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冰心】我语华秋(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文学大赛

没有哪一个季节,能够把累累的果实挂满枝头,而秋天便是。

没有哪一个季节,收获如春天般肥硕而炫美的种子,而秋天守约。

没有哪一个季节,把岁月的赐福和折磨,温润成由衷的感谢以成熟来表达,而秋天则弥补了这样一个空白。

因此,当我们解语秋天时,不应该只看到季节的衰老,还应该看到季节的丰筹。而这种丰筹,是季节长大后理性的面孔,是金子般的沉默。

秋天是一个季节,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更是一个历经磨难、浮华后淡定的季节。

在这里,我想把大学同窗好友,一位号称“胡子”的寝室哥们发来的手机短信录在这里:“老友别来无恙乎?敝人定于十月一日国庆节迎娶新妇,特洒扫庭院,备薄酒一杯,恭候你大驾光临,望屈尊移趾,举杯共饮,谨此。”我的室友,年近不惑,至今未婚。室友身体健康、气色红润,举止儒雅、言谈得体,事业虽无大乘之功,但也得意官场、进退自如。如此一来就会有人问及:“何以未婚?”因为对于生活的追逐,而不是对于生活的选择。

对于世事的逐渐清醒,室友终于觅得称心如意的爱人,这是我们同学寻找完整生活的一个句号,我由此而高兴。并在这金秋的日子,想把眼中美丽的秋天,在我过去感悟自己年华至此的基础上,续接并收尾。

细品,秋天不止是一个季节。

我曾经说过,如果将秋天看作是岁月轮回过程中在视野里矗立的一道自然风景,那就将秋天亵渎得有点简单——因为秋天,博大地使你会合理地想象着她的美!是的,你可以将秋天的丰硕吐纳在你的笔端,将秋天的萧瑟沉浮在你的心头,并和自己的心情与命运孪生成姐妹,或嬉戏莺歌、或低眉沉首于生活的华章之中;你在秋天的面前,或吟歌她的华美,或诅咒她的凄凉,秋天绝无怨言,她不会幽怨你的浮躁和风动缤纷的喧嚣——由是种种,均源于秋天的魅力牵动了你的思绪!

每个人的思想站在不同的层面与角度,就会对于秋天的感知有着层林尽染、大相径庭的感受。但有一点却是类同的,那就是每个人在思绪的徘徊与观望中将自己的情感或泼泻、或轻润,或在笔尖的微香中,成形于那活泼于纸上的、心血凝结且昭然灵动在一串串文字之中而随之肆意张扬的美。当然,这种情感的挥斥与唏嘘我也有过,并且早已播种在秋天的记忆之中。

不错,我很喜欢秋天,喜欢秋天那份人伦的感情。我时常在温习秋天的时候,图谋扣响秋天虚掩的门扉,尽可能呈现门扉后面那一个个往来身影的永恒与耕耘中活着的厚重背景。这时候,秋天就会在我的心中成熟起一个粗墨的轮廓,在眼里进出,在嘴里咀嚼,在指头缠绕……

我想,秋天是一位善良宽厚的母亲。我将秋天比作母亲,是在生命的延续和生命在岁岁年年里积淀的最初的感受。

记得小时候,有过很长一段挨饿的日子,这样的日子现在的孩童已经难以想象了,因为他们不知道那样的滋味。那时,一年的四季里处处弥漫着青黄不接,和小小肚子里的饥肠辘辘。只有在秋天,抚摸着高梁穗子,怀揣着玉米棒子,或者在晾晒着薄薄一层小麦的场上和小伙伴们嘻笑着打滚时,那种感觉就像婴儿躺在母亲的怀抱,扑闪着天真的眼睛吸吮母亲好象永不枯竭的、香甜的乳汁。秋天,竟是儿时最为渴望的一个季节。在这个季节里,母亲似乎每天有着笑脸,每次饭熟的时候,呼喊孩子的音调要高出其他季节里的几倍!可怜的母亲,看着我们大口吃着缺油少菜的饭食,看着我们渐渐鼓起的肚子和小嘴里打起了饱嗝,就会抚摸着我的小脸是不是又长圆了一点,时不时抱起我感觉一下是不是长胖了一点——秋天,因为母亲而变得温情;母亲,因为秋天而更显慈祥!

我想,秋天是一位告别胎动的婴儿。在思考中认真品读过秋天的人,都会感动于那枝头垂挂的果实。

不知怎的,当我看到秋天的丰硕时,就好象油然而生出和婴儿的一丝联系。好象枝头的丰满是母亲十月怀胎的成熟,是新生在向生活昭示着轮回的又一个起点。春天时,一粒种籽被大地的宽厚包容起来;夏天时,这枚种籽发育得枝繁叶茂并在风雨的淋漓中矫健成独立于生活的一树热情,期待着下一代在完美中诞生;秋天来了,春夏爱情的孩子终于出生了,不论饱满还是干瘪,都有着顽强的生命与忍耐漫长冬季的恒心,并使轮回的重叠罩在日月的光环之下,诠释着生命不息的延续——秋天,生命力极强的季节,因为在这个季节里,大自然又开始诞生……

我喜欢秋天,因为秋天还是一段生命的经历。

说实话,在我生命的年轮里等待着包含秋天的华美,等待着收获秋天的那一份沉甸。

有段时间了,自从过而立之年后,我将自己的生命正式勾画在四季的年轮,并悄悄陪伴着岁月的浅吟低唱,轻轻滚过了生机勃发但却稚嫩的春天,将满目千丛翠绿、万顷碧波的夏天揽在怀中温柔地拥抱,期待着秋天的成熟!而秋天的那遥遥而来的累累风景,在我梦中的世界里即将联欢于我生命搭起的舞台之上,或华景飘逸,或虬髯挥墨!

我喜欢秋天,喜欢故乡大西北的秋天。故乡的秋天可以将金黄挂满枝头,并随季节的风将我们辛苦的夏天参透。在金菊小嘴“摇篮曲”呢喃婉叙的时候,休息的夏季,在秋实的硕果中,在熟透的微笑中将重叠的绿色掩起,睡梦中思考着来年的英姿是否向祖国浩瀚的西北沙漠里挺进一段生命的历程,看看塔里木河胡杨的家园,看看腾格里、柴达木、毛乌素古丝绸之路上自己昔日绿姿飒爽的年轻雕塑!以便在又一个秋天来临时多一些崭新的痕迹和回忆的丰满!

我喜欢秋天,因为秋天可以在我们激烈的人生中,请红叶将生活的枝头染红,请平静将喧闹的烦躁安静。秋天,在平淡的心态中随日月的情欢快地在生命的枫叶上跳舞——她会在西楼的琴瑟中,乘上岁月驾驶的横贯时空的月儿,将枝叶对于大地的眷恋,以及对根的渴望轻盈托起在满天的星空之中!慈祥的秋天,又会在泥土的芬芳中,悄悄地怀孕着鲜活的希望,跨越着寒空中艰难的旅程,将一个鹅黄的春天奉献给轻飏欢快的世界,将你我的眼睛浸绿!

我喜欢秋天,秋天可以将我生活的轮回恬然地梳理。使我在不受干扰的茶园、草庐、石凳之间,用时光裁成的香笺,整理着曾经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整理着风雨中独撑的雨伞,将天地的情绪拒绝在自己的心情之外;整理着生命历程中所有的坎坷,并将其工艺成我生命中走过的一座座树立的碑石;整理着我曾经奋斗的辉煌并将其置于儿孙的书桌、床头之上,陪伴他们将自己的人生走完,要让他们永远看不见我生命的冬天和生命冬天里那一声倚天的感叹!

我喜欢秋天,在我生命的秋天里,我会燃烧尘世的炎凉,换上岁月的新装,听红林晚唱,绘绝伦美景,将世界赠予我生活的爱与愁、喜与悲,写成一篇秋日的华章,在琴声中依绕,并成为一首“万古”在山林中悠然散步时吟唱的小曲!

中唐诗人刘禹锡曾经咏秋:“试上高楼清入骨,岂知春色嗾人狂!”秋天,使我们感知了冷静和神宁,清爽和平静。

其实,秋天就是一位扶杖沉思、星夜伏案的老者。他在感悟过生命的沧桑后,细心地整理着生命的段落与平仄,付出与收获。

世事是什么?生活是什么?追求是什么?人生是什么……一道道似曾相识、不被推理的方程,他终于可以躲开无尽的忙碌,睿智地一一解答。至于答案的深奥,后人是否可以惊悟,他无须关心。这位老人,还会在自己或清瘦、或厚重的画中,把生活成就为一座生命真实的大山,每一座山梁,每一道沟壑,每一股泉水,每一声天籁……这些墨迹,都在真实记录着生命与生活的积累。

秋天是没有寓言和童话的,因为秋天实在到看重的是攥在手里的沉甸。回顾走过的路,你是否把生命付诸于阿谀奉承、屈就人品?你是否把生命沐风栉雨、手挽彩虹?你是否把生命推金倒银、奢侈浪费?你是否把生命独善其身、达及于人之中……而这些,须在和爽的秋天,才可以掂出其中的重量,和无法称出的质量。

守护秋天,就是收获希望。因为,秋天将春的花蕾,夏的生机,收获在冬的前沿;因为,秋天将夏的热烈,冬的萧条,粉嫩在春的明天!

秋天的种子,常常在冰雪中休息,在温暖中勃起,在满足中收获着生活的沉甸!

秋天的心情,每每在回忆中含笑,在清茶中漂浮,在甘苦中品尝着生命的灿烂!

朋友们,看来秋天不是绝对和独立的季节,将我们的秋天看好,就是看好了我们的人生。多抚摸秋天,我们心中的感受似乎会明朗许多……

如果,生命只有丰实的秋天,没有了秋天的前行者,那又该如何?

患上癫痫病应该怎么办治疗癫痫最好办法鸡西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