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绿野】迷失的爱情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QQ签名
秋风,沥沥秋雨,伴随着唢呐声声。   呜哇呜哇的唢呐声嘶哑着,低沉,悲凉。让人听了心里压抑,郁闷。   送殡的人们,迈着沉重地步子。谁也不说话。在唢呐声里低着头,随着灵车一起向村外走去。死者的儿子儿媳已经哭得没了力气。互相搀扶着向前走。儿媳嘴里叨咕着:妈,你这么早就离开我们,你在时。我们有话就对你说,你不在了。以后我们有话对谁说去!人们不由得落下泪来。叹息生命的短暂。又有对生命不知何时会离开人世而无奈。送殡的村人里。唯独不见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啾子。有人在小声地议论着:这个狐狸精,要不是她。英子也不会这么早就离开人世。   提起啾子,唉!   啾子是村里姓王的大户人家的媳妇,这大户一词在村中就是他的本家占了村里半数以上。一百多户的小村,原也太平安宁。这几年里,随着时代的发展,意料不到的事说发生就发生了。   啾子是村中王长站的媳妇,她有四十七八岁,漂亮,身材也好,鸭蛋脸。大大的眼睛,睫毛长长的。说话之前总是先笑一下。啾子没文化。爱吸烟。而且声音是纯正的公鸭嗓。性格外向,好说好笑。为人处事人们都夸她,说她不是那种事儿事儿的人。啾子只生有一个女儿。自从啾子的老公去了广州跑运输后,啾子就变了,变得消沉,不怎么爱说话了。老公起初一年回来两三次,后来就只有过年时才回来。待上个四五天后,说工作忙,就匆匆地走了。后来听常在外闯荡的人回来神秘兮兮地说,在广州看到啾子的老公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她老公怀里还抱着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儿。   从那时起,啾子就彻底变了,变得说话颠三倒四。变得打麻将打到中途不管人家愿不愿意,扔下输掉地钱就走。她如果不离开,就用手搔搔头发,心烦意乱地说:“不行了,我这心着忙着慌的,玩不下了。”人们也都很同情她,有时也善意的安慰她几句。   总算盼到老公回来了,啾子找了本家有声望的长辈,来家里劝老公不要去广州跑运输了。一家人朝夕相处的不比什么都强吗?况且夫妻两地分居,彼此身边没个人照应。家没个家样。任凭家人怎样劝说,她的老公就是摇头,并且说:“家里就那么点儿地,赚地钱都不够一年的花销,我在外一年能赚家里种地钱的十倍,不要相信别人的谣言,我在外面是不会有家的。”   第二年,她的老公回来给啾子盖了三间大瓦房。屋里都是按城里的设备设置的,没有锅灶。都是电器。院墙是铁栅栏。铁大门两边是两个对称的大狮子。院子里铺上了水泥地面。这座房子在村中是独一无二的。人们经过这座房子时,都会羡慕地瞧上几眼。啾子戴上了金项链,金镯子,金戒指。还穿上了貂皮大衣。王长站还总是往家里给啾子寄很多钱。啾子在村中一下风光了起来。家里的十多亩地也租给了邻居家种。她确实很风光,精神头也比先前好了许多。人群堆里,总显示出一种高贵的气势。起初,人们羡慕她,夸她是个富婆。她也会抬起手吸着烟,开心地笑上几声。露出那两颗被烟熏黄的门牙。说上几句谦虚地话。   慢慢地。人们觉得啾子虽然穿着华丽。花钱如水。但她始终是一个人生活。人们不在羡慕她。背后会小声的嘀咕:唉!穿着貂皮,一个人进进出出的。心里多苦啊!   啾子的老公有七八年不在家了,她就守着空房子过日子。女儿只有年节才一家人开着车回来热闹一下。   啾子变了,变得不在多愁善感。变得爱说爱笑爱打扮,走路时多是拿着手机在打电话。村里人每晚都会扭秧歌,以前总是一说一笑腼腆的啾子,居然开放火辣的扭起了大秧歌。秧歌调一停。她就会和经常打麻将地牌友交头接耳一番。然后一起走进麻将馆。   天空不仅有艳阳高照,也有风雨阴霾。即使是晴朗的天气。有时也会有风刮过。风不大不小的轻摇着树梢。啾子的桃色新闻也随着被风刮起。有一次,人们看到以前总是胆小的啾子居然学着骑摩托车了。在村外平坦的大路上,一个男人手把手地在教她。她时而小心谨慎地骑上一小段。时而笑着让那个男人教她如何掌握技巧。有时啾子坐在摩托车前掌握着方向。男人坐在车后做指挥。这个男人就是村中的二阳。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给过路人的感觉是:都是村里的熟人关系,但他们似乎很暧昧。他们似热心人在帮忙,一切无所谓的样子。   二阳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五十出头。方脸大眼。他有一个特点,爱干净。身上穿的衣服总是整洁利落。他和媳妇英子两人两小无猜。自由恋爱。现在,他们的儿子已经结了婚。两个人在外打工。二阳在家中种一些地外,也做一些装潢的活。英子就在家里照顾小孙子。她身体不是很好,患有风湿性心脏病,是不能经受任何思想波动与劳累的。   有谁会相信,二阳和啾子之间会有扯不清的关系呢。这个消息是从二阳和英子的一次争吵中人们才知道的,原因是二阳拿回家一件名牌西服。英子就感到很奇怪,一向节俭的二阳怎么会舍得买名牌衣服?在英子的软硬兼施下。二阳对英子说了实情。他说是啾子给买的,啾子总是勾引他,给他买烟。给他打麻将的钱。自己不喜欢啾子。啾子总是抽烟。说话粗俗。一笑一口黄牙。自己怎么会喜欢她呢?以后再不会理她。说道做到。英子听后又伤心又无奈的将那名牌西服塞在灶膛里烧掉了。也因此心脏引发了心脏病。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后才康复。   自此,村里一传十十传百的都知道二阳与啾子有那么一回事。二阳虽在英子面前发誓与啾子断绝关系。可情感的事有谁能说的清呢。有人看到天一黑下来。二阳就和啾子在啾子家门前窃窃私语了。有人看到打麻将时啾子给了二阳贰佰元钱。还有人看到英子回娘家时,二阳晚上去了啾子家里了。   秋风瑟瑟,落叶成堆,秋的脚步走的深了。   英子整天忙完家务外,就一心一意地照顾孙子。但她隐隐地感觉到了,二阳并没有和啾子断绝往来,这是女人的第六感觉告诉她的。她很悲观,无奈。甚至是绝望。有什么比失去男人的爱更痛苦地事呢!她的心里整天的没有阳光,没有快乐。   英子整日魂不守舍。情绪低落。一天夜里,英子的心脏病再一次复发,折腾地她跪倒爬起。二阳赶紧叫来大夫,大夫进到屋里,放下药箱,边吸着烟边观察病情。烟没吸完,就说:赶紧去市里医院吧!别耽搁了。   那是市里最好的一所医院,英子打着氧气,儿子和儿媳忙着英子做心脏支架手术的术前准备。病房里,英子知道自己的病不会好转,她拉过二阳的手:“二阳,我这次是真的不行了,我死了要把我拉回村里,我要死在自己的家里。自从有了咱孙子。我一门心思都在孙子身上,不去关心你,照顾你,有时还因一些小事和你赌气不说话。忽略了你,我知道你和啾子之间的事,是我的错,否则以我们夫妻之间的情感,你是不会移情别恋的。二阳,我多想病好了以后,好好的对你。咱们夫妻之间还象刚结婚时那样相爱。二阳,我走后,如果你不喜欢啾子,就不要图她的钱财,去骗取她的感情,啾子也是一个可怜地女人。”二阳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一把一把地摸着鼻涕。英子被推进手术室,可是,正常人的心跳是每分钟六十次,而她的心跳是每分钟一百八十次,英子最终没有下手术台,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唢呐嘶哑地吹奏着,人们希望唢呐声多吹上一阵,永远不要停下来,那样英子就可以和村里人不分开了,还象以往那样,哄着她的小孙子,在人群里说笑着。   悲伤的乐声停止了。英子走了,永远地走了。她是不是感觉活的太累了。就早早地把眼睛闭上。不在醒来?这样就不会去想世上那些不经意间忽略的人忽略的事,而自己却在不小心的忽略中全然不知呢?   英子走后。二阳苍老了许多。他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去英子坟前静坐。有时还会小声的一个人说话,路过的人看到这种情形,就劝他:二阳。英子已经不在了。那只是个土包。你别太悲伤了。这样会把自己身体搞垮的。二阳说:英子走地太突然,我放不下她。说完一脸悲伤。   英子离开人世后,啾子收敛了许多。有时会看到她在人群中低着头在沉思,目光呆滞。   从那以后,人们再也没有看到二阳与啾子之间的暧昧关系,他们之间的桃色新闻似乎被人们咀嚼得烂了。随风飘散,成为了往事。   日子在日淡风轻中走过。淡了风,淡了云,淡了人们的心境。 合肥癫痫病的医院那里好黑龙江的癫痫医院哪家好哈尔滨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不错癫痫的危害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