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傻娘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随笔散文
摘要:第二天,庆儿家门口早早地就停了四辆车,这回庆儿家可热闹了,三年了,总算一个大团圆!女儿女婿,儿子儿媳,孙子外甥,还有来帮忙的邻居挤了满满一院。庆儿娘忙里忙外,乐乐呵呵,嘴角笑得快扯到耳朵根了,从接到孩子们进家开始就一直没闭上过!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走出农村忘了回家的浪子们!    ——题记    最近店里的生意一直不太好,我百无聊赖地整理着那些快要过期的食品,等供应商再来送货的时候好退换。大脑在不停地运转,我控制不住自己不乱想,想现在的钱咋这么难赚;想村里谁家的儿子快要娶媳妇了,别忘了随礼;想庆儿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傻就傻了?庆儿娘平时没啥事做,每天都会到我店里,生意忙的时候,庆儿娘就帮我照顾下顾客,帮我打理一下生意,不忙的时候,庆儿娘就坐下来,跟我媳妇东扯葫芦西扯瓢,我就坐在旁边旁听,最多的还是听庆儿娘拉村里街坊的故事,我虽足不出户,但总会闻达全村,这些都是庆儿娘带来的礼品。最近几天不见了庆儿娘的影子,听媳妇说庆儿娘病了,不是好病,庆儿娘傻了,是因为思儿心切,整天唠唠叨叨的,嘴里不知道说啥。媳妇说在街上碰到庆儿娘,庆儿娘都没搭理她,喊她她也不理,嘴里一直嘟囔。    大脑开始疼起来,不想再整理了,我把装满过期食品的箱子狠狠的用脚踢了下,去他娘的,不干了,整天累死累活图个啥?还不是图有个和谐美满的家,还不是图将来孩子有出息?要不现在整天拼死拼活的,没白没黑地忙活,还不就是为了孩子将来上学、结婚不会被邻居笑话,在努力积攒能量吗?    想想庆儿娘还真的是不容易,庆儿娘的娘家在北边的平原里,是早些年生活困难的时候庆儿爷爷用一瓢柿饼从北边给庆儿爹换来的童养媳。庆儿娘每次说起这件事,都眼含着泪说不怪她爹,是她爹真的没了办法,怕自己饿死,才把自己换进了大山里,好让自己饿不死,有口饭吃以求活命。    庆儿娘来的时候还扎着俩羊角辫,小小的年纪虽被父亲卖到大山里,但笑容却从没从庆儿娘的脸上丢掉过。婚后庆儿娘接连生了三个女儿,之后在庆儿爷爷一再逼迫下才生下庆儿,那年代养儿传承香火在老人的眼里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那时还是大集体的日子,庆儿娘清早扛起锄在村口排起长队,听队长训完话,安排好一天的活,之后喊着“农业学大寨”的口号去下地,庆儿娘瘦弱的身子在没有污染的晨风里飘摇,就像一朵没有污染的玉兰花在忙碌的田间悄然盛开。家里还有四个逐年生的孩子,每天早晨听队长训话,庆儿娘却从没迟到过,也不知道庆儿娘是早上几点就起床,生火做饭,喂哺孩子。庆儿最小,家里人都把庆儿当宝贝宠着,所以也最不听话,留在家里也最不让娘省心,老跟姐姐们瞎闹。最后,庆儿娘便用破布缝了一个布袋,把庆儿装在布袋里捆在后背上,背着庆儿在田间劳作,虽是这样,活儿却从没被别人落下。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到来,就像一阵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吹得庆儿娘的笑容更加灿烂,庆儿娘就像一朵开的正艳的玉兰花,每个花瓣都笑的那么挺拔。庆儿娘不用每天早起喂哺孩子然后排着长队唱着东方红,喊着农业学大寨的口号早出晚归。但每天东方露出鱼肚白,承包地里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庆儿娘的影子,在或明或暗的晨光里迎风起舞,挥舞着锄头,前仰后合的身体就像一场优美的舞蹈,也许是庆儿娘优美的舞姿或是庆儿娘的勤苦感动着土地,在每年秋收时大地发报酬的时候,庆儿娘得到的都比邻居们要多。    日子就像流沙,总在不经意间从我们的指缝里悄然溜走,岁月的划痕也悄然爬满了庆儿娘的脸颊,孩子也慢慢长大了。三个女儿因为农村的日子清苦,没怎么上学,早早的就都辍学去了城市打工,三个女儿个个长着庆儿娘年轻时的摸样,留在城市也丝毫没有受到任何阻碍,早早就被城市里的公子哥抢到了手,永远留在了城市的霓虹里,婚后也都很少回娘家。但庆儿娘不在乎,说只要你们在城里不受欺负就是娘最大的心愿,娘不愿看到你们在地里受苦,不愿你们追随娘的影子,只要你们过得开心就是娘最大的心愿,最大的开心。唯独剩下庆儿,庆儿娘说啥也不让庆儿辍学,记得庆儿看姐姐们都留在了城市里,也想学姐姐辍学去城里打工,结果被庆儿娘狠狠的打了一巴掌,说你是男孩子,你不上学你能跟你姐一样那么随便就留在城里吗?混账东西,我这么拼命的干活,就是要你跟你姐一样将来也留在城里。庆儿考上大学的那天,是庆儿娘笑的最美的一天,邻居们挤满了院子来为庆儿送行,都说庆儿娘好福气,养了个大学生儿子,但庆儿娘笑而不答,庆儿娘明白,接下来的日子才是自己最苦的日子。是啊,每年一万多的学费生活费用就靠自己跟庆儿爹地里刨来刨去,再说自己也不会轻易的跟邻居们开口去借,农村人的日子哪家也不好过啊!但庆儿娘仍旧笑的那样的满足,那样的开心。庆儿娘把愁都埋在了心里,庆儿娘早在心底发了狠,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庆儿供出去!    庆儿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北京去了一家外企,很快就跟当地的一位姑娘恋爱,结婚买房子女方家里只出一半,剩下的打来电话要庆儿娘在家里凑。接到儿子电话说有了媳妇的时候,庆儿娘高兴得好几宿都没睡好,自己还没见到儿媳妇的面呢,这突如其来的当头一棒差点把庆儿娘打得窒息,为供庆儿上学已倾尽全家,现在要凑几十万!钱又不是石头土坷垃随便划拉,自己去哪凑啊?!但光愁也不是办法。那几天说实话,我还真没看到庆儿娘笑,是在我的印象里第一次没有看到庆儿娘笑。之后一段日子的庆儿娘东跑西颠,东拼西凑,在银行把钱打进庆儿户头的那天,才看到庆儿娘露出浅浅的笑。那浅浅的笑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力,那笑是庆儿娘终于完成任务轻舒的一口气,还是……?    庆儿是在老家结婚办的酒席。结婚后,庆儿娘站在村口把小两口送上长途车,此后一直到现在都没见到庆儿一面。去年庆儿生了儿子,庆儿娘说你们工作忙没时间回来,我看不到孙子,想孙子了,要不我去北京呆上一段时间给你们照看孩子,你们也好安心的工作。但被庆儿媳妇委婉地回绝了,说现在城里的孩子难带,方言会影响到孩子,还是雇保姆吧!庆儿娘也没说啥,只嘱咐庆儿自己要有空尽量多看看孩子,不要什么事都交给保姆,毕竟又不是人家亲生的!    庆儿娘现在落得一身轻松,随着时代的发展,地里机械化也用的多了,不用每天都起早贪黑,孩子都成了人,成了家,又用不到自己带孩子。庆儿娘每天都是轻松的,每天都会来我的店里坐上一个或者几个小时,聊到街坊新闻的时候,谁家怎样哪家又怎么样了,庆儿娘总笑的前仰后合,脸上虽然布满岁月的划痕,但庆儿娘的心里永远是那么年轻。    前几天庆儿娘聊到自己以前遭的罪,说到孩子们,突然敛了笑容,叹了一口气说:“庆儿三年没回来了,三个姐姐也是她弟弟结婚时回来呆过几天,唉!都说忙啊!想他们了,去看看吧,又怕我这庄户老婆子给他们丢脸!孩子大了,大了有大了的难处!想想以前一家人围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他们你争我抢的,看的我心里乐呵呵的!现在想看了,呵呵,可看不到。”刚才还笑容满面的庆儿娘突然脸上划过一丝淡淡的忧伤。    第二天就没见到庆儿娘,到第三天媳妇在街上碰到庆儿娘,回来就跟我说庆儿娘傻了,说是思儿心切,日久成疾,不像老年痴呆!老娘痴呆?庆儿娘还不算太老吧!绝不会!大概就是想孩子想久了!我不相信庆儿娘真的老年痴呆。但庆儿娘看似真傻了,整天在街上逛游,嘴里嘟囔着别人听不懂的话,脸也不洗,该吃饭也不回家,庆儿爹一脸苦相的跟在她的身后,不时驱赶着那些嬉闹庆儿娘的小孩子。    唉,想想庆儿娘怪可怜的,白天黑夜地操心,孩子会飞了,都走了!边想着庆儿娘,重新收拾那些垃圾,有人进来我都没感觉到,有人在背后重重的拍了我一下肩膀,吓了我一大跳,猛地回头,见是庆儿娘,在那站着正冲我嘿嘿的笑,傻里傻气的,嘴里嘟嘟囔囔听不清说的是啥!我叹口气,拿椅子扶庆儿娘坐下。    手机响了,是庆儿打来的:“叔,我爸打来电话说我娘傻了,到底咋回事啊?”我没好气的说:“你问我,我问谁去?庆儿,不是我说你,你娘好歹累死累活把你们养大,你们尽过孝道吗?你想想你都几年不回家了?再说,你娘想你们了,她要去看看你还不让,你就不想你娘啊?”我一连串的责备庆儿,主要也是看到庆儿娘现在这个样子痛心!庆儿那头被我狠狠的责备,语气明显降低了好多,“叔,我也想娘,可我工作忙,没时间回家。再说,北京这地方,房子这么小,娘来你要我把她放哪啊?”“别找理由,你在家的时候那小茅房那么小,还把你们姊妹好几个都养大了呢!工作忙,这就是理由啊?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几年哪一年的春节你不是在你的岳父家过的!那时你们在笑,你有没想过你娘跟你爹在家冷清地哭!你还好意思问我咋傻的?我咋知道?还有良心的话自己回来看,问我干啥?”我没好气地撂了电话。看我生气地在跟庆儿通电话,庆儿娘在一旁没停下地傻傻地笑。    电话又响了,是庆儿娘在上海的大女儿,我本来被庆儿气的难受,接起电话没等大女儿开口就喊上了:“又问你娘是不是真傻了?叔告诉你,我--不--知--道!你娘就在我店里坐着呢,反正从进来就一句话也没说,就会傻傻地笑,你说是真傻还是装的?”接着二女儿三女儿的电话都打过来,看来是庆儿爹被庆儿娘这突如其来的傻样吓得够呛,一直老实巴交的庆儿爹真的没了主意,才挨个给孩子打了电话。    坐在一旁一直傻傻笑着看我打电话的庆儿娘突然开口:“都打完了?”说完扑哧一声笑了,笑得前仰后合!我目瞪口呆,天!这傻样连我都骗得一塌糊涂,更别说老实巴交的庆儿爹,肯定是哭着鼻子跟孩子们打的电话!    第二天,庆儿家门口早早的就停了四辆车,这回庆儿家可热闹了,三年了,总算一个大团圆!女儿女婿,儿子儿媳,孙子外甥,还有来帮忙的邻居挤了满满一院。庆儿娘忙里忙外,乐乐呵呵,嘴角笑得快扯到耳朵根了,从接到孩子们进家开始就一直没闭上过!    湖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河南的癫痫病医院有哪家黑龙江癫痫那家医院看的好郑州癫痫病能治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