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南山】桃花缘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语录
那桃花谷主一行突生变异,那有什么心情再观景,一行人重新回到迎宾阁,众人也不知道薛山犯了什么恶。那渔人道:何不问问崔秀秀,或许她知道。众人出门,只见群山环绕,阡陌纵横,哪里还认得来时的路。众人只好另想办法,思来想去,那桃花仙子、紫烟、渔人姐姐是女辈,出门甚是不放心,那渔人见了美丽的女子话多,恐言多必失,祸从口出,又节外生枝,只有叫桃花谷主出去打听,才是妥当。   却说那薛山自被抓走后,被众女子带到了一栋楼前,那楼房甚是整齐,薛山想到:此处倒比自已居住的房屋强多了,哪知进得屋后,却无一点光线,两眼一摸黑。那拿文书的女子说到:进去闭目思过,好好反醒,怎样重新做人?说完便关上门出去了,薛山在屋内听到了上锁的声音,自言自语,睁着眼睛也看不到,何须闭目。   哪知这一锁后,便无动静,那薛山此时一个人在室内,暗无天日,又无人说话,分分秒秒熬着,一时想到桃花谷主一行,一时又想到崔秀秀,在一起时,那薛山声音甚多,倔时最多,那崔秀秀也每每听他的。那薛山也未曾念过她的好处,哪知此时一人独处,往事历历心头,如在眼前,不觉思念起来,不知不觉半日过去,那薛山身在黑室里,心却一刻未停息过,杂念如跳动的火花,灭了又生,生了又灭。   约莫过了半日,无人理会,那薛山颇感孤独。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到外面人说话,声音有些耳熟,拼命将门挤出一条缝,透过门缝看出去,见门口站着一位美丽的女子,正是那接他们的那女子。   那薛山象是遇到了救星,赶紧说到:求神仙姐姐看在熟人的面子,将我放了出去?那女子道:谁认得你?那薛山到:昨日不就是你接我们的吗?那女子哼了一声说道“昨日认得,今日认不得”!   那薛山说到:那凤凰村长与我谷主兄弟是好友,看在他的面子上,求你放我一马,来世做牛做马,也甘当驱使。   那女子笑道:我二人看在他面上,放了你,上头若追究下来,定我们一个私放人犯之罪,叫我二人如何在这凤凰村呆得。况且,我们这里都是枣红骏马,你那脸那么黑,骑出去,岂不丢我们颜面,把个薛山说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薛山被抓走后,众人四处问寻,才打听到薛山被关在缉恶处,桃花谷主走过一河,又上几步陂来,过竹林,方寻到住所,见是那日接他之女子,只说见那薛山一面,说说话就走。那女子倒不为难,只允半个时辰,说完即走。那薛山见到桃花谷主象是见到亲人一样,哭成泪人。桃花谷主问道:你以前可杀过人?那薛山口否认。那桃花谷主道:可从事过奸淫之事?那薛山赌咒发誓也没干过。那桃花谷主道:你细想,你都哪里得罪了这凤凰山的人,怎一上来就抓你?那薛山道:那日我在谷底曾看见一只凤凰与一只山鸡在核桃树上嬉戏,我一时兴起,便将山鸡打了下来,无意伤着了凤凰几羽。那桃花谷主一听,说道:感情她们为这个抓你?我去打听打听,如有人问,你要据实交待明,不得隐瞒。那薛山连连答应,眼泪叭叭地望着桃花谷主,叫他赶紧托人把他弄出去。说到:那日我看凤凰村村长对你有意,你向好求情,准会放了我。那桃花谷主,向门口一望,叫他赶紧闭嘴。   过了一会儿,一个长得象鹿头的人来问薛山,问他打了什么动物?多少只?伤了多少?用何工具等等,那薛山俱如实交待。那人问完后,叫他老实候着,听候发落。   紧接着,又有长得像猴的人来问“吃过猴脑没有?可捉过猴?”那薛山道:前些年捉过十几只,那人又问到:那猴在何处?薛山到:那些猴太精了,我捉住后,准备卖往马戏团,在我与那马戏团团长谈买卖时,被一猴听到,个个装死,那人一看以为是些死猴,结果不要了,我只好把它们养着,没几天,我上山打猎时,唤那猎狗撵山,不管如何唤,那狗只顾与猴群玩耍,不听使唤,我去打那猴子,那猴群竟然联合造反,合伙来打我,我人单势孤,怎敌得过,那猴子抓得我一脸伤痕,你看现在还有猴印呢!那薛山脖子往前一伸,无比委曲,就象在控诉一般,最可恨的是那狗儿,左看一眼,右看一眼,表示很无奈的样子。亏我平日待它那么好!那人颇表同情,忽又一想,厉声问到:那猴群现在何处?那薛山道:我看那猴群有反客为主之意,情急之下,便放了。那人说到:也算十只。   又有长得像熊的人来问“取过熊胆没有”?那薛山到:未曾取过。那人又问:为何我辈出没时,见了你都异常害怕?那薛山也称不知。那人一听,更是气恼,往薛山身上猛扎一针:说到今日也叫你尝尝伸胆之痛!那薛山连连呼痛。   一会儿又有张虎脸进来,问到:骑过虎没有?那薛山说到:我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骑在老虎背上啊。那人问到:我们虎群里有只年老的虎向我控诉,说你那日见他年老好欺,趁我辈不在,竟然挠他虎须,摸他脊梁,几欲骑他,可有此事?那薛山连忙回道:那日我从邻里家喝醉了酒,是那朋友唆使,我一时兴起才做出蠢事,肯请原谅。那人说到:也定了一个挠虎之罪。   第二日,又有长得像牛似马的人来问“我从里山里经过,你指着我说是牛,众人说我是马,今日你好好看看,我到底是啥?免得你以后信口雌黄,败我名声”。   一会儿又有麻雀叽叽喳喳问诉:你打死我辈无数,这命如何偿得?   一会儿又有狼来问:听人说我狼心狗肺,到处骂我,可是你?   紧接着狈又进来哭诉:你说我狼狈为奸,我与狼分明是清白的,是你看不明白,信口说人――   一会儿又有喜鹊哭哭啼啼说到,那日我正在看邻家嫁女,那场面甚是喜人,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我正叫得热闹,未曾想一声枪响,可怜我那同伴应声而落,也不知死活?至今我闻声裂胆。那薛山道:那日我在为邻女抬嫁妆,哪有时日打你?那喜鹊哭道:你时常拿枪指着我们,从这山将我们撵到那山,我们如惊弓之鸟,见着你那枪管就抖,听着枪声就逃,你那枪口我们是认得的,那日我看到的分明是你的枪口,说完又呜咽不已,一席话把乌鸦说得激愤不已,恨不得飞身过来啄他两口。   ——   如此接连过了两日,凡是曾经被他伤过的,打过的都来找薛山哭诉,那薛山感到头昏脑胀,不知认了多少错,磕了多少头。直到最后,做过的,没做过的,都一并承认。只求速速发落,求个痛快,哪知那处长哼了一声,说到:没那么便宜,我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成。   又过了几天,无人问津,那薛山精神才松了下来,稍感轻松,只是每天送来少许饮菜,都是些残羹冷汁,那薛山也顾不得许多,囫囵吞下去,只求保命。   到了第七日,那看管的凤凰走了进来,说到,你的案子已移送说恶处,须给你重新换个监室,说完便将薛山提到个阳光直照的监舍,这回看管薛山的是两只乌鸦,薛山刚刚适应没有阳光的日子,这下突然见到阳光,颇感不适应,半天睁不开眼,那薛山自言自语到:人真是个贱皮子,在摸黑处想阳光,来到阳光处又不适应。那乌鸦一听说到:还想回去吗?那薛山赶紧说到:别别别。那乌鸦道:闭上你的“乌鸦”嘴!那薛山何曾让人如此说过,正要发着,但一想自己身在牢笼,身不由已,如果顶撞,不知又要挨多少黑打,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闭嘴好。   那薛山以为见了阳光,便如平常一样,心想倒是比那黑屋子强多了,这环境待遇变了,说明上面在关心我了,也许是谷主兄弟起了作用,如是一想,心里便宽慰起来,倒头就睡。哪知这室晚上又亮如白昼,想闭眼时,眼前却白花花的一片,如何睡得?那薛山躺在明亮的床上,每每睡时,又思起黑夜的好处来,如是往返,头脑昏昏,也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反正有人来叫,那薛山便应声而起,如上了发条的钟。   又过了两日,进得一人来,问道薛山的姓名、年龄、营生等等,薛山经过这几天的问询,已倒背如流。那人问完就走了。   河南癫痫医院哪家最好?武汉小孩癫痫吃什么药武汉哪家医院看羊角风是最好的成都治癫痫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