那个知己,又该不该去在现实里见一见呢?

也许他(她)是一个小孩,一个年轻人,一个中年人,一个老人;一个上班族,一个事业者,一个学生,一个庄稼人,一个流浪者;上流人士,打工一族,颓废一族;善意的,邪恶的,淳实的,虚伪的,干净的,龌蹉的,优雅的,低俗的,严谨的,调侃的……带着各自的故事,在上演一幕幕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忧的种种蒙太奇式的影像。或真实或虚构,或感人或激愤,或淡雅如菊,或清流如月,或荒诞不经,或奇闻怪谈。

一遍一遍,一朝一朝,我们满怀期待的那种情怀,终会慢慢由鲜艳淡褪成黑白。结识的很多,很多都是牵牵嘴角的礼貌。

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四季。我们都想用真诚换一段铭心的感喟,我们都想找到最懂自己的知心人。然而,我们却在自己的叩问里,更加认清自己。转身发现,原来最懂自己的“知己”,却依然是自己。

许多的相识已渐行渐远,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缘分,来了又散了。就像一场秋风之后,总有叶子要落的。人走自然茶凉。网络终是与现实有距离的。这里也许是我们寄托在现实中性情化的遐想。至少我们该认清,“情感上的亲近,理智地保持距离。”这是尊重他人,也是保护自己的方式。也许人要把情感与理智分清楚,有点难度。但是,你会慢慢学会的。

我们乐于接受美好的祝福与赞美,但是我们也要接受善意的建议与指引。如果真得把对方当成是知己好友,就不要搞暧昧不清。真正的知己,是不分性别、年龄、身份、地位的,更多的是自然的交流,而非一味的迎逢讨好。既然心灵已有了共通的语言,见不见面又有何妨?管他美的丑的富的贫的高的矮的瘦的胖的,有哪么重要么?还是因为我们都是俗人,免不了有好奇心的欲望?庸人自扰而已。何不少一点欲望,多一点性情。整日空叹无知音,不如好好问问自己的内心,你究竟需要一个怎样的知音。

这里本是一个,你挥袖独舞的戏台,用语言、用图片、用声音、用你的人生历程,去演绎你的行迹,你的风骨,你的性情,你的志趣,你那濡染着风尘的人格品味。但是,你却不必,把自己真得当成一个戏子,要去讨好所有人。

其实,这个戏台下,真正的观众,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自己。其他的依然可能是看客,还有的只是路过。这样的观众,既能看得懂,也看得糊涂。这叫“当局者迷”。而那些看客,看的只是热闹,或者还有牵牵嘴角的礼貌。

你的空间就是你的小世界,你的世界你是唯一的主角。你把自己所有的光辉与魅力尽情释放,这里你就是独特的骄傲。

而现实里,你可能赤裸裸地看到自己的卑微与渺小。我们都是混迹于红尘的俗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也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当你把自己“囚琐”于键盘编织的一尺空间,你有没有发现,你忽视了太多,与身边亲友的交流与联系。你的精神,已似乎成了网络的“奴隶”,戏称之“手机奴”或“键盘奴”。如果,有一天,让你彻底抛开手机,电脑一切信息化工具,回归自然,你还能有生活的勇气和耐性么?只有做一个内心充盈的人,你才能获得意识的真正自由。

正因为我们看不见彼此,也就没有过多把网络与现实切实相容。网络,其实只是现实里折射的虚影,还是缺少真实的存在感。

就像故事里的生活很诱人,但是你却不能真正把生活当成故事。张爱玲曾说过一句精彩的话:“生活就像一件华美的袍子,可里面却爬满了虱子。”美,是有距离的。

相识已近,而你我依然还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关于友谊,我曾看过西方的一个小说。小说里有一个年青人,他混得连肚子都吃不饱,他也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人生的低谷。当他绝望得就要放弃生命时,有一个神密而好心的夫人,写信鼓励他走下去。这样,年青人在感受到那份温暖的同时,也有了坚持活下的希望。以后,他一边给别人干活,一边进行着自我的创作。终于有一天,成为一位名利双收的大家。其实,在他奋斗的期间,他与那位夫人总是以朋友的口吻,通信不断。有时,他也会想,她该是一位怎样气质高雅的女人。想的多了,就总忍不住,想见一见那位从未谋面的夫人。可再想想,自己太卑微了,只好忍住性情。而后来,他觉得自己成功的那天,就立刻向夫人提出见面的请求。夫人起初拒绝了,之后禁不住他再三请求,是因为她珍惜这份相识相知一场的友谊,终于答应了。不过她有一个条件。他们约在一个餐馆里见面,但只能隔着一道帘幕聊天。他绝不能越过帘幕,否则就他们就不再是朋友,他答应了。那天,他们愉快地交谈了很久,之后愉快告别离开。期间,他曾不止一次的,想要越过那道小小的帘幕。距离只在咫尺之间,可终究还是忍住了。也许是他想保留,那份友谊之间距离的美感,也许是他害怕会失去,这样一份难得的友情。之后,他们通信依然不断,一生未谋一面。这,也许才有一点友谊的味道。

我们要找寻的,又会是怎样的呢?是良师?是挚友?是情人?是哥们?是闺蜜?是同伴?是死党?是知己?还是一份简简单单的温暖呢?也许这些不同的身份,本身就充满了太多油盐酱醋的味道。而我们的想象,又似乎拒绝这种味道,这便是我们常常矛盾又无奈生活。不过,至少我们明白,有了这样的两三个人,无论何时,你来与不来,在与不在。该记住的总会记住,该离开的依旧会离开,你的这个小小的家园,依旧会情义长青,温暖不老。

就算有一天,你我都会悄然告别,回到各自归属的地方。我们还是可以欣慰的一笑,幸福的感喟。生活里有你,才多了一丝炫丽,一缕温情,一道风华,一隅清润与丰盈。

也许,下一秒转身,你就在眼前。

真正的缘分才刚刚开始。

治疗癫痫病方法有那些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尖叫、面色青紫是癫痫的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