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沙漠散记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理论
摘要:沙漠,神秘而诱人。极目远眺,一望无际,浩浩渺渺,人在其中,犹若沙子。近处的细沙如定格凝固的海浪,一波接一波,伸向远方;远处的沙丘像锯齿,又像残缺的城堡,充满了神秘感。黄沙漫漫的原野,人类走过的足迹已被黄沙覆盖。搭手远眺,任思绪穿越千年,成吉思汗的铁骑是否穿越过你?王昭君的送亲队伍是否在此经过?商人悠远的驼铃声是否在此响起?岑参是否在这沙丘上抚须发出:“今夜未知何处宿,平沙莽莽绝人烟。”的悲叹? 火车奔驰在辽阔的内蒙草原上,窗外的景色犹如一幅浩渺的山水画,美轮美奂,尽显眼前。宽广的草地,温润的湿地,偶尔出现的一群群牛羊,蔚蓝的天空,使人目不暇接,我们也被这精彩的画面所感染。突然,有人惊呼:“看!沙漠!”放眼望去,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了点点黄斑,草原就像是得了“斑秃”的病人,观之令人心中不爽,同时,也有了一观究竟的欲望。   第二天十点,我们听从向导的安排,从头到脚都换上了防沙用品,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我们坐敞篷沙漠车,车速如飞,约十几分钟,进入沙漠地段,极目远眺,浩瀚沙漠,苍凉无比。   敞篷车左右摇摆,上下颠簸,飞速前进,惊险刺激,心跳加快。早已顾不上观景,双手紧抓扶手,笑声、惊吓声此起彼伏。哪个缺德鬼将水倒在海绵垫上,弄湿了我的裤子,竟不敢有丝毫的挪动。约莫二十分钟,车在一处平缓沙地停下,我们鱼贯而出,热气逼人,滚烫的空气能把人蒸熟,刺眼的太阳无情的烘烤着沙地。我们不怕热,迫不及待的扑进沙漠的怀抱。昨天的厌恶感荡然无存,代之而来的是无尽的喜悦和激动。   今天风平浪静,沙漠显得端庄而沉静。漫漫黄沙,细如面粉,像是谁用筛子精心筛过。掬一掬黄沙在手中,它是温柔的、调皮的,热热的,痒痒的,一种浪漫温馨的感觉弥漫心中。想在沙中打个滚,又怕同伴笑我。索性坐下来,坐在这滚烫烫的沙的怀抱中,感受这难得的惬意和舒心。   不远处一座高高的沙丘诱惑着我,急切的想登上去。可是,穿着防沙裤鞋在细沙中行走,每走一步都很艰难,脚踩上去,沙软绵绵的又陷了下去。我脚手并用,好不容易才爬了上去。极目远眺,一望无际,浩浩渺渺,人在其中,犹若沙子。近处的细沙如定格凝固的海浪,一波接一波,伸向远方;远处的沙丘像锯齿,又像残缺的城堡,充满了神秘感。黄沙漫漫的原野,人类走过的足迹已被黄沙覆盖。搭手远眺,任思绪穿越千年,成吉思汗的铁骑是否穿越过你?王昭君的送亲队伍是否在此经过?商人悠远的驼铃声是否在此响起?岑参是否在这沙丘上抚须发出:“今夜未知何处宿,平沙莽莽绝人烟。”的悲叹?   沙漠的平缓处偶尔有几株沙柳,它们就像是沙漠中的金子,令人欣喜,使人疼爱,不忍折下,只是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它。这些神奇的精灵在此生存,实属不易。大家争相与之拍照留念,它不喜不悲,只是沉默,很孤独,却是那么坚强,令观者震撼,我无形中对它有了一种敬畏之感。此刻,它是自豪,还是不屑一顾?   再上车,一只蝴蝶在车内乱舞,很粘人,它是误飞误撞乘车而来,有人拍打。我说:“别拍它,就让它乘车回去吧!”随即有人应和我:“对,我们把它带来,就有义务把它送回去,它与我们有缘。再说了,在这里,它可是很难得的一条生命!”他的话惹得大家哈哈大笑,继而掌声一片。任情而思,想起了网上认识的一位姑娘,她疯狂的爱上了她网上的姐姐,她爱的歇斯底里,甚至可以为姐而死,姐姐的QQ号,电话、血型,她都熟记于心。她陷入网络的空灵迷幻中不能自省,最后采用用最蠢笨的伤害姐姐的方式想离开她,目的达到了,姐姐被她弄得伤痕累累,最终狠心离她而去。从此,把她一人就如这只蝴蝶一样留在了爱的沙漠上痛苦、忧郁、压抑、煎熬,成天以泪洗面,痛不欲生。唉,这也是虚拟网络中灵魂相通,前世今生的一段孽缘吧。若她的姐姐能再拉她一把,把她送回现实生活该多好哇!   沙漠渐行渐远,真实的我又回归于现实,纠结于生活,拼命于工作,留恋于网络,时间在匆忙中度过。现实的我,珍惜自己,珍重知己,珍视那些生命中的每一刻感动,珍藏一些不为人知的美丽与伤心。   哦,梦中的沙漠!梦中的你!   武汉癫痫怎么诊治癫痫治疗的最新疗法是什么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治疗最好如何选择治疗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