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旧】桃花依旧笑春风(征文·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随笔散文

从欧洲回来,我像往常一样去晨练,走进公园,一阵花香扑来,才十多天,这里的花儿全开了。

粉色的桃花,淡粉的樱花,白色的梨花,五颜六色的牡丹花,争相斗艳,在尽情地绽放着自己。望着娇艳欲滴的花朵,不胜感慨,经年累月,花儿依旧美艳如初,人却经不起岁月的磨砺,短短几十年,发丝由青变白,变成了满脸沧桑的老人。

老头子,给我拍一张。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站在桃花前,她气质优雅,神态自若。穿着红色长裙,黑色短靴,灰白的发丝高高盘起。茄子!摄影师话音一落,她脸上绽放出桃花般的笑容,人与桃花相互映衬,是一张绝美的人面桃花图。

望着她,我想起了十多天前,那晚,经过十多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抵达捷克布拉格上空。打开窗户挡板,窗外星光灿烂,地面万家灯火。布拉格的夜晚,静谧,五彩斑斓,欧式建筑若隐若现。

走下飞机,通过了安检,在出口等待集合。布拉格地处中欧,与国内时差七个小时,飞机飞着飞着,无形中丢掉了一个晚上。此刻,疲惫困倦一起袭来,我靠在了座椅上。门外灯光忽闪,有车辆疾驶而过,大厅里一群中国大妈叽叽喳喳,听不清在说什么。我身边坐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西方妇人,碧眼,银发,黑色外套配浅棕色长裙,描了眉,涂着口红。她平静,安详,微低下颚,专心致志地在读书,全然不顾身边的人来人往与嘈杂声,仿佛这一切与她无关,完全沉浸在了书中。那份淡定与专注,那种优雅,使我睡意全无。

第二天清晨,闹铃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洗漱,收拾行李,然后去吃早餐。餐厅在一楼,餐台上西式餐点摆放整齐,已有人在吃早餐。刚站到餐台前,六七个中国大妈旋风似的来到我身后。她们挤来挤去,不一会儿,我就被挤了出来。我端着空盘,无奈地站在旁边,等她们端着堆积如山的食物走后,才去拿了些吃的。

找了空位坐下,对面是一位六十来岁的女人,穿一身休闲服装,长得白净,端庄,举止优雅。她抬头冲我一笑,又低下头去,右手拿着餐刀,一刀,一刀地切割着盘中食物。切碎后,她放下刀,拿叉扎起慢慢的送进嘴里。吃完食物,她笑着对我说,你慢慢用啊。说完扶着餐桌站起,一瘸一拐地向门外走去。我呆呆地注视着她的背影,不由感叹,这么美丽的女人,却可惜是个残疾。

这次欧洲之行,布拉格作为起点与终点,我们乘坐大巴环游德国,奥地利,意大利,瑞士,巴黎,卢森堡,再回到布拉格,全程大约五千多公里,每天都要行驶四五百公里。无论大巴行驶多长时间,她都是静静地坐着,不像那几个中国大妈不分时间,目中无人地大呼小叫,让人生厌。为赶时间,到了景点下车,大家都是脚步匆匆地去游览。她总是额上挂着汗珠,摇晃着身子朝前赶,却还是赶不上大家的脚步。常常她赶到这个景点,大家却要去往下个景点了。我说,姐姐你慢点,即便是晚了,大伙也能理解的。她摇着头说,不能那样,尽量不要影响大家,不去拖大家的后腿。

那天傍晚,我们来到了瑞士小镇——琉森。小镇坐落在雪山脚下,掩映在浓密的大森林中,白雪皑皑的。地面堆积着白雪,树的枝叶上挂着冰凌,房顶覆盖着白雪。当最后一抹余晖散尽,这里变得幽静,神秘,空灵,有种回归大自然之感。

我走进房间,收拾完东西准备洗澡时,她拿着手机来了。说她的转换插座与房间的电源不匹配,能不能帮她充下电。我一口答应,接过手机插进电源插座,让她坐下,又给她倒杯开水,我们就聊了起来。她性格开朗,幽默,妙语连珠,让人忍俊不住。她姓李,退休前是中学语文老师,三年前,因车祸头部受伤,手术后,变成了一个半身不遂的人,左半身瘫痪。这次出游,是由丈夫陪伴的。

次日清晨,在酒店用餐时,李老师静静地站在一边,那几个中国大妈一阵风扫残云后,我们过去一看,餐台上只剩下了面包片和餐盆里的一点菜,我夹起菜要放进李老师盘中,她摆手不要,我一再坚持,她只要了一半,还不停说谢谢。

第三日,我们来到了巴黎。烟花三月,巴黎街头还是寒风凛冽,一副寒冬的景象。这座世界名城灰头土脸,天空灰蒙蒙的,塞纳河河水浑浊,欧式建筑斑驳不堪,道路塞堵。巴黎圣母院坐落在河边,埃菲尔铁塔矗立在河岸上,凡尔赛宫,卢浮宫门外人潮涌动。

我们坐游船游览塞纳河两岸风光后,就来到中餐馆吃午饭,饭后,餐馆送每人一个橘子。这种橘子皮厚,表面粗糙,口感不好,在国内我从不吃的。可出国这些天,很少吃到水果,这个橘子就成了宝贝,我和大伙三下两下都吃完了橘子。李老师没有吃,而是把橘子递给我说,给你吃吧!我忙说吃过了。她依然伸着手说,你一定要收下,必须要收下。我眼圈一热,接过了橘子。我懂得,橘子虽小,却是她的一片心。她不仅貌美如花,气质优雅,还知书达礼,让人感动,也让人赏心悦目。

我们到达罗马的那天,恰遇冷风来袭,还有雨水相伴。罗马文化底蕴丰厚,有2700多年的历史,是一座坐落在废墟上的古城,也一直是我的向往。那日中午,我们冒雨参观完古罗马废墟,斗兽场,坦丁凯旋门后,在罗马街头,碰见了一对八十多岁的老夫妻,他们依偎在同一把伞下。老先生穿着驼色大衣,围一条橘黄色围巾,脚蹬咖色皮鞋,手举着雨伞,气定神闲。老太太穿烟灰色大衣,围一条深红色围巾,穿一条深红色长裙,小高跟皮鞋,挎着老头儿的胳膊,神色淡定自若。两人相互搀扶着,在雨中漫步前行,似一道美丽的风景从我眼前略过,耀眼夺目。

爱美的人,都渴望青春永驻,容颜不老。可岁月是无情的,朝华易逝,是一种自然规律,是无法抗拒的。青春是娇美的,也是短暂的,即使有倾国倾城的容颜,也是昙花一现。只有拥有一颗年轻的心,才会青春不老;只有用丰富的内涵与优雅的气质,去抵御岁月的侵蚀,才会美丽如初,貌美如花。美丽无关年龄,无关容颜,不是美好年华的专利,也不是青春年少的代名词,它是一个人外在气质与内在涵养的体现。

曙光冉冉升起,桃花愈加鲜艳夺目。站在桃树前,掏出手机,我要与桃花相媲美。定格人与桃花,轻点手指,咔嚓一声,一张唯美的人面桃花图出现了。人面桃花相映红,桃花娇艳欲滴,我笑靥如花。

成年人癫痫发作有什么原因北京癫痫医院治疗费用是多少武汉哪个医院治癫痫好呢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