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邂逅春天(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诗歌

秋,在不知不觉的蝉鸣中,落下一地残红,飘起的相思再也掩藏不住春潮般的涌动,当寒窗还挂有昔日的冰冷,暗角里的湿气还在不断地上涌,初春的一抹嫩芽在昨日的清露里香甜的酣眠,一袭春衫便浓妆淡抹的款款而至。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重叠,翻滚着昔日浪漫与沧桑,旧的年轮终究藏不下今日的喜怒哀乐,我知道自己曾经一度的失迷与那一片茵绿的草原,想放纵一下自己,撑着那把为自己遮挡过多少风雨的油纸伞,骑着快马,寻根与江南的淡墨幽香。

小桥流水人家,固然让人流连忘返,然而那只不过是白云过山,转瞬的美丽,终究不是我的归属。我知道现时是不能带有任何激情和超越自我的东西存在,因而不管怎样只能寄隅与江南一角,从窗棂里窥视你的笑语嫣然。

于是,便手捧着昨日的香甜,醉倒在唐诗宋词里,想借古人的青墨抒发心中的感慨,在一片“草色遥看见却无,”的境界里观看“万条垂下绿丝绦,”的江南胜景。

我被安置在一阕老旧词牌的一行里,细细数着散落在幽径的一地残红。

独自行走于小城的一隅,望着这个承载了几年悲欢却即将就要告别的城市,总是还未来得及伤感,思绪便被喧嚣取代。也许直至离去的那天,也带不走一重山水,半盏清风。

总是安慰自己,人生或许就像一场禅茶,沉浮或是聚散,最终都要被红尘饮尽,败给时光这场盛宴,只留得人散后,一钩淡月天如水。我知道良园虽好,但我毕竟根不在这里,因而总是觉得自己犹如一朵飘飞的云彩,似一片无根的浮萍,只要风起便会漂泊不定。

烟尘未了,总是不断的想起过去,口中念叨的是一抹淡淡的乡愁,守着落日的残红,在异乡的情怀里,轻数着时世的变迁,总想有一天我们会重新邂逅在这个繁华的冷烟之中。

所以,我喜欢用文字勾勒,馈赠给自己一次美好。就像小巷尽头的油纸伞一直在盛开,灯火阑珊处的伊人一直在等待,而我的江南,在沉睡了千年之后,终于被多情的烟雨唤醒,泅渡了我千百年来的寂寞。我终于没有错过了花期,等到了你的出现。

可你我都知,这一场风月,怎会写尽了眉弯?这一场浮华,又怎不会被看穿?

当梦想跌落尽现实,又有几人可以抱着一帘幽梦安之若素,尘心静简。又有几人可以守着一纸薄诺灵犀私藏,相濡以沫。

当那些都成为一纸的喜庆时,年少的轻狂似乎没有丝毫的改变,晚来入梦,却时常梦见年少的时光,在最青稚的华年里,和几个小伙伴在破旧的石桥上刻下在何时再重聚的日期,恨不得把我的名字别在风的衣襟,伴她走完明日的风尘。到如今,午夜梦回,思绪漫过经年的巷陌,暗藏在光阴背后的秘密也终于被薄风剪破,可我却再也忆不起所思念的为何人。

期盼总是美好的,怀柔的情感不亚于当年激情,如午后的骄阳总让人倍觉炽热,那一弯心曲,在幽深的巷陌中纵横交错。

常常无眠于那一阕青瓷里,感叹岁月的变幻无常。当经年的明月风干了满纸潮湿的寂寞,我们也许只能在一阕词令里浅唱清欢,优雅嫣然。也许,无涯的时光如野草般疯长,清瘦的影子在淡月的光里被拉得很长很长;暗淡的往事再次充塞整个心房,尘世微凉,恰似盘缠纠结的藤蔓,纠结在内心深处,又有谁知,那一腔春潮后的激流,已交织成一张无形的丝网,在青春的朝露中已结成一个又一个晶莹的泪萤。

不然,为何我不能饮尽浮生悲凉,将淡泊从容安置在心间。或许是尘世的心敞开太久,不免疲惫,饱尝凡尘里的喜怒哀乐后,想要寻找一片属于自己的净土,在故乡的慈怀里,欣赏时光带来的人间苦乐,用一壶老酒,风干我旧时的衣裳。

在一片青翠的竹林里,青砖灰瓦,陌上繁花,清风自由的游荡在乡间的小路上,戴一顶斗笠,披一帆蓑衣,效农人或低眉竹篱,或锄禾弄桑,享躬耕之苦与乐,谈诗画于庭院,看炊烟袅娜的在云上升起,听悦耳的鸟鸣划开寂寥的晨,将人事浮华汇入泪的诗行。

夕阳西垂,远方的一抹残红,映红了村头的那间老磨坊,披满沧桑的老磨,承载着太多的南来北往,在旧日的黄昏里依旧发出咿咿呀呀的絮聒,像是召唤游子归家的声响。

池塘里的碧莲洗落一天的疲惫,一片悠扬的蛙鸣里,她正对着摇曳的月影在独自梳妆。轻落帷幔,在一片“暖风熏得游人醉,”的境界里,畅想轻语如梦,微风,细雨,落花,燕双飞,转瞬,又是人间四月天。

竹林深处,我的村庄,到处都是古朴的段落,这是我根植的地方。

我愿意将自己交付,交付于这一纸清白,交付于这一湾浅溪,交付于这一胚净土。

可是,我知道,这一抹情愫终是无法衔接故乡的日月,我清浅如瓷的心事也无法被故乡收纳。

我的身躯终是无法像母亲那样贴近大地,我的目光也无法像父亲那样深爱门前的柴垛与奔跑的羊群。

我像是被炊烟放牧的云朵,虽然根植于故乡的那一泓清泉,却只能为了梦想去流浪。

不然,我为何不能在田埂上拾得几粒种子,在曲径深处种出一片桃花。

时光瘦了多少心事,指尖留下多少清欢,岁月又苍白了多少无言。

一颗心,在红尘的行走中越来越寒凉,渐渐就害怕相信那些日渐稀薄的情爱,害怕相信那些海誓山盟的永远。

低眉,浅笑,若有一天,我们在水墨丹青里走散,无需缅怀,亦不必伤感,就用怀袖的一抹暗香垂钓一壶往昔,记住曾经的擦肩。

当思绪恰如羞涩的昙花,盛开在寂寥的午夜,摇曳的竹影吸纳着落红的沉香,一弯镰月也浸染了露水的芳泽,总是忍不住问自己,为何拣尽寒枝,仍旧不肯安歇?

渐渐害怕这样的自己,淡泊到无情,又不能遁出于这红尘。

于是,翻阅少时的日记,密密麻麻的字间,写满了友人的相知,父亲的呵护,母亲的叮咛,还有珍藏的诗笺,满是青涩的懵懂。

原来,总是要相信,爱一直在我身边。只是,我忘了将它泅渡。

开怀,畅游,若有一天,当满肩的风尘勘破眉间的宁静,就写一封信给远去的自己吧,不问归期,安然便好。

沉思,寂寥,若有一天,当寂寞的烟火再一次撑开夜孤寂的杯盏,就续满一壶浊酒吧,不问浅酌,沉醉便好。

我知道,一定有些什么,是我必须珍藏的,不然,我怎能在这十丈软尘,尝尽落寞繁华,寻一隅安身,盼一世安稳。

让生命感悟,唯念安暖,走进这万丈红尘,宠辱不惊,看门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观天边云卷云舒……

南宁癫痫那家医院好武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有哪些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洛阳治疗小儿癫痫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