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倘若我没有去上大学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摘要: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转眼已是2019年了,我的老母亲,假如您还健在,今年就是您的的本命年,72周岁了。   可惜我们母女,缘分实在太短。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没有妈妈最苦恼,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不知道,要是他知道,梦里也会笑……”   也不知道《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歌词是谁写的,寥寥几句,有妈和没妈的差别,已经一目了然。   您在的时候,我不一定是个宝;但是现在您不在了,我彻彻底底的成了一棵小草,还是一棵风雨飘零的狗尾巴草。就像那首儿歌: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宝自然是捧在手心的,草嘛,你踩一脚我踩一脚的,春后还要靠自己重生,在悬崖,在峭壁,或者哪一处缝隙里。   俗话说养儿方知父母恩。在自己有孩子之前,完全不能体会这句话的含义,就算懂得其中道理,自身也没有亲自体验。   以前的我,总是觉得您对我好凶,几乎每天都要被铺天盖地的谩骂声淹没,每次教训总是来势汹汹,吼骂内容不堪入耳,还时不时会遭掌掴或被拧耳朵。   这些伤害,已经为我的童年蒙上一层厚重的阴影。如果你默默忍受还好,胆敢反抗,只会得到加倍的惩罚。   所以我早早地就学会了察言观色,根据别人脸上的表情变化,来判断我现在说的做的,是否是对方喜欢的。   小时候不懂,现在知道了,那就是会看人脸色行事。   街坊四邻总是在各种劳动场合,不停地称赞您,羡慕您教出来的女儿好懂事,不仅会帮爸妈干活,还不闹不作,您听了就和她们一起笑了起来。   只有我,心里在默默地想,其实我好羡慕你们家的孩子,他们都可以无忧无虑的玩耍,我也不想这么懂事的,我只是别无选择。   但是这些话我可不敢说出来,这不是自己找削嘛。   威压不止是精神上的,还有体力。   从我还是孩童的时候,六岁还是八岁,已经每天都在做着家务。   印象特别深刻,一口农村大锅,我得爬到灶台上,才能把玉米糁撒到锅里,最后变成一锅玉米粥。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为什么?   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可以自由的玩耍,而我只能洗了碗扫了地才能出门?否则就是换来一耳光?   为什么农村的老式压水井如此沉重,却要我一个孩子站在凳子上压满一桶水才行?   而您说的话永远都是对的,不容质疑更不容反抗。您总是喜欢说很多我当时听不太懂的大道理。   您总是说棍棒底下出孝子,子女不打不成才。女孩子一定要手脚勤快,太懒惰了将来找不到婆家的,家务活早点学会是为你好。你敢忤逆长辈的教训,就是大逆不道,不忠不孝。   那时候的我,特别希望自己能快点长大,好尽快逃离这个没有人情味的家。直到我在无穷无尽的打骂中看不到生活下去的希望。   有一次,又是因为家务事,我又在挨您的教训,联想到前不久,邻居家一位姑娘突然自杀了,喝药。   我抬起头,轻望一眼还在不停训斥的您,突然心生一片悲凉,于是决绝的转身,在堂屋一侧,差点步了她的后尘。   也许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从那件事后,您就很少再骂我了。   那时候的我,对您是有一些恨意的,可是转念想一想,您有时候又对我特别好,在疑惑不解的同时我又打消了一些恨意,只是心里终究还是有心结的。   您在我心里的形象,可谓一直是强悍的,霸道的,甚至可以说是无敌的。   但是不久之后,我还在上初中,您在去农田干活的途中突然摔了一跤,从此就一病不起。   那个病来的稀奇古怪,怎么治疗都不见效。   在那个互联网还不发达的年代,我们只知道腿疼就治疗腿,谁也没想到,这是阿尔茨海默病的前兆。   农村的我们只听说过老年痴呆,谁也不懂摔跤会和它扯上关系啊!   您生病之后,家里确实安静了许多。再也没人吵吵嚷嚷,喊我去做这个干那个了,事情都是爸爸解决的,而我只能在学校郁郁寡欢。   在您生病的期间,我已经提前尝到了没妈的滋味。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合适的衣服穿了,以前每到换季您都已经给我备好了啊!无奈之下我只能挑选以前的旧衣服,凑合着穿。还好,我体型变化不大,就是衣服款式旧了些,显得有点不好看。   衣服脏了也是自己洗,还好我早就学会这些了,放假回来还能为你们熟练的做顿粗茶淡饭。   是不是很可笑,没有了您的照顾,自己才深深体会到,母爱,对孩子来说,是何等重要。   在之后的时间里,我闹了两次退学,都被你们软硬兼施的制止了。   直到我高二的时候吧,爸爸带着您去了县里的人民医院,一位老专家免费坐诊,才确诊了您的病情。   老专家语重心长的善意提醒:看你们也是普通人家,怎么偏偏碰上了这个病,真是倒霉。你们呀,也不用看了,都是进口药物,不是你们能负担的起的。以后就该吃的吃好,该喝的喝好,便宜的药物不要停。就这样吧,好好保重。   您说:既然治不好那就别治了,回家吧。把钱留着给孩子攒学费,这事儿不要告诉她。   那次回来以后,爸爸就再也没有带您去大医院看过了。我只能看到家里常年堆着瓶瓶罐罐,看着您的身体渐渐消瘦,精神日益萎靡不振。   有一个我毕生铭记的场景,每每想起都泪流满面。   那是一个每月一次的假期,我步行回到村口,远远地就看到您向外张望的身影,我知道您是在等我回来,于是加快脚步快速向您走去,还没等我张口说话,您却突然拉着我的手哭喊道:我的玲玲呢?你有没有看到我家的玲玲啊?我怎么找不到她了呀?我的玲玲啊,你在哪里啊?   错愕的我看着痛哭得像个孩子的您,脑海里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等我回过了神把您劝着哄着搀扶回家,然后悄悄的跑去墙角大哭了一场。   妈妈,我就站在您面前啊!您怎么了?怎么能不认识我了呢?   当时我只觉得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特别的渺小,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也怪当时的自己一点用处都没有。也不知道遇到这种情况,自己可以去向谁求助。   那一年是2009年。那一年我参加了高考。   2009年的高考,我是失利的。   很多人劝我可以复习一年,以我的成绩,绝对翻盘有望。   那时候,人们很单纯,以为考上大学就是有出息的最好出路。好像考上了大学,一切难题都能迎刃而解。   这里面也包括我。   我单纯的以为,早一年上完大学,就可以早点找到工作,早点赚钱,妈妈就能早点享受到我的孝心。   50后的人们,曾经吃了多少苦楚,熬过去多少艰难坎坷,我想让妈妈早一点,早一点,尽早一点的享受到女儿的孝敬。   这样的话,我上一本和三本,又有什么关系。无非是给村里那些喜欢看笑话的人,多一个嘲讽的话题。   我们家早就有很多话题被他们当作饭后笑谈了,让他们尽情取笑吧,我不在乎。   自己还是太傻了!   我傻傻的以为您至少还能撑到我毕业,看着我结婚,看着我生子,能够享受一下天伦之乐,我们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   我心底奢望着,您还能再坚持十年八年的,我一定会尽快的结婚生子。   可惜天公不作美,事不遂人愿。   您,还是在我大二那年,永远的离开了。   我恨!我恨老天不公,更恨自己意志不坚定。   倘若当初自己咬紧牙关,坚定态度,一定要非退学不可。父母最终也许只能妥协的,天下之间凡是父母和孩子的战争,最后大多数的结果,都是父母输了。   倘若我当时赢了,我就可以和别人一样,背起行李到南方打工。省吃俭用,把工资都带回家里,那么,妈妈的病情就会得到更好地控制。   说不定,还可以攒下一笔钱,把家里那栋八十年代的老房子,翻修一下。   那房子冬凉夏暖,四处通风。   夏天下大雨,里边到处摆满了接雨水的盆。冬天飘雪花,房子中央那个洞,也能飘下来几朵。   何况我不去上大学,家里至少会省下一大笔开销。   我那位妈妈带来的哥哥也不会因此事心怀不满,倘若家里再翻修好房子,也许他就不会在母亲过世之后,就举家南迁。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人生没有倘若,没有如果。   时光只可以回忆,却不会倒流。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直到此刻,我才真正体会到个中深意。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一个寒冬。   我本来在准备期末考试。考完后不打算出去勤工俭学,暑假出去就可以了,寒假我想回家陪伴你们过年。   我想多给你们再做几顿饭,虽然都是萝卜白菜,却感觉味道如此香甜。   我已经盘算好了价钱,年底一定要去镇上,帮你们买套保暖的新衣服,欢欢喜喜的过个好年。   给妈妈再洗洗头发,泡泡脚,女儿暂时也只能做这些了……   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计划被慌乱的打破,我感到自己如坠深渊。   挂了电话强装镇定,一声不吭的回宿舍收拾衣裳,默默告诫自己,一定要坚强,撑住,自己不能崩溃。   一路上我几度哽咽,又几度抬头,把眼泪硬逼回去。只是我努力撑了又撑,最终还是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回到宿舍,我趴在自己的衣柜格子里,放声大哭。   如此突然又满含哀痛的悲哭声,吓坏了我的两个室友。   阿霞几乎从上铺一跃而下,急切的跑过来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哽咽着抬头,只觉心底传来撕裂的痛感,见我几次开口,却发不出声音,说不不出话来,她只好在旁边陪着我一起大哭。   我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泪水,当时我觉得,平生之泪,已经枯竭了。   后来,班主任陪着我去院长那里请了长假,我独自一人,悄悄启程,行色匆匆,没有通知任何人,独自踏上回家的路。   可恨的大巴车,可恨的高速公路,以前从没有堵过车的那条线,那天却堵车长达两个小时。   短短的两百公里路,阻止了你我最后的相聚,从此你我永世隔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生离死别。就是我还在匆忙的赶回家,极力想去见您最后一面,而您却没能等到这一刻,已撒手人寰。只有脸庞上两行默默的泪痕,诉说着内心的不甘与牵挂。   我痛,我心痛,我压抑愤恨,却又无奈的痛。我一直记得自己不停的在颤抖,我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我无比虔诚,满怀希望的跪在大神牌位之前,祈求上苍怜悯,望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愿折寿十年,换您从床上醒来。   嫂嫂在旁边说你别再犯傻了,这怎么可能呢,然后她也说不下去了。   我确实太傻了,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忍不住去祈求,去奢望有奇迹存在。   其实我心里非常明白,这已经无力回天了。   我也比谁都明白:从此,我变成了一个没妈的孩子。从此,我只能在梦中与您相见。   女儿的心事,以后无人诉说。女儿受了委屈,再也没人可以撑腰。我身后的那把保护伞,已经悄然收起了支柱,化为一股隐形的力量。   记不清有多少个午夜梦回,您出现在日常生活的场景里。记不清有多少次泪眼迷蒙,我区分不开是现实还是梦。   也许是您还放心不下家里的老父亲吧,也许是还有为我没操完的心。   ……   在梦中,许多场景在重复上演,好像您就在我身边,没有离去。   唯独回家打开那扇门,再也喊不了一声妈妈。   我已经有好多年没喊过了。   在我第一次怀孕的时候,您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总是面带怒容,把我吓得够呛。但我心里明白这是您在担心我,或许是在生我的气吧。   怪我自己擅自做主结婚,就像一场儿戏,什么都没有操办。怪我没有好好为自己考虑,怪我为何委曲求全的吞下这么多委屈。   妈妈,您在梦里没有说话,但我能体会您的意思。   可是,女儿也有苦衷啊!   您走后的第二年,我那坚强硬朗,辛苦如牛的老父亲也病倒了。   我看到过他一个人,守在火炉旁,悄悄的抹眼泪。   他独立坚强的个性,从来不会如此软弱,那是我看到他第一次偷偷流泪。   我只是想能早点有个孩子,能让他还身体健康的时候,可以陪着孩子玩耍,我想看到这个天伦之乐的场景,特别特别的想。   请您再原谅一次女儿的任性吧。   后来第二次怀孕,我跟着老公一起回了湖南,冥冥中似乎感应到了您的关心,两地相隔千里,无言也能传爱。   妈妈,我在这里再喊您一声。您的爱意,我在梦中已经感受到了。   妈妈,现在的我,已经能烧好一桌好菜,已经有能力为爸爸购置一年四季的衣物,老父亲的养老问题,也已经安置好了。   现在的我,已经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我的伞羽之下,也孕育着两棵小草,他们都是我手心里的宝贝。   现在的我,作为母亲,偶尔也会对孩子发火,有时候忙乱之中也会对孩子大声叱骂,每当这时候脑海里就会浮现您的身影。   不是不爱,只是深爱。   我会尽我所能,倾尽所有,全力呵护他们。   请您放下担心,祝愿女儿将来做一个好妈妈吧!   我们今生缘浅,但是女儿会铭记一生。   您永远,永远,都是我的妈妈。   无人可替。      【PS番外】   本想好好写一篇缅怀母亲的文章,谁知提笔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没有铺设,没有安排,完全是情感倾泻。   这些情感,曾被深埋心底,无处倾诉。如今打开闸门,犹如奔腾洪水,滔滔不尽,连绵不绝。   时光很短,有很多特殊的情感我们来不及诉说。   记忆很长,它们深深驻扎在内心中央。   这些都是最真实的情景,把这种切肤之痛,深埋的记忆,表达出来,是一种缅怀,是一种勇气。   时光来不及握紧,就已经悄然逝去,您也许不是最好的,但绝对是唯一的。   今天,就让它们,以最纯粹的文字形式,静静的安放在一个角落。感谢文字,可以让我的情感有所寄托。 西安较好癫痫医院是哪家啊武汉看羊癫疯最好医院吃拉莫三嗪片期间可以哺乳吗武汉儿童羊羔疯哪个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