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实力派写手选拔赛】从立冬走来_1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写景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915发表时间:2017-12-04 19:12:42 摘要:走走看看,风景满眼。    一、立冬   湛蓝湛蓝的天,平静地像没有波浪和海风的湖面,令人耳目清新,心旷神怡;阳光散发着淡淡香甜的温度,普照之处,金光闪闪;几支花朵,还在开着,倒比以往开的清新温柔,恬静灵动;果实种子已经很饱满了,就那样静静守候在花儿旁边,不用考虑今生归宿;爬山虎就这样匍匐于地,褐红的枝蔓叶子,随意旋绕相偎,在冬日的阳光里,温暖悠闲;柳枝依然妙曼婆娑,在微风中婀娜多姿,闪耀着金色迷幻,风流依然;鸟儿在枝头快乐嬉戏,啄食果子,鸣声清悠欢快;葳蕤多情的枝桠伸出臂膀,在高空舞蹈、对弈、相守、相望,连蓝天也多了一份妩媚与梦幻。   葡萄架色彩斑斓,沐浴着立冬第一天的阳光,散发着慈爱圣洁的光芒,惬意从容;红火的国旗在蓝天冬阳里愈加艳丽,微风轻拂,飘飘逸逸,骄傲感动。   山河壮丽,风景如画,人民勤劳,幸福安康。祖国,时刻盛在华夏儿女心头,坚实永恒。      二、树的态度   一棵树,不知何时生根发芽,从废铜烂铁的空隙蜿蜒而上,活成了一棵树的模样,在阳光下,橘黄金红的叶子,一样惹人喜爱。   不知因和,一棵大树曲里拐弯地向上长着。还长出了许多分支,锯掉了零七杂八的树枝,它依然顽强不屈地向天空沿伸,高出的树枝又妨碍了高空电线杆,于是,它再一次被齐腰锯掉。这次,它改变了生长的方向,斜着身子绕过电线杆,发枝生叶,傲然晴空。   历经磨难,她长成了一棵别有风情的树。惹得人垂怜抚摸,投去赞赏的目光,它经历的风风雨雨,云淡风轻。   蓝天下,叶子徐徐降落,像一只只金黄的蝶,迷幻灵动,凄美动人。停留在树上的叶子,在阳光中变换着色彩,喜庆极了。那些落光了叶子的树,正用一只只坚硬有力地臂膊擎起蓝天,气势磅礴。   每一棵树活着,都有鲜明态度。何况人乎?      三、白太阳   今天只不过是立冬第三天。昨天中午的太阳,令人走到单位浑身燥热。   清晨,双脚迈出单元楼大门,寒气逼人,不由使人打了一个寒颤。看地面叶子,也失去了往昔的温柔,生硬地翻滚着。晨练的人武装的严严实实,急匆匆行走,冬风,连他们以往欢快的说笑声都吞噬了,只听的到风啸和树叶刷刷行走的脚步声。   行走一会儿,在屋子里积聚的热气散发殆尽,身上发凉,头皮发冷,耳朵也块冻硬了,生疼生疼。风剑的凌厉,就是这么疼这么真切的领悟。   大地呻吟着,像病入膏肓的老者,苍白无力,睁着无神却又渴望的眼扫视着世界;灰蓝色的天空,云朵不再如扯絮般白白净净层层叠叠,就那样一滩滩静默着,睡意朦胧;太阳白花花一片,看它,却有些刺目。   如果风稍微歇息一会,白阳光还是有些暖意,让人也很享受。鸟儿在枝头飞窜。叫声凄厉急促。它们婉转清脆的鸣声被风裹挟去了吗?它们也冷了吗?   半弯白月亮还悬挂在空中,黑夜并没有远去。   白白的日月,在初冬威严的面孔下,遥相对望;日月光辉,与天同光,和地同辉,天地永恒。   冬天,只不过才亮出自己一根毛发,它庞大的身躯,还在后面呢!   那又如何!      四、光影坐标   日月星辰,让人感受着冷暖明暗,我们或以物喜或以己悲;世间万物,也一样享受着阳光雨露的滋润,日月星辰的恩赐,只不过它们不会粗暴自私地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它们只把感恩的一面,柔柔美美展现出来,表达自己对生命的喜悦。   立冬好几日了,寒气愈重。树上的叶子已经掉落一半,留在树上的叶片,轻轻摇晃,努力抵抗着冬冷,天空是羞涩的蓝,没有一丝云朵,连太阳也慢慢腾腾,羞羞答答地悠悠醒来,一缕风掠过,一抹光涂抹,叶片闪着金光,像儿童天真无邪的笑脸,就那样单纯地沐浴着阳光。明暗阴影,静中有动,任任何高超的画笔,也难写意出它们此刻的快乐与享受。   正午的阳光有了温度。光影的手,均匀地涂抹到大地每一处角落,树枝儿有了些许慵懒,但仍然生机勃勃,像人到中年的淡然沉稳,和或有的创造与激情。   乌鹊归巢,残阳如血。树静静伫立,向晚而歌。身影厚重,凝练成诗,荣辱不惊。   树,还是树。它并没有改变色彩与态度。我们眼中的不同,只过是光影,赋予了它全新的生命价值。   我们眼中的世界,因为我们感官的差异而五彩缤纷;因为我们慈悲,而懂得它们的不易与美丽;日月星辰,平衡圆满着世界的差异,将最美最感人的世界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用一颗满足感动的心怀、伸出一双虔诚的双手,用心接纳面对生命中每一天的日月星辰,把每一天每一时都当成我们生命的起点和落点,就像花草树木,日月星辰一样,静静地,努力地走过这个世界,不要去搞破坏。   花园里,还有一朵白月季开放着。它并不寂寞。有那么多叶子庇护着它。它容颜华丽,不减当初,还多了一幅端庄癫痫患者能吃奥卡西平吗高雅之态,这是岁月的痕迹,赐予它固有的气质,无与伦比。   室内的杜鹃花,开出淡红色的花朵,星星点点惹人怜。据说这杜鹃花是一种叫杜鹃的鸟悲鸣,血洒遍野,而开出的花。   在春季,不知田野里的杜鹃花,是否是这样秀秀气气,弱不经风的模样。我想,春季田野里的杜鹃花,应该是茁壮美艳的。   这并不是杜鹃花的错。人,总会以自我为中心,改造改变着世界,自以为至高无上。其实,我们的生命和思维,并不比一束花一棵树顽强缜密,   因为,花草树木敬畏自然,它们懂得以日月星辰为经,以天地雨露为纬,于岁月中珍惜生命,谦恭卑微,在这个永恒的坐标上,永恒地循环往复,岁岁年年。   而,聪明的人,并不想懂得这些。他们总想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改变世界,于是乎,战争、疾病、天灾人祸、物种灭绝、资源枯竭、自私贪婪……   这个世界,什么是你的?放下了,美丽的世界,都在你眼中心里。      五、送寒衣   老先人收到寒衣,身上暖和了,心里舒坦了。   那是父辈侄儿去先人坟茔敬香,送纸钱,稍寒衣。   昨晚,我没有去为祖先送寒衣纸钱吃食,因为我的孝心,又要劳烦另一位佝偻着背穿着“环卫”衣的老人,在寒风中辛劳不已。我不忍心。他们就像我都亲人一样善良平和。   早上,老家下雪了。麦苗在白雪中郁郁葱葱,来年,又该是一派丰收景象。   平川的风很狂。给冬天增添了一份凌厉的气氛。冬阳,闪着光,被风掠去了温度,在风的空隙里,轻轻流泻。   不能说是西北风的无情,压制了冬阳的温情。你不看,盛夏骄阳,也一样所向披靡过。   只能说,世间万物,皆抵不过时间的冲击。   斗转星移,日月轮回,谁都不是天地永恒的主角。   大权在握,无须骄横淫佚,为所欲为;生为百姓,大可不必自卑自弃,仰人鼻息。请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请用心高贵地活着。除过你,世上再没有和你一样的人,你是独一无二的主体。   此一时彼一时也。      六、小雪   “小雪,虹不见,天气上腾地气下降,闭塞而成冬。小雪,气寒而将雪,地寒未甚而雪山西专治癫痫病中心未大。   绿衣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摘录   冬天的第二个节气小雪至,看窗外亮晃晃的天,就想出去走走。可,我能去哪里呢,无非悄悄出去,快快单位小游一院而已,对这,我亦万分欣慰。   小雪的冷,冷到人的发肤,硬硬地,往你身体里挤,往你皮肤里钻,空气冷而醇烈,吸进肺腹,像夏季微凉的冷饮。在小雪里走一阵,身子里的浊气便被洗濯一新。   天空的蓝,也是冷清冰凉的。好似凝结了无数人间的悲凉,收纳了人生未知的苦难,静忆流年光阴,藏而不显,伤而不语。   落英遍地。失却了秋的斑斓缤纷。就如此平淡干枯地拥挤着,静等茫茫白雪,将此生收殓。那么,往昔的春姿初澜、夏花烂漫、色彩斑斓、硕果累累,与其,都成了历史烟云,一起消散。   老而枯萎的果子,独自挂在枝头,沐浴冬阳,他的兄弟姐妹,从春至冬,是怎么一个个去了的,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知道,生命,无非是一个过程,有先有后,有迟有早,有新生就会有死亡,所有的幸福,只是你有幸遇到,一切的不幸,也是你今生的劫难而已。有些事,也许是你躲不过的。你必须用生命,才能交付出沉痛的一生。   道理总是懂。可是,面对突如而至的死亡,总让人难过与不舍,各种假设纷沓而至。   果子落叶,肯定比人睿智,它们什么都懂。   脱水的叶子,干枯残缺,光泽暗淡,依然留在小雪里,站在原来的地方,摇摇欲坠。   柳枝儿叶子落尽,不再柔软,闪着微斓的光,摇晃着,有些生硬,就像我伸出衣袖的手指头,麻酥酥地疼。   蔫蔫的月季花,色斑蠢蠢,再也抬不起头了。夏秋季节,她红红火火开放着,顽强地进入了小雪,不知道,大雪的日子,可否有它的身影。   一切,都是天意。   该来的,你躲不过。不该来的,你去不了。      七、孤单在上,失落在下   少年儿童时,天真烂漫,不谙世事,只懂吃饱穿暖,寻伙伴玩耍开心,回家去,在亲人身旁撒娇,寻求心灵慰藉,这是人生最得意幸福时刻。可惜短暂。   一晃长大,还是乐意三五成群,围在一起谈天说地,看玩伴工作结婚,过起了小日子,生疏了自个,心里未免有些失落和抱怨,抱怨她们“重色轻友”。也假装淡漠,不去打扰她们,慢慢地,也适应了没有她们的日子。云淡风轻,日子一样走过去。   看着爷爷奶奶逐渐佝偻的腰背,看他们走路时喘息的样子,看他们慈爱无求的眼神,心里就很痛很怕,怕失去他们。想陪在他们身旁,可是,要工作,要挣钱,要成家要立业,许许多多不可避免的事情,让我挣扎奔波在生活线上,看到许许多多从课本亲情里找不到的社会答案,一度让我迷惘、悲观、愤懑、失意,我甚至怀疑生活的真正意义到底是什么。   20几岁,我没有成功的事业来赚取足够的金钱,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伴伺候爷爷奶奶。我还想努力改变现状,我告诉自己,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让爷爷奶奶享到我的福;我祈祷上苍,让我的爷爷奶奶能够长命百岁,然而,时光无声逝去,祈祷如风而去,五年时间里,我相继失去了亲爱的爷爷奶奶。   时光不等人。誓言如风。思念永恒。   没有人会永远停留在相同的时间空间里徘徊不前。只是,会将空间里的情感默默收藏。一个人独品。   纵观人生历程,其实就是一棵树,一枝花成长一季的过程。从抽枝发芽、枝繁叶茂、五彩缤纷到纷纷而下的落叶,然后归于谢幕,热烈从容,淡定洒脱,毫无惧色。   暮年,是孤独的。孤单地一个人来一个人去。眼望着飘然而去的同伴在地下抱团窃窃私语,自由自在地翻滚,看一只洁净雪白的猫儿卧在松软的叶毯上,闭目养神,听脚步踩在叶片上刷刷动听的声音。   一片孤独的叶子,孤单地挂在树梢,它是想努力依附住最后的生命之源,还是想飘然而下,皈依尘埃?   阳光是那么温暖,天空是那么蓝,风儿是如此轻柔,它有些留恋。“活着,毕竟是好的”。它想,“好死不如赖活着”。   有人说,它真美真幸福。红的像一团火焰,衬着树的灰,天的蓝,云的轻,活成了一个美丽的神话。它的生命力真强,独傲枝头,如诗如画。   没有人理解它的孤单。中年的孤单,有时是自己刻意的逃避,自己完全可以自由操纵。暮年的孤单,是可怕的,当你站在空旷的空间,回想往日繁华相聚的喜悦,看眼前孤独蔓延,恐惧、思念落满心头。   它想:那先去了的,只不过枯萎了而已。你瞧!它们多么快活。我宁愿枯萎而去,也不愿孤独老去。   一阵风吹来,它轻轻落下,没有一丝丝声息。它成为枯萎了的一份子。   它抬眼,柳树摇摆着身子,婆娑妙曼,和以前一样。天空还是那么蓝,云静静走着,鸟儿滑动翅膀,鸣叫着,飞向远方   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它落下来了。它已不再孤单。      八、杂七杂八,便是生活   冬深,叶落净。   还有几日,大雪节气将至。 济南最好的癫痫医院  覆盖在表层的叶子瘦小干枯灰暗。像人之暮年。当掀起底部,一片片鲜亮丰满的叶子,让人眼前一新。   原来,这树叶也和人一样,最先去了的,是壮美华丽沉甸的。   厚密的叶子,悉心呵护着大地。有细嫩的叶芽,自湿湿地面露出。   人类若不如此勤劳整洁,让这些叶子留在原处,该是恰当合理的。   有时候,明知自己做的不合乎情理,也还是违心地去做。   80多岁的老奶奶,满头银发,一脸慈祥。领着60多岁的女儿,来单位交困难申请。老奶奶说话条理清晰,对于经历过的和眼前的困境,她始终笑呵呵地。   自始自终,没有听到她哪怕一声轻微叹息。她的精神面貌,她的心劲,让人尊敬。   夕阳,染红了天边。圆球样的太阳,悬浮在树杈上。留给人世间最后一丝光亮和温暖,耗尽了他全部的心血。   “一粥一菜,当思来之不易。一丝一缕,当念物力维艰。”我们每天饮食衣物,大多来自大自然,它们冲破重重艰难险阻,吸收阳光雨露,经受风吹雨打,遭受虫鸟食啄,经过农民兄弟勤劳的双手,历经千辛万苦才能成为我们盘中餐,身上衣,想想这些,都不应该浪费每一颗菜熟,每一粒粮食,食用它,是对它们最大的尊敬。   唯美食与新衣,不可辜负也。   聚七八毽友,快快乐乐踢几场毽子,进退攻守之间,再无烦事扰心。   运动着,快乐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总是杂七杂八的事情,反复做着,有时开心,有时也有些困扰。   也有些迷惘,人的命,到底是不是天注定?是所谓的“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吗?      有些事,不去想,也就不是事。因为,你压根想不通,理还乱。 共 497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