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节外生枝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你以后少跟这种人来往。”谭振飞看着李洁的上司离开后,心里郁闷地说道,“这种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瞧他刚才看你的眼神,恨不得把你当块蛋糕吃到嘴里去。”   “你可不要误会啊!我们王经理可绝对是位好领导。他听说我的预产期快到了,特意给我批准了两个月的产假,而且还是带薪的呢。据说这在我们保险公司里还是首例。”   “这也叫好心?我看他是别有用心。”   李洁打断了这个话题,她知道谭振飞是爱她的,要不然他的醋瓶子也不会时常被人打翻。目前的李洁和谭振飞是一对新婚燕尔的小夫妻,李洁在年初怀上了一个小宝宝,据医院诊断下个月她的宝宝就要出世了。幸福一瞬间降临在这对年轻的夫妇身上,令他们措手不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两家人经济实力都不好,婚后两口子蜗居在谭振飞的父母家里,过着那种简朴而安宁的筒子楼生活。   一个月后,李洁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女婴,这个温暖的小家庭又为迎接新成员的到来而忙碌起来。谭振飞的家庭是三代单传,他父亲更希望能生个男孩,好在他母亲的思想比较开放,人也通情达理,所以谭家也并没有因为李洁生个女孩而产生半点矛盾。这个小公主的到来给谭家带来欢乐的同时,也给这个温馨的家制造了不可避免的烦恼。因为谭家的老房子面积本身就不大,以前一家三口住着都有点将就了,现在婚后多了个李洁和她们的孩子,人均居住面积就更加小了。虽然古话说三代人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其乐融融,但是生活上的琐事和矛盾也接踵而来,李洁忽然间产生了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好在公公婆婆对待她还是挺好的,这让她纠结的心在潜意识里产生了妥协的倾向。   然而某天,当李洁接到她高中同学郭莉打来的电话时,她原本那种勉强凑合着过日子的心理还是发生了动摇。原来郭莉在电话里告诉她自己嫁给一个有钱的老公,家里住的房子是三层楼的别墅,总面积达到了两百多平米,看上去可叫一个气派。郭莉热情地邀请李洁去她家玩,还说她约好了其他那些要好的姐妹。李洁拒绝了她,心里深受打击,想想郭莉在念书时期学习成绩比她差远了,班级里没有一位任课老师喜欢她的,当年考大学她也是名落孙山。几年不见,她居然由一个农村丑小鸭变成一只白天鹅了,你说此刻李洁的心里是什么滋味?难道她还有面子去老同学面前露出一副穷酸相,告诉她自己结婚后蜗居在一间筒子楼里吗?   李洁向谭振飞说起了她想买房子的愿望,起初谭振飞不答应。他说:“就凭我们两人的工资,能买得起什么房子?现在二环线以内新建的楼盘,首付也得三四十万,我估计我和爸妈的积蓄加起来,也凑不够一套房子的首付。”   李洁说:“没关系的,我可以叫我妈妈也出一部分。”   谭振飞说:“那就试试吧。这个礼拜天我先跟我爸妈透透口风,看看他们的意愿怎么样。”   李洁想了片刻,觉得让谭振飞去跟他父母提买房的事不太合适,总感觉这样突兀的方式很容易遭到拒绝。于是她想出了一条妙计,让谭振飞去做好人,她来当这个“恶人”,这样被拒绝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好了,周末就按这个计划去实施吧。   礼拜天中午,一家四口人围坐在一张小方桌旁边吃饭。李洁觉得时机已到,她要开口向谭家父母说起买房的事儿。   “唉,爸爸,妈妈,”李洁吃到一半的时候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眼珠子在两位长辈身上瞄了一会,说道,“我呢今天有件事情想跟您二老商量一下,不知道现在说出来合适不?”   “说吧说吧,一家人不说两家子的话。你讲给我们听听,爸爸妈妈来替你做主。”老谭爽快地说道。   “既然这样,我就直说好了。”李洁心里颤抖了一会,不过她还是有勇气把心里的想法说给老人听。“我和振飞结婚呢也快两年了,现在我俩有了自己的宝宝,等于说一家三代五口人都生活在一起了。家庭生活确实比以前温馨多了,不过我认为这么多人挤在那么小的房子里,的确会有很多的不方便。随着孩子的逐渐长大,这种烦琐事会变得越来越多,所以……所以我呢,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我和振飞商量了一下,决定买一套新房子……”   “买什么新房呢?噜……噜,你这人真是异想天开。”谭振飞说完这话就刻意地低下头去,因为他怕自己的演技不好,会在父母面前露陷。   “其实我也只是说说,最主要的是想听听爸爸妈妈的意见。”   老谭知道了儿媳妇想买房的事,心里犹豫了半晌。作为长辈,他也希望子女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但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他是心知肚明的。就他和老伴这几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恐怕也不够一套房子的首付。然而既然李洁已经说了这样的想法,自己和老伴无论如何也不能像个没事人似的视而不见了。   “唉!爸爸妈妈,你可别说啊,我的同学里面已经有很多买了新房子了,他们当中还有些没娶媳妇的呢!”谭振飞的态度来个大转变,一下子把自己的立场转移到李洁这边。   “你有什么资格跟人家比啊?”老谭异常气愤地责怪他,“人家买房那是人家有本事,你有个屁的本事啊?”   “唉,爸爸,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家买房子也是靠他们父母的积蓄啊,自己毕业才几年,哪能赚那么多的钱呢?”   “好了好了,振飞,也不要再说了。我和你爸爸再商量商量吧,毕竟买房不是小事情,我们能支助的一定会支助你们的。”   “噢,那我先谢谢咱爸咱妈啦!”李洁满意地说道。   最后商定的结果,老谭夫妇决定拿出自己压箱底的十万块积蓄给小两口买房,李洁也说服了她的母亲,让她拿出四万块钱作为他们首付的资金。这对年轻人的理想生活看似就这样风调雨顺地解决了。于是,在某个周末的早晨,李洁和谭振飞携手出现在了一家楼盘的销售中心。   “您好!这是我们公司新开发的楼盘‘御景花园’,一期已经全部售罄,现在推出的是项目的二期。这套楼盘的规模从85平米到145平米的都有,户型有三室两厅、三室一厅、两室两厅等多种,高层和小高层楼内均有智能安保系统和全方位的电梯设备。这个就是新楼盘的总体模型,您们可以看下它的布局和配套设施,目前本市没有比它更完美的楼盘了。”   售楼小姐那一番甜言蜜语的介绍,把李洁说得心里乐开了花。尽管楼盘还没有正式竣工,尽管年轻人还没有确定自己就要买这里的房子,但是李洁的思绪已经飞到了未来那甜蜜的生活蓝图里了。她想象着自己牵着谭振飞的手,沿着‘御景花园’的绿色林荫道漫步,时而看看明媚的阳光洒满小路,时而听听风儿吹过假山时喷泉发出的动人乐音。李洁和谭振飞商量了片刻,觉得这套楼盘的小户型自己还是能承受得起的。拿出父母们的十四万做首付,再去办个按揭贷款,每个月只要省吃俭用点就能付清银行的分期贷款了。   既然已经决定,李洁独自跟着售楼小姐来到接待区洽谈办理按揭贷款所需要的手续。售楼小姐拿着她的身份证和户籍证明离开了会儿,接着回来时却带来她一个意外的消息。   “您好,李小姐!您的这套商品房按揭贷款手续我们不能为你办理。”   “为什么?”李洁感到莫名其妙。   “是这样的,李小姐。您于三年前在本市购买了一套商品房,按照国家关于商品房按揭贷款的相关政策,您是不能再办理按揭贷款的买房手续的,所以我们感到非常抱歉。”   “什么,你说我三年前买过房子,你在开玩笑吧?”   “不是的,李小姐,您别激动,我们已经在网络上核实过您的资料。您和刘会然先生于三年前在‘凤山国际花园城’购买了一套房子,当时房产证上有你们两人的名字。所以,目前您还不能办理按揭贷款……”   刘会然,多么熟悉的名字,这个名字像一根锋利的针,刺痛了李洁近乎失语的嗓门。这几年来,她最害怕听到的就是这个名字,因为这个男人把她最美好的初恋,永远留在了青春的记忆里。   刘会然是李洁大学时代的学长,也是当年学校里红极一时的话剧社社长。阴差阳错,学工商管理的李洁居然迷恋上了话剧,她常常约她的室友去学校的大礼堂观看话剧演出。一次次地擦肩而过,一次次的意外邂逅,让她最终在闺蜜的撮合下与刘会然走到一起。她们相恋了一年多,最后由于李洁母亲的反对而使这对情侣分道扬镳。李洁的母亲并非由于觉得刘会然不可靠,而是这场看似艰难的异地恋让长辈放心不下;加上双方的家庭地位悬殊,家境贫寒的李洁母亲担心女儿嫁到一个富商家庭迟早是要吃亏的,所以她决定快刀斩乱麻,阻止李洁和他交往。李洁含泪和初恋男友分手,刘会然在毕业前夕送给她一套房子,房产证写上了她们两人的名字,以表示对她们的恋情做个纪念。李洁知道刘会然家族经商,他买得起这样的房子纯属必然,所以当年的她并没有反对男友的“重金示爱”。殊不知,这点小小的纰漏,居然给她今天的生活带来了麻烦。因为房产证上有她的名字,虽然李洁至今没有去住过那套房子,但是她的买房计划也很可能告一段落了。   “我觉得现在当务之急的,就是找到那个刘会然,让他把你的名字从房产证上删除。”李洁的母亲在得知了女儿的情况后,语重心长地告诫她。   李洁通过聊天工具联系上刘会然,她把自己遇到的情况跟他说了之后,刘会然决定乘飞机从杭州去她的城市。他们在满堂红酒店的餐厅见了面,在交谈中,李洁陪着刘会然共同回忆了当年在学校里相恋的美好点滴,接着她就说起了自己的近况。李洁坦言,两个人相距上千公里,她也是迫不得已才将他叫过来的。由于现在准备买房,她和丈夫的收入都不高,所以两人只能按揭买房。原本就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情,殊不知却由于刘会然的意外举动,给她日后的生活带来了无尽的烦恼。   李洁怎么也想不到,初恋男友会做出将这套房子送给她的决定——当刘会然将一串钥匙摆在她面前时,李洁的心跳都加快了好几倍。开始她本能地拒绝,但是当刘会然一再坚持一定要送出这份礼物时,李洁平静的内心受到了波折。想起自己和丈夫一家人买房的艰辛和委屈,想起当年的刘会然确实是真心喜欢她的,想到未来的宝宝出世需要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她的内心动摇了。虽然嘴里说着“我不能接受那么贵重的礼物”,可是她的手却在不自觉地向着那串钥匙靠近。刘会然满意地笑了笑,临别前李洁给了他一个深情的拥抱。   李洁带母亲去看房子的时候,她母亲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都说南方人有点势利眼,南方的女人尤其如此。李母看到女儿唾手可得的这套房子后,不禁后悔起当年对李洁恋情的反对举动来。幸好李洁本人却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她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不要老把自己的生活停留在回忆里,现在的老公待她也不错,相信有了这套房子,她们小两口的生活会越来越幸福。   “对了,女儿呀!你这套从天而降的房子可得想个法子让振飞接受呀!”李母的一句忠告,让李洁兴奋的情绪顿时凝结成冰窟窿。“你难道没有想过吗,你前男友送给你的房子,你能老老实实地告诉你现在的老公吗?哪个男人不会吃醋啊?更何况振飞这孩子,我怎么看都觉得他比别的男人更加小心眼。”   幸好妈妈的提醒呀!李洁都已经拿出手机了,她正准备拨给谭振飞,想要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然而,妈妈的提醒让她想起了“前男友”这个敏感的词汇,是啊,好事都已经降临到她头上了,可千万不能让它变成坏事呀!   李洁和她母亲商量了一番,决定编个谎言隐瞒事情的真相。鉴于谭振飞在结婚后对她是非常信任的,家里的财政大权都一手交给她打理,而且李洁在平时也没有做过其它隐瞒他的事情,所以现在房子的事儿,母女俩决定铤而走险,不在谭振飞面前暴露它的真相。可是,既然想隐瞒,那总得有个能说服他的理由让他接受啊。于是李母想了又想,决定以她家根本不存在的远房姨妈做盾牌,把房子的事情搪塞过去。   谭振飞听说李洁有个姨妈卖给他一套物廉价美的房子后,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想想自己马上就要告别筒子楼生活了,谭振飞在吃晚饭的时候都激动得掉了双筷子。好在两位老人有点生活阅历,老谭在吃了几口饭后觉得有点不对劲,他耐心地问他的媳妇:   “唉,李洁,爸爸有个问题不太明白,想问你一下。你说你那新房是姨妈便宜卖给你们的,那你们花了多少钱啊?”   癫痫病治疗费用贵吗西安癫痫病医院权威保定专治癫痫医院该如何选择?癫痫的诊断标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