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星月】血战三所里_1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伤感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1338发表时间:2019-07-08 16:37:00 1950年11月28日,经过14个小时夜行军的38军113师,先敌五分钟抢占了三所里,堵住了南撤北援美联合部队的逃生之路,在这里展开了一场惨烈的血战。志愿军入朝后的第二次战役拉开了序幕。   38军在第二次战役中打出了军威,打出了气势,打出了国威,被彭德怀总司令誉为“万岁军”,而得到这一称号离不开113师的功劳。   在三所里战役中113师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他们的故事动人心魄,荡气回肠。   其中一位就是众所周知的113师1营3连的特等功获得者郭忠田。郭忠田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战斗精神和战场决策智慧,让整个世界刮目相看,他的故事被传颂甚至还拍成了影视剧,他被称为战史上的奇迹。   而在这场战役中还有另外一位英雄却鲜有人知,他的事迹同样令人敬仰。他在战场上奋不顾身,无所畏惧,在战斗中真正打出了中国军人的骨气和士气,他打坦克,打飞机,炸装甲车,炸汽车,手刃敌人,英勇无畏,他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在一次战斗中能同时荣立一次特等功,一次一等功的战士,在38军恐怕也是第一人,他就是113师337团1营机炮连连长——臧建盛。   臧建盛出生在山东临沂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自幼给地主家放牛。1937年日本鬼子全面占领山东,全家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38年临沂暴发麻疹,他和弟弟三个哥哥不幸都传染上了。   爹娘只好去日本人开的药店买药,三个哥哥在喝下日本人的药后几分钟就死了。爹娘急忙把大葱须子用筷子往他和弟弟的嗓子眼里塞,他和弟弟因为及时把吃下去的毒药吐了出来,才捡回一条命。   40年鬼子进行春季大扫荡,因为交不出粮食和八路军的伤员,鬼子一把火烧光了臧建盛的村和王庄的所有房子,并对村民实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制造了血腥的惨案。   家没有了,从此一家人过上流离失所讨饭的日子,在讨饭中两个弟弟又相继饿死他乡。   45年8月,带着国仇家恨青年藏建盛毅然拿起枪参加了革命队伍。   钢铁的部队,   钢铁的英雄,   钢铁的意志,   钢铁的心。   秀水河子歼灭战,   队伍打成钢,   嘿!大小几百仗,仗仗有名堂。   三下江南,打得敌人胆破心又慌。   四战四平街,威名全国扬,四战四平街,威名全国扬。  荆门治癫痫定点医院 我们越打越硬,越战越强……   这首歌是臧建盛革命生涯的真实写照,他南征北战,在战斗中成长非常快,解放战争中荣立过五次一等功,在火线上入党,二等以下战功八次,可谓是战功赫赫。   四打四平是38军的成名战,也是臧建盛初建战功的成名战。   攻打天津的时候,337团一营担任主攻任务,营长是战斗英雄裴飞正,当时臧建盛任机炮连排长。   当听到指导员喊:“立功的时候到了,同志们冲啊!”的喊声时,臧建盛浑身一振,紧抱着重机枪第一个爬上了城墙,又一个鲤鱼打挺瞬间滚入城墙中,毫不犹豫地端着重机枪进行扫射,没有时间想别的,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这都是平日里刻苦训练的结果,就是速度,速度,可能前后都没有一分钟的时间。   他的重机枪喷着火舌,疯了一般地扫射,打得敌人晕头转向。由于他精准的射击,敌人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很快臧建盛就为前进的大部队开出了一条突破口,这是一条通向胜利的突破口,是一条生命的突破口,他看到三连的战友王玉龙第一个冲上了突破口,把第一面红旗牢牢地插在了突破口上。   红旗迎着火光在猎猎飘舞,他像太阳一样指引着冲锋的战士们前进,为了保护住这得来不容易的战果,保护住旗手,臧建盛不能喘息,也不能停下射击,紧接着钢八连的连长赵吉祥把第二面红旗也插在了城墙上。   由于臧建盛在解放天津的战斗中,表现出色,他和他的死神收割机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为前进的部队硬是打开了一个突破口,他荣立了一等功。   1950年臧建盛入朝作战,在第一次战役中38军吃了美军炮群火力网的亏,没有打好,让彭老总骂了娘。全军上下都憋着一股气,一股劲。虽然第一次战役没有打出志愿军预想的效果,但是也挫败了麦克阿瑟要在感恩节前占领全朝鲜的美梦。   这一次38军抢到了主攻任务,要阻敌于三所里,这正是扬威的好机会。臧建盛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建功立业的好时机,38军的将士们更不想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打,打,一定打出38军的军威。   堵敌三所里,这是决战的重要一步,如果113师不能及时赶到三所里,那么敌进我退第一次战役失利的情景将会重演。   但这一次注定是麦克阿瑟输了。   11月28日,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注定是个英雄辈出的日子,注定是个气壮山河的日子。历史见证了这一天在三所里发生的一切悲壮做大的故事,历史见证了这一天志愿军战士的英雄壮举,浴血奋战。   一场战争史上最伟大也是最惨烈的战斗打响了。   臧建盛挟着重机枪到达了三所里,还没有来得及构筑工事,敌人向汉城撤退的一个军也来到了。   有了第一次战役失利的教训,臧建盛总结出一套对付美军炮火的经验。   美军通常情况下,都是飞机开路,对我地面部队实施空中打击,美军飞机在阵地上方疯狂扫射轰炸,欺负志愿军没有空军,巨大的爆炸声仿佛世界末日,连续不断,灼热的弹片在令人窒息的烟尘中发出尖厉的哨声,刺耳又恐怖。尤其美军投下的凝固汽油弹,那种惨绝人寰、吞噬一切的场面不仅惨不忍睹,简直是灭绝人性的炼人炉   然后是火箭炮的连续炮轰,这两个波次的攻击往往对我志愿军造成很大的伤亡。   臧建盛死死盯着进攻的美军,让战士们按兵不动。把鬼子放近一点再打,最好在三十米内。怕伤着自己人,鬼子的炮火这个时候会停下来,这是消灭敌有生力量最有效的时机,但同时也是最残酷的,这个时候敌人的坦克会掩护步兵往上冲锋。   他按动重机枪,快速地向敌人扫射,一口气打完了三箱子弹,敌人成片地倒在了我军阵地的前面,敌人的一次冲锋被打了下去。   机枪连全是重火力,机动性差,一旦被敌人发现,就会成为敌人打击的重要目标。   迫击炮手牺牲了,他抱起迫击炮一炮炸飞了敌人的一辆汽车,又一炮炸毁了敌人的机枪工事。   炮筒子打红了,他的手被烫焦,他就把炮筒子放到棉衣袖子上打。   敌人又冲了上来,他抱起一支轻机枪连续向敌人扫射,子弹打完了,他和战友们和敌人展开了肉搏,他连挑了三个鬼子,又一次把敌人打了下去。   此时的三里所就是一台巨大的哈尔滨癫痫病权威医院排行?绞肉机,一台功率极大的烤箱,炮弹如雨,呐喊如雷,鲜血如注,尸体如山。   不同肤色十几个国家的年青人喊声动地的在撕杀,不是志愿军杀死了联合国军,就是联合国军杀死了志愿军,反正阵地上全是死尸,残缺不全的死尸,燃烧着的死尸,阵地的上空弥漫烧人肉的焦糊味,一把泥土里一半是泥一半是炮弹碎片还有白森森的骨头渣子。   战场上玉石俱焚,敌友难辨,惨不忍睹。   可是战争还在继续,敌人的疯狂反扑还在继续,战斗仍然在继续!   成群的敌人在坦克的掩护下嗷嗷叫着向他的阵地猛扑过来。   一营的阵地非常危险,在这危急关头,臧建盛果敢地带领一个班,两门无坐力火箭炮,跳出阵地去打敌人的坦克。此时,漫山遍野都是敌人投下的汽油弹燃起的大火,浓烟滚滚,土地好像都在燃烧,他和战友们匍匐前进,大地炙烤着他们的胸膛,他忍着烧烤的灼痛,向敌人一点点地靠了上去。   距坦克还有20米的时候,他一声令下,愤怒的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呼啸着飞向目标,轰轰地两声巨响,敌群中腾空而起两股火光,臧建盛他们准确地摧毁了两辆坦克,剩下的敌人一看不妙赶紧撤退。   在下一个的波次中,他用无坐力火箭炮又摧毁一辆坦克,坦克瞬间腾起几丈高的火焰,烧得敌人哭爹喊娘地往外爬,他用手枪叭叭几枪又摞倒了那几个想逃生的坦克兵。   战斗一直打到晚上,打退了敌人多次冲锋。   当晚11点钟,他带领一个班去摸敌人的岗哨(抓舌头了解情况)完成任务后,又消灭了敌人一个班的兵力。打坏了一辆汽车,凯旋而归。   回到阵地后,根据从舌头那里得到的情报,由他指挥三门炮,六挺重机枪趁着夜色向休息的敌人发起攻击。   突然,敌人的一颗炮弹落到了他们的工事上,轰地一声巨响,巨大的冲击波掀起的土浪把他头朝下埋在了土里。两个战友大喊着:“排长,排长,……”拼命把他了拉出来,他鼻口全在流血,脑袋后面炸了个大洞,后背也被炸了个窟窿。   满脸满身都是血,这血有自己北京癫痫病哪里能看好的也有战友的,他努力地甩着头上的土,努力地睁开眼睛,咳嗽着把塞满嘴里的泥吐了出来。   他的耳朵嗡嗡作响,头也嗡嗡发昏。   在朦胧的意识中,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像一片树叶在飞,轰隆隆,轰隆隆,天空全是礼花,他好像走在北平入城仪式的天安门前的大街上,礼炮轰鸣,彩旗飘扬,到处是红色的海洋。   “排长,排长,你还活着,太好了,排长还活着……”我还活着,我还活着,臧建盛清醒了,坚强的意志又回到了这钢铁一般的汉子身上,我的机枪呢!我的机枪呢!   踉踉跄跄中他摸索着自己的机枪,抓到手的竟是一条胳膊。他要指挥战友们继续战斗,他呐喊着:“火箭炮,火箭炮,火箭炮做好准备……”可是没有人应,原来,刚才在自己身边作战的几位发射无坐力火箭炮的战友全都牺牲了,血肉横飞,胳膊腿散落一地,他的重机枪副手和机枪也全炸飞了,有个战友被炮弹炸得身首异处,双目圆睁着看着自己的下半身死不瞑目。   还有一位战友正呼喊着找自己的腿,新战士小张被眼前的惨象弄得不知所措,恍惚中摇摇晃晃面无表情地抱起一条腿给他送去。   “不是这只,不是这只……”他喊着要自己的右腿,小张麻木地扔下怀里的左腿,又机械地去找战友的右腿,那种情形简直无法形容,更是惨不忍睹。   小张还是个孩子,他本该坐在高中或是大学的教室里,或是忙碌在工厂的车间里。   他呼喊着战友的名字,没有人回应,尸骨无存的战友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泰戈武汉看羊角风最专业医院尔说过:“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   这句诗此时正是牺牲志愿军战士的写照,阵地上没有了我的身影,而我确实在这里战斗过。   站起来的臧建盛,捡起一支轻机枪,愤怒地喊着:   “冲啊!为战友们报仇啊!”他领着活着的战士们又冲向了敌阵。   五天五夜的三所里战斗胜利结束,敌人在这五天里始终没有前进一步,他由排长升任为副连长。   在朝鲜战场上一个普通战士从早上打到晚上升到连长的事不奇怪,因为所有的人都打光了,一个连上去了没了,再上去一个连……战争的惨烈程度难以用文字来描述。   战斗胜利结束,由于他作战勇敢,机智,指挥果敢有力,任务完成的出色,被授予特等功一次,又因为他指挥有方荣立一等功一次。   成功需要朋友,获得巨大的成功需要敌人!此话应用到战争中同样适用,正是穷凶极恶的美国鬼子成就了臧建盛的英雄之路,让臧建盛在实现英雄的路上越走越好!   这就是臧建盛的英雄之路,一条我们应该铭记的英雄之路。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 共 413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