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打工日记(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QQ签名

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10月28日中午和文江哥一起陪岳父从惠州火车站乘车去北京看医生,直到今天凌晨三点从北京回到惠州,整整一个星期,除了待在北京火车西站旁的西京都会酒店的房间里守护着整天睡觉的岳父,其余时间都在往返的火车上度过。

我是第一次去北京,甚至还是第一次坐卧铺(此前每年从广东往返怀化也都是坐火车,但从来舍不得买卧铺票)。计划中有陪岳父去北京一些景点游玩的打算,但由于岳父这些天身体很虚弱,没力气也没心情出去玩,我们只在回来的那一天即11月2号下午去了一趟天安门广场。

岳父的病情有加重的趋势。用医生的话来说,以目前的医疗水平,已经严重到了无法医治的地步,最多也只能活三到六个月了。这个消息令我们很沮丧。我们不敢让岳父知道实情,总是安慰他病情无大碍,但愿这善意的谎言能减轻他的精神压力,舒缓他的心情。

这次去北京,还顺便去书店买了几本文学期刊。虽然没有买到我想要的那类杂志,但多年后再次买回几本《人民文学》、《北京文学》、《收获》、《小说选刊》、《萌芽》等期刊依然算是一份收获。阅读他人的作品,不仅开阔了我的文学视野,而且触动了我的神经——萌生了写作的欲望。

只有两个多月就要过年,想在这期间找份工作是不太可能了。早在失业之初就有过写作的计划,可一拖再拖直到现在都还只字未成。最近两年虽然在《江门文艺》等杂志上发表了二十几篇文章,但那些文章大多乃应急之作,没有真正的精华。很希望自己能在之后的这段时间写出一两篇比较满意的中短篇小说来。

2011年11月5日星期六

上午到接岳父过我们租房来住。

于是煲粥、煲药、弄菜以及陪岳父聊天……整个上午我都忙的不亦乐乎。

我们的租住条件差,也就一房一厅。我和妻子把房间腾了出来让给岳父住,而我们自己则在客厅里铺了个床。岳父死活不愿住在我们那个房间,说是住在客厅里方便看电视。我们执拗不过他,也只好在床铺前给他加了个床帘。

妻子共五个兄弟姐妹,妻子排行老三。其中大姐和二弟也都生活在惠州。大姐和二弟阿武的家境都很好,只因他们工作都太忙,抽不出多少时间来陪老人家。而岳父也不怎么情愿长期住在他们家里,于是我便与妻子商量,干脆把岳父接到我们的租房来。当我们跟岳父提及接他来我们租房里住的话题时,岳父起初很抗拒。细细一询问,才知他知道我们困难,不想加重我们的负担。我和妻赶紧向他解释。岳父最终还是同意了。在我们所有兄弟姐妹中,我是跟岳父最聊得来的。有我专门照顾岳父,妻子也非常高兴。

午饭后,陪岳父聊了会天,安慰她,鼓励他,希望他要对自己的康复问题有信心。岳父兴致很高,说吃了从北京带回的药之后,感觉效果还不错。说如果他的病治好了,他也想像我一样写写文章,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小说。

岳父的这个想法令我十分欣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岳父曾做过十几年的民办教师,他的文笔很好,具备了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小说的基础。先撇开能否真正写成这一问题不说,在这样病重的状况下,岳父能有这样迫切的愿望及宏远的计划,说明他目前的心态在渐渐好转,说明他对自己的康复问题有了信心!

或许是受岳父也想写小说这个话题的感染,我似乎一下子有了写作的欲望。等岳父午睡之后,我坐到了电脑桌前。只是,当真正触摸键盘时,思绪又变得杂乱无章了。于是,翻看了一些过去的手稿,想从某个记忆的缺口寻找投笔的契机。

文章没写成。突然被一条短信打断了思路。

短信是同村一伙伴发来的。说是他千几天回了家,去看了我母亲。说我母亲一个劲问他有没有我的消息。问我为何那么久不同家里联系。

猛然想起差不多有三个月没给妈妈寄钱了。年初在家时承诺寄钱给妈妈买稻谷,她才答应把几亩田地让拿给邻居去种。可因为我中途失业的原因,原本打算九月下旬给母亲寄钱去买稻谷的,竟然拖到了现在都还不见行动。虽然妈妈手头上还有一点钱,应该不怎么缺钱用,但我饿言而无信定然会引起母亲的猜疑和担忧。按季节推算,此时正是挖红薯的时候了。家乡天冷,此时夜是母亲一年中最为辛苦的时候。想到这些,内心无比愧疚。

于是打电话给妻子,跟她商量等会先给妈妈寄两千元回去。妻子很通情达理,一点异议也没有。

这么久没跟家里联系,很对不起母亲老人家!但愿宽宏大量的母亲能够体谅我的难处!

2011年11月9日星期三

原本以为照顾岳父是件简单的事,哪知几天下来,忙得我连写日记的时间和精力都没有了。

不过,能让老人家过得舒心一点,再忙再累也都值得。

前几天曾有过的抽空写点东西的欲望如今已消失殆尽。

每天早上五点就得起床给岳父煲粥、煲药,六点多去市场买菜,买菜回来弄好早餐,照顾岳父起床洗漱,然后陪他一起吃早餐,陪他散散步……然后再准备中餐……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周而复始地在忙乱中一晃而过……每天连抽半个钟来阅读从北京带回来的那几本小说都变得困难,更别提写小说,写日记什么的了。

尽管很忙很累,但我并没有一点怨言。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尽孝心更有意义和价值的事了!老人家病到了这种程度,能陪伴我们的时日已不多,作为女婿,我理应把尽心陪伴和照顾好他老人家当作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理应把如何让老人家过得舒心、开心一点当作我目前生活的首要之事。

尽量让岳父老人家在有生之年过得舒心一些是我的心愿。

我会尽量多一点细心和耐心照料好岳父!尽量让老人家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多感受一点人间的真情和温暖!

武汉去哪里的癫痫医院能治羊癫疯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好山东癫痫病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疗法哪些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