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被风吹过的夏天(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散文

夏至已过,但这个季节的晚上,似乎没有一点儿夏天的样子。二十四点度体感并不热。接近黄昏,风竟然呼呼的刮了起来,让在匆忙中行走的人们还以为自己过错了季节。广场上,身着短袖的人们用两手轻轻抱着胳膊,保留着那一丝丝未被吹去的体温。

风,不合时宜、不分季节的吹着,它吹的树叶哗啦哗啦的响,时而停下,那感觉仿若喘了一口气,然后又仿若在眨眼间蓄足了气,使劲儿地吹。广场的大屏幕上,播着声情并茂的新闻,若是不看字幕,即使坐在大屏幕下也很难听清楚新闻说的是什么。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小朋友的嬉戏声、播音的嗡嗡声,混合为一种嘈杂声,丝丝、绵延不绝的入耳,风吹得我睁不开眼睛,但一时无法辨识的嘈杂声却让又我无所适从。

在没有风的日子,杨树毛子轻轻的躲在墙跟儿,伴着微风缓缓起舞,这种感觉好不美丽!但今天,看似任性的大风,似乎给杨树毛子注入了无限的生命力,只见它紧借着风势,乘风而起,张牙舞爪的招摇起来,那感觉又好似在梦游,它一会儿刮进人的眼里,一会儿落在人们的头发上,抬头一看,它满眼的漫无目的,这种虽不密集但却又无处不在的感觉,搞得人们打心里烦。又一阵强劲的风吹过,它趁机钻进了我的鼻子里,我的鼻孔在感觉到它的存在之后,顿时觉得呼吸困难了!想象它有可能伴随着我的呼吸一点儿一点儿的被带进肺里,我心头一紧,看着手机之余,我不自觉地伸出手指准备去挖,在手指还没到鼻孔时,忽然间意识到了动作的不雅,于是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周边的人,此时,恰巧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悬在空中的手,不好意思的顿时收了回来。鼻子的不舒服依旧没有解决,我伸手掏了掏口袋,摸出了纸,快速的擦了擦,非常庆幸的在兜里翻出了口罩,紧忙戴上了。在戴上口罩之后,我的鼻子顿时舒服了很多,心理上也瞬时就舒坦了,也终于能大口大口的喘气了!心情刹时就就美丽了。

远处,孩子正与刚认识的几个小朋友一起滑着轮滑。他滑的动作也越来越娴熟了!他左脚侧着向后一蹬,右脚麻利地抬起,右脚向后猛蹬,左脚用力向前滑,可能是风大的原因,他显得有点重心不稳,虽然杨树毛子有点儿多,但这对他们似乎没有一点儿影响,仅仅通过他那满含笑容的脸,就知道他玩的很开心。

这不禁让我记起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天。孩子看到别人滑轮滑,自己也想要买一个,他心心念念的,每每幼儿园放学一见到我们,总会提买轮滑鞋的事儿。一个周六的午后,他爸爸终于给他买了一个。从此,广场上多了一个穿着蓝色轮滑鞋、略显笨拙的小身影儿。

依然是一个有风的天。小风儿吹的树叶沙沙的响,干净的风裹着淡淡的花儿香,一缕一缕飘过来,这甜味儿让人闻不够,那时的心情是惬意的。那天是他第一次去广场玩轮滑,他爸爸细心的给他戴好了手上、胳膊上、还有膝盖上的护具,戴好轮滑帽儿后,他爸用右手拎着他的右胳膊,把他半搂在怀里,左手轻轻的扶着他,耐心的陪着他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往前蹭。可能因为第一次接触新鲜事物的缘故,他很开心,脚穿着轮滑鞋,用脚底的轱辘一步一步往前挪,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的推开了爸爸,自己试着往前走。虽然中间也摔了几跤,但印象中他并没有那么大声哭。就这样,第一天、第二天,他无比小心的走着,在第三天的时候,他慢慢的向前滑一点点,正兴奋的时候,身子往后仰了下,“啪”的一下坐在了地上,他抬头看看我们,在我刚要准备去扶他的时候,他说:“妈妈,我自己可以的!”他自己一步一步的挪,终于站起来了!他高兴的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我们,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接下来,每天晚上,他都要去广场玩轮滑,慢慢的他的动作越来越连贯了,知道怎么用力向前滑了,也知道怎么用轮滑鞋的刹车了!每天进步一点点,他激动的、兴奋的在我们面前滑了一圈又一圈,从他“哈哈”的笑声中,我们深深的体会到,他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掌握了一个新本领,这又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从开始到学会,再到自己能向前滑几步,他仅仅用了五天的时间,而仅仅是每天晚饭之后的近两个小时,我们感慨孩子学新鲜事物的能力和他那近乎完美的身体的协调能力......他第一次玩轮滑,我们见证了他努力的过程,也陪他品味着这份成功的喜悦。

夏天的风,或强劲、或舒缓,但也是她,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记忆。这感觉就像一支歌,或许一句不经意的歌词,就能让你回想起曾经的人和事。被风吹过,印象深刻的,在记忆里留下了;略浅的,经历经过了,在记忆的长河里不曾留下一丝儿痕迹。或许将来的某一天,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曾经的故事便足以回忆起,那时的人、那时的事,连同那时高兴的、忧伤的种种心情,有如葡萄,一串连着一串的酸和甜,一起构成了并将一直绵延着曾经被我们描绘的、记载着横七竖八脚印的七彩人生。

患上继发性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合肥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郑州癫痫病医院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