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木马】端午:万古传闻为屈原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言情
端午:万古传闻为屈原   5月16日,应邀去陕南旬阳县的太极城大讲堂,和当地的文化界人士交流。临回西安时,获赠了两个精致的香包,联想到媒体上开始时有出现的粽子广告,我意识到,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已经近在眼前了。   端午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传统节日。在汉语中,端字有初始之意,端五遂泛指每个月的初五;而在中国传统的历法中,五月是被称作午月的,所以,端午,就理所当然的是专指五月初五了。战国时期,诗人屈原作为楚国大臣,主张修明法度,选任贤能,富国强兵,联齐制秦,进而统一中国。不料被人诋毁,屡遭贬黜。屈原忧伤国事,发愤作《离骚》,倾诉自己眷念祖国和人民的真挚之情。后楚、秦兵戎相见,楚军节节溃退,败局已定。屈原怀着满腔哀怨和愤怒,在五月初五这一天自投汨罗江。当地民众得知此事,纷纷划舟相救,但未获结果。民众为避免屈原的遗体受到江中生物伤害,把饭团用树叶包裹投入江中。以此为嚆矢,赛龙舟和包粽子这么两种民间习俗渐次形成。唐代有人曾赋诗慨叹:“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   在中国历史上,屈原一直是被尊为爱国诗人的,但近一些年来,学界却出现了不同声音。有个把人认为,屈原爱的不是整个中国,他爱的楚国“只相当于一个郡,只是中央政权统一领导下的地方行政区划的一级,也证明这种国只是‘天下’,‘九州’的一部分,与我们中华民族的以地区团体为基层单位的统一的祖国是完全不同的。”因此只能说他爱乡土,不能说他爱国。甚至还进而上纲上线说:爱楚国的屈原“对这样一个阻碍统一的封建割据政权睠顾系心,流连忘返,我们认为是不能叫做爱国的。”   以上言说乍一听来,似乎不无道理,但稍加思忖,却不难发现其完全不能成立。   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期,“分久必合”,追求并实现统一,是大势所趋。当时的六国之中(尤其是其中的几个强国),没有哪个不希望由自己来完成统一大业,作为楚国的臣子,屈原殚精竭虑辅佐楚王抗秦,何错之有?秦始皇最终消灭六国,一统天下,有着天时地利人和诸多方面的原因,我们尊重他的胜利,但因此便剥夺其他各国在天下未定之时争取问鼎中原的权利,甚至把他们统统定位为“阻碍统一的封建割据政权”,这合适吗?在我看来,这种成王败寇的历史观,才是一种最要不得的腐朽货色。所以,应该肯定秦始皇统一中国的历史功绩,也必须赞扬屈原在六国争霸过程中展现出来的崇高爱国精神,肯定前者和赞扬后者,绝非水火不容。   至于屈原爱国主义崇高精神的具体表现,可以从多个方面来解读,但最应该被我们珍视并推崇的,是他的爱家乡、爱人民。   先来说爱家乡。在屈原的作品中,如“陟陛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仆夫悲余马怀兮,蜷局顾而不行。”(《离骚》)“鸟飞返故乡兮,狐死必首丘。信非吾罪而弃逐兮,何日夜而忘之?”(《哀郢》)都表现了他对家乡的热爱和眷念;其热爱之深沉,眷念之殷切,几千来,一直感染和陶冶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并且,屈原对家乡的爱,是远远是超过了楚国的范围。读他的《天问》可知,那里面的一百七十多个问题,大部分是对整个中国历史的叙述,可见在他心目中,无法忘怀的并不只是楚国,而是整个天下!   再来说爱人民。读过几本历史书的人想来都会知道,民本思想在春秋战国之前已经出现并不断发展,载入文献的言说中,最有代表性的,便是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之论。屈原是民本思想的积极倡导者。他的作品里,对人民的苦难深表同情的诗句比比皆是。如“皇天之不纯命兮,何百姓之震愆?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哀郢》)是在激怒地呼号苍天,责问它为什么向老百姓发怒降灾,造成人民妻离子散,四处逃亡。并且,即就是在政治失意的逆境之中,屈原仍然牵挂着人民,“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吟诵屈原的如上诗句,怕是很少有人不因之动容。   屈原的悲剧,是由于他遇到了一个昏聩无能的君王和一帮子心术不正的权臣。固然历史无法假设,但我有时会想,以屈原的爱家乡、爱人民为前提的爱国情怀,来治理一个统一的中国,大概绝不致于“二世而亡”吧!   以屈原这个具体的历史人物为实例,二十多年前我在宜昌有过一面之交的朋友符号先生(当时他任宜昌市副市长),曾对爱国与爱民的关系有着十分精辟的论述。他说:“屈原既是伟大的爱国诗人,更是伟大的爱民诗人。爱国的内核是爱民,爱国的目的是爱民。‘爱国’而不爱民,不过是假爱国以‘爱己’。”正是由于此,几千年来,屈原一直是中国人心目中的一面爱国大旗,直到今天,这面大旗依然指引着我们奋勇向前!   端午:万古传闻为屈原。      如何治疗小儿癫痫病北京哪个医院能确诊小孩子的癫痫呢武汉羊癫疯的治疗医院那里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