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夜来沉香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现代诗歌

  夜,在我的记忆里,总是飘着一种香。至于究竟是什么香味,已经有些难以记起,只知道是一种沁人心脾的淡淡花香。这种花香像颗种子,不停的发芽,不停的生根,慢慢的将一株墙内花朵,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每当骑车路过一户人家时,我总会慢下来,用力呼吸夹杂着花香味的空气。夜里的空气,缺少阳光的味道,甚至闻起来有些发霉。然而大部分空气总是新鲜的,野草的芳香和嵌入了几分凉意的露珠味道,每次都能在夜风中洗净我的灵魂。

  木讷的僵立原地,风飘飘洒洒,安静的夜把梦许下,今夜,我让发絮追逐远方的自由。晚睡的灯火,守护着一窗又一窗的承诺。也许那是个错,让我难以捕捉,夜里花香的失落。

  冰冷的墙,阻挡夜里花香,陪我一起流浪。我缓缓抬起手,轻轻触摸着凹凸的墙面。借着天际的红光,隐约能看到时间在墙上留下的痕迹。错落的坑洞,一个接一个,一直蔓延到墙的另一面。墙高出我太多,我踮起脚尖,努力深嗅每一丝花香。

  花香阵阵,而我却打不开那道门。门里,是另一个人的夜,它把守着这些花香。花香溢散墙外,已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缘分。我知道,我应该就此止步,走好过客的路。

  我转头,看看另一边的那棵枝叶繁茂的黄果树,碗盘般大小的明月被枝叶错开,洒下微微月光。月光落在我的脸庞上,它们似冰水般浸入我的皮肤,快速的沿着我的血脉,一路切割我通向心的道路。心,那里是我的夜,沉寂着梦一般的花香。我的身旁,只因没有花朵绽放,所以才让心睡在夜的梦里,所以才让花香藏在梦的夜里。

  一只蝙蝠披着它的黑夜,划破我的视线,仅在眨眼间,它就留下了一个黑影,供我参悟这个黑夜。黑影离我越来越远,最终成了一个黑点。我痴痴的望着那个黑点,幻想着那是一朵待开的花蕾,花瓣慢慢绽放,直到美丽与鲜艳到了极致时,一缕缕花香扑鼻而来。我用尽所有的青春,努力呼吸着,这夜间的不老芬芳。

  芬芳继续扩散,如花雨般倾落到我的世界。此刻,我的心比夜更静,比墙里的花更香。朦胧中,感觉自己,像棵迎接风雨的树,我挥舞着枝叶,把树影种植在那面墙上。那些树影,是我生命的延续,它们终有一天,会亲自丰收这场花香。而我,则是摇曳着身姿,让每一个黑夜,都能找到那份花香。

  我不期待谁会记住我,我所担心的是,我将遗忘谁?不管是谁从我记忆里被遗忘,我都会目送他的远去。同时,我也会让时光填埋那些脚印,因为,我怕脚印忘记了黑夜的方向。我相信,它们会在土地里安眠,静静的等待春风化雨,静静的等待春暖花开。

  夜已入深,我是夜还是树?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花香渐渐淡去,我的嗅觉越来模糊,我甚至分不清是夜的味道,还是心的味道。我知道,墙里的花终于疲倦了,它开始了一段梦的旅程。我更愿相信的是,它找到了一个可以拥睡入眠的黑夜。

  没有花香的黑夜,像一滩死水,紧紧将我包围。我慌乱的摆动着手脚,试图冲破黑夜的束缚。我幻想着自己是一盏花灯,随着流水奔走于祝福的道路上。我不知将要去那儿,只是我将要去到远方的黑夜,点亮每一个孩子的希望。同时,我也相信,那些孩子会告诉我,在前方的路上,有另一面墙散发着同样的花香。

  于是,我背上了行囊,告别了那扇给了我风雨的窗,告别了那轮给了我方向的月亮。我即将远去,身后的路依依不舍,送别我的身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知我的身影会出现在哪里?也许出现在一座山花烂漫的大山里,也许会出现在一片野草青青的草原上,也许会出现在一片浪花朵朵的海洋中,但不管我即将出现在哪里,我都只为夜里花香而活。

  雨珠骤然而至,间或一颗滴落在我身上。我垂头思索,是不是黑夜要驱赶我离开,抑或是它,不愿让我把那些花香沉入心中,沉入梦里。

  我自嘲的笑了笑,麻木的我思想有些僵硬,情绪陡然颓废了起来,我竟愿意把自己的生命融入每一个黑夜。于是,我开始了墙外的站立,直至灯火再也照不出我的面容时,我才翻身入墙,拾捡散落一地的花香。

  花香晶莹剔透,像珍珠般闪烁,像夜一般安静。我轻轻的捡起一缕又一缕的花香,花香在手心里躁动着,它们慢慢的睁开了眼,怔怔的看着我。我深情对望,却不想,换来今生的最大忧伤。

  我两眼无神的走到门前,才发现,与那面墙合为一体的门,竟然没有上锁。看到门,我只想起自己没有钥匙,却忘了门没有锁。看到墙,我只想起踮起脚尖翻身入墙,却忘了我只是个过客。思索片刻后,我决定不从门这儿出去。我掏出随身携带的锁,把门从里面锁上,然后艰难的翻墙而出。

  这时,夜雨变得多情了起来,绵绵不止。此时的我已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任由细雨打湿我的头发和衣服。突然,脸颊一阵刺痛,我挥手拍向脸颊,一只蚊虫被我拍成肉泥,它肚里的血液溅射开来,犹如一朵血花美丽绽放。血花的花香,诱来了一只迷路的蝙蝠,蝙蝠如闪电般飞过,再次留下一个黑影。

  我知道,那个黑影,是锁住黑夜的门,而门的背后,是闻不尽的花香,是走不完的黑夜。我毫不犹豫掏出了藏在心里的钥匙,向黑影投去。

  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于成都,竹鸿初笔

  后记:已有好几个月没有写了,感觉下笔有些困难了,每当面对电脑时,想写些文字时,却不知道从何开始。这篇文章是用手机所写的,是初稿,如有语病和错别字,请见谅。

西安哪家治疗羊癫疯最强该怎么避免羊癫疯发作中卫哪治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