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苦瓜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大全
左邻右舍的人栽苦瓜,不用育苗,只管去小龙家墙外随便挖。挖剩的苦瓜秧也没人管,照样会长成一片花山儿。当然,苦瓜也自然不会少结,一根根,一串串在小龙的墙头上得意地张扬、炫耀。但那些苦瓜没人去摘,盛夏又常常有硕大的马蜂窝盘据,只有隔壁的泥瓦匠刘三儿摘,他和女儿黄花喜欢吃苦瓜拌辣椒。但更多成熟的苦瓜只能落在地上,籽粒经过一个冬天的风吹雪埋,次年开春,便有了一层层,一簇簇的苦瓜苗。   其实,最初的时候,小龙家墙外只有一棵苦瓜。那棵苦瓜,还是别人家种剩下扔掉的,小龙看它可怜,顺手捡回家随便种在墙外。小龙是年轻的光棍儿汉,种上苦瓜秧也不给它搭架,任它去疯长。可谁知那天刮大风,一棵大树杈正落在小龙家门口。树杈不挪开,门都出不去。小龙无奈,弯腰拾起树杈,随手放在苦瓜秧旁边。谁知这一放,没过几天,苦瓜秧的藤蔓爬遍了枝头,金黄色的小花像星星,缀满了绿藤上。   小龙爱看苦瓜秧上的小黄花,一朵朵,金灿灿,像在和他笑。可他却不知,开花就会结果,没过多久,满架都是脆嫩的苦瓜悬挂着。那一天,他随手摘下一根苦瓜,也不洗,张开满嘴的黄牙咬一口,没等嚼几下,他又把嘴巴慢慢地张开,让刚进嘴的苦瓜又吐了出来。他吃不了苦,他却尝尽了苦。   他是苦命的孩子。五岁那年,做建筑工的小龙父亲,从脚手架上摔下来,被送进医院之后就一直没醒过来。狠心的娘,背着建筑公司赔偿的十多万块钱一走了之,把他撂给了年老力衰的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年龄大了,勉强支撑着一家人的温饱,无暇顾及小龙,他便成了放养的孩子。小龙没上几年学,却在房后边不远处的运河里练得了一身好水性。十七岁那年,小龙的爷爷奶奶离他而去,只剩小龙一个孤儿。小龙听说妈妈在南方开放的大城市,就总想去找她,妈妈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小龙历尽千难万苦,为寻找妈妈,像流浪一样来到了南方,找遍了各大城市,但连个影子也没找到。后来,他又回到家,在村里乡亲们的帮助下,稀里糊涂地独自过了几年,一晃就长成了小伙子。   那时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赚钱,小龙也自然随着打工的人流离开了家。他跟村里打工的人来到北京,在建筑工地上一干就是三年,省吃俭用辛辛苦苦攒了也有几万块。这一年小龙到了二十四岁,年底回乡时,恰好有人想给他说媳妇。他倒是挺乐意,可是姑娘一见人,一看家就吹了。人倒是不矮,一米七多,就是有点结巴,长得像水浒里的时迁,让人看了总没安全感。况且一说话就露出满嘴的黄牙,说话的口气里还时常冒着臭豆腐味儿。一进他的家门,也确实令人感到寒酸,没一件像样的家具不说,那土炕上的被褥里,还惊出一窝流浪猫来,吓得相亲的姑娘差点晕过去。   可是有一个姑娘就愿意,说小龙就是她想要的白马王子。小龙为了证明自己的水性好,那天亲自带她去运河边,一个猛子扎下去,半天没上来。河岸上的姑娘可慌了,急得脸煞白,她刚想张嘴喊救命,小龙倏地从水花里窜出来,手里还抱着一条二斤多的大鲤鱼。小龙笑了,姑娘也笑了。   姑娘长得漂亮,声音也甜美,特别是那眼神儿,能把小龙的魂儿勾出来。你别看小龙是农村人,也见过世面,人家好歹也闯荡过北京。北京什么漂亮的人没有?洋妞,美妞多得是。可那些洋妞美妞,他只能看看,用他那双贪欲的眼没完没了地扫瞄,甚至也有想入非非的时候。但眼前的姑娘,和北京看到的有什么两样?不就是城市不同吗?他在自我安慰着。   据说那姑娘是河南的,看着好像比小龙大两岁。大就大呗,毕竟是看上自己的人不多,年龄算什么?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我自己的脸上,不是还有一颗黑痣吗?“遇上这姑娘,是你小子的运气好。”这是村里麻婆对他说的话。小龙挺知足,结婚的事都听姑娘安排,他把前几年打工攒下的五万块钱,也都一个不差地交给了姑娘,反正都是一家人,还有什么不放心?这年头,早晚还不是女人当家吗?   那一晚,天也热,姑娘把小龙的土炕简单地收拾了一番,铺上一床新床单,又让小龙去运河里洗了澡。小龙回来的时候,姑娘已经躺下等他,白晰的皮肤,就像一只白天鹅。他做梦也没想到,这癞蛤蟆竟然也能吃上天鹅肉。这一夜,俩人翻云覆雨过后,小龙拖着疲惫的身子,很快就呼呼地睡着了。   当他醒来时,太阳都升得老高了,小龙赶忙爬起来,还想为那女人做早餐。但漂亮的“白天鹅”,早已经背着小龙的五万块悄悄地飞走了。小龙傻了眼,望着满墙炫耀的苦瓜,心里一肚子苦水没处倒。他去找村长,村长马上报了案,那个案子一直躺在公安局。从此,小龙像变了一个人,见谁也不说话,人家和他打招呼,他只是苦苦地点点头。没钱花的时候,他偶尔就和隔壁的泥瓦匠刘三儿去做零工,吃一天混一天。      二   小龙被骗的消息,成了村里的头条新闻。   有人说,“小龙这没文化的人就是猪脑子,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啥模样。”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就知道这事成不了,一瞧那妖精就是骗子。”麻婆又幸灾乐祸地说。   毕竟还是同情小龙的人多:“这孩子,命苦啊,就像他家墙上结的苦瓜。”   打这以后,村里的人就很少有人叫他小龙,苦瓜便成了他的绰号。有时候,他自己也会认为自已就是苦瓜的命。   隔壁的泥瓦匠刘三儿和闺女黄花,最爱吃苦瓜拌辣椒。刘三儿闺女黄花比小龙小三岁,人长得倒不错,夏天常穿一条红裙子,一件月白花边儿冰丝半袖衫,笑盈盈地看着就喜庆。不过她有点小儿麻痹症,走起路来左摇右摆比常人吃力。村长为照顾她,让她在村里的一家福利厂上班,管管卫生,浇浇花草。   黄花的妈妈,也是漂亮人,黄花长得像她妈。可是五年前,黄花的妈妈因为肝癌,四十多岁就过早地去世了。下葬的那天,小龙还帮着挖坑掩埋。乡里乡亲,又是一墙之隔,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黄花可不这么想,人家帮自己的忙,就该感恩,把别人的好记在心里,不能忘恩负义。   星期天,黄花放假在家里休息,有空闲给老爸做几道菜,等晚上喝一杯酒解解乏。泥瓦匠干一天活很辛苦,又热又累也不轻松,毕竟是出了五十奔六十的人了。黄花姑娘给老爸炖了一条他最爱吃的水库鱼,又炒了一个鸡蛋西红柿,她想再弄一个苦瓜拌辣椒。辣椒倒是有,就是缺苦瓜。她知道小龙家的墙头上有,又鲜又嫩,脆生生的。她走出门,望着墙上的苦瓜想摘,可是太高又摘不到。她搬个凳子吃力地蹬上去,两条腿却摇摇晃晃站不稳,想下来又下不来,只能扶着墙让两腿瑟瑟发抖。   说来也巧,小龙跟着黄花爹刘三儿做零工刚回来,正走到家门口,看见黄花站在凳子上两腿在发抖。要是往日,这个点儿还回不来,今天他是搭了进村的顺风车。黄花的爹还得要再过一会儿才到家。   “小龙哥,快帮我一下!”黄花惊喜地伸出一只手,示意让小龙扶她下来。   小龙快速走过去,接住黄花的手,等她往下跳。黄花的腿不得力,站都站不稳,怎敢往下跳?她看看地上,又看看小龙的脸,还是不敢跳。她又伸出了另一只手,似乎示意让他抱下去,可是小龙不敢,夏天穿得又那么薄,他只好再接住了她的手。两双手握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僵持了半天,还是没下来。   要是小孩子,小龙早就把她抱下来了,不用这么麻烦,这么费事儿。可是两个年轻人夏天穿得太薄太少,他实在不好意思抱她。晚上下班的人越来越多,看着两个人长时间地手拉着手,都不免有了想法。   小龙想放开黄花的手,可越想放,黄花握得越紧,她快站不稳了,她不敢放手。小龙费了好大劲才挣开了她那双软软的手,然后快速地转过身,把背放在黄花的面前。黄花早就支撑不住了,顺势趴在小龙的背上,这才有了安全感。小龙的背上有了压力,软乎乎地,让他有了心跳。   小龙还没来得及把她放下,黄花老爹的两只大眼睛,正惊愕地看着他们。   “我…我…我……”他红着脸,越紧张越结巴。   “是我下不来,他把我背下来了。”黄花看着老爹说。   说话的时候,黄花依然紧紧地贴在小龙的背上,小龙也没有放下她的意思。黄花的爹低下头,不再看他们,自顾自地走进家门。小龙松下腰,想把黄花慢慢放下来,可黄花怕摔着,抱住小龙的脖子不放,“背都背了,还不把人家背回家?”黄花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娇韵,温馨地流进小龙的耳朵里。   把黄花放在床上,小龙正想转身离去,黄花说,“我的苦瓜还没摘呢,你去摘几根过来。”   小龙回家洗了把脸,又换了件干净衣服,然后凳着黄花的凳子,摘起了脆嫩的苦瓜。他一连摘了几根,手在苦瓜上,心却在黄花身上,他在不停地回想刚才拉她的手和背她的感觉,他的心尖上像爬上了小蚂蚁。   等黄花喊他的时候,他已经摘下了十多条苦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让他摘苦瓜。他急忙把苦瓜送进黄花家。   “瞧你,摘这么多,真是又鲜又嫩!”黄花瞟一眼小龙,眼光里像在暗送秋波。   “多……多得是,爱吃我……我就给你摘,喊一声就行。”小龙尽量控制着结巴,偷偷地看黄花一眼。   小龙要走,黄花的老爹挡住他,“别走啦,回去也得做饭,就在这儿陪我喝一杯吧?”黄花听了打心眼儿里欢喜,又悄悄添了一个油炸花生米端上桌。      三   自从上次给黄花摘苦瓜,小龙和黄花的身体有了“亲密”接触,关系就变得越来越爱昧。开始,小龙隔几天就要为黄花送苦瓜,后来,隔一天送一次,再后来,就天天送。送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多。   小龙也想:“是不是苦瓜送得太勤了,是不是送得太多了?”   黄花却说:“多什么多?吃不完就切成片儿晾干,冬天泡水喝,人家城里人都这样做。”   小龙记住了黄花的话,把该摘的苦瓜都摘下来,晚上回来切成片,大笸箩二笸箩哪都是,晾了满院子。   有一天,小龙把家里的钥匙丢给了黄花,说是让她有空翻晾一下院里的苦瓜片。中午那会儿,趁着毒花花的太阳,黄花进到小龙的院子里,去翻晾苦瓜片。无意间她又看到小龙的一身汗渍渍的脏衣服,便拿回自己家放进洗衣机,洗得干干净净后,又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了小龙的窗台上。   晚上小龙回家,发现洗干净的衣服放在窗台上,心中暗暗窃喜。他知道是黄花洗的,他明白黄花喜欢自己。他换上洗好的衣服,又把赃衣服放在窗台上。黄花隔三差五就要给小龙洗衣服,有时洗完晒干叠好,就放在自家的衣橱里,小龙换衣服也只好再找她要。这一来二去,小龙好像和黄花成了一家人。黄花的老爹看出了端倪,怕自己腿脚不好的闺女吃亏,便催着他们快点结婚。   结婚倒是好事,可是小龙穷得叮当响,除了有墙上的苦瓜,什么也没有。泥瓦匠刘三儿也知道小龙没存多少钱,即然把闺女都给了他,刘三儿就得为他想想辄。刘三儿的手艺还算不错,十里八村小有名气。他准备成立一个小型修缮队,个人和单位修修补补的活总会少不了。他想让小龙和自己一起打理修缮队,多挣些钱,好让他们早点结婚,也就去了他心头的一块病。   事儿可不是那样简单,刘三儿今天早上听村长说,小龙的妈妈要回来。她是二十年前离开村子扔下小龙的,这个时候回来,小龙会接受她?她离开小龙的时候,小龙才五岁,在小龙的记忆里,妈妈的影像已经很模糊了。后来他听村里人说,他妈妈是一个不顾家业的漂亮妖精,他爸爸挣的钱,都让她妈妈大把大把地挥霍掉了。   小龙听说了妈妈回来的消息,他的内心很纠结。以前,他非常想念妈妈,想让妈妈疼他,爱他,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在妈妈怀里撒娇;现在,妈妈好像不那么重要了,她已经让小龙彻底失望了。二十年了,妈妈一直不想自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可她现在为什么又想回来了?他不明白,他有点恨她。   他在想和黄花结婚的事,也在想妈妈回来的事。可是现在他很忙,忙着和黄花的老爹刘三儿做城里修缮的活儿,二十多个人,哪儿照顾不到都会出问题。他有些心烦,烦那些大大小小的事在不断地困扰自己。   一个多月过去了,天渐渐地变凉,城里的活儿总算忙完了。自从小龙心里有了黄花,人也干净多了,不光天天知道刷牙,还总会没事就摆弄自己的头型。黄花有空就和小龙粘在一起,有时候干脆就不回家,两家隔着一道墙,睡哪不一样?何况又是她自己烧暖的热炕头,一个人是睡,两个人也是睡,而且睡得更暖,更甜蜜。   福建有专业癫痫医院吗有效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什么吉林癫痫有那些症状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