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墨海】童年忆趣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摘要:通过对童年生活回忆,感受童年生活的美好 (一)挖荠菜   过去穷会用野菜充饥,人们就挖野菜。   春天我们挖的最多的是荠菜。刚露出地面的荠菜,不像其它草儿菜儿茎干冲天,叶片向上。而是团团圆圆紧贴地面。说这个时候的荠菜跟大地拥抱,一点儿不夸张,那形状似圆的荠菜,其实就是春天留给广袤大地的吻。我们伸出小手,会用小铲刀轻轻一挖,贴在地面的荠菜就离开了地面跑到小篮子里。挖荠菜不比夏天割青,挥舞着镰刀,身后就会留下成堆的青草。也不像冬天拾柴火,面前会涌起成堆的枯枝败叶。挖荠菜要用心,睁大眼睛去捕捉。春天是荠菜吐绿的好时节,也是其它小草生长的时候,稍不注意,就会把杂草挖进小篮子里。一开始我挖的荠菜,里面就夹杂着不少杂草。回家怕爸妈责备,我就会把篮子里的荠菜倒在路边,摊开来,把混在荠菜里的杂草一一拣出来。有首歌叫《打猪草》,唱得很浪漫很煽情,可是歌里打来的草不是喂猪也是用来喂牛的。我挖来的荠菜可是要下锅,人吃的。爸没什么爱好,从地里回来喜欢喝两杯。妈就把我挖来的荠菜作爸的下酒菜。下午放学挖来的荠菜,不等到家里就蔫蔫的没精神。可是放到水里,那些荠菜立马就会精神振作起来,茎脆脆的,叶嫩嫩的,跟贴在地面上长着的一样。野菜吃法多种多样,或炒,或蒸,或做汤,或凉拌,或做成饺子馅儿,全凭各人爱好。妈爱鸡蛋炒荠菜。人说鸡蛋炒辣椒越辣越叨,荠菜炒鸡蛋,则是越吃越香,越香越想吃。鸡蛋炒辣椒,往往分开进行,蛋是蛋,椒是椒,像感情不和的夫妻,同床异梦。荠菜和鸡蛋而是抱得紧紧的,大有生在一起,死了还不分开的坚强信念。妈把炒好的荠菜鸡蛋翻翻拍拍,然后就用铲子切成四块放到盘子里。这时候的荠菜鸡蛋又像生日蛋糕馋得我们直流口水。爸呢?就着荠菜炒的鸡蛋,酒比平时多喝了两杯。   春天,灿烂的阳光如同美酒。挖荠菜的人很多,年轻的小媳妇也会加入到挖荠菜的行列。她们穿着红衣服蹲在春天里,蹲在阳光下,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格外惹人眼目。我们这些胎毛还没干的小子呢,则一点儿不安分,一会儿到路边,一会儿到田头。有时我见到一棵又大又嫩的荠菜,会欢呼雀跃,就会把别处的小伙伴招引过来。我得意的把那棵荠菜朝空中用力一抛,他们就一哄而上,撅着屁股去抢,逗得我哈哈大笑。   这时的我们,似乎和荠菜共同制造一个移动的晴天。      (二)栽树   植树又叫栽树。小时,我就开始栽树。   栽树应该很容易,在地上挖个坑,把小树往坑里一戳就完事了。我爸栽树可神圣了,都要在年前把坑挖好。那时正赶上寒假,爸就把我带上,一块儿到田边地头挖坑。爸带来的铁锨挖坑好像很费力,呼哧呼哧倒腾了半天也没把一个坑挖好。那年冬天一直没下雨,田边地头干得跟石头似的,再加上那年我家长了十几年的杨树据倒卖了,土里到处都是杨树根。可是,爸不泄气,对我说:“回家把洋镐子拿来。”我家有把铁镐子,是爷爷在世时就买的。用的年代久了,我们都叫它洋镐子。是爷爷冬天专门到堤坝上刨树根用的。有了这把洋镐子,再硬的土都刨的动,再粗的树根都刨的断。二十来个坑不用一个上午就搞定了。爸说:“现在把坑挖好了,过年栽树容易活,长得壮。”我相信爸的话,就不住的点头。爸把洋镐子朝地上一丢,说:“我去挑粪水。”就肩起两个粪桶走了。   我家厕所建在路旁,又紧挨着猪圈,人粪猪尿都淌在一个洞里。爸就把洞里的粪水舀到两个桶里。两个桶粪水满了,就挑到田边地头倒进树坑里。爸说:“这是给春天栽的小树施底肥。”别人家种庄稼用的是尿素或二胺,爸给树施肥用的是粪水,新鲜。这时,我有些内急了,就提着裤子对爸说:“我朝坑里尿尿啊!”爸笑笑,没说同意也没说反对,我就呼呼地朝坑里尿尿了。爸倒的粪水还没有完全渗进土里,我的尿一落到坑里就马上发出响声,就像大树被大风一吹,叶子发出的哗哗声一样,清脆响亮。我就盼快到春天好栽树,栽的树快快长大。   冬天终于过去了,有一天,爸对我说:“买小树去。”我和爸就到镇上赶集了。有人买小树会拣便宜的挑。爸呢?不粗不高的小树不要。所以爸买到了街上最好的小树。小树运到田边地头了,我和爸就开始栽树了。我双手扶着小树,不让小树斜一点儿,爸就培土。栽好一棵小树,爸就反复用脚在小树周围踩来踩去,直到把挨在小树周围的土踩得结结实实为止。爸这样踩着,我像模像样的也踩几下,唯恐栽的小树不牢固,让小树受了委屈。爸勤快,还心细。第二天会在小树的周围围上一层篱笆,防止顽童攀折小树。   爸栽杨树柳树什么的,我呢?贪嘴,会栽一些果树。爸的小树栽到田边地头,我的果树栽在院子里。夏天,我吃桃,把桃核聚起来埋在土里。第二年有些桃核儿就会冒出小苗苗。我们看到了,会欢呼雀跃,小心的把这些小苗苗移到院子里。杨树不辜负爸,一天一个样,几年过后就能卖钱了。我栽的桃树呢?对我也不薄,长得枝繁叶茂。只是结的果子没街上卖得大,也没有人家卖的好吃。爸指着树上拇指大的果子说:“这是毛桃疙瘩,一辈子长不大。”可是我们舍不得刨,总是让这棵桃树长着。      (三)玩火   有人爱鸟,有人爱弹弓。小时我爱火。爸妈吃过饭一上工,我就会把灶台上的火柴装进兜里。天黑了,我左手捏着火柴盒,抽出一根火柴棍,立在能燃着火柴棍的那一面,用拇指摁住,对着同伴,再用右手指用力一弹,火柴棍就会刺啦一声擦出一道亮光,飞出几步远。火光把同伴的脸照亮了,天上闪烁的星星似乎也暗淡了许多,同伴吓得赶紧后退几步。那燃着的火柴落到地上灭了,我就得意地哈哈大笑。   有一年秋天,同伴小雨家的狗要下崽了。小雨对我说:“走,到看场上扯点麦草。”每年生产队把打下来的麦草用拖拉机压扁,漏去碎草,堆起来过冬,好喂牛。那麦草滑滑的,软软的,狗下窝垫着一定暖和舒服。我说:“满月了,你给我一只狗崽子啊。”人生孩子叫坐月子,狗下崽是不是也叫坐月子呢?反正我跟小雨去了。到了生产队的看场上,小雨从怀里掏出一个破枕头套,说:“扯点里面的麦草。”麦草垛外面的草风吹日晒,有些枯了,手一碰就碎。我把外面的麦草丢在地上,就朝草垛里面伸手。我们把小雨带来的枕头装满了,我说:“走吧。”小雨呢?忽然对我说:“糟了,妈吃晚饭时给我的一角钱没有了。”伸手就在身上到处摸索。那一角钱可以买一块橡皮一枝铅笔,甚至还能买个本子。小雨急了。身上摸不着,就又匍匐着到地上找。地上有不少碎麦草,一角钱在黑暗处怎么找?小雨急得快要哭了。我说:“我有火柴。”我就把火柴掏出来,划亮,让小雨在麦草里找。半盒火柴快用完了,也没找着小雨的一角钱。小雨说:“明天一早再来看看。”庄上头晚放电影,会有人不注意丢下不少东西。我们常常在上学前到放电影的地方探头找头天晚上人们丢下的东西。像纽扣小刀什么的都能找到。我说:“对。”就跟下雨一起回家了。我钻进被窝还没睡着,就听外面有人大声喊“看场失火啦!快来救火啊!”喊声越来越大,喊声越来越多。我不相信,以为听错了,就窜出被窝,赤着脚到屋外。果真是看场上失火了。失火的正是我们扯草的那个草垛。大人都去救火,小孩子不能救火就去看热闹。我呢?吓得缩回头,钻进被窝再不敢伸出头来。那个麦草垛很大,生产队里十几头牛一冬的口粮全指望这个大草垛。大火烧去一大半。惊得第二天公安局都来了人。不用十分钟,就把坐在教室墙角的我揪了出来。那时我家祖孙三代都是贫农,爸妈到大队部狠狠打了我一顿。公安局就让我跟爸妈回家了。   从此,爸妈再不把火柴放在锅台上,不是藏在箱子里锁着,就是放在竹篮里吊在房梁上,我就是搬只凳子也够不着。有一次,爸对我说:“孩子,水火无情,做啥事都不能粗心马虎。”后来我才知道爸曾是小队会计,因心里急着要赶场子喝酒,算错了帐,给集体造成不小的损失。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管做啥,我都谨慎从事,做到防患于未然。 荆门治儿童癫痫那里好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点马鞍山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伊春癫痫病医院费用贵吗
上一篇:【墨香】傻娘
下一篇:【青衣】老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