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有江山的日子我很快乐!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诗歌
摘要:三天后《生活如山幸福若泉》前面的小蓝豆豆竟变成了一盏温暖的小桔灯,“这盏小桔灯来之不易啊!”我感慨道。也许大家不知道,这篇文字在发表之前,“习惯掉线”友已经帮我修改了N次,他不辞劳苦,逐字逐句审阅,细心的指出其中的错别字,并添加删减使句子更流畅,衔接更自然。指出的不妥之处我修改了以后又拿去给他看,他又不厌其烦审阅,就连错误的标点符号都帮我纠正了。后来我才知道他第三次修改的时候已是凌晨时分,熬了一夜疲劳直至修改好的他没有去休息,而是红着眼坚持又把我的文字修改了一遍。他还鼓励我说:“冉冉,你的文字功底很好,只是缺乏阅读而已,多看,多写,多学习,你会更棒的。” 窗外,雪花在半空盘旋若一只只翩跹的玉蝴蝶,又若朵朵梨花迎春而开。大年初五已立春,现在本应该是春波碧草含烟,可今年的天气却有悖常理,腊月本应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寂冬,不料老天却是艳阳高照,岁月晴好里我似乎听到了雪姑娘微微的鼾声,哦,是雪姑娘正沉浸在甜蜜的梦乡,忘了归期。枝头上没有“几处早莺争暖树”打破初春的寒气逼人,亦没有“谁家新燕啄春泥”热闹着眼帘,更无法描绘一幅“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如丝,如雾的画卷。   时钟滴滴答答欢快的唱着歌,不知疲倦的向前奔跑,已是凌晨十二点半,听着孩子均匀的呼吸,看着他白皙可爱的小脸上挂着一丝睡笑,我轻轻的披衣起身,坐在桌前打开电脑进入江山文学网站,平日要照顾一家人的吃喝,晚上还要辅导八岁的大女儿,更要照顾四个月大的小儿子,浏览网站成了奢望,只有在儿子熟睡之后,我的心才能泊到一个宁静的港湾,好好享受港湾里岁月静好,墨韵书香。窗外风寒雪冷,我躲进文字里找寻“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温暖,品味“你若盛开,清风自来”的绝妙。   想来真是巧合,看到自己注册江山的日子竟然是去年六月一号儿童节这天,儿童节应该是儿童们最快乐的一天,可以尽情享受好玩的,好吃的。那么我这一天注册了会员,是不是也寓意我来到江山以后的日子都像儿童一样快快乐乐呢。掐指算来来江山已经九个月了,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二百七十天有酸有甜的日子。   来江山最初是在雪落黄河边文友介绍下,去年雪姐姐极力邀请我来江山的天涯诗语,盛情难却,我很荣幸成了江山一员。我来天涯诗语的时候已经是天涯的五月风暴平息之时,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委,也不喜打听社团过去的纠葛,只是自己静静的写文,自娱自乐。清楚的记得自己发的第一篇文字是《清浅流年,悠然前行》,其实单看标题便知我当时的心态,风轻云淡的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当看到文字前面有一个天蓝色豆豆的时候,我不明白这是什么,一文友告诉我,若是编辑推荐文章,前面便会有一个蓝豆豆。我当时不知天高地厚的沾沾自喜,呵,看来我的文字编辑是喜欢的,要不然怎么会推荐呢。于是又投了第二篇,第三篇……   就这样沉浸在江山怡然自乐,与李白把酒畅饮,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生得意须尽欢;闲坐兰亭赏群贤墨人合一,兰亭序行云流水般清风出袖,明月入怀;低眉敛首,撷一缕春烟冬雪,系于发间飘扬而舞;素装清颜,掬一捧流云素白,拥于香肩轻歌漫步,时光浅语安然若素。幻想我便是那画中女子穿梭于唐风,驻足于宋雨,闲看花开花落,静观云卷云舒。   一日当我又像往常一样进入江山,随意点击的时候,不知怎么竟进入“陈宜新”老师的空间,当看到老师几乎每篇文章前面都有一盏红灯的时候,我震惊了,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继而是无以名状的痛苦和失落阵阵袭来。看看人家的文章,再看看自己写的,那不叫文章叫垃圾。   伤感之余,我没有气馁,没有一蹶不振,我要找差距,找原因。说行动就行动,怎么个行动法,就是向前辈和老师们学习,通过拜读他们的精品绝品,我发现一个问题,他们的小说,情节起伏跌宕,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他们的散文形散神不散,要么是简单的生活场景,要么是心情感悟,要么是所见所闻,要么是亲身经历,不管哪一种,都写的有血有肉,有神有韵,简单而又不失深刻,朴实而又不失真挚,真实而又不失独特……再看看自己的文字,虽然都是一些生活感悟,但感的不真不实,悟的不明不白,纵观全篇尽是华丽辞藻,无病呻吟,没有血肉没有枝干,如同行尸走肉。   揪出自己的不足之后,马上转变写文风格,思路,内涵,继续投稿,仍然是一个个蓝豆豆,但这时的我不再心高气傲,而是低下头继续学习,继续前行。同样是蓝豆豆,此刻彼时的心态却悄然的发生了变化。   看文,写文,发文,便是我精神生活的全部,自以为很努力,可收获的仍然是一个个小蓝豆豆。时光荏苒,不觉几个月过去了,看着自己文字前面的小蓝豆豆没有一个变成一盏红灯,那盏红灯,犹如冰心笔下的小桔灯,照亮的不是前方的路,而是心里的路,那么温暖,那么窝心,而可怜的我没有拥有一盏的能力。自卑在心里发芽,逐渐长成一棵叫做伤心的树,结出一种失落的果实,摘下一颗放进嘴里,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苦涩。那些日子,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我,历经三十多年风风雨雨的人,为了文字流下了苦涩的泪水,于是果断的认定自己不是写文的人,便黯淡的消失在墨韵飘香的文字之海,发誓不再来江山。   一天,上三年级的女儿放学回来到楼下跳绳,说是要参加跳绳比赛,却怎么也跳不好,要么绳子甩的快,腿跟不上节奏,要么腿跳的快,绳子跟不上拍子,几轮之后,女儿累的满头大汗还是没有掌握跳绳的要领,又被绳子绊倒,狠狠的摔在地上,女儿彻底的被激怒了,扔下跳绳,哭着说,不跳了,不跳了,就考零分吧。看到此情景,我马上疏导女儿的问题,安抚急躁的情绪,又亲自给女儿示范,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女儿不仅学会了跳绳,还能连跳了,破涕为笑的女儿高兴的说:“妈妈,您说的真对,无论做什么事,只要不给自己退路,不去逃避,就一定能成功。”女儿一句话道破天机,敲醒了沉睡的我,为什么能帮助别人迎接挑战,而自己却过不了这道坎,为什么要这么狭隘偏激,说白了是自己可怜的自尊心,和自卑感在作怪。惭愧的我,拾起被自己丢弃的笔,振作起精神,重新信心满满的回到江山。贝多芬曾说:“想象困难做出的反应,不是逃避或绕开它们,而是面对它们,同它们打交道,以一种进取和明智的方式同它们奋斗。”于是我在心里燃起两盏灯,一盏是希望之灯,一盏是勇气之灯。有了这两盏灯,在文字的路上我继续前行。虽然知识面太窄,阅读量太少,底子太差的我依然只有蓝豆豆相伴,我却学会了用不逃避,不躲避的平衡心态去面对身边的事物。   看着我沉迷在文字的世界,老公说我写的不是文字,只能称作东西,纯属浪费时间。我一笑而过,万物皆东西嘛。老公又说经常坐电脑前,对颈椎腰椎不好,我说自己就是中医世家怕什么。老公又说既然是中医,便知道思多伤脾的道理吧,天天思考着怎么写文,伤了脾,消化营养不良继而引起低血压头晕,自找的,我说我活该,我的生命本就为了文字而生,老公没辙,只有说:“写吧,写吧,写成大作家。”老公是大学老师,也许阻止我写文只是手段,而非最终目的,最终目的应该是让我远离电脑吧,因为那时我已身怀六甲。   后来随着体积不断的增加,行动起来的我像只蠢笨的企鹅。宝宝即将出生了,我含泪暂时离开了我爱的江山。   这一别就是四个月,当我再次打开江山的时候,那种喜悦就像他乡遇故己,那种亲切更像久别的亲人再聚首。此时引荐我加入墨香的雪姐姐已经是东北的优秀编辑和江山之星了,天涯诗语新社长走马上任,焕然一新。感动江山变化之时,在墨韵飘香文学网站结识的一位友友极力邀请我去墨香天涯,不名一文的自己竟然也有友友真诚相邀,只要不离开江山,不管哪个社团都是我的家,这样想着,便和友欣然前往。   来到墨香,我便被墨香图标深深的吸引了。清莲亭亭出水,出污泥而不染,闭上眼,依稀看到一望无垠的荷塘,荷叶翡翠般密密集集的铺开,有的高出水面轻舞,有的浮在水上伸展,微风处,碧浪层层,翠云滚滚。擎起的碧玉伞若西施浣纱遗忘的绿裙,在水云间陶醉的轻舞曼舒,满眼叠嶂玉翠。微风吹来,碧绿的裙裾伴随悠扬的笛声缓缓起舞,于是清香便层层的荡开,弥漫在水波里,碧空里,云端里……有的才只有一个青里泛白的花苞,娇羞欲语,含苞欲放;有的只开了一半,一些花瓣散下去,另一些簇拥在花蕊旁,犹如一位衣衫未整的美人;全部盛开的露出莲蓬,莲蓬里包裹着颗颗碧珠,娇娇嫩嫩仿若出生的娃娃,莲蓬一周是嫩黄的莲蕊,丝丝绒绒。近观娇腮粉面,纤尘不染。远观亭亭而立,不妖不媚。袅娜多姿的红荷,身姿清纯的白荷,一圈圈像红云,一层层似丹霞,映得湛绿湛绿像陈年老酒似的碧水如脂如染。荷静静的悠悠的开在我的生命里,我的心里。爱荷,与生俱来,我还给自己的空间起了一个“纤荷黛月”的名字,不懂平仄的我还为阳台上栽种的几颗碗莲写过两首小诗:   《芙蓉》   翠云滚滚碧浪仙,清水芙蓉掩娇颜。   出水灼灼蜻蜓立,纤尘不染香清远      《清荷》   婷婷出水撑碧伞,犹抱琵琶半掩面。   轻舞碧裙鱼戏水,明月照心尘不染。   在墨香,我又与我深爱的荷不期而遇,不能不说这是冥冥中注定,无法躲过的缘分。这一刻我便在心里默默的念:墨香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每天不管再忙再累,都会打开江山,进入墨香,在这里感受着“墨”的写书临画,诗意流连;“香”的芬芳典雅,温婉嫣然;“天”的宽广开阔,海纳百川;“崖”的淡雅别致,博大精深。目光和身心跟着习惯掉线在《蓝色雨中行》,深深喜欢上那平淡的句子:“我喜欢清静,喜欢寂寞,那清静寂寞中,似有一朵小花在绽放,开在心灵深处,幽香四溢。我所谓的好心情,就是有着淡淡的伤感。”读鲁老师的文字更是受益匪浅,于是在笔记上抄下他的生活感言:“其实生活是无须仰视的,它如微风无痕,如细雨无声,吹动着暗涌的情愫,浸润着凡尘的沧桑。只要钟情于生活,人生的旅途就会风光无限:淡之喧嚣,坐拥宁静;舍之奢靡,但享温馨;远之富贵,结伴山水,失之烦忧,得之快乐,此谓生活。”咀嚼着红尘一笑唯美的句子,不那不是句子,那是最温婉的心声你听:“花儿开了,我在窗前等你;雪花飘了,我在伞下等你;夕阳斜了,我在念里等你;月儿圆了,我在梦里等你。”墨香天涯是我们爱文字的人的家园,有墨香便心定气闲,有墨香四季安暖。   有江山我是快乐的,有墨韵我是充实的,有文友我的世界更精彩了。墨香的文友“习惯掉线”无私的帮助我,指导我,他告诉我写散文要做到形散而神不散,意境深邃,抒情性强的同时,情感要真挚,语言优美凝练。写小说,语言问题和故事情节非常重要,语言不能太过于罗嗦,最好加一些环境的渲染和描写。至于故事情节要让人耳目一新,不要拘于老套,而且整个情节要简单明了,让读者感到很清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我真的是受益匪浅。   于是,我抱着试试的心理在墨香发了一篇《奶奶,来生还做您的孙女》,没想到竟然是我们社长亲自审阅编按,编按时这样写的:   远山,孤坟,慈祥的脸,奶奶离开“我”快17年了。天堂的奶奶,您好吗?作者以细腻真挚的笔墨,细叙了自己和奶奶过往的那些点点滴滴,字字深挚,句句肺腑。文章以电影过片的方式,用一个个特写的镜头,把奶奶那些感人涕泣的场景淋漓尽致地展示给了读者。作者没有用刻意的标签给奶奶脸上贴金,而是用人物自己贴近生活的行动与语言,向读者做了最好的诠释。文章对奶奶着墨不多,寥寥几个段落之间,一个血肉丰满的奶奶形象就栩栩如生了,读来余味深浓,及易引起读者的共鸣。一篇很质朴感人的文字,推荐共赏!   我感动着社长在百忙之中还亲自审阅我这个新手的文字,更感动着社长鼓励的话语。两天后,“习惯掉线”和社长来道贺,庆贺我在墨香发的第一篇文字摘精。摘精,我当时一愣,慌忙跑去看,看着文字前面挂着一盏红灯,那是我心里渴望了已久的小桔灯,那么暖心,那么养眼。历经三十年风雨的我又一次流泪了,这次却是激动的泪,幸福的泪。   看到自己的文字开出了小花,虽然不起眼,却也是清香扑鼻。满怀激情的我乘胜追击,又发了第二篇文字《生活如山幸福若泉》,幸运的是竟然还是社长亲自审阅点评的,读着社长精彩点评,依稀看到社长在昏黄的灯下,一字一句,一丝不苟的审阅着文字,窗外寒风肆虐,时针指向凌晨,可社长仍纹丝不动,废寝忘食。我在心里说:“夜深了,休息吧社长,您实在太辛苦了。”   三天后《生活如山幸福若泉》前面的小蓝豆豆竟变成了一盏温暖的小桔灯,“这盏小桔灯来之不易啊!”我感慨道。也许大家不知道,这篇文字在发表之前,“习惯掉线”友已经帮我修改了N次,他不辞劳苦,逐字逐句审阅,细心的指出其中的错别字,并添加删减使句子更流畅,衔接更自然。指出的不妥之处我修改了以后又拿去给他看,他又不厌其烦审阅,就连错误的标点符号都帮我纠正了。后来我才知道他第三次修改的时候已是凌晨时分,熬了一夜疲劳直至修改好的他没有去休息,而是红着眼坚持把我的文字又修改了一遍。他还鼓励我说:“冉冉,你的文字功底很好,只是缺乏阅读而已,多看,多写,多学习,你会更棒的。”   其实我是知道的,自己底子差,视野不开阔,语言组织能力欠妥,也许是友友嗅到了我自信外表里掩藏的一丝自卑,才这样鼓励我的。我想告诉善良热心的朋友请放心吧,我以后不会轻言放弃的!   日子就这样在温暖和感动里流逝,岁月唱着清脆悦耳的歌叮咚前行。接下来又发的几篇也幸运的摘精,我更加信心满满的迎接每一天,当“习惯掉线”友看到这些时,还打趣的说:“冉冉,你的收益金额有几块钱了,够我们买两瓶啤酒庆贺庆贺了。”多幽默的友啊,如果不是你,我想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只是小小的成就,我已很知足。满足之余,在心里告诫自己,以后定要加倍努力,弥补不足,争取更多的荣誉,回报友的苦心和社长的栽培。   白落梅说:“在这喧闹的凡尘,我们都需要有适合自己的地方用来安放灵魂。也许是一座安静宅院,也许是一本无字经书,也许是一条迷津小路,只要是自己心之所往,就都是驿站,将来起程也不再那么迷惘。”所幸历尽半生的行程,我的心灵不再漫无边际的游牧,因为我在江山墨香里找到了皈依。如水时光缓缓的划过指尖,回首来到江山的日子,我想说:“在江山我很快乐,在墨香我很充实!”   抬头看看时钟指向凌晨两点,停下笔,凝眸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若三月的柳絮飘飘洒洒,又如八月的芦苇荡,微风之处,放眼白茫茫的芦花随风起伏,仿佛一片雪的世界,雪的海洋。也许,当这场春雪化为春泥之时,春姑娘便踩着“沾衣欲湿杏花雨”的柔丝,合着“吹面不寒杨柳风”的韵律,轻唱着烟雨霏霏染绿萍,鹅黄柳软送清风,踏歌姗姗而来。         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山东癫痫病医院怎么治疗癫痫病护理哈尔滨治疗癫痫疾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