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悠悠花生情(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世上有一种爱,始终温暖心扉;世上有一个称呼,喊起来亲切而温馨;世上有一个人,是最疼爱你的人。她给了你生命,伴随你成长。那个人就是妈妈,是母亲,是你最亲最亲的娘亲……

整理房间,一个油壶静静地伫立在角落里。拿起它,仿佛闻到了一股花生油的香味。这是一个盛放花生油的油壶,这是妈妈托人从家里带来的油壶,里面可以盛放30斤花生油。望着空空如也的油壶,心里隐隐作疼,但也被一种幸福的味道包裹着,夹杂着思念的苦涩,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随着这个油壶涌上心头。

花生,在乡下,是常见的农作物,质朴无华,宛如母亲的爱,在岁月里悄然滋长,却温润着我们的生命。四五月份播种都可,秋天收获。小时候,若是星期天,也常常随着爸爸妈妈去地里点种花生。等到收割小麦的时候,花生就露出嫩绿的叶子,爸爸总是让我们小心点,别割断花生秧。爸爸对待庄稼,就像呵护我们一样,小心翼翼地收割着一茬一茬的小麦,也为秋季幼苗的茁壮成长耕耘着。地里还是麦茬,就为玉米花生这些秋作物施农家肥。

等到七八月份,放眼望去,田野里的花生就像一片绿色的海洋,一蓬一蓬的蔓延着,将土地覆盖,悄悄地孕育着土地下面的果实。

和小伙伴去地里割草,总是忍不住去地里拔下几秧花生,看看果实是否饱满。有时候,性子急,拔掉的过早了,花生秧子上还是嫩嫩的水珠,没有花生果实。但我们不会扔掉,而是摘下那些水珠,擦擦土,然后放到嘴里吃掉,带水的花生,甜丝丝的,带着壳也可以吃的。

秋天的风,伴着悠悠的白云,轻轻地从头顶飘过。家乡的田野,像一幅水墨画。整齐的玉米田地,高举红缨枪的高粱田地,大片大片的花生地,开着黄色的小花,看着蝴蝶蜜蜂嗡嗡地在田野里采蜜,忙碌着,听着田野里的蛐蛐蚂蚱欢快的蹦跶着,鸣唱着。远处,还有知了不知厌倦的吱吱着……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脚步轻松,吃着田间地头的不知名的甜丝丝的野果,扛着割满的野草,和小伙伴一扭一扭地返回在回家的小路上。

中秋节过后,开始秋收。先收获玉米,或者在收玉米的时候,也出花生。因为花生成熟的时候,不及时收获,花生果实就会脱落,掉到土地里,那样收获起来更麻烦。

每次去田地里,都要准备好农具,一人一个小耙子,挎一个小竹篮。爸爸在前面用锄头锄起来花生秧子,我们在后面捡拾,抖抖上面的土,然后整齐的码好放在土壤上面,再用小耙子在土地里刨一刨,看看有没有落下的花生果实。其实,在我们那里花生有一个特别土的名字:落生。被我们的乡音叫转了调就成“落神”了,若不注意听,或者没在我们那里呆过,说起“落神”,你估计半年都猜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出花生,是个费时费力的慢活,也是苦活。若一个人吃的太胖,在地里蹲上一天捡拾花生,会吃不消的。有时候累了,妈妈就双膝着地,几乎是跪在地里捡拾花生。我们饿了,就拿起刚出土的花生秧子,摘几颗花生,弹掉花生壳上的泥土,坐在田埂上,剥开吃。没有经过晾晒的花生,脆脆的,甜丝丝的,吃到嘴里,还会流出白色的汁液。拿回家煮成五香花生,更添一种诱惑人的味道。我们吃得津津有味,而妈妈却一刻都不肯歇息。锄过的花生地是松软的,等我们开始干活时,妈妈的膝盖就在地上拉上两条印子,在她的身后整齐的摆放着码好的露着白生生花生的花生秧子。

那个时候,花生和玉米差不多都是主产,家家户户都种三四亩,五六亩。就出花生,差不多就要半个月光景。一棵一棵锄出来,一棵一棵捡拾干净,码好。然后用架子车拉到打麦场。伴随着夜晚清冷的月光星光,三五成群,去场地里摔花生。第二天早上摊开,晾晒。

我们小伙伴有时候也凑热闹,加入摔花生的队伍。总是熬不上一小会,就开始打瞌睡。于是就在打麦场麦秸垛挖开的支起的洞穴里睡觉。睡醒一觉,耳畔依然响着“噼里啪啦”的摔花生的声音,伴随着妈妈她们的家长里短,偶尔还能听见她们的笑声。

花生晾晒干了,就可以装到麻袋里,拉回家里存储。到了冬天,没有零食吃的我们,饿的时候,会顺手从老鼠咬开的麻袋窟窿里掏出几颗花生来吃。家里来客人,顾不上去买菜的时候,也会炒上一盘花生米,爸爸和好友就着花生米,喝着小酒,谈笑风生。

花生,不仅仅好吃,炸成花生油,炒出的菜味道特别香醇。我喜欢吃花生,更喜欢吃花生油炒出来的菜。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没感觉,离开家以后,外面的色拉油,大豆油,炒出的菜总感觉没味道,激发不了味蕾的喜好。

无意中和妈妈说起不喜欢吃外面卖的油。妈妈就催爸爸去榨油的地方,拉去好几袋子花生,炸出一壶花生油。整整30斤,托人从老家给我捎来。接到花生油的一刹那,内心很触动,妈妈会把你无意中的一句话记在心里,牵挂着远方的子女,怕自己的儿女吃不好,那何止是一壶花生油啊,那是母亲的心!

妈妈是一个平凡而普通的女人,不认识字,吃了一辈子苦,小事常常犯糊涂,大事情却绝不含糊。妈妈性格开朗,爱说爱笑,任劳任怨,和爸爸一起撑起贫寒的家,为我们遮风挡雨。

妈妈虽然不认识字,却从不来没有听从别人的劝告,女孩子让她们读什么书啊,能写自己的名字就好了,上的再高,早晚也是别人家的人。七八十年代,农村的家庭,好多女孩子都是小学毕业就辍学了,好多人因为愚昧的思想,让自己的子女终止了学业。庆幸的是,妈妈从不来不干预我们的学习。记得哥哥有一次逃学,在后面的小树林里睡大觉。那次妈妈很生气,罚我们和哥哥一起跪下认错。我知道,妈妈是恨铁不成钢,恨我们不争气。因为不认识字,是妈妈一辈子的遗憾。妈妈说,她不希望我们和她一样成为“睁眼瞎”。我能理解妈妈的心情,妈妈小时候,家里姊妹多,尽管妈妈有着非凡的智慧,还是楞让大姨把妈妈上学的权利给剥夺了。为此,每次她们姐妹聚会,大姨总有一些歉意,可她弥补不了妈妈心头的遗憾和忧伤。

村子里曾经在老校长的组织下,办起了夜校。劳累了一天的妈妈,坚持去听课。在她内心深处,依然对文化知识有着热切的向往和渴望。妈妈的心算特别好。特别是涉及到几尺几寸的,去集市上扯布料,往往人家还没说出多少钱,妈妈就先说出来了,让人惊叹不已。我常常在想,若妈妈能进校园,一定是个高材生。

以前忙碌没时间,养育我们这些小不点。当我们一个个长大,离开家。闲暇下来的妈妈,参加村子里秧歌队,逢年过节,会随着秧歌队扭秧歌,跟着大伙一起乐呵。

妈妈喜欢在院子里种上各种各样的菜,每到夏天,小院子就是满园花开,芳香四溢。长长的丝瓜,扁扁的豆角,矮矮的冬瓜,嫩嫩的黄瓜,红红的西红柿,墙上开着各式各样的小花,月季,菊花,四季果,仙人掌,玻璃翠……菜吃不完的时候,摘下来,东家送一些,西家送一些……

记忆就像一根长长的线,将思绪拉扯了好远。我多想一辈子在妈妈的双翼下,幸福地成长;我多想有妈妈牵挂的目光,送我去远方……然而,妈妈在三年前的冬至,已经离开了我们。

妈妈生病的日子,回家探望她,临走的时候,她也会叫爸爸用一个小塑料袋子给我装一些剥好的花生米,让我带给我的女儿吃。从村子里就能坐上车去县城,然后倒车。每次走的时候,不让妈妈送我,可妈妈坚持从床上起来,去街上送我,每次坐上车,看着妈妈吃力地扶着墙依依不舍得望着汽车远走,眼泪总会不争气地流出来。

妈妈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而我们奔波在回家上班的路上,有些过意不去的妈妈总说:也许我走了,你们就不用来回奔波了。妈妈这样说的时候,我的心总像被针扎了一样疼,家庭,工作,孩子,妈妈,我只是恨自己能陪伴妈妈的时间太少了。每次请假,我都会超假,挨领导的批评,可我不后悔,那个时候,我都想辞职,全心全意回家照顾妈妈,可是,我的决定会影响两个女儿,别无选择,我只有选择请假回去照顾妈妈……

妈妈说,她走了以后,不要太想她。可是,妈妈不会知道,在她离开的所有日子,每每想起她,我还是忍不住会流泪,看见一件熟悉的物件,会很想她……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是做子女的最大的悲哀。

盛放30斤花生的油壶,掂在手里,沉甸甸的。花生油吃完了,妈妈也不在了,可是那份悠悠的花生情,却萦绕在心间,沉淀着妈妈深沉的母爱。

山高路长,不及母亲情意深远;阴阳相隔,隔不断思念情思悠然。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任凭思念如野草一样长满心间,不思量,自难忘,妈妈会一直陪伴我在路上……

保定医治癫痫病较好的医院在哪?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靠谱山西看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