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七个饺子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随笔散文
可是这次破例了,刚到2月1日,兄弟就开着公公的遗产——那个小汽车似的三轮车,来接婆婆了,小丽心中一喜。但也是虚假地作样子的挽留,说,到年下了,让咱娘在我们这儿过年也行嘛!兄弟瞪起那不大的眼睛,义正辞严地批评小丽说,嫂子你不知道,咱爹这是第一年,哪能在外头过年的?再说了,过年嘛,总是要回老家的,你兄弟媳妇忒孝顺!催我好几次了,让我接咱娘回家过年呢!   虽婆婆有些不愿离去,但也还是给了兄弟面子,回老家了。这样呢,老人脸上也风光,这个儿子愿意留,那个儿子愿意接的,两下里抢着表示孝顺,显得常尿裤子的婆婆成了人人喜爱的香饽饽。那天是腊月二十七,婆婆在哪儿,哪儿就是老家,小丽又买了一板带鱼三斤牛肉馅儿和四斤多一片猪肉送回了兄弟家,小丽知道村里人多嘴杂,做事儿还是周全了些好。自然,兄弟及弟媳非常高兴,还非常热情地邀请中午喝二两,在家里吃饭,恍然与半年前声音高昴,为老院那点儿东西奋力争取时的夫妻判若两人。   而与婆婆每次的短暂别离,都让小丽生出惊喜欲狂的愉悦。而这次孩子放寒假,婆婆被接走,留下了他们三口之家过年,这真是“解放区的天是老百姓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多喜欢”,小丽几乎有放声歌唱美好生活的冲动。当然这是作媳妇非常不厚道的小心思,但那喜悦还是不小心地形于色,被家中那大小男人看在眼里,怒在嘴里,就有大男人责怪:怎么,咱娘回老家了,至于吗,这么高兴?小男人虽不是小棉袄体贴,但也有维护和平的义务感,说,妈妈高兴和奶奶回老家么关系?老妈高兴还不好吗?是老爸你把俺妈想歪啦!感动的小丽恨不得冲上前去亲儿子一口,大男人嘴一撇,切!      二   三十那天,小丽他们仨口是磨蹭到下午回的老家,仅买了点鞭炮,政府一限燃放烟花爆竹,卖这个的也少了,走了好久,才看到东环一个较为偏僻的门市有卖的。   坐了一会儿,嗑了一小把儿瓜子,小丽就想回了,娘家父母年龄都大了,每年的晚上都要去帮着包饺子。但是,当小丽起身时,坐在旁边的婆婆命令说,小丽,帮着和面,咱黑下(晚上)包饺子!   小丽眉头一皱,心说哟,婆婆这人又给弟媳买好呢!但还是拒绝了,不行,我还要去我妈家,她也等着我们包饺子呢!   当然,婆婆的命令小丽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执行,但是这种不快却如沿途路过的工厂排出的烟气粉尘隐隐的气味儿,让人生里不爽。   当然这种不爽要是说出来的话,最佳的倾诉对象则是婆婆的儿子。于是小丽说,有个词叫大智若愚,我看你娘就是,到你兄弟那儿,立刻倒戈相向,谁说你娘得病后憨了呢,我就不信,那是伪装的呢,姜到底是老的辣啊!相处多年,小丽先生自然知道小丽的性格,对小丽的赞美他老娘智慧的评价,不理会。他知道小丽撒了气就没事儿了,大年下的和她什么吵的?而儿子在车上看手机,也顾不上与他妈对话,这种没有对手的吵架,小丽果然虚张声势地抱怨了几句,也就草草收兵了。   不料,第二天,是正月初一,照例一起拜年,婆婆又故话重提,对拜完年的小丽命令,洗洗手,给小方(弟媳)包饺子!婆婆这是咋了嘛?干嘛呢,一次次的!于是严辞拒绝。   一开始,因婆婆在兄弟家过年,一开始,小丽他们在家就商量着不在家吃饭了,拜拜年呢,就回。村子较大,平常也就是红白事儿上见到的那些个——一个大院的大爷大娘叔叔婶子哥哥嫂子们,给他们拜拜年,兵分两路,他们兄弟俩和几个孩子一路,小丽与弟媳一路。自然是各家重复地说着过年的动听的话儿,嘘寒问暖的,热情异常。弟媳这人也是非常健谈,同样热烈地回应着对方热情地问候,期间也很自然地说起照顾婆婆的事无巨细的孝顺。而小丽本来与这些人就不甚熟悉,只是听众,或笨拙地敷衍着笑笑,重复着“过年好”,但让她瞠目的是弟媳口吐莲花的善良的爱心,几乎承载神仙吕洞宾指铁成金的本领,能无中生有,化腐朽为神奇,她很奇怪,照顾老人,尽心就是了,干嘛要说呢,说出来有什么用呢,人家又不帮你,夸你几句又如何?这人为什么要这样呢?   当然,也有人知道是他们兄弟俩轮替着养老人,也就附带着夸小丽,小丽脸红了,赶紧说,没啥的,娘不挑吃不挑喝的,没啥费事的。大家都哈哈地笑起来,她知道,比起弟媳来,自己木讷的让人笑话,嘴不甜,语又笨,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终于妯娌俩拜年结束,唾沫横飞的弟媳还在说着村里谁谁的隐私,大抵是作风问题,小丽惊愕地发现,网络的普及,让这乱七八糟的网上丑事已波及田园似的农村生活,不知是社会进步还是时代发展的产物?   一进兄弟家,小丽看到婆婆没在屋里,正想说话,问呢,却见婆婆步履蹒跚地一摇三晃地走来。她见到小丽又说,晌午别走了,在这儿包饺子吧!弟媳去了小院厕所。   不了,怪麻烦的。小丽几乎怒不可遏地说,昨天我就给你说了嘛,我们不在家吃饭啊。      三   七个饺子!婆婆艰难地左手伸出五指,右手查了二根,举着对小丽说。么意思?小丽大惑不解。   俺早晨吃了七个饺子!早晨就给俺吃了七个饺子!婆婆重复着话,浑浊的眼睛里似有汪水似的漾开。   小丽就试着猜测,娘你是说,早晨你吃了七个饺子?包的个儿大?还是早晨乍起来不饿呢?   俺饿!俺饿!俺怎么不饿!婆婆声音很高,很着急地辩解,小方就给我盛了多半碗饺子!说怕俺拉!   天哪,怎么会这样?婆婆看来是把小丽当成鸣冤青天了,一看她回来才急不可待地控诉。小丽从未打听过婆婆关于在兄弟家吃饭问题,以为也就是和她一样,家常便饭地管呗,只是多添一双筷子呗!殊不知会这样?   哦,可能可能是这样,小丽努力地寻找尽可能双方都不得罪,于是和稀泥地“老好人”地压事儿,对婆婆说,这个饺子吧,死面的,怕你上了年纪呢,不好消化,不好消化,才给你盛的少呢。小丽深知婆婆的饭量,暗想,这七个饺子,在婆婆胃肠里穿梭能到哪儿呢?   她好孬哩!婆婆声音不低,小丽赶紧打手势止住,说啥呢,说啥呢。   正在这时,弟媳过来了,这弟媳大概也猜到婆婆会对小丽说饺子的事儿,就先发治人地解释,嫂子,人家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咱娘就这样,得了她这脑血栓的病的人啊,憨似的不知饥饱,你要不夺她的碗啊,她就不知道停。说完就哈哈地大笑起来,露出红润的牙龈。   那是那是,得控制着量。小丽附和着说。   你说咱这时候,谁还管不够饭?谁还怕吃?她这是给你告诉早晨吃七个饺子,要是给别人告诉俺,以为俺是狠心不管她饭呢!弟媳貌似很委屈的样子,仗着咱姊妹儿俩不是外人,咱这么多年都没红过脸,咱俩都是老实在在人,不会花言巧语的。   小丽真是服了,这话说的多有水平!她由衷地佩服弟媳的妙语如花,滴水不漏。   弟媳接着说,咱这饺子,是牛肉馅儿的,就是你买的那些肉,全让我放上了,过年哩,咋也得吃得好些才行!又切了几根葱,都抱丸儿了,你兄弟也说好吃,小二儿还吃了二碗!   大概自己孩子能吃饭也是很值得骄傲的事儿,弟媳水润鲜红的牙龈继续地供小丽瞻仰着,小丽心想,你那刚满七岁的二小儿都能吃两碗,就不能给婆婆吃一大碗吗?但也没说,她与弟媳多年来,貌合神离,远远没有到交心地地步,更是去年公公离世时,她为争取家产的拍案演讲,让小丽到现在想起来也心有余悸。   小丽只得息事宁人地说,行,在你这儿不孬,伺候吃伺候喝的,都不容易!   婆婆看对小丽之前控诉无望,又说,小丽,你过来。   小丽只得跟着婆婆来到院里——她住的房间。婆婆的房间要穿过一个烧大锅灶的厨房,里间就是婆婆的卧室,气味复杂,因是偏房,也就没接暖气管子,阴冷的很。而兄弟他们住的是五间大北屋,非常地暖和。政府今年在农村推行天然气取暖做饭,免费安装,于是村里几乎家家都通了天然气。婆婆的居室与狗窝儿有几步之遥,透过婆婆的窗口,能看到被拴着的大黄狗闪烁的眼睛。   娘,有事儿?小丽问。   婆婆眼泪掉下来。小丽焦急地转身,她又能怎样,只能安慰下罢了!再说了,早上弟媳让婆婆吃七个饺子,也应该是兄弟同意的,人家儿子都不说啥,我这个做媳妇的若是不知好歹地打抱不平,再说,对手强硬巧嘴会说,自己岂不是自讨苦吃,以卵击石?   因此,她对饺子不再评价。她看着婆婆肮脏有着些许不明污迹的被子,顺便摸了下,说挺厚的,两床被子也暖和。还盘着火炕,不会冷。又问婆婆,每天都烧炕吗?婆婆点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小丽说,想了下,从裤子兜儿里掏出昨天买鞭炮剩下的零钱,大概有三十多元,递给婆婆,说来得匆忙,自己去点(村里商店)上买点饼干啥的吧,明天来时再给你,今天忘了给你买点儿啥吃的了。   正说着,他兄弟俩伙同孩子们拜年的也回来了。听到他兄弟俩在院里高声说话,小丽怕婆婆再对他大儿子说七个饺子的事儿,就赶紧地出来,说天不早了,俺们就不在家吃饭了。   只是在路上,小丽对先生和儿子说了七个饺子的事儿,果然,先生非常生气,冲动地想掉头立刻把他娘接走。儿子也在旁边说不解地说,我婶婶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平时说话挺好的呢。   儿子年龄尚小,当然不会明白这些事儿,小丽他们平时也很少在家说些他们兄弟们的事儿,因此,儿子对叔叔婶婶的印象是热情好客朴素。   小丽赶紧地劝阻,不可,千万不可!弱国无外交,咱们论嘴,说不了那些理儿;论力量,打不过人家,再说了,大年下的,闹起乱子来,让人家笑话!咱们一起身走了,兄弟他们在家时间长,谁会向着咱说话?你弟媳对人家说咱啥就是啥!别再不落人!更丢人!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别管咋说,兄弟也轮替养着老人,也尽着义务呢,也不错,吃得喝得啥,不能管那么多!   先生不再说话,脸色铁青,最后无奈地叹息一声。      四   他们这儿初二是上坟的日子。公公去年离世,按习俗规定,应该是亲戚们坚持给死者每年的初二上坟,过三年后,就只有自己的儿孙们上坟就可了。   因此,初二这天,小丽婆家的二个姨,一个舅舅及他们的孩子们来给公公上坟。   串门嘛,总会带来些礼品的,然后上完坟就去村里的饭店。兄弟家离饭店有半里路,婆婆腿脚不好,天也冷,那个舅舅建议让小丽先生拉着年老些的人去饭店。   坐了两桌。   婆婆要小丽坐在她身边。农村的饭店倒是挺实惠的,一桌套餐仅二百元,也有整鸡整鱼,有排骨有大虾,满满当当地一大桌子。   小丽给婆婆夹了排骨,炖得挺烂的,很好剔骨,大块的糖醋鱼,煮得很烂的卧盘的烧鸡,小丽也夹了好些肉,婆婆满足地笑着,转瞬间盘内即空。后来上了丸子,汤又用大勺子盛了一小碗,带汤水的,婆婆也很快吃光了。看到婆婆嘴角流油的喜悦样子,不知怎的,小丽想哭。   但即使这样,婆婆还要了两个长馒头,就着剩下的菜吃了。桌上的菜被吃得精光。   听着桌上亲戚唧唧喳喳地说话声,耳边却是响起了婆婆那委屈的声音“七个饺子”、“七个饺子”,如蝉鸣似的隐隐地,不绝地传来。   癫痫患者长期奥卡西平的危害北京哪家医院癫痫看的好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能治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