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中学往事_1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小说
摘要:本文叙写了难忘的初中生活,吃着发霉的馒头,有一次和同学们出去玩,竟然跳到人家的坟墓上,现出惊人的一幕。初中生活虽然苦,却让人回味无穷……    一   翻开尘封的日记,拂去沉积的尘埃,映入眼帘的是一本泛黄的日记本,我的记忆闸门也随之被打开,回到二十年前的初中时代……   在那个缺衣少吃的年代,我们上学都是母亲给我们馒头,每周六天,我只拿十二个馒头。母亲总是让我多拿一点,可是看到家里总是揭不开锅,粮食也不多了,一年只有几袋麦子,还要交公粮,所以也不忍心多拿,总是对母亲说:“够了,我一天平均吃两个馒头。”随后再装一瓶油泼辣子,虽然辣子是用油泼的,可里面的油少之又少,用筷子夹出来干巴巴的。就这,母亲还是倒的油最多的,平时家里炒菜,只倒几滴,再加点水,算是油水炒菜了,虽如此,我们却吃得津津有味。   上学时,母亲用布袋子给我们装好馒头,塞上一瓶辣子,我们就骑自行车带着上学了,这些馒头是当作我一周的口粮。那时学校灶上没有伙食,只有个烧开水的师傅,给学生们溜个馒头就行了,有时放学去的晚了,连馒头都被人提走了,只有饿着肚子的份了。   还记得年后刚开学,母亲给我带了家里仅有的几个白馒头(平时蒸的馒头比较黑,除非过年,馒头能白一点),里面各夹了一片肉,到了星期三,馍都有些发白长毛了,我就用网袋装了几个馒头,放在灶上的笼屉里,然后就上课去了。等到放学后,我匆匆忙忙地去提馍时,却怎么也找不到,问灶上那个师傅,他也不知道是谁提走了。我伤心地哭起来,要知道,那些馒头是母亲专门给我拿的,她们都没舍得吃一个,全给我拿来了,可我就这样给弄丢了,以后这几天该咋过呢?后来还是同村的XX借给我几个馒头,不然又要饿肚子了。   因为离家太远了,有二十多里,又没有通讯设备,家里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学校发生的一切事情。我越想越难过越生气,气得我后来干脆不去灶上溜馒头了,馒头再发白、长毛,都不去灶上溜。擦了再吃,就着一点干辣子,不论春夏与秋冬,都是如此。冬天馒头冻的像砖块,也要硬啃着;夏天,馒头放不了两三天就长毛了,只好擦擦再吃。   还记得有一次,母亲见我老啃冷馒头,就专门烙了些石子馍,可到了星期三,全长毛了,擦了又接着吃,可刚过一天馍里面又发霉了,我也舍不得扔,只好把放馒头的箱子搬出来,连同馒头一起放在太阳底下晒,晒干了就不长毛了,就又能吃了……   虽然吃着长毛发霉的馒头,可我从来没有抱怨过,甚至更能体会父母的艰辛与不易。平时父母在家省吃俭用,每周总会给我两块零用钱,可我却舍不得花,除了买一些学习用品,其余的全部又带了回来。当我把钱又塞给母亲时,母亲却含着泪哽咽说:“傻孩子,你咋不花呢?给你拿的钱就是让你花的。”“我不用,用的时候自然会花的。”说着就跑开了。   母亲无奈地摇摇头:“傻孩子,怎么这么傻呢?”可我就是这么傻,天生的,心里老是惦记着我们那个贫苦的家。   家庭的贫困并没有阻止的学习的脚步,相反,我更加努力学习,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读书;晚上,我点着蜡烛学习,直到别的同学都睡了,我才最后一个睡。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每门功课都学得很好,还被语文老师推荐为语文科代表。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多么激动,更激起了我对语文的爱好。初中三年,我一直当着语文课代表,那是我初中时最自豪的一段时光。   虽然学校生活是如此地艰苦,但我并没有抱怨过。相反,它造就了我坚强乐观的性格。尤其是成家以后,对饭菜,从来就没有抱怨过,不是我固执,可总是想起那时候上学吃的那些饭菜,如今太满足了。如果我拿过去和现在对比,可能年轻人是反感的。但这种思维总是左右着我的思想,简单的对比,我可以找到如今的美好,这样的简单,我喜欢,不抱怨,不计较,不攀比,所以这些幸福的要素都具备了,我还要什么呢!      二   还有一段记忆,令我刻骨铭心。在一个周日的下午,我早早地就去了学校,趁着还没上晚自习的空闲时间,就和几个同学一起去校外野地里去玩。   虽然都已经是深冬了,可阳光依旧暖暖地照着,一点也不觉得冷,照在人身上很是舒服。一望无际的田野里,麦苗儿却还显得异常的精神,好像还没有进入休眠状态。   干枯的草丛间,几只麻雀不停地探出脑袋东张西望,机警地环顾四周,时而飞起,时而落下,时而飞钻进草丛,时而又落进麦田……它们的身影,轻快而敏捷,为枯燥的冬日增添一份生机。   正被眼前的景色吸引着,其中一个同学说:“咱们来跳远比晒吧!看谁跳的远。”“好!”我们几个异口同声地说。于是,比晒开始,我们一起站在土梁边上,挨个儿往下跳。下面是一个好大的土堆,长了一些杂草。刚开始往下跳的是小新,只见她双腿并拢,屁股稍微下蹲,胳膊往后一伸,双脚用力往后一蹬,身子向前一倾,“嗖”地一声,她就一下子飞了出去。我还没回过神来,她早已站在那个土堆上了,正对着我们笑呢!我们几个立刻为她鼓起掌来。   接着,我们几个一个接一个地跳着,最后一个轮到我了,我刚跳下去,不知谁喊了一句:“人来了,快跑啊!”那几个同学都四散逃跑了,我刚准备往前跑,没想到后面被人牢牢地拽住,怎么跑也跑不动。当我回过头来,只见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怒目圆瞪,狠狠地盯着我,吼了一声:“跑啊!怎么不跑了?你知道你们刚才跳的那个土堆是什么吗?它是我父亲的陵墓,看被你们毁坏成啥样了?”我一听,吓得不知所措,“我们不知道,那是你父亲的陵墓,还以为是一个土堆……”我战战兢兢地说。   “别啰嗦,你们这个行为是非常严重的,是犯法的。”一听“犯法”二字,我更害怕了,眼泪都急出来了。“要么赔一百元钱,要么别走,在这儿呆着。”两者选择其一,那人要我们看着办吧!   天哪!我哪有那么多钱啊!家里的境况我又不是不知道,缺衣少吃的,哪有钱赔人家啊!可是呆在这儿,天马上就要黑了,守个陵墓,我不被吓死才怪呢!   我被吓哭了,越哭越伤心。那个人和我僵持了一会,见我是一个学生,肯定没钱赔,再继续僵下去,也没有多大的意义。最后他放下狠话:“如果再看到你往下跳,非打断你的腿不可,下不为例,回去吧!”“不会的,也不会有下次了,”说完,我撒腿就跑,也没敢回头看,一口气跑到了学校,到教室门口时,都早已上自习了。看着我气喘吁吁的样子,老师还以为我刚来学校,啥也没说就让我进来了,再回头看看那几个早回来的同学,她们一看到我,把头埋得更低了,我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就从书包里掏出书,大声地朗读起来……   其实,事后我一点也恨不起来,不恨同学撒腿就跑,趋利避害就是,也都是女孩子,我理解她们。我也恨不起人家坟主,祖宗在脚下,虽然踩不坏,可在谁心中都是一个疙瘩。从这个事上,我想到了与人为善,想到了设身处地去理解别人,真的,这些做人理念的获得,没有来自灌输,而是亲身经历所感所得。   现在回想起来,忍不住会笑出声来。我的初中生活,有苦也有甜,有笑也有泪,充满了心酸,充满了令人发笑可又恐惧的传奇色彩,充满了太多难忘的记忆,它像一股涓涓细流,时刻滋润着我的心田……   往事如烟,曾经掠过我的发际,我嗅到的成长味道,不能忘记。   郑州癫痫病的专科医院癫痫发作时尖叫正常吗武汉看羊癫疯专业的医院郑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