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南山】错爱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贺千芷,你丫还在床上挺尸?老娘来了,你不接驾我还大度的原谅你了。但你敢在二十分钟后下楼吗?”   我挠了挠鸡窝头,抬腕看下表,才上午九点多!这个点正是睡觉的黄金时间!阿琪这女神经病又哪根神经搭错线了?   “你敢快点吗?”阿琪还在那头嚎,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抢了她地盘让我去给她压阵似的。   放下电话,我心在滴血,美容觉啊,就这样毁在阿琪手上。发挥咱当年在军训时的辉煌速度,把自己从头到脚来了个大变身,就差没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以脱缰野马之速度冲下楼。   “这儿!”阿琪一身火红连衣裙分外显眼,莫非最近她为火鸡代言?   “今儿刮什么风?你大小姐日理万机,怎么屈尊到我这儿来了?”   阿琪的高跟鞋“噔噔噔”的在地面上平移,说实在的,我真担心那细长细长的根儿会在下一刻喀喳断掉,“别给我掉书袋子,知道你是文艺青年,姐我就一女流氓,流氓去哪,你敢管不?”   我装出我好怕怕的样子,心想你丫的就装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躲方修洁那小子。方修洁也真命苦,看上阿琪这个刺猬。   说起这二人的孽缘就不得不提一下我和阿琪相识的经过。当年我读高一时,阿琪是闻名全校的小太妹。她打劫我,我当时心情不错,就爽快的将身上的钱包递给她,看她那非主流的造型我觉得就当是日行一善拯救失足少女。   可能是没遇上我这么配合的人,阿琪沉默好久还是接过钱包,自以为恶狠狠的样子,“喂,就当是我借你的。”   “嗯。”我明白的,打劫说出来总归不好听,搞不好还要吃牢饭。   “我叫阿琪,钱我一定会还你的。你叫什么来着?”似乎是我满不在乎的态度让她觉得我小看了她。   “贺千芷。”   “贺千芷,谢啦!哎?这名咋这耳熟?好像学校那个书呆第一名就是叫这个名字……”   我在心里默念三遍‘注意形象’才忍住没把拳头放她脸上。   就这样,开始了我和阿琪的孽缘,只要她没钱了都会来找我借,全校同学都知道我被校霸勒索。万万没想到,阿琪还真的是借钱,虽然她还钱不到一周又会向我借。这一来二去的我和她也成了朋友,阿琪也慢慢走进我的朋友圈。   我把阿琪介绍给旭尧那群人,他们也都很颀赏阿琪的豪爽直接。后来旭尧还问像我这性子的人怎么和阿琪凑一块去了。我笑,没告诉他我和阿琪认识的起缘,只把原因推给鬼都不信的缘份。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那次的见面会是怎么回事,反正最后旭尧跟我说他的哥们方修洁对阿琪一见倾心。   这事如果换作其他任何一男生说对阿琪一见钟情我立马一巴掌挥过去,你是脑袋进水了还是被同一门缝夹了?阿琪这样的你也敢招惹?还装一见钟情的纯情范儿,我看你钟的就是阿琪那张脸。可方修洁这家伙是那种只知读书不闻外事的典型书呆。当年旭尧向他介绍我时,他也只是‘哦’了一声,半点没有其他人看我时满眼惊艳的神情,那家伙太过平静的眼神让我忍不住怀疑是不是他读书太多读坏了脑子,以至于审美观严重扭曲,不然为啥他见了学校那只名叫旺财的哈巴狗眼神咋那炽热激烈?   后来我就伙同旭尧阴谋策划如何将阿琪的名字拐到方家的户口本上,奈何阿琪刚上完大一就退学了,原因是她爸病倒了她要回去接手她爸的事业,也就是那时候我们大家才知道阿琪的来头不小,G市数一数二的高利贷专业户万金堂的大小姐。汗~我终于知道阿琪那一身火爆基因从何而来的了,家族遗传外加平日熏陶。   方修洁在知道阿琪身份后沉默了好久,然后立誓此生非卿不娶。我说,方修洁你够志气,是个男人,不过,将来你们结婚了,你就不怕阿琪把你压的死死的?方修洁貌似很害羞,我知道他一定理解错了那个压的意思,他说,只要阿琪愿意,其它的他都不在乎。我当时都快笑趴了,倒在旭尧怀里笑得跟抽风似的。所以我没有看到方修洁脸上一闪而过的苦涩。   “你天天窝在屋子准备干什么?都毕业一年了都不见你出来放风,你敢告诉老娘你是在下蛋?”阿琪进了屋就直奔我的床。   呵呵,放风,你语文成绩这么差为什么还总要暴露出来!   我推推她,“起来,你洗澡没?这一身香水味都能当杀虫剂使唤了,你这不是存心让我窒息吗?”   阿琪哼哼两声却不动。霸占人床还霸得如此理所当然的人,我认识的人当中估计也就只有她了。   见这人暂时没起来的意思我也就认命了,习惯成自然喽,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我动手收拾了一下房间。昨晚赶稿到凌晨一两点,整个房子被我折腾的除了床上没太过明显的垃圾,到处都是固体废弃物。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儿,阿琪好歹还算给我面子,她还能睡得下去,真佩服!能不佩服吗?如果你睡觉的时候旁边还放着一双搁了至少有一周历史的臭袜子还能睡得很是香甜,那么您应该去耳鼻专科去看看。我看了看睡得很是香甜的阿琪,摇头,难道非人类的嗅觉器官也与正常人构造不同?   “我们都是好孩子,最最纯真的孩子……”   当我累地半死不活才把屋子收拾地像人住的时候,阿琪的手机唱起来了。说实话,每次听见阿琪的手机铃声我就想暴走,说她好几次她就是不换,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对这首歌情有独钟   这种坚持太过耀眼,让我不得不低下头。   阿琪被吵醒,一边接电话一边朝我瞅,笑得特猥琐,我一哆嗦,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阿琪挂了电话还就笑得跟盘黄花菜似的,“颜少找你,他就在楼下。”   他大爷的!我就知道没好事,嘴硬,“他不打电话给我,我就当不知道,你去!”   阿琪飞我一卫生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机又没电,没人提醒你你就不晓得充电是怎么一回事。还有,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是躲颜少故意找借口。”   我也送她一白眼,彼此彼此,你不也是躲方修洁才躲我这儿来的?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相煎这么急?   阿琪像打了鸡血一样拉着我出门。到楼下,我一眼就看见那个人。   有这样一种人,他仅仅只是一个背影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哪怕穿着一身乞丐职业装,也掩盖不了他刻入骨髓的温文尔雅。颜少卿就是这种人的典型代表,他只是随意地站在那里,就引得一众姑娘春心荡漾面红耳赤,连阿琪都逃不脱他的魅力。我除外,从小看到大的,总有审美疲劳的时候。   其实我一直怀疑阿琪迟迟不接受方修洁是不是因为她真正倾心的是颜少卿。不然的话,这同样是人,待遇相比之下怎么就差这么多?阿琪对上方修洁什么都不说,先是一顿暴打,可一撞上颜少卿就化身淑女柔情似水。   “颜少……”阿琪微笑,就是旺财看见骨头那样的笑,露出八颗牙齿,我晕,就算此类情形见过太多次我还是忍不住怀疑这是阿琪吗?   颜少卿含笑点头,我咋看咋觉得这两人是在眉目传情互诉衷肠。   车子在路上行驶着,我头倚着车玻璃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莫名地,一种名为悲凉的情绪涌上心头。在这个承载我太多记忆的G市,慢慢耗空我所有的精力,那些所有关于我们的记得,都敌不过将来所有关于我们的忘记。   阿琪一个人在那里活跃气氛,讲了一个又一个的冷笑话,颜少卿配合地回以淡笑。   车停在零度空间的门口,这里我们几个都很熟,当年上大学时每逢空闲,我们一大帮子都凑到这里腐败,为社会回笼货币加速资金周转作贡献。   刚下车,门口的侍应生就殷勤地迎上来,“颜少,芷小姐,阿琪姐,遥少在0682号房……”   千遥?我眉头一皱,他不在S市待着跑G市来做什么?   “姐。”刚进门,千遥就从沙发上站起,直冲我傻笑。我一看他这样的笑我就寒碜,多年的相处经验告诉我,贺千遥这死小子一露出这样的笑准没好事,肯定是在算计哪个倒霉蛋,当然,如果那个倒霉的人不是我就更好了。   我们几人围着沙发坐下,茶几上放着几杯红酒外加一杯清茶。我心想看在这杯茶的面子上老弟你算计我我就不同你计较了。我这体质特别扭,一沾酒就倒,所以我从不碰酒,亏着这没良心的老弟还记得。这丢脸的秘密让阿琪这厮嘲笑好长时间,就连方修洁那书呆酒量也比我好,你说这算什么事啊?   “姐,我要订婚了。”   “哦,知道了。恭喜!”我目光一扫,阿琪和颜少卿都是面不改色,看来是早就知道了。真悲哀,我自个儿弟弟的喜事我竟然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姐,你生气啦?对不起,我打你手机总打不通……”贺千遥这察颜观色的本事又长进了不少。   “日子定在后天,地点就在G市的‘碧云天’,姐,你别推脱,礼服鞋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到时候爸妈也会来,他们都有一年多没瞧着你了……”   我张张嘴,却只能怒瞪,千遥把我所有的路都堵死了,我连个借口都找不到。不愧是我同胞弟弟,连我会用没礼服这个理由他都能算到了。臭小子,你算计自家人这么厉害还能一起愉快的当亲人吗?   然后我们几个就天南地北乱扯一通。阿琪发挥她的显著作用,把她知道的道上闲人逸事抖抖,老弟也很上道的配合着,倒也不至于冷场。但每个人都心事重重。他们都很默契地不提老弟的订婚对象,我也乐得装糊涂。   分开时,贺千遥那个没良心的拍拍屁股就走人,留下我在原地凝睇他的背影内牛满面。   颜少卿又当起了免费司机送我们回去。阿琪坐我旁边,看她你架势估计今晚我那可怜的小床又要多担待些了。   一路上大家都很沉默,颜少卿木着脸开车,阿琪吃错药似的坐得端正无比。我纳闷了,怎么回事啊这是?他们看我的那眼神太奇怪了,完全是悲悯同情,至于吗?我现在过得不好吗?小说一路畅销,股市行情不错,不愁吃也不愁穿的,这样安逸的日子,他们为什么还摆出那种眼神?   颜少卿送我到楼下,阿琪先上去了。他看着我,欲言又止,似是在犹豫挣扎什么。我笑着拍拍他胳膊,“天快黑了玩了一下午你不累啊?乖,回家睡觉去啊。”   颜少卿的目光很复杂,那样幽深的眼眸让我有一种错觉,我所有的伪装在他眼底都不过是欲盖弥彰,掩耳盗铃。我狼狈地别过眼,顿了顿,转身上楼。切!眼神犀利了不起啊。推开门时,才听见楼下传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我洗完澡就爬到床上。阿琪霸了床的一边,我以为她早睡着了,可没想到她的眼睛是睁开的,见我来了,就半坐在床上直勾勾地盯着我。   “干嘛?不睡觉穿成这德性冲我抛媚眼,想让我犯错误啊?”   “阿芷,你是不是知道了?”   “知道什么啊?”我扯过被子的一角,低下头。阿琪一向都是很敏锐的,之所以看上去她活得洒脱是因为她懂得取舍。在阿琪面前,我自以为是掩饰很好的伤痕,那些被风沙吹得残缺不全的誓言和允诺,在黑暗里呼吸般地明明灭灭,此刻全都被拉到阳光下,我无处可躲。   陈旭尧回来了……   我知道这就是今天所有人闪烁其词神色怪异的原因。   千遥的女朋友,就是陈旭尧的妹妹。谁也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要订婚了,当年一见面就看彼此不顺眼的两个人能够修成正果,真是奇迹。所以,妹妹要订婚,哥哥一定会回来。   五年前,我和陈旭尧在G大手牵着手的画面不知羡煞多少孤男寡女,陈旭尧对我那是好到让人无话可说,任我怎么折腾作死,他都耐心包容。   陈旭尧一向守纪,不早退不抽烟不打架,高中时禁止早恋他也不恋。当然他只是没说出来而已,后来他告诉我,高一时他喜欢我,只是学校不准早恋他才不跟我告白。当时我觉得他脑子有坑,要是我被别人抢走了,看你后悔不?他狡黠的一笑,不会,那时候凡是递给你的情书,我都帮你处理了。我终于明白,原来那时候不是没人追我而是你从中弄鬼啊,我就说嘛,像我这种才貌双全的美女怎么会无人问津?他佯怒,这辈子,你只能出现在我家的户口薄上,早晚有一天,你是我儿子的妈!用方修洁的话说,我和陈旭尧就会该高高兴兴地牵手走上红地毯,最后再高高兴兴地牵手进坟墓。虽然我觉得方修洁这话说得很别扭,可打心底里,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当时,我真的是这样以为的。   父亲来G市看我后,陈旭尧就神色怪异的找我,他说他直到现在才知道我是S市餐饮大王的女儿,我诧异,很不理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我和他谈恋爱,又不是我爸和他谈。可他说,小芷你太天真了,这个世界很现实。   那时候我不懂什么叫生活的现实和残酷,认为只要我爱他他爱我就皆大欢喜了?却不知道爱情并非生活的主体,只是这个道理我懂得太晚,晚到一切都无法挽回。   哈尔滨癫痫医院的权威长春去哪里治疗癫痫呢?郑州癫痫病快速治疗药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更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