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看点】那年冬天我参加高考(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抒情散文

1977年冬天,12月10日(本来忘记了,费老大劲,从网上才查到准确日期,今天看《齐鲁晚报》,又看到一篇回忆当年高考的文章,说山东那年是12月9日开始高考,我是记不清了。),我从凌晨零点上夜班,本来该早晨八点下班,早晨七点,我向操作队队长请了假,提前离开岗位,骑着个“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车带上缠着麻绳,连个闸都没有的破自行车,急急忙忙,跑到我县一个小学里,穿着沾满油腻灰尘的工作服,和年龄相差十几岁的许多人一起涌进了高考考场。Sorry!记不准啦,大概是第一场考语文,作文题目就是《难忘的一天》。我写的是毛主席逝世那一天,还是别的什么,已经记不准,但是,那一天,却实实在在成了我和许多人难忘的一天。

前文写过,这之前,我本来当着锅炉工,因为上班期间,锅炉烧干了,背了个共青团团内警告处分。沉重打击之下,我整天走路都抬不起头来,看见熟人就躲!正郁闷间,有一天晚上,几个哥们儿让一个盲人给算卦,我也凑了热闹,抽了一签,那个盲人摸摸卦,说我最近遭了灾,不久就会有贵人搭救,就会有好运。我当时半信半疑,一笑了之。

不曾想,盲人的话还真灵验了,还真能时来运转!不久,有一天下班,听见厂部喇叭里播放恢复高考的消息,我有点儿不敢相信!第二天,又跑到厂办,找了一张报纸,嘿!还真是!国务院批转的教育部新的招生报告《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中规定:“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城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和应届毕业生,符合条件的均可报考。考生要具备高中毕业或与之相当的文化水平。招生办法是自愿报名,统一考试……”(具体内容记不清楚啦,这也是从网上费老大劲才下载的。)我本来就一直爱看书,也经常写写画画,心底里一直有一个上大学的梦,高考停了,咱没办法,既然恢复高考了,心里就蠢蠢欲动!

可是心里又犯嘀咕。一是身上还背着处分,能不能报名参加考试,心里没底!二是前不久,厂里团委号召全厂青年职工“百日献工休”,也就是要青年工人一百天内主动献出自己的休息日,连续不断的上班。我傻乎乎的,大概也是为了想将功补过,就第一个报了名,并找了一张大红纸,写了满满一大张纸的豪言壮语,牛气冲天,表态“百日献工休”,贴在厂里的大餐厅兼大会议堂里。为此,厂党委书记还在全厂职工大会上点名表扬了我,说我“以实际行动努力改正错误!”

现在,我要报名参加高考,就觉得底气不足,高考期间,总不能老上班,再说了,要是还得请假复习功课,那自己不更得食言了?

硬着头皮,跑到厂党委李书记那里,问他怎么办。没想到,他挺爽快地答复我,可以报名!

我真是喜不自禁,有点儿得意忘形,就主动向李书记表态,我依然坚持“百日献工休”,一边干好工作,一边利用下班时间复习。李书记又哈哈笑着,把我赞扬了一番!

全家人、铁哥们和工友、邻居也都劝我参加高考。女朋友和我是高中同学,她觉得自己水平不行,却全力支持我报名参加高考,并且说:“你一定能考上!”她本来是个性格内向的姑娘,不爱与人打交道,这时,却东奔西跑,找这个,求那个,帮我找来了全套的数学课本和史地政资料。报名之后,高考之前的那段日子里,我洗衣服的活她全包了,这之前,她还不好意思到我家呢!这之后,她却一星期去一次!替我洗脏衣服和被褥,洗干净,叠得整整齐齐的送回来。来了,又不多坐,拿了换下的脏东西就走,怕耽误我的宝贵时间。

报名之后,我才真正下定决心,怀着一份渴望,怀着一个梦想,怀着女朋友和许多人的热切期望,一头扎进了书本里。我记得,我正式进入复习阶段,距离考试还不到一个月,时间紧,任务重,我恨不得学孙猴子,把自己变成两个人,一个去上班,一个复习功课。我知道这不可能,只有拼命挤时间,正像鲁迅先生所说的,把别人喝奶的时间都挤出来了。

1976年,公开发表了毛泽东的一首词,名叫《重上井冈山》,里面有几句,“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复习功课时,我把这首词用毛笔抄出来,贴在我屋子里的墙上,当作座右铭,经常读读,不久就背下来了,每当我读或背到这几句,我总感到热血沸腾,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那段时间里,下了班,我也很少休息,躲在自己的屋子里,不停地啃书本,啃累了,就闭上眼打一会儿盹儿,一天里,也就是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候,还偷偷带着书本到车间里,抽空就读几行。读的时候,总是提心吊胆,怕带班领导来了,抓住了,不好看。后来,工友们就照顾我,不忙的时候,他们看着机器,让我到锅炉顶上去看书,领导来了,就说我在锅炉顶上检修,搪塞过去。冬天,在锅炉顶上倒是好事儿,暖烘烘的,比在下面舒服多了!我读起书来,更有精神!

因为复习的那段时间,我超负荷运转,休息太少,等考试结束后,有一段时间,我一进到车间里,头就晕乎乎,耳朵里就嗡嗡响,面对一大堆钢铁机器,晕头转向,迷迷糊糊,机械地跟着别人操作,瞪着两眼看水位仪、气压表,就是读不出数来,很长时间才恢复正常!

还好,录取通知书下来了,一个专科学校录取了我。我们厂子里当年一共有三个人考上了大学,那两个都请了假,在学校里复习了功课,都考上了本科。要是我不傻乎乎的“百日献工休”,也请一段假,到学校里坐进教室专心致志复习功课;要是考试那天,不是从工作岗位直接跑进考场,考前有充分的休息,也许也能考个本科呢!这大概就是“命里天注定”!无论如何,我总算是实现自己上大学的梦想了,我应该知足!

今天想来,也许那个算卦的盲人真灵验,真是出了贵人!是邓小平力挽狂澜,拍板恢复了高考,给从1965年就失去了通过考试上大学的一茬茬高中毕业生以通过平等竞争,改变困窘命运的机会。是厂子里的李书记通情达理,一口答应,允许我这个亦工亦农合同工参加高考。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他们,是他们,给了我圆自己的大学梦的机会,让我从一个不是正式工的工人,变成了一个高中教师,1994年,竟然还能稀里糊涂被评上中学高级教师!要不然,照我有很多“污点”的家庭出身状况,是永远不会被推荐上大学的!

接到那份沉甸甸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我心里明白,这就意味着,将来能吃商品粮,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双手捧着它,我才有了底气,觉得有本钱,有资格,有能力,能承担起女朋友那一份真挚的爱,能让她和我们将来的孩子在今后的日子里过上相对比较宽松,比较体面的生活!因此,我心情轻松的和她结了婚。

也许,今天的年轻人读到这里,会掩口而笑,觉得不可思议,但那个时代的许多有志气,不甘于现状的年轻男子汉,应该和我有大致相同或相近的心态!

接到录取通知书,我和同工班的工友们凑钱下了一趟馆子,我本来对酒过敏,不能喝酒,那天也经不住工友们好意相劝,喝了两小盅,喝得浑身过敏,起满了疙瘩!喝酒之前,又一起到县照相馆照了一张合影,还和要好的又分别照了两张。

哈尔滨治癫痫定点医院山南市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石家庄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