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天空之境(散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优美句子

我是个比较挑剔的人,一向对那些夸大其词的宣传有着本能的抵触,为了说服顽固的我,常常是别人唾沫横飞,精疲力尽,依然被我淡然一语彻底否决,劳而无功,我想那一瞬,对方杀我的心都有。可我,凭什么要人云亦云呢?

茶卡盐湖不在本次旅行的计划之内。特别是半路上接到阳阳爸单位的电话,让他火速赶回,我们计划中的行程马上缩短为一天,一天的时间,面对浩瀚的青海,走马观花都来不及。

不得已压缩了青海湖玩耍的时间,在司机师傅的提议下,我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往茶卡盐湖。

一路上,蓝天白云,最壮观的是,散落在山坡草地上的羊群,像一颗颗明珠,镶嵌在碧野里。而大群的牦牛悠闲地披着厚厚的蓑衣,旁若无人地嚼食着青草,有时会用清澈的大眼睛纯真地盯着游人看,偶尔还会大摇大摆的横穿马路,造成短暂的交通拥堵。这里是他们世代的家园,而我们,是外来的入侵者。再性急蛮横的人,此时都不得不静静等待。大概是习惯了车如长龙的阵势,那些牦牛甚至一向胆小畏人的山羊,竟然混淆了公路和草场,悠闲自在地在路上嬉戏驻足,凝神思考。有时还把头探过来,闻闻眼前的庞然大物什么味道,或者它们在玻璃和金属的反光中看到了自己的同类,觉得无比亲切,想要打个招呼?

环湖而行,路上尽是游人。每一处有蒙古包的地方都聚集了很多,拍照的,骑马的,散步的,奔跑的,他们应该都是有备而来,衣着鲜艳,打扮卓异,个个都有上娱乐头条的潜质。

我们赶往一个叫大十字的地方,据说那里的饭菜物美价廉。饭菜上来后,我有些懵,量太大了,我们六个人拼命把四盘菜吃完。

赶路。好多美景一闪而过,孩子们兴奋地用手机拍了又拍。

小乐乐是来看牦牛的,这下好了,大群的牦牛散布两侧山野,遇到停车时,牦牛会把头伸向车窗。乐乐一向胆小谨慎,隔玻璃依然吓得直躲,看来喜欢这个词是有距离限制的,太过亲密便成了害怕。一次次与牦牛不期而遇之后,小乐乐已经打开了瞌睡,我们故意叫醒他,乐乐,牦牛!他懒洋洋地闭着眼睛,说“了”。然后继续睡。

茶卡盐湖比想象中远,走了很久才到,停车场密密麻麻的私家车直接让我晕了头,尽管我们在离售票处最近的地方下了车,头上的烈日依然烤得人要干成纸片。幸好提前有所准备,防晒衣,丝巾,帽子,伞全上。

阳阳本来是极端反对让他戴帽子,围丝巾的,但上午的晒伤已经作痛并开始红肿掉皮,最后只好乖乖地全副武装,还行,活脱脱一个西部牛仔。买了票,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前进。

酷热难耐。我仔细确认好几次,天上是一个太阳,没错,就一个,没有传说中的十日并出,当然,也没有阿波罗战车,可白恍恍的太阳让人炫目,甚至产生错觉,以为到了上古,到了神话传说中的某一段,我以为会被晒融化的大脑,似乎竟然在高温下凝固了,也许是锈住了,竟然不愿再转动。

其实温度没有想象中的高,只是强烈的阳光,无遮无挡的紫外线,没有经过消耗就那么火辣辣的射下来,像万箭齐发,强大的气场让人觉得如处冶炉。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发光体,确切的说是反射体,于是,不再像是一个太阳在工作,倒是普天下的物类都成了太阳的附庸,进而都成了大大小小的太阳,不知疲倦地灿烂辉煌。光更盛,显得比任何一个地方的白昼都更加明亮,像是我许多次梦中到过的宫殿,四面通透,纯昼无夜,光明无碍,没有可以称作阴影的东西。我想我们之所以喜欢神话,是因为它打破了我们认知世界的常规,以一种不可能的奇妙给我们带来无比震撼。这种光明是那样熟悉和亲近,像是回到了久失的故乡,尘世的负累一扫而光。

天上白云高洁,而无处不在的阳光,像是要带走人身上所有的水汽甚至湿度,去妆点它极为美丽莹洁的白云,它就那么无声地压榨着,从每一个可能出发的角度,像是某种默契似的,威压而来。没有抵触,体内反而滋生出一种莫名的狂热,要与这种铺天盖地的洪荒之力应和,想要彻底溶入这无边无垠的浩瀚,感觉自己已经与这种浓烈的热融为一体,只有时时拂来的风,让我明白自己不可能随着那热浪飘然而逝。而四周无处不在的盐,洁白如银,晶莹似雪,比冬日的雪多了几分坚定和傲岸,他就那样沉静的洒落着,铺满了目力可及的每一寸地面和无限伸展的远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诗和远方?它是浑然天成,不需藻饰的诗句,每一句都闪现着智慧和静谧的光芒,有一种直指人心的力量,净化了所有的杂垢,盐的洁白带着温厚的清凉,卸载了阳光的燥热,像一首空灵蕴藉的诗,白的纯粹,蓝的干净,美得不可方物。

我一向喜欢阳光晒过的物品,比如木耳,香菇,总觉得有一种奇妙的殊异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我喜欢称它们为太阳的味道,而此刻,我觉得我的身体里,慢慢生起了熟悉的太阳的味道,干爽敞亮,我觉得前方,最幽深皎洁的湖面下,一定深埋着另一个太阳,在亘古的咸池里,净化着尘世的俗霭。

阳阳说,这里每秒钟风速五点五米。对这种数字阳阳一向比我记得快,我怕他在跟我进一步讨论以太到底是否存在的问题,就让他赶紧赶路,我们要尽量要抓紧时间向更深处前行,要去看别人看不到的风光。阳阳果然力气倍增,我不用扬鞭,小马已如离弦之箭。

忘了说,从进门的那一刻,天上地下,我们迈进了白茫茫的盐海。脚所踩,触所及,目力所至,除了盐,没别的。就是头顶的蓝天,我也以为是盐气所化,不然,它为什么比别处的纯净,高远,干爽,它像是凝固在那里,整个天地像是一个巨大的雕塑,我们行走在它的腹地。而在穿过一条盐桥之后,我们确实看到了雕塑。远远的,看到前方蓝天下莹洁的盐雕,离我们最近的主体高大雄伟,高座上像是庄严的庙堂会议,我以为又是熟滥了的秦皇汉武,走近,才发现竟是传说中的西王母,那个让我们钦羡得不敢仰视的人物。传说中她不仅拥有神秘配方的不死之药,还拥有吃了可以长生不老的蟠桃,当然,她拥有的瑤草瑞芝就更不用说了。就连浩瀚的银河系,也不过是她银簪轻轻一划。

一条笔直的路,通往盐湖深处,有小火车,两边是无垠的湖。我们当然没有坐小火车,不是要体验徒步的乐趣,是人太多,我们根本没有坐上的机会。对美景的趋之若鹜,使我们在任何竞争上都不占优势,哪怕在这个金钱至上的世界,总也有钱买不到的东西,比如车票。

还好,路边时不时有伸往湖心的观景台,供观赏照相,当然还可以凝神发呆。阳阳迷恋拍照,把一个傻瓜手机宝贝得跟单反一样。大妹趁机发朋友圈,看到小妹点赞,然后问了一个非常可笑的问题:很冷吗?你们为什么穿那么多?

诚然,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景区看到如此文明的景象,恨不得不着寸缕的美女们,在这里几乎都全副武装,包裹得严严实实,像是要重返襁褓里去甜睡。长衣长裙,还要披上围巾,带上帽子。难怪小妹错疑。这里的太阳大概是人类文明最严格的守护者,不需要法律条文,道德规范,舆论约束,个个人,男女老幼,不用任何强制措施,无一例外乖乖的把自己像包粽子一样,裹了个严严实实。不再以热为借口,随随便便擎片树叶就冒冒失失跳出来。

如此全副武装,无非是太晒,天地携手,像是要秀一把厨艺,大有做出最宏大壮观的此地名菜的架势。习惯了以物命为菜肴的人类,当然不喜欢做盘中餐,自然百般抗拒。其实大自然哪有那么无聊,最多给点颜色看看,天高地迥,谁会没事跟你较劲。所以尽管温度挺高,一直有持续不断的风,不然,估计我们都要被晒成盐了。

竟然有可以下水嬉戏的地方,孩子们欣喜若狂,脱了鞋子下去,我只愿在岸上观风景。整个湖面,密密麻麻布满了人,各色各样,像是退潮后的海滩,好像所有的人都在兴奋的捞着什么。就算水里有鱼或者别的生物,也架不住这么天天排山倒海的捞。所以,活物的可能基本排除。那又是什么呢?

后知后觉的我,直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那些随处可见的彩旗般鲜艳的服装,那一袭平日少见的红裙,为何在这里扎堆出现。观风景的人远比立誓要做别人眼里风景的人少的多。谁又会在乎这美妙的盛景,谁又会在乎天地辉映的绝美风致,如果不把美艳如花的自己嵌入风景,那简直就是画龙不点睛。

阳阳他们很快就消失在人头攒动的湖面。那一大片密密麻麻的人群,像是非洲草原上雨季的生物,不可胜数。整个湖面显得更大,人群在广袤的背景下渺小无序,但丝毫不影响天地的明媚净朗。

好久好久,他们终于上岸,喝过的矿泉水瓶子派上了大用场,每人装了一瓶子白花花的盐!阳阳说,揭开盐盖,底下的盐洁白干净,他们本来是准备装盐水的,看到很多人装盐,就改装盐了。我本来还想着是不是会令将来无盐可看,查了一下,这里的探明储量,竟然至少可以让全国人民吃八十多年,就让他们带回来了。

虽然很不舍,还是回来了,留一点遗憾,留一些空间,等着下次下下次,慢慢去填补。

青少年癫痫发作怎么急救如何才能治愈癫痫病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最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