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莽山行(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抒情散文

一、莽山,走起!

女儿一回家,便兴致勃勃表态,这个暑假一定要陪我这个老妈出去看看,说这次不登山不下海,也不去地形复杂气候迥异的偏远地方,就去江浙一带看看江南古镇。我其实明白,女儿自己对旅游兴趣不大,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希望我可以开心。

我自然高兴。可暑假以来,各地暴雨内涝新闻不断,加之剑一味反对,一犹豫,暑假即过半,女儿满腔热情也如六月飞雪骤然冷却,说不去了,明年吧。我说,也好,去莽山吧,莽山不远,而且听说颇有看头。可偏偏事有凑巧,6.26宜凤高速特大交通事故给这次行动抹上了一层阴影,剑又开始絮絮地说,似乎只要一迈步,就等于去赴死。车祸以来,我其实对冥冥中的力量也有了忌讳,于是将此行计划暂时按下。可如今开学在即,不容迟疑,于是对女儿说,三天后去,不改了。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想出去透透气,蜗居一年,加上遇见一些奇葩人事,体内郁积的闷气快要将我的身体撑破。可剑还是一如既往地反对,理由永远堂而皇之,但我退无可退,决定用行动堵住他无尽的絮叨。

莽山不远,算是家门口的国家级4A景区,虽说开发还不够,但有人说,风景独特,可与张家界媲美。到底怎样独特呢?我很想知道。怎么去呢?跟团?笑话。约上三五好友同去?麻烦。自己去,最好。

说走就走的旅行,就是这么任性。

网络是个好东西,有关莽山景点资料,以及行车路线食宿安排,一查全搞定。

十七日清晨六点半,我和女儿坐上前往郴州的长途大巴。途径栖凤渡时,因为修路,塞车小堵,车至郴州汽车总站时已近九点。考虑到要去天龙站赶九点半去莽山的车,我们不敢迟疑,见有的士热情凑过来,也不论价钱,坐上就走。事实表明,我们多虑了,天龙站买好车票后,我们足足又等了二十分钟,车才开。

不知是真的很远,还是车速不快,从郴州过宜章至莽山,一路行来,竟然足足用了三个多小时。上车之初,我还能饶有兴味将一路风光尽收眼底,但渐渐地,眼皮便沉重起来,索性闭上双眼开始假寐。等我再睁眼时,车已行至莽山路口。这天天气晴好,山上云雾缭绕,如众仙出动,裙裾飘飘,轻盈曼妙,兀自在山腰舞动。

下午近一点时候,车抵达莽山景区服务中心大门口。一下车,那位早就约好的房东张小姐便笑容满面迎了上来。我们随她安排好了住所,又在她的热情带领下,取了预定的门票车票,返回住所。房子不贵,三室一厅,厨卫阳台,电视机,免费WIFI,应有尽有,每间房子都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让人恍惚在家里一样。

我们在楼下餐馆吃了饭,饭菜还算可口,分量也足,但毕竟是景区,比一般地方稍贵。饭后不久,景点车辆调度员电话打来,说下午两点半去天台山。

二、天台山惊魂一刻

到了停车场,方知只有四个人坐车。偌大一辆大巴,就坐这么几个人,我有些意外。车内那对小情侣不怎么讲话,很安静,我偶尔问司机一两个问题,司机倒也乐于回答,车内总算有些活气。

车朝更深的山里开去。司机驾技的确了得,这庞然大物,螺旋行进在连错车都难的水泥山道上,竟然轻巧灵活,游刃有余。我将安全带插上了,以免在突如其来的转弯处将我甩离座位。路旁都是山,只不过一边高峭,一边低削。一路之上,到处可见高插云天的大树,那树大都叫不出名字,不少树上挂了叶形标示牌,树皮斑驳,犹如老人脸上的老年斑,可见很有些年纪。人若上一百,算是长寿老人,但在这里,一百岁的树算是后生,是没有资格授牌的。

大约半小时后,车在一个小停车场停了下来。这是天台山景区集中营,自驾游小车或者景区内大巴都停在这里。这里商店、餐馆、救助站、公厕,一应俱全,无论是饿了累了还是要方便,都不必担心。下车时,司机向我们交代好返程时间和注意事项,便自去休息,我们也开始自由活动。

我们选择从左边石级小路上山。奇怪,车过莽山路口时还是太阳高照,燥热难当,不知怎么到了这里天竟然变了,此时还下起了小雨,天空也是乳白乳白的,始信司机那山里山外山上山下十里不同天的说法确非虚言。拾级而上,着短衣短裤的我只觉阵阵寒凉袭来,方知高处不胜寒并非矫情。幸好上车前做了两手准备,穿上了连体丝袜,还带了一条宽大的四方纱巾。眼下这纱巾往身上一披,寒凉自是减轻不少。一路上偶尔会碰到上山下山的人,可是极少。四周竹树环合,静得有些诡异,偏偏此时女儿提起今天是鬼节,无形中又增加了一些阴森。为了制造一些声音减少一点恐怖,我故意没话找话,并将声音提高。女儿却不同,一面说着鬼节鬼故事,一面四处搜索,指望发现什么兔子松鼠之类的小动物。

也不知走了多久,总算看到了山顶景点指示牌。这里也有一小块空地,一个简易茶水摊,不同方向的指示牌标示了不同景点的不同去路。

我们选择先去小天台。

沿着一条方石铺就的曲折山路往前走,不多久就见一道长长的盖有绿色琉璃瓦的红墙,路边还有一间低矮小屋,小屋内供有小佛像,大概是什么土地爷之类的神灵吧,女儿见佛即拜,煞有介事。再往前又见一间稍大点的小房子,里面摆有功德箱,供奉着财神爷,女儿进去,往功德箱里放了两元钱,一脸肃容退将出来。红墙里面是一寺庙,想必这就是天台寺了。路边有两道门,一道门框上书“晨钟暮鼓警醒世间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迷路人”,此门紧闭。另一道门框上书“剪一片白云补衲,邀半轮明月看经”,从此门进去,见一大院,院前有一精致黑色影壁,上书一大大的金色“禅”字,背面则写有“忍辱如地”。整个大院都烟雾蒙蒙,颇有些置身天庭的感觉。院内有一两层大殿,琉璃绿瓦,四角飞檐,门柱和屋顶都雕龙画凤,门楣上书“观音古寺”。门前白玉栏杆,大理石阶。另一边是一排平房,一间门楣上书“禅茶一味”,另一间则写有“法物流通”。也有一些没写字的,这些房子基本都是大门紧闭,也不知住没住人。走进古寺大殿,大佛像后面传来几个女人念经的声音,声音不大,如泣如诉,让人心生伤感。大概是觉察有人进来,里面走出一个面无表情的老妇人来,此人虽然清瘦,但精气神看来还不错,从那身缁衣芒鞋穿着来看,应该是一老尼,见我们不做声,她也不说话,又从另一边进去了。大概是太过肃穆,女儿不知所措,也不参拜,直接拉了我,走出大殿。

据说这天台寺,也就是观音古寺,始建于汉高祖时期,自然颇有历史,也很有故事。但我对寺庙一向淡薄,所以也不深究,走出院来。这时,雨大起来,前来避雨的人也渐渐多起来,但我们无心避雨,打着伞继续沿着石板路朝前深入。

又走了好长一段山路,见前方出现一观景台,这立于山峰之尖的观景台我在网上早已见过,如今亲临此地,我有点兴奋,脚下也变得轻盈起来。但通往观景台的窄窄的栈道却让我望而却步了,尽管两边都有栏杆,但四周空空荡荡,雾气弥漫,似在云端,山风呼呼吹来,树儿也朝一边倒伏,顿感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下山崖。我紧紧握着手里的伞,生怕它会被风吹走,更怕自己连人带伞一起被风卷去。我蹲下身子前行,根本不敢朝栏杆外看。女儿看我样子古怪,嘴里笑着,手里雨伞高举着,一步一回头,看她那得意忘形的样子我很是担心,便大声呵斥,要她小心。不料后面有人走来,问我怎么了,我一时尴尬起来,心想,身上披了七彩斑斓的纱巾,举止言谈还这么奇怪,人家不诧异才怪。

好不容易上了天台,站到这里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高处不胜寒。四周的云雾漫上来,天地一片混沌,只有这脚下的天台是可见的,而那愈来愈大的山风让你觉得这脚下天台其实也不踏实,因为就连天台旁的杂树竟然也都是倒伏着生长,可见大风并非一时兴起。幸好此时雨小了,可雨丝儿依旧斜飞。我把伞收拢,放到一个稍稍背风的地方,用手压住头上帽子,移步走近栏杆,朝下望去,不想头瞬间晕眩,各种骇人想象也蓦然涌现,我惶恐了,赶紧退回台中间,用说笑来挤走那些恐怖的想象。

天台的另一边有木梯,此前在网上看到百步云梯的说法,也不知是不是指这个。沿此木梯下去,还有一小天台,这木梯几乎垂直,并且有些已经开始腐朽,显出至少一指宽的裂缝来。虽说木梯看起来有一米多宽,但因悬挂于这陡峭崖壁之上,也就丝毫不能减轻这种恐怖。雾继续弥漫,山风继续吹刮,一不小心将不知掉落何处的恐惧感席卷而来。女儿坚持要下去看看,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进山时说的话了。而此刻在我心里,鬼节的概念空前强大起来,我甚至觉得,那山风似乎变得蹊跷起来,那风声里似乎也裹着一些莫可名状的诡异,聊斋里感受过的恐怖气息弥漫开来。但我又不敢明说,只是一遍遍地叫女儿赶紧上来,她越是不以为然,越是轻描淡写,我便越是担心。有时候雾漫上来,天台与人皆不见,我便心慌胆寒。但女儿却说,下来吧,这里看更有意思。

看着忽散忽聚的云雾,看着忽隐忽现的女儿,我想我也应该下去,哪怕就是蹲着也要下去。可我实在难以克服自己的恐高症,那喷涌而出的骇人想象我按也按不住。我一次又一次地鼓足勇气,一次又一次地在那悬空状态中放弃,有两次我甚至都下了十来级木梯,但最后还是无奈惊叫着退回。雨丝儿还在斜飞,在一步一挪蹲着下云梯时,我没有忘记拍照。我把包斜挎了,左手紧握手机,待雾气飘散便对着不远处露出的峭拔山峰抖抖索索地狂拍,脚下峭壁上的灌木在风中瑟瑟地晃荡,我的心也在这瑟瑟的晃荡中颤抖。我赶紧退回,再不敢下去。等女儿一上来,我拉了她就走,只是一到栈桥,我就反悔了,我为自己的胆怯羞愧。

此时有一对年轻的父子,扛着相机架也到了天台,我决定随他们一同下小天台。那小子十来岁,微胖,和我一样,也不敢下去,独自留在上面摆弄手机。那年轻的父亲似乎倒很淡定,提了相机架,稳步下梯。这次我吸取了教训,不再嘻嘻哈哈,不再惊叫连连,我一手扶着铁栏杆,一手与女儿紧紧相牵,紧随其后,目光下视,唯恐一不小心踩空跌落崖底,也唯恐因为四处张望引发恐怖想象。说是百步云梯,但究竟多少步呢,我没计数,只觉下云梯时,时间异常地缓慢。等我终于下到小天台,我长吁一口气,为自己终于克服这见鬼的恐高症和诡异的想象而庆幸。

这小天台真是小,最多也就十平米左右。仿树状铁色栏杆刚及腰部,尽管很想靠近朝底下张望,但愈靠近愈感到头重脚轻,似乎身体会倒栽葱栽出去。待终于胆大一试,朝底下瞟那么一眼,却什么也看不清,只见眼前白茫茫一片,四周都好像泡在乳液中,黏黏稠稠,看不分明。悬空感再一次袭来,恐惧弥漫整个心房,我无心拍照,重新退到台中央,静等浓雾散去。山风扫过,对面低处的山头上空现出一漩涡状青色空白来,形成中间青绿,四周乳白的奇观,我赶紧将眼前所见拍了下来,尽管因为手忙脚乱差点错失良机,但总算揪住了这漩涡的尾。

上梯时,我的恐惧感有所减少,但我依然不敢大意,眼睛紧盯着脚下的云梯,每前行一步,都紧紧扶着铁栏杆,总觉背后会有神秘力量伸出手来。等终于上来,离开小天台,我为这天台惊魂一刻而满足,觉得此行不虚。

退回至万寿塔,我们决定先在这里稍作停留。万寿塔是一石塔,虽看起来有十三层,但其实不高,每两层之间除了底下两层稍高,其余不过尺余罢了,石塔的底部是一长寿乌龟,塔身上有佛像浮雕,塔的基座也是巨石铺就,此处景致有些单调,女儿仅看一眼就拉了我离开。

右边是中南第一峰。这峰到底有多高呢,要多久才能登顶呢,问了那位卖茶水的人,觉得时间勉强还能应付,于是登山。这石级山道很是陡峭,都是匠人直接在山壁上开凿而成。之前去小天台因为路途平坦,倒没觉得怎样累,如今这几乎直立的山峰,爬起来自然累得慌。女儿不干了,动辄又坐下来叫苦,我不得不一再催她赶紧跟上,我的耐心几乎要被她摧毁殆尽,言语之间自然有些火气。这家伙不干了,说好心好意陪我来,还要受气,说自己不走了,就在这里等我。这哪成呢,手机都快没电了,万一弄出什么意外,联系都困难,我自然不答应,于是好说歹说,总算让她重新跟上。大约二十多分钟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峰顶观景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可如今登上了这第一峰,除了雾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站在栏杆边往下一看,简直吓坏了,原来这观景台竟然是支立于第一峰的尖部,四周的石峰隐约可见。我瞬间觉得自己如同爬上了百米高台,不由后退几步,偏偏此时手里雨伞伞柄自动拉长,赶紧抬手将伞高举意欲收回,我想此时若有人隔峰相望,大概会觉得我有点像电视《西游记》中那身披大氅挥动宝剑求雨的天师。

本想多待片刻,待雾散去,不料司机打来电话,说要下山了,赶紧回来。女儿有些犹豫,我想,就差一个景点了,错过实在可惜,再说离下班还有半个多小时,于是不理,继续前行。

在前往金鞭神柱的路上,我意外发现一条小路,路旁竖一指示牌,说此处通往东天门。一眼望去,除了眼前青绿的灌木清晰可见,前方则如轻纱覆盖,恍若雾里看花,不甚分明。只觉两峰对峙,高耸入云,中间似只可一两人并行通过,这是不是就是东天门呢,我不能确认。加之那路有些荒芜,大概走的人不多,考虑到时间,我只能忍痛放弃,继续前行。沿山壁石级小道登了一段,再往前就是下山了。下山的路也是石级小道,道旁生长着一些细竹灌木,让人不得不惊叹生命的顽强,明明是石头山呢,怎么就能在此生长。前方依然是雾茫茫一片,看不分明,但走着走着会有铁色小树横伸过来,若不是枝叶青绿,很难想象这些树其实是活着的。这些倒伏生长,虬枝盘旋,枝叶虽不见得繁茂,却也是生机盎然的铁色小树,实在让人肃然起敬。

昆明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郑州治男性癫痫的医院黑龙江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