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金色岁月(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伤感散文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早上起来收到了小学同学的六一祝福,渐渐想起我们七零年代孩子们的童年,那是一段永远值得怀念的金色岁月。那个岁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和所有乡村孩子一样,是一群自由自在的小野孩儿。

【一】

现在小孩都有吃零嘴儿的习惯,你们吃的甜品水果糕点之类超市里到处都有,不足为奇。瞧瞧我们小时候的零嘴吧,不用买不用做,但要找,去哪里找,野地里。

不知为什么,野枣树们总是长在坡崖边不容易够着的地方,小野孩们为了吃上一颗酸枣可谓绞尽脑汁,用长钩钩棍子打,手拉手排队摘,有时候棍子打下来的枣掉到了崖底,我们都会跑二里地去崖底捡,捡回枣子猴急地往嘴里一塞,哇,酸倒牙。大家谁都知道枣子红了会变甜,但是我们是等不到那个时节的,从黄豆大到指头蛋大小的野枣,只要看到就全部消灭。

在乡村的房前屋后,到处都长着枸树,枸树絮可以凉拌,也可以拌点面粉蒸麦饭吃,那是大人们的事,我们小孩馋的是枸树果。枸树果不像枣子青的可以吃,要等到果子变红才能下手。小孩们天天仰着头瞧,直到枸树果长熟,橘红色带软刺的果子咬一口红汁四溢,味道甜中带香,特别耐嚼,算得上极好的零嘴儿。

在夏季的夜雨后早上睡意朦胧时,母亲就会拉我起床,塞给我一只蓝色的搪瓷大碗,让我和姐姐去捡一种美味的食材“地软”。“地软”是一种类似于木耳的菌类,夏季的夜雨后便纷纷在人迹罕至的草丛石缝中生长。还记得那时有一首儿歌“小河流水哗啦啦,我和姐姐摘棉花,姐姐摘了二斤半,妹妹摘了一朵花。”我就是那个妹妹,但我没有去摘花,漫山遍野的各种花儿对我那时还不具有吸引力,妹妹们到处寻找的是“红豆豆”。“红豆豆”是一种圆圆的珍珠大小的野果,一嘟噜一嘟噜挂在矮矮的枝上。我至今不知道它的学名是什么,只知道它能吃。“红豆豆”通常有三种颜色,绿色的未成熟,红色刚刚熟,紫色的熟透了,红色的甜中带酸,紫色的甜的透畅。小孩子们通常找到一株就会大声呼叫伙伴们前来分享,三五个小伙伴围着一起吃,从不独占。那吃相,有一颗一颗在嘴里回味的,我们叫她“品麻”;有摘一把全部塞嘴里的,我们笑她“饿死鬼”,还有的吃得舌头发紫,嘴边下巴一片红,大家便叫她“吸血鬼”。吃着豆豆捡着地软,不知不觉太阳晒起来了,野孩子们便各自端着碗回家。这一天的晚饭,自然是地软包子,条件好的人家炒俩黄黄的鸡蛋配地软,条件不好的拌进去两勺剁碎的酸菜蒸地软包子,那滋味,谁吃谁知道,吃得嘣香。那年月,面有面味,菜有菜香,鸡蛋黄亮亮,井水甜丝丝,当甘蔗一样啃的玉米杆子,至今馋得人口唇生香。

【二】

“耍货子”是陕西关中地区的方言,意思是指玩具。七零年代的小孩子都玩什么呢?男孩子拍洋片、嘣弹球、滚铁环、摔泥巴包子、转陀螺……女孩子们抓麻子儿、跳皮筋、打沙包、丢手绢、过家家……我们小时候一般都是三五成群的,谁家没大人就去谁家过家家。模仿电视里或者村里大人的样子,煞有其事的在院子里用砖头盘灶做饭炒菜,做好了饭扮演妈妈的小孩会喊人去吃。红纱巾往头上一蒙轮流做新娘,还要磕头上香拜天地。学着大人样背个包包上班下班、买菜训孩子……过家家的形式丰富多彩、其乐无穷。

真想感谢我们那时候的校长,每年“六一”儿童节的时候,都会组织全校玩游戏从不间断。“六一”那天,六年级的大孩子们和老师就会在校园里摆各种游戏摊子,有“给大象贴鼻子”、“小猫钓鱼”、“猴子投篮”、“猜谜语”、“老鹰捉小鸡”、“夹弹球”等等很多简单有趣的游戏。学校给每个一年级到五年级的小孩子发五张游戏卡片(那时候一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每个人拿着游戏卡片自由玩五种游戏。玩赢了就会得到三颗水果糖,接过来赶紧撕开放嘴里咂巴,美滋滋的,玩输了小脸紧绷,一个扭身钻出人群撒腿跑开,奔向下一个摊子。记忆中每个六一校园里都热闹喧腾,笑声连连。这样的欢声笑语一直持续到五年级。升到六年级,小豆包变成了摊主,开始井然有序的组织学弟学妹们玩耍,给他们发糖。当看到哪个孩子把大象鼻子贴到嘴上时我们不再大声取笑他,哪个孩子没钓到塑料小鱼哭鼻子时,我们会偷偷地塞给他一颗糖。到底长大了,知道自己将要离开小学校,知道自己明年不再过“六一”了。

【三】

那时候的小孩精神世界并不是很匮乏,我们也有寄托。男孩子们集烟盒,女孩子们集糖纸,把逢年过节或者谁家办喜事发的糖吃掉后糖纸留着,一张张洗干净阴干,压得平展展夹在书本里,当宝贝一样带到学校去展示炫耀。谁有了新的花色绚丽的糖纸,不知道羡慕死多少班里的女孩子。到现在我仍然特别爱吃糖,当然现在吃糖不是为了集糖纸,现在吃糖果的理由是为了增加幸福感,我觉得我的幸福感都散落在了童年那五光十色的糖纸片上了。

当时还流行一种歌本,把电视广播里的自己喜欢歌曲的歌词一句句抄在精美日记本里,边上配以红花绿草、白云波浪,班上男生女生人手一本,挨个轮流欣赏,无一例外。露天电影、破旧的小人书、一张张蜡笔画、村头那片清亮亮池塘,都是我们精神世界神游的圣地。那时候,小孩子们都天真的可爱,男孩女孩池塘边见面打招呼的方式是“溅你一身水”。但凡问到自己从哪里来,爸爸妈妈都会一致回答是在村边池塘里捞的蝌蚪变出来的。村里的孩子们个个信以为真,每年夏天抓一盆蝌蚪回来养它喂它,盼着它有一天变成弟弟妹妹,及至蝌蚪们长出两条后退,大人们便就会说腿长出来了,变不成小孩子了,我们只好端着盆子把那些家伙倒回池塘,等着听蛙声一片。

……

如果要用色彩来描绘我的童年,我愿意说它是金色的;如果要用美好的词语来形容我的童年,我愿意说它是野地里奔跑的童年。天真的童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孤单的童年。

如今,笑容成为我们的一种表情,却不能代表我们心底深处的心情,成年后我们失去了许多平淡、许多天真、许多乐趣。记得小时候每当有人问到我们的将来长大的理想时,都会骄傲地回答:“我要当科学家”、“我要当警察”、“我要去太空”……人到中年,要是有人再问我有什么理想,我会认真地回答:我要再做回一个小孩......

北京癫痫病专业医院手术治疗癫痫病有哪些需要注意的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会怎么样哈尔滨哪个医院治癫痫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