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清韵】痛苦的家庭记忆_1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写作素材
无破坏:无 阅读:1161发表时间:2016-12-29 14:11:17 摘要:次年开春,某天的凌晨,当小孩子正熟睡时,老人们带着唯一的孩子悄悄离开—— ——发了《姑爹老了》http://www.vsread.com/article-722044.html,很多亲朋好友及读者来电:病痛折磨的双喜哥怎么样了?九死一生,饱受苦难,后来怎样治样好的? 听我慢慢道来……    不管多少人流泪,不管多少人怜惜,总是减轻不了双喜哥的痛苦。要强的伯母和能干的伯父束手无策。无论你多富豪,无论你官多大,家有病人,你就得变成软柿子,变得没头没脑,晕头转向。现在,病也治不了,没有钱,没粮食,只有悲痛欲绝的心情,但也不能看水流舟。   瞿家湾的(讳)兆耀姑爷来看望舅侄双喜。瞿姑爷自小就背着小铳、背篓狩猎四方,上世纪 六、七十年代,大家的生活都非常艰苦,为了生计,他包了产,行走自由。(包产,就是出多少钱给生产队,记靠工,不参加生产队栽秧割谷,自由人。)   行走江湖讲究一个“义”字,如果没有“义”字,你就别说江湖了。“义”字,也就是一个“舍”字,你不“舍”,也就没有“得”。常言说:江湖一把伞,只准吃,不准涨(贮蓄)。瞿姑爷性格飚悍,人却耿直义气,常年行走,也结识了不少朋友,而且是人上一百,行行色色,五艺俱全。麻雀岭有位姓谭的外来人,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放一群鸭子泥里水里讨生活。人们只知道谭老板放鸭子,却不知谭老板是一位受迫害的宜昌某医院的高级医生。瞿姑爷经常接济谭医生,丢些猎物给谭医生改善生活,特别是“戒严”的时候,通风报信,实施转移,每次都掩护过渡,深得谭医生信任,才把实情告知。现在,瞿姑爷把谭医生请了过来。   谭医生高高瘦瘦,时髦的分头,讲一口宜昌普通话。   打开双喜哥的左膝盖的包扎,两个被麝香火针留下的创口正渗透液汁:不是血,也不是浓,是一种混浊黏稠。谭医生仔仔细细观察,认认真真诊断、精心治疗。他用的是中药,是从宜昌带来的山药,一敷,二服。服药,却要用白酒吞服,因此,双喜哥从十三、四岁就开始喝酒,以至后来一直也离不开酒了。之后,隔三岔五,谭医生常来诊治、换药。   幸有谭医生医术高明,才缓改了双喜哥的痛苦,减轻了伯父伯母的心里压力。但,风湿关节病也非一天两天能治好,一天两天能见效的。双喜要读书,家庭要安定,心情要放松,生产队要挣工分,时不我待呀!迫不得矣,伯父伯母再次向精神上寻求解脱:求神拜佛。   一位“明眼人”说是祖父在闹事——祖父墓穴内有水。   祖父的墓穴内有水?这真是个很大的麻烦!祖父死在去湖南的火车上,葬在湖南平江黑神庙。   朋友、诸君:故事讲到这里,我不得不把家史作番陈述:百年前,湖北大灾,颗粒无收,尸横遍野,百姓东逃西散。祖武汉小儿癫痫早期症状人带着一家五口,跟随大批乡民准备过长江去江西“吃大户”。想不到颠波流离中女儿一病不起,先是想方设法治疗,后是就地掩埋,耽搁了几天,大部队却失去了方向。无可奈何,只能自行流浪。   讨米过活说积蓄只能是废话,忍饥挨饿才是真。没有日子可数,没有方向可找,没有希望可寻,只求不饿不冻把冬天混过去。这天,一家四口流浪到了一个叫黑神庙的庙里,展开四周乞求。既然是灾年,湖南也强不了多少,只是有山有坡,收成甚微,不至于流离失所,因此乞讨也非常困难。再遇大雪封山,路径生疏,一家人饥寒交迫贫病难奈。也有香客施舍,也有乡民发慈悲,也有好事者善意提议:黑神庙有一同宗缺少男丁,且上等人家,欲从中撮合,移花接木。对于他人来说,是件幸福的事;对于男童成长得到保障,生活是种享受;对于家长是种解脱,却是撕心裂肺的痛楚。为了生存,为了儿子的生命,老人没有第二选择!   次年开春,某天的凌晨,当小孩子正熟睡时,老人们带着唯一的孩子悄悄离开——   这是一种残忍的决择:行走间,老人走一程,回头望一程,一路走,一路哭,一路搀扶过长江;儿童醒来不见爹娘,不知方向,听不懂言语,说不上悲凉……只有号啕向上苍!自此,这位留下的儿童记恨爹娘,就是一直到老,也只回了一次故乡。但是,孩子的父母却时常牵挂着远隔洞庭的儿男。   当时有句歌谣:湖南到湖北,无事都要半个月。老人们总觉得不应该,总觉得欠了孩子的债,总觉得遗失了什么宝在那儿,总想寻回来。但老人们需要生存、需要生活,需要时间、需要路费,只能意识丧失是癫痫发作吗隔三岔五去看望。   冬去春来,日月轮回。儿童成长经沧桑,老人思念己天堂。兄弟亲情手足在,血脉相通望断肠。回到湖北的是我的祖父(讳):茂彬;留在湖南的是叔祖父(讳):茂桐。老兄老弟远隔八百里洞庭湖,一条长江分别两岸,聚少离多,乡音各异,俚俗参杂,但思念永恒。只是我的祖父走湖南的多,而茂桐爹不到湖北来。这一年,祖父准备了小鱼、小虾、芝麻、黄豆,又去平江看望兄弟侄儿。想不到,火车未到汩罗,祖父已经不能言语。正好中了祖父的预言:在生不能陪兄弟,死后也望不分开。按照当地的习惯,叔祖父和伯父宏毅为祖父进行了热热闹闹地安葬。   为了寻求解决双喜哥病痛苦难,身体残疾的伯父和伯母不畏千辛万苦,带了少量的芝麻和家乡盛产的小虾,利用年关时机,山西羊癫疯权威医院那家好决定到湖南平江为祖父移墓。素有千百年文明古国之称的华夏,到处都是热情好客的主人,平江人民也是一样,只是各个地方待客方式有所不同,但心是真诚的:如果你到平江去做客,进门就有一碗芝麻茶,或是黄豆茶,那吉林到哪里治羊癫疯最好茶味酥脆清香,滋舌润喉,顺肠理气,韵味无穷。当然里面有茶叶,但是,里面的茶叶要吃掉。如果你吐了茶叶,就浪费了主人的心情,视为对主人不尊。这里盛产茶叶,高高低低的山上是茶的海洋,一年四季绿色如春。若是采茶时节,满山的茶叶,满山的美女,满山的歌声,满山的财富!因为是茶的故乡,茶文化也丰姿多彩,制茶也有自己的秘籍:温火细炒芝麻,爆炒黄豆,茶叶独具匠心,色香味纯,特色精致。因此入口温馨。   茶杯放下又是酒:一膛火炉,山村特色的家庭木椅,围成一个圈子,一杯白酒,相互传递,没有菜素,或有瓜子,或有花生压压酒,聊的是亲情,谈的是家事。温馨、亲切、友爱、纯朴的氛围,在微笑中展现。也就在这种热情中,伯父母说明了来意,并妥善安排了事.   本来,祖父的墓葬在一处小山边,滤水条件不错,想不到茶场基础建设在此平整土地,行成了一片低洼地,水能进却出不去,等挖开墓基时,果然一坑脏水。因为填过土,墓坑显得很深,伯父驼着背,佝偻着身子,站在坑底,一桶一桶将脏水举过头顶,伯母接过倒出坑外。大凡移墓,禁忌多多,一般外人不得靠近,幸有(湖南)宏毅伯伯和(湖南)姐夫李开发、刘佳泉、陈家凡,才取出骨材,用事先准备的报纸包装,并号上记号。   劳力非常辛苦,乘车乘船过检才是风险。伯父伯母把祖父骨材放在旅行包的下面,上边放了衣物,还有茶叶、生姜,方才起程,幸好年关期间警戒较松,谨慎小心饰掩,上火车至岳阳,再转上轮船到监利,再步行归来。   春暖花开,万物争先。双喜哥的膝关节也逐步痊愈,并下地行动。下学期,双喜哥重新走进了柳关中学。到底是医术高明的谭医生治好了他的关节炎?还是迁出了被水长久渍淹的祖坟,尽了孝道,积了阴德呢?不得而知。但那位“明眼人”身在湖北,几百近千里远的地方,如何知晓坟内渍水呢?我生长在新社会,相信科学,但我不敢进一步深究这些难解的问题。   双喜哥青春朝气、思想阳光,中学毕业后回乡参加农业生产,勤奋、上进,艰苦、积极,后被大队推鉴上了工农兵大学,历任福田公社五七渔厂技术员、会计、党支部书记,后进入福田寺镇政府工作。   (后记:现在,湖南有四兄弟:原亮、宗亮、如亮、玉亮;湖北有六兄弟:为琏、为琼、为瑶、为璋、为玉、为碧,洞庭南北十兄弟。现在交通方便,通信发达,电话微信常联系。去年,侄儿九成开车,带我们一起在湖南团聚。)      共 29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