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让爱淋漓尽致_1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一   暑天刚过,病中的公公便来到我们家居住,七十多平米的房子,两室一厅,我儿子住在别处的房子里,闲置了一小屋,便成了公公的临时住所。小床洁净的床单被褥,厚厚的床垫,躺在上面软乎舒适,小屋摆设简单养目,晚上拉上淡蓝色的窗帘,一个人清静自在,暖暖的灯光中,小屋很温馨。恬静淡雅的环境,最适合公公养病,我竭尽所能,在尽我这个儿媳的一颗孝心。   考虑到我在上班,无暇照顾公公,公公在家有诸多不便,爱人推辞了该出车的班次,失去了眼前的挣钱机会,尽可能多地照顾家中的老父亲。   陪父亲洗澡,是爱人必须给父亲做的第一件事。父子俩一同去澡堂,爱人给父亲搓身,父亲也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儿子的侍奉,洗完澡回到家里父子俩焕然一新。我有时很纳闷,他们父子怎么那么能洗,一洗就是半上午时间?   刚进家门那些日子,公公身体一直处在萎靡状态,疲乏无力,总爱昏睡。爱人在做饭前,总是先问父亲吃什么饭?公公也好打发,总是淡淡的一句话:什么都行。爱人在厨房做饭,公公便靠在客厅里松软的沙发上看电视,沙发很宽,很舒服,看着看着,公公便发出酣睡声。正在厨房里做饭的爱人则挥汗如雨,忙得焦头烂额,挑着精细的美食做给父亲吃:早餐牛奶或者鸡蛋花加点心;中午三菜一汤,荤素搭配;晚餐暖心的米粥加馒头。公公牙口不好,牛肉咬不动,他便把牛肉炖烂,剁成肉沫,放进饭碗里。他还使尽招数给父亲做着营养果汁,把水果在粉碎机里打成糊状,加上牛奶让公公喝。公公喝着他从来没喝过的甜美果汁,一脸陶醉的憨态。我看着也满心欢喜,如果有西藏的奶茶,也一定弄来给公公尝尝。   看着父亲一直精神不好。等他吃饱喝足,睡过午觉,爱人拿着小马扎,搀着父亲坐在院子的棋摊下,看着自己下棋。阳光中,公公看着双方互不相让地拼斗,他虽然不懂,也陶醉其中,享受着休闲的乐趣,忘却了身上的不适,偶尔和周围的人聊聊天,不知不觉大半天过去了。吃完晚上饭,爱人便拉着父亲散步,搀扶着父亲,一边观看路边景象,一边喁喁细语,晚风微拂,灯光映衬着他们父子的剪影,一切是那样自然而然。   睡觉的时刻到了,公公晚上有尿频的毛病,虽然卫生间离小屋很近,但爱人还是给爸爸在屋里准备了一个马桶,不让爸爸半夜来回跑。一个橘红色的迷你灯,昼夜亮着,爱人只要醒来,就侧耳听着小屋的动静,偶尔半夜公公小屋传来一阵咳嗽声,爱人马上起身去看父亲。我有时奇怪地问道:“平日里你睡觉如死猪般,打着呼噜,怎么现在睡觉倒灵敏了?”爱人悄声说道:“咱爸不是在那边小屋吗?我担心他的身体,怕他有什么意外!”   夜深了,茫茫黑夜里,唯有我们小屋里的那盏橘红色的灯在亮着。它如一个闪着火焰的小火炉,把小屋照得暖暖的。   其实,若公公没有得病,我还真的不能有这样一番居家的感觉,温暖絮语一定的机会,尽管这个机会我不愿意到来。      二   公公在城里的家和我们同在一个小区,只是他的那座楼已经属于危房,破落不堪,耸立在小区的一角,房子也闲置很久无人居住。老邻居也很多都在新楼里安家。公公每次回来都心有触动:假如我当初不回老家,也许也住上新房了!   好在我们有了新房,公公住在我们家心里也有少许安慰,弥补了他心中的遗憾。出门在院子里和老邻居相遇,热情的招呼声让公公感到了久违的友情,这些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皱纹重叠,白发苍苍,举步艰难,他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想当年,他们血气方刚,从家乡背着铺盖卷一同来到城市,相似的口音与经历,同在运输公司上班,还有朴实的性情,让他们尤为亲近。他们曾经在一个小区住了半辈子,那种在岁月中凝聚的相濡以沫的感情,哪能一两句话就能诉说完呢!他们手拉着手,说着离别后的境遇,欢声笑语中任泪眼朦胧,脸上却是笑魇如花,那场景,就像久别重逢的亲人般。“保重身体,活着就是胜利,来年再见!”这是他们说得最多,最朴实,最让人感动的话语。   对生命的渴望是人之常情,如此珍重生命,也给了我们年轻人很多感触,所有的生命,都需要敬仰,更需要虔诚的态度待之。   时常想起这样一句名言:我期待一份可以白头偕老的友情。这句话给人一种温馨的震撼。眼前仿佛呈现一幅情景:沐浴在夕阳里的公公和老邻居们,余晖映衬着他们的剪影,他们手握着手,淡淡微笑,几句闲话,和四周高高低低的植物都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白头偕老的友情。”这是我听到的关于“友情”的最美的愿望。他们真的让我相信,世间存在这样一种友情,这也是人间最朴素的爱,这种爱爱到绝境,这种爱又无境。但它需要从此开始,用岁岁年年的耕耘和浇灌,才能拥有愿望之后的丰果。   郝叔和公公曾经同在一座筒子楼里生活了几十年,他们是近老乡,亲如一家人。但因为一点小事两家有了隔阂,关系变淡,后来,公公回了老家县城居住,郝叔也在小区有了自己的新房。几年后,郝叔的老伴因心脏病不幸离世,得知噩耗,公婆也是悲伤,让我们代他们去火化厂送郝叔老伴最后一程。如今郝叔一个人住在家中。公公一直有个心愿,想再和郝叔见一面,和郝叔叙叙旧,消除隔阂。白天没在院子里见到郝叔,晚上爱人便和父亲一同来到郝叔家,他的家和我们楼相邻,抬腿就到。敲开门,郝叔见到公公惊讶地张大了嘴,许久竟忘了让公公进门。那一刻,他心中所有的纠结都烟消云散了!他拉着公公的手,让在沙发上,沏茶倒水,嘘寒问暖,说亲道热,阔别后的知心话渗进彼此干枯的心田,欢声笑语如缕缕南风,吹散迷雾,重现阳光。   李婶一家很早以前和公公一家是邻居,在爱人的亲妈不幸去世后,李婶给公公和两个年幼的儿子没少帮忙,缝补衣物,赠送食物,温暖了三个男人的心,对李婶的恩情,公公始终念念不忘,爱人带着他走进李婶家,情同手足般说着别后的日子,他们眼中没有阴云,只有单纯而明朗的开心,很平常的对话,听着润心。   晚上,瘦小的李婶拎着一个沉重的箱子,气喘吁吁地敲开我们家门,对公公说道:“我从超市买来两箱露露,你一箱,我一箱,别不舍得喝,身体是第一位的。”公公接过箱子的那一刻,眼睛湿润了。   张大娘一家和公公也是一世的友情了。他们在孩子小的时候是挨门邻居,如同一家人一样亲。后来,公公搬到了现在的家属院,而张大娘一家还在原来的老家属院。距离远了,可隔山隔水也割不断他们的思念,他们友情不会因为距离拉大而变淡。尤其是公公回老家县城居住后,张大娘和老伴不顾年迈体弱,路途遥远,还坐车来到县城公公家里,公公这次回来又骑上自行车和儿子一起来到张大娘家,就这样串联起彼此的记忆,互相感动着,温暖着。其实,他们之间是从来不谈及友情的,“友情”对于他们来说,是多年里渐渐撩开的纱窗,从此,一望无际。   就这样,公公在我们家的几天里,拖着病重的身子,在儿子的带领下,走亲访友,重新拾起了昔日的友情和邻里情,公公的老朋友是他一笔宝贵的财富。那些分散在岁月中的故事是那个年代独有的温婉景象。公公放心不下的朋友,和朋友对他绵延不绝的思念,终在人生暮年再次重温,这也许是公公和他们的最后握手,他无憾地了却了自己的夙愿,一世的友情,也圆满落下帷幕。   抗病始终是公公生活的主题,那日看了文友一篇文章,给我了启发,赶走疾病,不是躺在床上祈求,而是分散对疾病的注意力,我相信。   果不其然,几天里拜访老朋友,公公心情格外好起来,精神大振,食欲也增加了。婆婆打来电话,他高兴地对着手机那边的婆婆大声地说道:“我这几天在老大这里饭吃得多了,病也好了,不要挂念了啊!哈哈……”朗朗的笑声,回荡在屋里,溢满角角落落。      三   住在我们家的前几天,看着父亲精神好转,爱人乘热打铁,要实现对父亲的承诺,带着他出去旅游。   考虑到父亲的身体不宜远行,爱人选择了远郊的革命老区涉县,决定带着父亲去赤岸村参观129师司令部旧址。   听说要出去玩,公公一下子兴奋起来。他说:“好,我就喜欢出去玩。”其实,以前我们也带着他出去转过,都是近途的乡村游,真正带着他去远处的景点旅游,这还是第一次,一下子激起了公公的顽童心,他忘却了自己是个病中的老人,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   星期天天气阴沉,为了防雨,带着折叠伞出门,其实,这样的天气也有好处,没有太阳的暴晒,凉快,清爽,适合公公病中旅行。   公公精神焕发坐在爱人旁边的座位,系好安全带,我坐在后排座位,爱人发动起车,缓缓驶出院子,驰向邯郸西部。   车正疾驶。看不尽窗外风光,城市兴旺景象,原野辽阔,公公眼睛凝视着窗外,爱人给父亲讲解着沿途景象,公公面带微笑,频频点头,无牵无挂无忧无虑,尽情享受着病中别致而难得的幸福。   车驶进武安城,转向刚刚通车的邯郸至武安旅游专线。公路两旁视野开阔,远处山峰连岭,缠绵蜿蜒,满山覆盖着苍翠茂密的丛草树木,近处原野平坦,野花盛开,绿草如茵,车如在画中行,看得公公啧啧称赞。爱人开玩笑说道:“爸,您好有福气啊!这条路刚刚修好,通车才两天,好像专门为您修的。”   公公哈哈大笑:“这叫来得早不如来的巧!”   这条宽阔的旅游专线离邯郸很近,把原来的距离缩短了半个多小时,车很快驶出武安界,进入涉县境内。   听说到了涉县境内,公公又提起精神,途径一个小镇,望着小镇欣欣向荣的景象,公公感慨地说道:“我还是二十来岁时来过这里,那时这里的房子很破落,现在都盖成小楼了,路也宽了,变化真大啊!”   爱人开玩笑说道:“爸您都八十多岁的人了,头发都花白了,多少年了?还不变化,那不倒退了吗?”   公公手摸着自己头发,不好意思地说道:“也是,老了!”   车驶进涉县城,进入涉县的标志性路段——将军大道。路边依山就势刻满各种浮雕,雄伟壮观,栩栩如生,其中三组巨幅浮雕群让人感到十分震撼,分别是“三十万大军出太行”、“响堂铺伏击战”、“峥嵘岁月”。宏伟壮观的红色雕塑群看得我们热血沸腾。公公忙叫儿子停下车,我们走下车来,在雕塑前拍照留念,公公还让儿子用他的老年手机把雕塑拍下来,留在手机里,让儿子告诉他怎样翻看照片,学会了满足地装在口袋里,说道:“回到家让你妈看看,让她长长见识。”   拍完照,爱人继续驰车前行。前方由于修路,我们只好绕道而行,绕经涉县著名景点——娲皇宫景区,此处为神话传说女娲炼石补天,捏土造人之处。这也是我们此行准备参观的景点,可考虑到父亲身体的原因,爱人说不让父亲爬山了,三人在景点门口拍个照留念算了。我心中难免有点遗憾,近在眼前的风景不能观赏,只能远望了!可为了公公的身子,我只能抛弃自己愿望了!虽然山不算高,可光是景区门口到山根的距离就有三公里,公公的身子根本吃不消的,更别说爬山了!果然,公公刚刚站在景区大门拍完照,一阵眩晕,险些栽倒,吓得爱人急忙跑过去搂住他的身子,公公定定神后,失落地说道:“不知怎么的,突然脚下跟踩着棉花似的。”   爱人安慰他说道:“爸,您可能坐车累的,我们不爬山了,等以后有机会再来吧!”   我也安慰公公说:“我爬山都吃力了,您年纪大了,更是有心无力了,来到山下远远看看也算到了。”   公公点头说道:“就是,就是,想当年,我爬泰山都不在话下,现在站着光想倒下,看来,好汉不能提当年勇了啊!”说完,我们会心地笑了。      四   爱人驾驶车又绕道迂回到赤岸村,去参观刘邓大军的129师司令部旧址。这里是抗日战争时期,太行山军民抗击日寇的指挥中心。村子整洁宽阔,村前广场耸立着“刘邓和他的战友们”雕塑。再现了129师政治部主任蔡树藩、副师长徐向前、政委邓小平、师长刘伯承、参谋长李达、政治部副主任黄镇当年威武雄姿。把将军和元帅们在一起指挥战役,运筹帷幄,笑谈风声的场景刻画的栩栩如生。在这里,这些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太行山军民彻底粉碎了日军对根据地的残酷扫荡,指挥了一场又一场著名战役,为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爱人搀扶着父亲拾阶而上,在雕塑前拍照留念。   然后,我们沿着山坡小路上行,去参观129师司令部旧址。司令部旧址位于村子下坡的一处农家小院里,山坡平稳,对于健康人来说,是轻而易举就能走到,可对于病中的公公来说,每走一步都需要儿子搀扶,他左手持一把长雨伞当做拐杖,爱人搀扶他右臂,缓慢走着。不太远的路程,走走停停,走了很长时间。   到了司令部旧址院子里,公公像个学生睁大眼睛仔细看着,认真听着儿子讲解,频频点头。在刘伯承宿办室屋里,公公坐在屋里的太师椅上休息,抚摸着桌子上老式电话机,感慨地说:“没想到,我也坐在元帅的位置了!”   院内有一棵刘伯承、邓小平当年亲手栽植的丁香树,郁郁葱葱,芳香怡人。我和公公在丁香树下,在刘、邓宿办室前频频合影,每一次灯光闪烁的时刻,都定格住我们幸福的笑容。   赤岸村景点很多,有当年129师各位首长住处兼办公室,也有司令部的作战室,警卫室,机关办公地等景点,这些景点如同当年刘邓大军亲自播种下的丁香花种子,散落在赤岸村农家小院里,芬芳在山村,给美丽的赤岸村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为了不让父亲太劳累,每一处景点爱人都让我先行一步,去看看坡陡不陡,台阶滑不滑,父亲能不能去看。等我踩好路了,才搀扶着父亲一步步走进景点,公公虽然身子很虚弱,但他强打着精神,在儿子的搀扶下,一步步努力走向每一处景点,伫立在影像下,注目观看,仔细阅读,思绪沉溺于幽远的硝烟烽火岁月……   在赤岸村参观完毕后,我让爱人搀扶已经疲惫不堪的公公回车上休息,自己则跑到位于赤岸村北依将军岭上,登上高高的石阶,祭拜了刘伯承、徐向前、李达、黄镇等原一二九师的将帅们的陵墓,这些将帅们生前心系太行山,死后魂归将军岭。我站在将军岭顶峰,遥望太行下的涉县城,巍巍太行山,咏颂着将军岭上戎子和将军的题词:“牺牲换来胜利,贡献迎来幸福!伟哉,雄哉,一二九师!勤哉,俭哉,涉县人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从将军岭下来,车上的爱人和公公已经在便饭。景区的饭很贵,善解人意的公公坚持要在车上吃。随身带的牛奶,面包,火腿肠,鸡蛋充当了我们的午餐。   草草吃过午餐后,爱人又驱车前往另一处景点——响堂水镇,这处景点位于峰峰的和村镇。是当地政府依靠丰富的滏阳河水源新开发的具有南方水乡特色的小镇,被誉为北方的乌镇。在这里,蓝天、碧水、宝塔、木屋、吊桥,交相呼应,如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乡村水墨画。   我们搀着公公绕河闲步而行,河水交错,波光潋滟,形态典雅古朴的商铺依河而建,错落有致,宛如走进一幅濡濡染染的水墨画,人在画中走,身入美景,美境醉心,陶醉在诗情画意般的水乡美景中。可惜,不是在晚上,传说这里的夜景更美,灯光璀璨,河岸建筑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灯光,景色煞是壮美,惊人的漂亮!   走出水镇,坐在车上,望着公公兴奋的神色,我不禁感到不虚此行。短短不到一天时间,我们自驾车旅游,带着老人行程百里,让老人心情愉悦,精神快乐。感谢涉县,感谢水镇,感谢大自然,让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圆了最后的梦想。 小儿癫痫会有口吐白沫的症状吗湖北权威的癫痫医院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郑州癫痫病那个医院最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