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叶子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经验
叶子的父母自幼双亡,跟着爷爷奶奶艰难度日。人们说叶子七岁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相面大师,在村口的十字路口给他算了一卦:说他天庭饱满,两耳垂纶,长大一定是个文曲星的命,虽历经磨难,但定有后福!对此笃定不疑的爷爷奶奶不禁喜上眉梢,更加骄纵叶子。小时的叶子也挺聪明的,不过大多的才智没用在学业上,而是偷鸡摸鸭煽风点火,惹得众邻居纷纷前来兴师问罪,为此爷爷奶奶没少赔了笑脸。   叶子就是一朵开在温室里的花,经不起风吹雨打。爷爷奶奶逝去后,叶子碌碌无为孑然一身,不觉到了而立之年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看昔日的小伙伴娶妻生子,独有自己与一只小黄狗形影相吊,久之,叶子便有了自卑心理,从此沉默寡言起来。沉默寡言的叶子有一个梦,那就是当个大作家。村里的人们常常看到他背一个帆布书包,里面有书有笔,时常在河边小树林游荡,对着树木河流吟诗作赋,名曰“采风”。   叶子是在三十五岁那年当上新郎的,媳妇是河西的寡妇翠花。   翠花长得水水灵灵,手臂大葱一样玉白,脸蛋是气死日头的瓜子脸,身材窈窕亭亭玉立,尤其那双勾人魂魄的大眼睛,看了就像触电。翠花年轻的时候是公认的美人,人们说男人为她流的口水能聚成门前的池塘。可是应了自古红颜多薄命,翠花的婚姻却很不幸,连嫁了三个丈夫,不是病死就是出了车祸,没有一个能和她走下来,渐渐嫉妒她美貌的想占她便宜的放出风来,说她是“扫帚星”,克夫的命,受尽了人们的白眼,翠花经历过无数次的屈辱和抗争后破罐子破摔,于是凭着自己的美貌放荡形骸招蜂引蝶,成了方圆十几里地有名的“破鞋”。不过随着年龄的渐渐增大,年近四十的翠花决定找一个好男人陪伴余生,于是悄悄看上了三十五岁了还一事无成,被人称为书呆子的叶子。翠花有自己的想法,叶子憨厚老实无拖无挂的,嫁给他心里踏实。   叶子毕竟是烂泥巴扶不上墙,二人成家立业,翠花说要和他好好过日子,叶子也信誓旦旦,暂时把书稿束之高阁,准备大干一场享受天伦之乐。   从没干过农活的叶子第一次干活就出尽了洋相。   那是秋后,雾色迷蒙,叶子赶着借来的牛车往自家责任田运粪。叶子本身就是搞创作的,脑子里老是构思他的小说,不知不觉到了中午,一气拉了四车,等到晌午,翠花到地里看看,到了地头,杏眼圆睁花容失色:“你个废物,把粪运到谁的地了?”叶子赶紧摘下眼镜细看,坏了,一上午白干了,把粪全运进了邻居大牛的地了。翠花指着叶子的鼻子大骂一场,从此再有农活,即使请人,也再也不敢让叶子去干了。   闲下来的叶子于是重新拾起笔,专心写起他的小说来。小说的稿纸越摞越高,翠花总是斜着眼睛耻笑他:“有病,你写得这玩儿顶屁用!废物一个!”   叶子不为所动,眼睛片的圈数越来越大,腰板弓得越来越低,稿子渐渐有半人高了,不过寄出去大多石沉大海,回来的也是退稿信。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渐渐有“豆腐干”发表于报端杂志,叶子高兴了,便出来炫耀,于是人们便怂恿着他请客。在一次收到五十元稿费后,叶子豪迈的大手一挥:请客!   我们在镇上的小饭店里喝得酩酊大醉,喝了酒的叶子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一改平日的沉默寡言,变得激情飞扬口若悬河。他给我们讲高尔基和他的三部曲,给我们谈论莫言和诺贝尔,我们不知道高尔基也不知道莫言,叶子渐渐涨红了脸,不屑说:“什么?连高尔基都不知道?悲哀,莫言呢?我们山东人,第一个获诺贝尔奖的中国人!”见我们无语,叶子更来劲了:“高尔基的《海燕》,你们读过吗?”   看我们目瞪口呆的样子,叶子很满足,纵身站起,为我们大声朗读《海燕》。我们这帮小屁孩,图的就是吃喝,叶子深情朗读,我们推杯换盏席卷残云,令叶子捶足顿胸:孺子不可教也,悲哉!”   后来,叶子渐渐有了点名响,再遇见人们的嘲笑,腰板直了许多:“是金子总要发光,你们没看过朱子文吗?开始也是小农民,后来成了大明星,我就是朱子文第二!”叶子说这话的时候慷慨激昂掷地有声。   人们掩面而笑,有的便大声嘲讽:“四眼,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就是个半吊子二百五!”叶子脖子青筋暴突,脸红成了鸡冠子,在人们的嘲讽大笑声败下阵去,身子一下猥琐了许多。   受尽世人白眼的叶子,干脆闭门造车,专心写起他的小说来。   翠花渐渐不回家了,叶子从人们指手画脚窃窃私语中,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但他不敢问,他惹不起这个母夜叉。后来翠花更大胆了,竟然把野男人领到了家。   那是一个雨夜,出去采风的叶子被淋回家。进了家门,看到院子里放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他一愣,悄悄走进门,看到了床下一双呈亮的皮鞋和翠花的红色高跟鞋,再往上看,叶子胸怀澎湃热血沸腾,差点瘫在地上……   屋子里很幽暗,翠花高高翘起双腿,柔软得像一条丝带,紧缠在一个魁梧男人腰上,长头发散开,铺满了床。男人的喘息如牛,汗水滴滴答答落在翠花的脸上,他们在床上纠缠,翻滚,欲望像一层又一层的黄沙,完全掩盖了所有的声音……   叶子叹了口气,灰溜溜退了出来,仿佛他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叶子耷拉的脑袋快掉进了裤裆里,他怕翠花那微微上翘的嘴角以及斜拉着的双眼,“就你这个熊样,有本事挣钱去!”   叶子狠狠咽了一口唾沫,整理好服装,拿起自己的书稿,向县城走去。   县实验中学是叶子的母校,王校长笑容可掬一脸春风,他翻了翻叶子的书稿不停地啧啧称道:“不错,不错,可惜我们这里追求升学率,没开设写作课,要不你去县一中看看,那是国办中学啊……”   叶子满心欢喜踌躇满志,马不停蹄地赶到县一中。接待他的是一位教务主任,头也没抬,不耐烦地说:“我们这里不需要作家,你做好还是去省城大学去做客串教授!”说着下了逐客令。   叶子就像一棵霜打的茄子,思绪万千,想想自己的身世,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苦,没爹没娘的,好不容易成家了,媳妇管不住,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却怀才不遇,一篇小说也没发表,而且处处碰壁,翠花混的如鱼得水,周围的一堆光棍跟猫见了鱼腥一样一天到晚往她家跑。起初还忌讳着他的存在。久而久之,便把他当空气了。当着面跟翠花打情骂俏,闹腾的仿佛他叶子才是那个局外人。有时候他烦了,便出去溜溜,再回来,房间关的丝紧丝紧的里面浪笑连连。他蹲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邻居们瞧他,开始带点同情,再往后便是不屑了。想到这里,叶子叹了口气。   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叶子想。翠花也许早就烦他了,村里人也瞧不起他。就连那些野男人肯定也是背后嘲笑他的吧。叶子越想越烦,干脆一转身去了一家小饭店。   雨滴是老天的眼泪,在瑟瑟的秋风细雨中,叶子跌跌撞撞回到了家门,可是迎接他的是一把冷冰冰的大锁,也锁住了叶子一颗冷透了的心。   叶子长叹一声,佝偻着身体向小树林走去……   第二天,人们在小树林发现了叶子,叶子上吊了。几捧黄土,一座孤坟,成了叶子归根之地。   翠花看上去没有一点的哀伤,相反更加风流了。叶子走了,她整理叶子的房间,叶子生前写得书稿整整装了一麻袋,卖到了废品站。   没了羁绊的翠花夜夜风流,不时有鲜活的人物在她院里出出进进,翠花滋润的更加娇艳了。   省城著名作家语之偶尔去废品站寻找保姆卖掉的一本手稿,发现了那麻袋书稿,甚为好奇,拿起几页一瞧,不禁惊诧:“绝品!惊世之作!”忙问这是谁的书稿,老板说是一个乡下农民叫叶子的,发表不了,老婆跟人好了,一气之下自杀了。   语之沉思良久,不禁大声疾呼:“又一个莫言诞生了!”   语之买回书稿重新整理,亲自作序,叶子的小说立刻就发表了,引起了轰动,一时洛阳纸贵,人们争先购买叶子的传世之作。   叶子的名字瞬间传遍大江南北,电视报纸处处都是怀念叶子的文章。   县实验中学校门口打出条幅:著名作家叶子的母校。县一中不甘落后,也立碑宣传:叶子生前求职的地方。更有叶子遗孀翠花,请了律师和出版社打起了官司:状告侵犯了叶子的著作权和肖像权,要求赔偿二百万!   武汉中际医院口碑怎么样眼睛上翻是患上了癫痫吗癫痫手术治疗效果如何十堰治癫痫病最好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