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浪花】塔尔寺行记(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都市

塔尔寺是我们此次青海之行的第一站。位于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的塔尔寺,是我国著名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是青海省佛学院的最高学府,一世班禅和一世达赖都诞生于此。同行的小张已经来过多次,他给我们介绍说塔尔寺相当于藏传佛教中的“清华大学”,里面出来的僧人都是高僧。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小张说历代的活佛以及班禅都是从塔尔寺选出来的。无论真实与否,我还是很虔诚恭敬地观瞻这座藏传佛教里的“清华大学”,用心的感受活佛和班禅们曾经寄养身心、潜心修行的圣地。

首先进入我们眼帘的是八大如意宝塔,建于乾隆四十一年的这八大覆钵式佛塔,是根据佛经里对佛祖释迦摩尼的记载,为纪念佛祖一生中的八大业绩而建。在导游讲解的时候,许多游客都争先恐后的在塔前拍照留念,我也赶紧掏出手机连按几下,希望也能把这塔尔寺的厚重和大气定格下来。

在主殿大金瓦殿院子前的廊檐下,有好几个在磕长头的人,其中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和其他几个五体投地的藏服朝圣者不同,她穿着A字长裙,汉族的服饰,从她的气质上可以看出她应该是一名职业女性,但是,她却旁若无人的占据着门边的位置,所有要进院子参观大殿的游客都要从她身边经过,她的旁边放着一个铺盖卷,大概她已经在此叩拜好几天了。她就那么脸色平和,态度恬淡的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跪下、伸长手臂,匍匐下去、头紧贴地面,然后收回手臂,站起,再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跪下……这些在电视电影中看见的身穿藏族服饰的人磕的长头,今天在这个身着汉族服饰的女人身上,更让我感到了震撼和肃穆。据说,信徒为佛祖磕十万次长头,心中的愿望就会实现。初次听见这个数字的时候,内心是极度震撼的,十万次啊,这得要磕多久?!导游告诉我们,磕头的中间可以休息暂停,但间隔的时间不能长于24小时。我想,要磕够十万次长头,那是需要相当的毅力和耐心:双手合十举过头顶,然后缓缓放置胸前,双膝跪下,头磕到地面,双手手掌贴地面伸向前方,整个人匍匐下来,然后起身,再双手合十,再举至胸前……这样漫长虔诚的过程,再浮躁的心,再宏大的愿都会慢慢沉寂下来,心灵在这样的反复祈祷、膜拜中慢慢升华。最终,再深的仇怨,再苦的心智也会得到净化洗礼。藏传佛教用它独有的方式在洗去尘世浮躁,在净化生民灵魂。

随着人流的行进,我缓步进入大金瓦殿,沿顺时针方向前行,导游在耐心的为游人介绍着墙壁上佛龛里的诸神。佛龛四周是色彩艳丽的唐卡,大殿顶部是红白相间的大银塔,四面是数不清的白色哈达,正中间的佛龛里,藏传佛教的创始人宗喀巴大师微笑着俯瞰瞻仰他的人们,那棵据说是由宗喀巴出生时脐带血滴落而生的菩提树还在殿内生长,殿外院子里那棵枝繁叶茂的菩提树便是它古老根桠的衍生。在这个古老庄严的地方,所有的神奇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大殿前面的佛龛周围,有许多色彩艳丽的酥油花,导游告诉我们,所有的酥油花都必须在冬天雕刻。因为酥油对温度很敏感,在人的正常体温下,手上的温度会让酥油融化,所以,为了雕刻一幅成功的酥油花,雕刻者需要让自己的手一直保持极低的温度。看着这些藏民族独有的雕刻艺术,那些情态逼真的菩萨金刚,栩栩如生的花鸟虫鱼,却原来以这样严酷得近似残忍的方式完成,我不由得从内心里升腾起对酥油花艺术的敬仰,对藏文化的礼赞。大殿里数百盏酥油灯在静静的燃烧,它们静穆的微光照耀着静穆的酥油花。大殿里的游人们都放轻了脚步,他们用内心里油然生发的凝重与敬畏,以他们自己的方式传达着心中的礼赞。也许,他们也和我一样明白了为什么藏族同胞对酥油茶的热爱与依赖、对神灵的膜拜与敬畏。我想,对于我们人类而言,无论身处何种境遇,对灵魂的敬畏应该长存于心中。

塔尔寺的大经堂给我的震撼不啻于酥油花。那么多的廊柱把偌大的经堂分割成一个个独立的空间,独立空间里铺着一条条厚重的大毡毯。同行的小张说来的时间不巧,不能参观到喇嘛们的斗经,只能参观一下大经堂。我环顾四周都是唐卡壁画的大经堂,想象不出那些喇嘛们是如何引用经文来相互辩驳的,据说,只有最博学最睿智的喇嘛才能在一次次的斗经中脱颖而出,才能成为杰出的僧侣。我不禁想起了刚才在院子里看见的两个身穿红色喇嘛服的小僧人,大约十一二岁的模样,腋下夹着经书,一边走一边说话,看见迎面走来的我们,便微微弯下身子,单手在胸前给我们打个揖,不待我们回应,又不卑不亢地缓缓离去,我看着他们稚气的脸庞,内心里是一种怜惜的疼痛,小小的年纪便远离父母亲人来此求经问道,就像我们汉人的孩子从三岁起就开始了学校的生活,一直到二十多岁……人生从来都不是容易的,无论是身处平原的我们,还是身在高原的他们,人生境遇不同,但必经历程相似。

偌大的寺院,众多的游人,他们中未必全是虔诚的信徒,但是,这个庄严肃穆的寺院带给人们的洗礼,不仅仅是佛教徒能受益的。观瞻这些高大庄严、金碧辉煌的殿堂,目睹那些朝圣者虔诚的长跪叩拜,他们带给我的震撼何尝不是一次洗礼。在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当下,这个高原上的藏传佛教圣地塔尔寺,在神奇的青藏高原上给了人们神圣的信仰,这种信仰犹如呼吸一样,让剽悍、粗犷的高原人有了生活的方向,给他们灵魂的净化和强大的精神支撑。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这弥漫着酥油气息的空气,竟有了一种时空交错的幻觉,门廊间整齐摆放着的巨大经桶,不断的被人转动。据说,转一次经桶就相当于诵读了一遍经文,就等于接受了佛祖的一次安抚,不管你有多么深重的罪孽,都可以通过转动经桶借以救赎,最终达到让心灵抵达澄明清澈的境界。听着人们转动经桶的哐哐声,以及那些磕长头的人们手掌上带的护手板和地面摩擦出的刷刷声,堆积在我内心深处的经年的郁结和浮躁忽而沉寂了下来,人生百年,如沧海一粟,哪有那么多的郁闷与幽怨,那一刻,我相信,自己内心的澄澈也映照出眼里的清明。

我安静地坐在寺院的台阶上,和我的同伴们一起感受着一种被善念和从容洗剂过的僧侣岁月,在宛如莲花的境遇里,内心深处也生发出一种生生世世的信仰,那种对美与善的向往,对美好未来的虔诚,对澄澈清明灵魂的追求,在浮浮沉沉的尘世欲念里,永不熄灭。

湖北专科癫痫治疗医院郑州癫痫病公立医院怎么样怎么预防发现患儿出生得了癫痫病怎么治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