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禁锢(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伤感散文

北方的土地上,深秋落满了愁意和苍凉。秋风像一个调皮的坏孩子,任性的撕扯着书页般的的叶子,直到遍野荒凉起来。“一场秋雨一场寒”,留下了那棵古树的孤寂,似乎给贫瘠带来了难言的惆怅,和枯燥的景象。

北方秋的萧瑟,有缠绵的忧伤。那冬的禁锢是残酷的刀枪,不仅扼杀了花草树木的锦华,还使整个世界单调起来。寒冷的禁锢,让多情的秋雨化成了晶莹的雪花,香甜的气息诱惑了冰的纯洁。都懂了,简单的快乐,单纯的美丽!

脆骨症患者(万分之一的罕见病)注定了一生被禁锢的景颇。他们的自由,不仅是身体的障碍、意愿的限制,还被生命的冬天禁锢了。我和哥哥就是这样的患者!

那时(六七十年代)的农村人,单纯的像是听话的孩子,也许太相信列宁的那句话了:“面包会有的……”哥哥是太自信自己的心灵手巧了,没觉得出寒冷的禁锢,而把折翅当成了飞翔的磨砺。我却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年幼的我,虽然有过数次苦难的击打,但还是一个痴呆的迷失者,久久难以醒来。一直都像个无知的少年,肆意的挥霍着美好的时光。童年,那时光被数来数去的星星带走了;少年,那时光在棋、书的空隙里溜走了;青年,那时光被自己的豪气送上云端了;中年,那时光游走在无憾和遗憾的边缘。

父亲古稀时,我觉得年老还是那么遥远,五十年确实是很久的时间。那时有了夜郎的感叹:“壮志如云,身想为民,马儿欲驰,伯乐难寻!”我几次向县政府请求,给一次自食其力的机会。还算是幸运,县福利公司给了我们俩一个名额。接到通知,我毫不犹豫的把这次机会让给了哥哥。虽然我很想走出这个禁锢的空间,寻一方新天地。但还是让年逾不惑的哥哥走出去了。那时,自信满满的我没把自己的禁锢看成飞翔的束缚。相信了那些励志话语“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勤奋是成功的阶梯……”现在真正懂得了,真实无憾的活着,胜过一切的幸运。

1984年,身体的障碍让我不能自己上学,贫穷的家又无力为我交住校费,就这样离开了我学习了六年的地方,回家了。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自己是只坐井的蛙,笼中的小鸟。那天一只麻雀迷飞进房间里,一次次撞击着玻璃窗。跌落了,也幸运的飞走了。

深秋,被父亲背负着,去了几百里外的邹平学习。那个季节的树叶,身不由己的飘荡着,似乎已经迷失了方向,许久许久安定不下来。两天的时间,我还是让父亲背回家了。秋雨一直下,我的心也湿漉漉的。等天晴了,也冷了,但是我充满希望的等春天。

2003年冬,我的诗歌在北京文艺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被邀请参加颁奖会。还有几天就进京了,又严重的摔伤了,进京也泡汤了。那年的雪很大,房屋、田野处处银装素裹,一个纯净的童话世界。骨裂的我只能在窗口,窥视着一院的残雪,那个冬天的心也被冻结了。

那个深秋,风很冷很狂……抬头看着天空飘过繁云,扯动了我的情绪是那么的迷乱重叠。我的心,已被先后两块烧红的烙铁烫伤,那两次失爱的伤口还没愈合时,又一次更痛的不幸降临了。就像这场凄冷的风、凄冷的雨一样,袭来的这么凶、这么恶!那一天下午,电话里传来了那一端凄苦的声音:“淑贤自杀了……”我也晕倒了!我不是什么“坚强”的男儿,更不会像歌曲里唱得那么洒脱:“人生本来苦恼已多,再多一次又如何……”

2009年初冬,江苏启东的宋馥利女士走进了我的生活。我冻结了许久的心,似乎被幸福的温暖融化。当我枕着迟来的梦境,骄傲的享受春天的时候,却发现那一切一切的美丽,只是孩童们吹出的一个个多彩的泡泡。是经受不了风雨和阳光!

流年残刻的世路中,崎岖攀岩的我,始终没有爬出低谷。在逝水的波澜里,我也没有抓住一根幸运的稻草。这样的境遇,让我想起老人讲的一个故事:“古时候有个男孩读书时,不用功,被先生打了,他回家告诉了妈妈。妈妈突然看到了一个景象,忙叫他过来看:原来雨中草房下,一只甲虫慢慢的向上爬,这时一个雨点打来,甲虫被掀翻到地上。它慢慢反身过来,又慢慢的向上爬,中途又一次被雨点掀落下来。接着,反复了一次、两次……四次,甲虫胆怯的再也不向上爬了。妈妈告诉儿子,你的人生里,比它的打击还要多。不能胆怯,不能放弃,不然你会和它一样,永远爬不到高处。那男孩听懂了,他后来真的攀到了高处,高中状元。”可我虽然不是一只萎缩、胆怯的甲虫,但是不知何时,才能爬出这个深深禁锢的井谷。

也许障碍禁锢了身体,不幸禁锢了幸运,可怕的是自己禁锢了飞翔的欲望,没有了向前爬行的勇气。人生中可怕的不是摔倒和推倒,而是被自己打倒!所以我不想用命运的绳索,去禁锢那无憾的人生。

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郑州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如何区别癫痫跟惊厥黑龙江最权威的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