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凝视甘南(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浪漫青春

第一次听说甘南,是去年,哥哥旅行回来给我们讲述甘南湛蓝的天空,触手可摸的白云,悠然过马路的牦牛羊群,拉卜楞寺里诵经的僧人,吱悠吱悠的转经筒……不由得对甘南就产生了无限的憧憬。

七月,终于来了甘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受这里淳朴的民风:七彩的经幡随风飘扬,诉说着人们美好的祝福;路边磕长头的人,虔诚的心昭然……

帐篷之海——甘加草原法会

大巴车行驶在不太平坦的公路上,透过车窗可以看见路边开放的油菜花,夹杂在一片绿色里,显得格外醒目。领队告诉我们,来这里看油菜花还有点早,再过半个月,那才叫壮观……嘿嘿,又多了一份遗憾。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车子停靠在路边,领队说:这里已经是甘加草原了,大家可以下车了,在这里先看看,然后我们去现场。这领队可真会卖关子。

下了车,顺着领队手指的方向,映入视野的是星星点点的白色,格外的壮观,还有嗡嗡地音乐传来,领队告诉我们这里正在举行盛大的法会——加洋加措大师“时轮灌顶”大法会,而且规模空前。法会上,加羊加措大师面向社会各阶层人群主要宣讲佛教经典,向信众阐释佛教教理教义中正言正行的积极因素,发挥佛教文化在当今社会发展中有益于促进社会和谐的作用。白色是参加法会的人们临时搭建的帐篷,他们从周边的村里,甚至很远的地方来参这里加活动。我的心里不禁肃然。

迫不及待地来到草地上,近距离地看,密密麻麻的白色帐篷上蓝色的图案清晰可见,有些还冒着炊烟,透过卷起的门帘,里面盛放着他们的起居用品,锅碗瓢盆。嗡嗡地法号声不绝于耳,人也越来越多,男女老少身着节日盛装,有些人手里拿着佛珠,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有些人席地而坐,头上红色的带子随风飘舞;还有三五成群的老人,也许行动不便,就围城一堆,注视着法号传来的方向,聆听大师的声音。大一点的孩子看着来自远方的我们,脸上满是好奇和羞涩;小一点的孩子偎依的大人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加快步子继续前行,传经大师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人更密集了。可以看见好多身着酱红色袈裟的僧人虔诚地盘腿而坐;骑马的青年人穿梭在人群中招揽着生意。我和一起来的朋友走近一顶帐篷,前面的空地上铺着一张塑料布,坐着一位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老阿婆,我上前招呼,老人看着我们只是微笑,一旁的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姑娘凑了上来,看着我手里的相机,我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递上去,小姑娘说了一声“谢谢”。看来她会汉语,我不禁有了想法。就蹲下来和她聊。

“你几岁了?上幼儿园了吗?”

“五岁了,上大班。”小姑娘完全没有陌生感。

“来,和阿姨照张相。”

小姑娘看了看旁边的老者,又看看身后的帐篷,这时帐篷里走出一个三十出头,看起来很精干利索的女人,很有礼貌地说“你们好。”我走上前去,也打招呼。

女人一点也不拘谨,从谈话中知道,她们住在夏河县,女儿在县城上幼儿园,学了不少汉语,丈夫在一家企业上班,那个老人是婆婆。她们来这里参加法会,已经三天了,每天早上丈夫把她们祖孙三人送过来,晚上下了班再接她们回去。今天是最后一天,一会她们就收拾东西回县城。她们家算是条件不错,有些人这四天就一直吃住在这草原上。政府提供饮用水和电,帐篷里还生有火炉,一点也不冷。

一边聊着,这个妇女问我们带水杯了没,我不知她的用意,连说不用不用,我们都带着水呢。那个妇女这会才说:“你尝尝我们自己做的奶茶。”哦,原来如此。

我们俩拿出水杯,她说我先倒一点,您尝尝味道怎样。正贴心!浓浓地奶香扑鼻而来,尝了一口,奶味浓郁,口齿留香。我不由得将杯子递过去,主人微笑着给我们俩的杯子加满。

朋友举着杯子给我示意,我立刻端起相机,留下了那一瞬间。小姑娘这时更加活泼,在镜头面前不停地变换着姿势,一会还要看看相机里她的样子,可爱极了……

我俩继续前行,迎面不断地碰上要离开的人们,他们匆匆的身影告诉我们,时间不早了。可是我们依然向人群深处走去,左右两侧可以不断地看到那些磕长头的人,我知道,对着磕长头的人拍照是不礼貌的,所有收起自己的相机,专注地看着他们一步一磕头。

虔诚的信众们或闭目聆听,或低声吟诵经文,或五体投地……走在井然有序的人海中,只有感慨赞叹信仰的力量。

没有动员,没有组织,在地广人稀,居住分散,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的西部藏族聚居区,人们身穿民族服饰,男女老少,挤坐在车厢里,长途颠簸,任风吹日晒,饿了吃一点自带的糌粑,牛羊肉,渴了喝一点酥油茶,或掬一捧草原上的清流,下雨了,几十双手共同撑起早已准备好的大塑料布,尽管只能遮挡些许风雨,却无怨无悔。更多的则是从海拔4000米的牧场,扶老携幼,倾家而来。几十万信众汇聚在甘加草原,帐篷多达2万多顶,形成了壮观宏伟的帐篷海洋,秩序井然有序,令人叹为观止。

行走在帐篷的海洋里,看到这些虔诚的信众,不由地想到了纪伯伦的一句话:信仰是生活的动力,是心中的绿洲。

人间秘境扎尕那

“扎尕那”是藏语,意为“石匣子”,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益蛙乡,传说神仙看这里山峰兀立,密集成林,不适合人类居住,就用大拇指摁开一块地方给人类居住生活,这里是名副其实的香巴拉王国,是一座完整的天然“石城”,俗有“阎王殿”之称,地形既像一座规模宏大的巨型宫殿,又似天然岩壁构筑的一座完整的古城。

领队一路上自豪地向我们讲述扎尕的传说故事,以及约瑟夫·洛克①和迭部的故事,约瑟夫曾经说:“迭部是如此令人惊叹,如果不把这绝佳的地方拍摄下来,我会感到是一种罪恶。”“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这样的评价更给这里增加了一些神秘色彩。

当我们一行人兴致勃勃地从车上下来,看到这里三面环山,前面是一片陂地,缓坡上几个藏族村落,榻板木屋,鳞次栉比,层叠而下,在巨山映衬下,无比谦卑而安详。远处的梯田,还有一些木棍搭成的架子,领队告诉我们,那是当地村民晾晒青稞的架子。村民把收割回来的青稞晾晒在架子上,既通风,又不怕别的动物糟践。

到了谷口,领队叮咛:山里气候多变,一定要带上雨具。

我们徒步进了山谷,笔挺的山峰之间,左侧是一条清澈的小溪,右侧是不太曲折的山路。顺着溪流上行,就是巨大的石灰岩山,云雾缠绕在半山腰,如仙境一般。天气的确不是特别好,一会儿太阳露半个脸,一会又躲起来。峡谷里布满郁郁葱葱的树木,路边不知名的野花星星点点,植被丰润而清亮,整个峡谷绿意盎然。看看四周醉人的绿色,来个深呼吸,那混合着草香、花香的空气充满胸腹,沁人心脾的连呼吸里似乎都有神的气息,神用一种叫做壮阔的感觉包围你,让你说不出话来。让你无法用语言描述你所看到的——山,裸露巨岩的山。这里的海拔2800米以上,所以不能走的太快,走的方式也比较特别,同行者是北京来的一位大叔,户外经验比较丰富,告诉我可以采用“螺旋式”走法,既能避免逐渐升高的海拔,还能看到不断变换的美景,也不至于视觉疲劳。

同行的两个姑娘走了不远,还是无奈地返回了。我和几位年龄稍大的大叔、阿姨继续前行。

随着山势的变化,行人也少,突然听到“嗷嗷……嗷嗷……”声,然后传来生硬的汉语“下面的人躲一躲!”看看同行的几个人,我们面面相觑,但还是停在了路边。不一会儿,听到一个男子赶牛的声音,原来是这么回事,主人怕牦牛欺生,伤着行人,老远就打招呼。就这,躲在路边的我们还是遭到了一头牦牛的突然袭击,得亏主人的呵斥,牛才和自己的同伴下山了。

一行人中喜欢拍照的好几个,所以我们也是走走停停,全然没有感觉到不到上升的海拔。也许是因为地面潮湿,崎岖的山路上有不少褐色的地软,我一边走一边捡,手里拿不下了就放在路边的石头上。不知名的野花散落在草丛里,小溪边,也为这神秘的峡谷增添了不少灵气,调皮的小伙不时地采一朵插在路边的牛粪上,还嬉笑着说“这才是真正的鲜花插在牛粪上,大家说说,花不香行吗?”惹得同行的人哈哈大笑。

潺潺的小溪一路伴随着我们,但也很调皮,一会儿横拦在山路上,你必须踩着一点也不规则的石头,心惊胆战地跨过去;一会又牵着大山的手并肩同行,让你又想蹲下来和它玩一会儿。两边的山峰更是随心所欲,无所顾忌地直插云天,敢戏白云,有一种磅礴的美,一种野性的美。

行走在这样的峡谷里,完全没有了喧闹,没有了你争他夺的纷争,心就像被洗礼过一样,猝然静了许多……

因为天气的忽阴忽晴,我们很遗憾地没有走到石头城,也无法一览扎尕那主峰的全貌……只好在峡谷里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休息了一会,加了点简餐,就下山了。途中又遇上了刚才那一队牦牛和那对藏民夫妻,牦牛的背上都驼了物品,有木头,有不知装有什么东西的桶,还有袋子……看来,他们是下山置办生活用品,这样崎岖的山路上,牦牛就成了当地人的运输工具。

将近两个小时,我们回到了谷口,回首再看身后的大峡谷,又沉入寂静,似乎不曾有人来这里惊扰了她,溪流陪伴在她的身边,低声倾诉着什么……

近代著名史学大家顾颉刚②,他在1938年为迭部写过一首绝句:“雪压南眺是迭州,石门金所望中收,白云锁住石门里,添得雪山几个丘?”

(注释:①约瑟夫·洛克,美籍奥地利人,探险家、植物学家、地理学家和语言学家。曾于20世纪初,以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美国农业部、哈佛大学植物研究所的探险家,撰稿人、摄影家的身份到云南滇缅边境以及西藏考察。

②顾颉刚(1893—1980),汉族,名诵坤,字铭坚,号颉刚。江苏苏州人,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民俗学家,古史辨学派创始人,现代历史地理学和民俗学的开拓者、奠基人。)

湖北市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好?上海市到哪家医院治羊癫疯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癫痫治的好
上一篇:【流年】空城记(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