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岁月,无处可逃(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抒情散文

所谓文学创作,在于我个人而言,充其量只不过是一种内心深处无言以对的独白,一种对岁月走过、见过、品赏过顾影自怜式的魅影,一种对月悲秋的自我发泄。文学创作道路,严重缺乏自信,我的眼里,我的笔端,我的心神,没有春种秋收,没有夏语冰虫,更没有花团锦绣。

有时,确实有点有苦无处诉的感叹。岁月,宛如一张黑糊糊挂满毒刺的网,入此网者万劫不复。有人苟且地活着,有人有更大的追求,而我,却永远无法超脱命运的囚笼。

我只是私营企业的一名后勤人员,由国营集体企业转制过来的那种。工资低,没有任何的福利,且一天要打四次卡,一次不打扣五块,二次不打算旷工,旷工一天扣60。当然,也有例外,头脑机灵者可以不用打卡。堂堂男子汉,在一个地方呆了几十年,工作一个月最后真正拿到手的只不过是一千六、七左右的薪水,这样的混日子,想想,是不是有点寒碜、可怜?有事干时,想着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同样的企业,人家一杯茶,一支烟,一部电脑同样混日子,却能拿个三四千、五六千,巨大的心里落差,不偷懒还真有点对不住自己。不过,我一个人管一大片,诺大的车间一脚不到一脚在,想偷懒也无懒可偷。可怜之人,必有可厌之处。想必我的可厌之处,就在于不思进取,缺乏自信,再加上愚昧老实。

一千六左右的月薪,其实并不是我真正的后勤工资;后勤工资只有一千三,扣除社保、午餐费,充其量只能拿九百多一点。社保是按最低档计算的那种,可惜“个交部分”企业已扣,而整体社保公司却又三年多未交,且遥遥无期。公司的员工一个个身体棒棒的,因为社保未交,不敢随便生病。多做多得,不做不得,因为是后勤,有底薪,无事干也只能在厂内呆着。如此薄幸,只好又去另干了一行又苦又累,又拿不到钱的苦力活。转芯热套,五百三十度高温的炉前。又苦又累,工时分值又低,厂内无人愿做。领导帮着老板做我的工作,带有令人哭笑不得命令式的那种,冠冕堂皇地开导说,是为了增加我的工资收入。几年了,前几年厂内后勤加工资,将质检从原来一千二加到一千五,却不给我加。后来据理力争好说歹说,才勉强将我的后勤工资上浮到一千三,解释说,我是在后勤工作八个小时内兼职另有收入。如果不干的话,就说你我不服从工作安排,要不就自己滚蛋。自己自动离开的话,就连几年未缴的社保都成问题。随波逐流,固守此方,虽然社保无法按时交纳,工资虽少,好在尚能延月发放。不吃烟,不喝酒,不旅游,无不良爱好,吃不饱,也决对饿不死。人说“青春无悔”,我的青春却是从一个当年的帅小伙,熬成了鬓发花白年过半百的老大爷。家无积蓄一事无成中,因为对老厂的那一份感情,对工人老大哥荣誉称号的执着,就这么自动离开,还真有点舍不得。

不是真的舍不得,而是自我思维的固化。不是真的无路可逃,而是做垮了身体,又无高深的资历与文凭,惧怕自己再次落伍。两手提篮上街,左也难,右也难,这句歇后语,讲的就是我这类的人。俗话说,走三家,还不如坐一家,既然命中如此,还不如把牢底坐穿。守着这么一份社保,坚信“行得春风有夏雨”的格言,坚信未来的日子会一天天地好起来,同时也坚信社会对人民的承诺。

这些年,有人把“男怕从错行,女怕嫁错郎”当做人生的哲理。男人从错行其实并不可怕,只要你有技术、有头脑、有力气、有勇气,可以弃工经商,自己当老板。也可以择优跳槽,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女人嫁错郎同样并不可怕,只有你足够优秀,只要你勇于面对或无所顾忌,新欢旧爱同样精彩。无能者自缢须寻大树,看来还是守着这颗树吊死算了。天道法则,胜在顺其自然,现实虽然残酷,人,只要活着总会有路可走的。当然,如善于见风使舵者,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者,只要拍准一个人,同样能处危城而独享收获。老板有的是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玩弄权术者,往往欺下瞒上,慷他人之慨,保自己收成。不学无术的人,要么无赖,要么拍,定能分得一杯羹。而我偏偏傲骨天成,耍无赖不会,拍马屁的事天生做不来。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像我这样只知埋头做事,不善联络,不但没人缘,而且很是不招当官与有钱人的喜欢,所以才落到如此落寞的地步。

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又说,少不看三国,老不看西游。可能是从小喜欢听村里老人讲故事的缘故,却又把一些骨气、义气之类,及一些本不该全信的话语记得牢牢的,什么“钱财如粪土,义气值千年”,什么“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女人死节,男人死志”,可我还是坚信“男人不可轻易低下高贵的头,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样的话。如此这般痴狂,大许是年少的时候,看多了《三国志通俗演义》的缘故,总觉得英雄已古,富贵浮云,自我放弃,不思进取才致如此。

虽然生活上很苦,很是清贫,可我也有一颗强大的自尊心,也想活出自己的个性来。书看多了,特别是老书,让人不免有些迂腐,有些呆板,有些惆怅与消极。其实,喜欢看书的人,大都知道吹牛拍马之类的事,当然,知道或懂并不等于去行动。我是知道吹牛与拍马的,会拍不等于会去拍。别人瞧不起我,我会更瞧不起他人。宁可闭门独守清贫,不愿厚颜违心求人。“君子固穷,小人穷之烂矣”,古人尚能“不为五斗米而折腰”,我虽非君子,却也知道“求人须求英雄汉”的道理,这便是许多人不了解我处,包括老伴。

无能者枉自无能,出彩者更加出彩。这一段时间,头脑一直有点不清白,时常处于低热、昏沉、麻木等状态,对事物反应迟钝,且嗜睡、厌读、厌写,精神萎靡不振,脑神筋未老先衰,是不是我提前进入老年痴呆了。

古人云,知足者常乐。是啊,知足常乐!自从一四年十月重新拾笔,我写我心,不阿权贵,不媚洋外,不图名利,虽未能文彰名显,却也闲看落花,静数雨滴。风清云淡,月出日落,书写意境,动静随心。一切尽在预计之内,却又在意料之外。邂逅文字,果有一得,能够认识这么多的亲如兄弟姐妹的文人学士、作家诗人,我也应该知足了。汝为青松,我为蒲草,或许是我不够努力刻苦,或许是我天生笨拙陋质,或许是兄弟文友们过于优秀,让我越来越跟不上年代的步伐,文学创作也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如此看来,诗人、作家只不过是我镜花水月遥不可及的梦。走不动了,也不想走了,多少年之后,人们就会懂得,荣华富贵只不过是过眼云烟,而我,于人生失败之时,只不过提前明白了这个道理,但还是有许多未从看透。相逢是缘,无有后世,很珍惜人生的每一次相遇。一杯酒,一句话,一生情,世道并非无情,人生不泛感动。我时常被感动着,友情,文情,只要需要,定当毫不犹豫。所以我老伴一直都在说我很苕,还把朋友看得那么的真。

无处可逃的岁月,教会了感恩,同时也教会了忍让,我努力地去学会放下。算算也值了,奔六的年龄,还能够混混本地的文化圈,这可是一件值得对镜作揖的事,是啊!此生认识许多文友,也不枉文学圈里逛一回。

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服用拉莫三嗪片禁忌武汉癫痫科权威医院哈尔滨癫痫治疗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