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霍小玉和尤三姐的爱恨(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QQ签名

一、出身和心性

先说霍小玉。小玉系霍王之女,可惜其母仅为婢女,身份微贱,霍王死后,母女不为王府所容,沦为艺妓。这样的身份,周旋于王公贵胄之间,早已见惯官宦子弟各种始乱终弃。正此时,诗人李益新晋进士,等待吏部复试,盘桓长安,心下稍闲,思慕佳偶。在媒人斡旋下,得见霍小玉。二人一见倾心,投情合意,谈诗论文,才貌相映。自此,二人同吃同住,同出同入,宛如夫妻。可是这段关系,霍小玉从一开始似乎就嗅到一丝悲哀的气息。和李益的感情在情浓之时,她也忧心疑虑。“极欢之际,不觉悲至。”为了打消她的疑虑,正陷于爱情甜蜜中的诗人李益大发誓言,“引谕山河,指诚日月,句句恳切,闻之动人。”

再来说尤三姐。尤二姐和尤三姐是宁府贾珍之妻尤氏的继母的女儿,因贾敬暴死,尤氏居中料理丧事,便将继母接来在宁府看家。继母遂带着两个小女来了宁府。姊妹二人幼年丧父,随母再嫁,继父去世后,仗着宁府姻亲,接济度日。仰人鼻息,其辛酸自不必提。

尤三姐就成长于这样的环境里,集美丽、邪气、妖娆、刚强、叛逆等于一身,是经典作品中体现人性复杂的一个很好例证。说到这里,就要顺便一提通行的程伟元、高鹗版,他们暗自削删,为了顾全尤三姐后来的贞烈,不惜破坏曹公愿意,有意对其涂脂抹粉,遮遮掩掩地将尤三姐塑造成了世俗道德上的贞女。这怎么可能?在那样的成长环境里,在下流姐夫贾珍的觊觎里,尤三姐怎么会那样撇清般的冰清玉洁,那反而是不自然的。早期脂本六十五回,回目就是:膏梁子惧内偷娶妾,淫奔女改行自择夫。“淫奔女”三字,可见其平日行状端倪。

再看两处对比:

(脂评本)贾珍进来,屋内才点灯。先看过了尤氏母女,然后二姐出见。……说话之间,尤二姐已命人预备下酒馔。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原无回避。……当下四人一处吃酒。尤二姐知局,便邀她母亲说,我怪怕的,妈同我到那边走走来。尤老也会意,便真个同她出来,只弟小丫头们。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小丫头子们看不过,也都躲了进去,凭他两个自在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引自周汝昌先生校订批点本《脂砚斋批<石头记>》)

(通行程高本)贾珍进来,屋里才点灯,先看尤氏母女,然后二妞儿出来相见。……说话之间,二姐已命人预备酒撰。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原无避讳。……当下四人一处吃酒。二姐儿此时恐怕贾琏一时走来,彼此不雅,吃了两钟酒便推故往那边去了。……剩下尤老娘和三姐儿相陪。那三妞儿虽向来也和贾珍偶有戏言.但不似她姐姐那样随和儿,所以贾珍虽有垂涎之意,却也不肯造次了,致讨没趣。况且尤老娘在旁边陪着,贾珍也不好意思太露轻薄。(引自曹雪芹、高鹗百二十回通行版)

尤三姐在这种环境里,也随波逐流地轻薄,也不检点,这是正常的,符合自然人性的。她是一个真实的人,青春、美丽、轻佻,这种轻佻在仰赖贾珍接济的日子里,甚至是一种生存需要。一个拿钱养着她们孤儿寡母的姐夫,是有所图的,尤老娘曾对贾琏说:“我们家里自从先夫去世,家计也着实艰难了,全亏了这里姑爷帮助。”这个“姑爷”贾珍,出了钱,也顺带在两个小姨子身上找补。这是可以想象的,也是客观存在的。所以外人说她轻浮,也不能算是无辜。

可以看出,两位女性在男权社会语境下,皆身世卑微,卑微之外,又都有机会见识这世界的繁华和虚伪。虽然看透,可为了生存,又只能在那样的环境里放任自流,没人看到她们隐藏在骨子里的刚烈,性格里那种激烈的自尊。这份刚烈让她们在依附性的生存环境里尚能独善其身,而在感情中,又注定容不下任何背叛、嫌弃,其悲剧性自不难预见。

二、抗争和委屈

比起尤三姐的泼辣明烈,霍小玉的抗争相对就柔性得多,也更让人心生恻隐。

在和李益你侬我侬,消磨一年时间之后,李益授郑县主簿。离别之际,小玉向请以八年之期,八年之后,我可离去,随你再配佳人,妻妾成群。看似别出心裁,其实还是一份情思入骨后的委屈心意:小女子身世微末,不求与君一世婚姻,但能欢爱八年,把最好的年华尽数奉承于君,也是好的。读之可怜可叹,女性爱到极致的委曲求全,一厢情愿,美好又虚幻。

再深思一下,霍小玉就真的只想仅以青春身体侍他八年吗?这其实还是一种抗争性的反话,只是表达的隐晦又深情。试想,哪个女人不渴望与爱的人生生世世携手到老,可她知道二人身份悬殊,他有美好前程,她对这份感情,怀着太多不确定,那么先放下之前的海誓山盟,且不说白首一生,你就忠于此情八年,可以吗?李郎,你能做到吗?

八年之外,才是一生,可如果连这八年都不能相爱相守,说什么千年万年,又有何用?

霍小玉心意委屈已极。

李益对此,当然再申皎日之誓,并答应八月来娶。男人可笑和可怜的地方,就在于情急之下,擅长编织一些誓言之类的花环,以此套牢女人,而自己却随时反悔,不受羁绊。

而尤三姐的反抗,是彪悍的,烈火熊熊的,鱼死网破的。在酒席上,她大口喝酒大声斥骂,那一番泼辣密集的言辞,把贾珍贾琏兄弟弄得灰头土脸。她撕破了这二人的脸,因为二贾突破了底线,大有将她姊妹二人共享之意。曹公以棚内“二马同槽”隐喻,颇有暧昧深意。尤三姐觉得实在龌龊,她可以陪着玩,可心知这是不洁的,积攒到一个点,她忍不住了,爆发了,闹得不管不顾,她到底还是有羞耻心的。

更不是说她内心里没有另外的追求,只是环境不允许罢了。人是多么可怜,大多是环境的产物,得需要多大的志气,才能跳出?尤三姐最后不也搭上了性命,才改变柳湘莲对其所处环境的偏见。

男权社会里,女子只是性的附属品,所谓的才女,也不过是出于男性的集体意淫,看似捧在高处,而实际上绝非出于尊重,而是一种特定的恩宠,骨子里还是没有人格上的平等。就如追求一个女性,爱而不得时,奉为女神,而一旦移情,所谓女神,弃之如敝屣。

三、绝望和殒命

然后,李益归家觐亲,其母已为他订下名门望族卢氏之女,李益惮于母亲严威,知必负前盟,遂与小玉断绝音讯。“怀忧抱恨,终岁有余,羸弱空闺,遂成沉疾。虽生之书题竟绝,而玉之想望不移……”小玉赂遗亲知,四处打探李益消息,资财用尽,变卖妆奁。后得知李益负约,愤恨欲绝。终于应验了一开始的疑虑。有一黄衫豪客眼看不过,强携李益至小玉家,二人相见,小玉先是含怒凝视,不复有言。酒肴上来,“乃侧身转面,斜视生良久”,厉声质问对方负心种种,和自己的不幸,然后申明报复决心,长恸数声而绝。自始至终,不曾和李益对视,心中无此情,眼中无此人,到底是伤透了心。李益此后三娶皆不谐,终生不得安宁。

那样一种决绝的悲剧气息,和在这尘世被白白辜负的情意,让人在故事沉下去之后,还有一份凄恻缭绕心间。在李益离去后的日夜里,她在冷风中倚门而立,颤抖的手心里紧紧攥着他曾给的温暖和誓约,等他来,他终于没有来……还没好好的看透,匆忙轻薄的等候。当初生生世世的灼热,最终兑现的却只是一句捉襟见肘的窘迫。

“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若此。”当霍小玉以酒酬地,吐出这千古冤句,定是将李益前后的虚假看破了,起誓时的指证日月,绝情时的音书断绝,好吧,既然你如此辜负,我便也以此报复。是这样刚烈且痴的女心,爱的时候委屈小心,恨的时候心意坚定,即便化为厉鬼,也誓不放过。

尤三姐仅因为在戏台上看了一眼柳湘莲客串的扮相,自此心下不忘。正因为那一番闹,二贾视其为烫嘴羊肉,进不能将她淫邪,只好退而把她设法嫁出去,这才引出三姐对柳郎的公开悬望。三姐剖明心志,非此人不嫁。“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从今日起,我吃常斋念佛,服侍母亲,等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从此斩钉截铁,心意坚决,“他小妹子果是个斩钉截铁之人,每日侍奉母姊之余,只安分守已,随分过活。虽是夜晚间孤衾独枕,不惯寂寞,奈一心丢了众人,只念柳湘莲早早回来完了终身大事。”

柳湘莲是《红楼》里有侠气的男性,对比于两府贾珍贾琏贾蓉沉迷肉欲,其光风霁月的性情更为可贵。他父母早丧,萍踪浪迹,耍枪弄棒,眠花宿柳,放荡不羁,也是个不受封建礼教约束的人物。所以宝玉才对其青眼有加,引为知己。

可以看出,尤三姐对其确认完全是下赌性质的,根据的是一些传闻,是想象的,自以为是的,是一种“意淫”,觉得两人心气相同,应是同类。而其实也确是如此,两人都心性高傲、面冷心热、不拘世俗、潇洒裕如。只是,她忘了,在道德评判上,女人是吃亏的,同样的男女之事,男子可以被视为风流不羁,女子则不然,为大污点。

柳湘莲重名节,看名誉,那么怀疑就来了。他的怀疑是建立在对“你们东府”一贯的淫邪龌龊上的,扒灰、通奸、养粉头,不一而足,“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在尤三姐所处的污浊中,柳湘莲本能地质疑她的清洁质地。

而三姐想的是未来,她已诀别过去,她决意改过自新,其实也没什么过好改的,那是她真实的过去,真实、丰富、暧昧,接近肉体,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她身不由己。以前她的生活里没有另外的天地,看不到光亮,没可期待性,她的叛逆,无非是在男人普遍玩弄女性的环境里,她凭借一己心气,反把男人给玩了。而柳湘莲转交了定物之后,她一下子被点亮了,她有了方向,有了美好的期待,“每日望着剑,自笑终身有靠。”决心和过去那些龌龊纠缠一刀两端,不再虚度,她充实了。从这点上来说,三姐是真实的艺术形象,她是连贯的,是心意强大的,也是可敬的。

可落到世俗上来,从柳湘莲男人的眼光来看,尤三姐的过去是经不起怀疑的,容易引发不洁联想的。就算高妙如贾宝玉,在柳湘莲逼问三姐“品性如何?”宝玉也未能免俗,从男性视角回答,“你既深知,又来问我作甚么?”并且还是“笑道。”也是想当然的认为三姐品行可疑了。柳湘莲怀疑了一圈,觉得整个婚事就是贾琏设的一个骗局,被羞辱了,得出结论:“我不做这剩忘八!”

底下,就风风火火地去讨要定物,三姐房内听得清楚,“便知他在贾府中得了消息,自然是嫌自己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三姐本可辩解,可空口无凭,自说何用?况自己之前确在污泥中,说之反百口莫辩,索性不言,罢罢罢,算我枉然一梦,错付此情,遂激烈负气,以剑刎颈。

在三姐看来,就是因为这世间不美好,所以才寄托于爱情。可爱情又负情,哪还有什么是美好的,可以确信坚牢不破?没有,那何谓活着。这种灵魂的不对称性,沟通几无可能。所以人世间最美好的是两颗心的交融,彼此,懂得。最绝望也是两个人明明那么近,心却相隔千里,或如李冶诗句: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大约如此。

霍小玉和尤三姐,这样刚烈的女子,在礼仪规制下,尚未发展出健全的女性人格,不过,正因为怀此激烈,不与世俗苟合和妥协,成为女性独立人格发展的开端。宁愿爱恨分明,也好过在污浊的男女关系中忍辱苟生,没有尊严。

杭州癫痫医院哪个比较好福州癫痫专科医院有多少西安哪家医院专业治羊癫疯常见的癫痫病病因都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