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东北】父亲回忆录(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QQ签名

父亲是一名退休狱警,虽已年过七旬,因性格开朗,身体比同龄人都显健硕,自幼六岁丧母,七岁丧父,由伯父带大,幼年时期吃了很多苦,早年参军,后进入司法系统从事狱警工作直至退休,父亲的一生经历了很多坎坷波折,也吃了很多同龄人没吃过的苦,老人家时常跟儿女们提起他年轻时的事情。

一九五六年的冬天,我在念小学三年级。这个时节农村人都是吃两顿饭。那是一个星期天,我的作业早已完成,嫂子没分配我什么活。我便到村南头冰上玩。遇到了我们班上的郭世正、高宝忠二位同学,我们很高兴的结成玩伴。大约在九点多钟时郭世正说:“咱们去关地沟北沟去,那里有狐狸洞,咱们抓狐狸,我带火了”。我们俩人就跟着他边玩边向关地沟走。当走过河套时,我就觉得非常冷。我说:“我不去啦,太冷“。郭世正说:“走一会就不冷啦”。又走了一会,真冷,我就坚持不去了,一个人回家了。当晚下了清雪。

第二天星期一,那时第一节课是九点到九点四十五。到校时不少同学都指点郭世正,说他叫他爸打啦。课间休息时我便问了郭世正怎么地了?他说“昨天你回家后,我们俩就去了关地沟,真找到狐狸洞了。我们俩找来干柴在洞口点起火放两个辣椒熏。可烧了挺长时间什么也没烧出来”。我说:“没有,你熏啥”。他说“:怎没有,在洞前和四周都是狐狸脚印”。他接着又说:“我俩什么也没看着就回家了。可晚上我们全家睡觉了,睡睡觉我妈突然醒了,披着头发,装神弄鬼,把我家里人都吓坏了。她指着我说:“你这孩子真少教,有人养无人教的东西”。我爹问她咋啦?她又说:“天这么冷不在家好好呆着,到我家门口点火,还放辣椒,要熏死我呀,你真没良心,我不能放过你”。妈妈就这几句话,一会一说。搞的我们全家都睡不了觉。今早起来,我们的窗前、屋后都是大狐狸脚印,和狐狸洞前的脚印一样大。父亲问我怎么回事,我只好向他说了昨天的实情。他生气说我太不懂事了。打了我两巴掌。他说他要送点食品和香到山上。听后我们觉的挺有意思。

我于一九六八年三月从部队退役回乡。回来时从部队带回二十发五六式步枪洩光弹。当时农村民兵有枪,我小学一个同学王洪义当公社武装部长。那是七二年的冬天,我从王洪义那借来一支步枪和我外甥上山打狍子。我在部队时是神枪手,射击成绩无人能比。我俩到山上走了一天,什么也没遇到。下午两点多钟就要返回了。在我们回来的路上又遇见了大队书记付彦廷。寒喧了几句,我们三人就一起往回走,当走到南台山下时,付支书指了指西面的山坡说:“那有一只狐狸,快打”。其实我没心思打它,打着也不能吃肉,没啥意思。付支步书直叫我打。由于我年青、好胜,又看到这只狐狸象狗一样坐在山坡上看我们。好像向我示威,。我看了下距离有250米,我订了表尺,站在路西的一棵大柳树下,举 枪对准它瞄准,由于我在树下遮荫避光,它坐在雪地上清晰可见。非常好瞄,我心里想,你跑不了啦。就在扣动板的瞬间,它向右侧打了一个滚,这个滚和我枪声同时发出。因是洩光弹看的很清楚,如不滚前胸就会中弹了,雪地上飞起一片雪花,它站了起来,只走了几步,又象刚才一样坐在雪地看着我们三人。付支书说:“你枪打的真准,它若不滚一下就打死了,再打一枪”。我二次举起枪, 心想,我这次要打你的头。我对准它的头部又开枪了。可就在枪响时它把头往右一歪,子弹在它身后又击起雪花。这时我脑子里可就发毛了,它怎么能躲子弹呢?真见鬼。我退了子弹收起了枪。付支书说:“它没走咋不打呢”?我往山上看它还坐在山坡看着我们。我举起右手说:“再见吧!你好好修炼吧”!我们三人便往回走,走有十几米我回头往山上看看它,它才站起来向西跑了。一路上付支书说我的枪法真准 。而我的心里一直在想真不该向狐狸开枪。

天津上哪家医院医治癫痫更好?北京癫痫医院哪家有名昆明癫痫病医院北京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