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墨香】你在我的世界,安然无恙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官场
当封索索收到好友秦依发来的信息时,正在咖啡馆相亲。咖啡杯递到嘴边,眼睛盯着屏幕足足看了三分钟后才惊觉。   “啊!完了,完蛋了。”封索索急忙放下未进口的咖啡,嘴里大叫着,火急火燎的跑出了咖啡馆。没说再见,也没打招呼,也不管什么教养与失态。留下相亲男坐在那里看着封索索的背影,一副不明所已的样子,微后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索索!封索索!有意思。   当封索索赶到酒吧时,秦依早就喝的烂醉如泥,正借着酒劲在发酒疯,路过一人就拉住胡说一通,甚至说着说着就动手了。使得客人见她就距三尺,绕路走。   对于秦依目前这种状态,封索索早就习以为常。以前为了陆临安,哪天不是要死不活的借酒消愁。   封索索叹了一口气,走向秦依搀扶着她便往外带。封索索本就比秦依矮一个头,看起来弱小,加上秦依喝了酒神智不清,封索索扶着她甚是吃力。一路东倒乱窜,跌跌撞撞,终于走出了酒吧。   “索索,这次我们真的完了……临安真不要我了……”秦依走着走着突然蹲下身脸埋进双膝,口齿清楚,并不像喝醉的样子,让封索索有些恍惚。这样的秦依并不是她以前所见的秦依,以前的秦依,敢爱敢恨,只要不合适,分了就是分了。   “依依……”封索索见她这样,瞬间红了眼眶,却又不知如何去安慰她。   第一次见陆临安,是秦依带她参加一个上流酒会。酒会按流程来,封索索百般无聊,秦依就带着她介绍上流社会的人给她认识。秦依是名媛,认识的上流人物多。不似封索索,平常老百姓一个,还是个孤儿。   那时封索索第一次穿高跟鞋,站久了有些体力不支。走着走着脚就发软,磨得疼,一个不小心,便倒在一个人身上。秦依连忙把她拉起,封索索一个劲的低头对那人说着对不起。那人冷眼看了索索一眼,随后说了一句让封索索差点跳脚的话。   “小姐,投怀送抱目的性不要这么强。”小姐两字他咬的极重,说完不待封索索解释便潇洒离去。   封索索虽然心里听着极不舒服,但为了不丢秦依的面子,硬是把愤怒给压了下去。秦依恨的是牙痒痒,什么人啊这是,索索又不是故意的,说得索索像没见过男人似的。当时秦依就对封索索说,她以后找男人绝对不找这种男人,太狂傲自大了。谁知没过多久,秦依就为了这种人整天要死不活的,折磨得不成样子。   这人便是陆临安。   事隔不久秦依就对封索索说:“索索,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他了。所以姐决定,要拿下他。”   封索索当时以为秦依只是一时脑热说着玩,对于她的话一笑而过,谁知她第二天果真展开对陆临安的爱情攻势,追到了陆氏集团楼下。第一次吃了闭门羹,封索索以为秦依那次便会死心,哪知不到三天秦依突然找到封索索拉住她的手激动的说:“索索,我们交往了。”   封索索听的脑袋当时是一懵,随后反应过来。原来是拿下了陆临安。封索索正在考虑要不要说恭喜时,秦依接下来的话让索索吃了一惊。   她说:“索索,下月8号是我和临安的结婚典礼,你要当我伴娘。临安真有心,我们相遇在8号,他便安排结婚在8号。”一个月的时间,结婚会不会太仓促?封索索想问,但最终还是住了口。   “索索,我该怎么办……临安悔婚,没有任何理由。你教教我,该怎么办……”索索把秦依搂进怀里,心里百味交杂。   “依依,你不说他的爱廉价吗,还好他及时露出了真面目,让你认清他。爱情是混蛋,忘了咱再爱,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   “可其他人远远不及他,我忘不了,也不想忘……”是吗?远远不及他。封索索看着秦依,看来这次她是动了真情。   (二)封索索,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封索索把秦依带回她家安顿好,便回了自己租的小屋。刚走到楼梯间,就被人给拉住手,灯光本就昏暗,索索看不清来人。意识性的挣脱,不料那人不松反紧,封索索抬脚去踢,反被那人止住按在了墙上。那人比封索索高一个头,封索索被困在那人双手间,脸被迫埋在他的胸膛。封索索闻到了那人身上淡淡的Versace香味。在她认识的人之中,喷Versace香水的只有一个人,那人便是陆临安。   “放开我……唔……”封索索一开口,一个吻便欺下来,夹杂着酒精的气息。他喝酒了?这是封索索目前脑海里想到的第一个问题,随后反应过来,闭紧双唇不让他得逞,他喝不喝酒,关她什么事。陆临安显然没有多大耐性与她撕磨,伸出舌头企图撬开她的双唇,感觉到她的挣扎,轻咬了她一口,封索索一个气不过,张口狠狠咬了陆临安一口。陆临安吃痛的离开她,封索索还来不及喘息,推开陆临安抬手就扇了他一巴掌。   “陆临安,你混蛋。”一巴掌还不够,封索索大骂着。陆临安感到嘴里的血腥,伸手摸了摸嘴唇,再来脸上火辣辣的疼。封索索一巴掌下去,到是把他扇清醒了些。   “封-索-索。我混蛋?我他妈混蛋你还来招惹我。”陆临安一字一顿叫出封索索的名字,眼睛锁住她的脸,愤怒道。   “我没有……”封索索有些心虚,眼睛移向别处。   第二次见陆临安,是在一个时装发布会上。陆临安身着一套黑西装,整个人举止投足间散发着拒人于千里的气息,冷冽的脸,让人不敢直视。封索索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走向了陆临安。   “陆总,借一下时间。有一个交易,不知陆总感不感兴趣。”封索索表面镇定的说完,其实内心早就乱成了一锅粥。她知,这人她是惹不得,可这话一出口,早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噢?”陆临安戏谑的看着封索索,眼睛禽着笑,并不等待她的下文,留下一张名片便匆匆离去。封索索握着那张名片,手心满是汗,以此证明她刚才的紧张。   后来封索索犹豫了很久,终是打给了陆临安。陆临安接电话的语气显然是在意料之中,而那个交易,定然谈成。   “交易之中只有要你让秦氏破产。没有让你玩弄秦依的感情,陆临安你似乎要弄清楚这点。”   “到底是谁要弄清楚。封索索,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怎么,现在如愿以偿了,反倒心里不平衡?”陆临安越说越激动,一步一步走上前直逼封索索,眼眸闪过一丝嘲笑。封索索并未答话,推开陆临安扭头便走。陆临安看着封索索的背影,脚刚抬起准备追上,胸口传来一阵刺痛让他停下脚步,手捂胸口回了自己的住所。   (三)只有活着,才有机会去争夺属于自己的东西   封索索赶到医院时,还未来及喘气,就直奔201病房。脑海里直冒自杀,自杀,自杀,秦依居然自杀。   封索索记得秦依最怕的就是痛,也怕身上留下任何疤痕,以往不小心弄了一个极小的伤口也要买各种药试图去掉伤痕,这样的人怎会忍心往自己手腕上划一刀。封索索见到秦依时,她看上去比以往憔悴了许多,脸上没有任何血色,整个人看上去苍白无力,手腕上缠绕的纱布透着血色,明显那一刀划得不浅。秦依一见索索,瞬间哭成了泪人。   “依依,你怎么这么傻,为了一个陆临安把自己弄成这样。”封索索握住秦依的手,瞬间心里一凉。   “索索,求你,求你救救我,也救救“黎依”,救救我们全家……求求你……”秦依反握住索索的手,带着哭音颤抖的说,一番求与救听得封索索脑袋是一懵。什么救她救“黎依”救全家?她什么时候起这作用了。   “依依,你说得我听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封索索是越想越糊涂。   “我爸他挪用公款涉毒,“黎依”声誉受到影响即将面临破产。索索你知道的,“黎依”多年来就是外表华丽的一空壳,去了那壳,什么也不是。索索,救救“黎依”,求求你……”   “怎么救?”   “只要陆氏集团肯驻资,“黎依”就有救。”秦依说完,含泪看着索索。   “陆氏?我想你这未婚妻出面,比我一个外人去强,也说得过去。”封索索挣脱被秦依紧握的手,看着被秦依刚才情绪波动握得通红的双手,心里直喊痛。   “呵,临安退婚,我还是什么未婚妻?现在于他,我什么也不是。”秦依冷笑自嘲,手环抱于双膝,说着眼泪直下。   “索索,我不信你没看出,临安看你时的眼神与我截然不同。在他眼里,我看到了他对你的喜欢,所以……”这话秦依终是说出了口,以前憋在心里,不想捅破,自己的未婚夫竟喜欢上自己的闺蜜。如今呢?捅破之后的结果,会不会是两失。   “所以呢?所以你就要我去找陆临安,找算是你的前未婚夫?依依,你心真狠。我告诉你这不可能,就算是要救“黎依”,也不应该去求助于陆临安。”封索索气愤的说完,便推门而出,独留满脸泪水的秦依。之所以不可能,因为“黎依”就是陆临安弄垮的,他的意图不是等着她们找他驻资,而是谈收购。“黎依”内虽是一空壳,但不为也是一块肥肉。以陆临安的商场手段,收购稍为整顿,时不久,五脏六腑便可俱全。他知“黎依”撑了这么多年的根源在秦志,也就是秦依的父亲,所以只要秦志一倒,“黎依”必垮。这样一来,收购一事就简单多了。只是封索索没有想到,秦志居然挪用公款涉毒,想必是被陆临安的人抓到了马脚,随后便被送进监狱。   出了医院,封索索走在马路上,并未发现离自己不远处跟着一辆跑车,等她意识到时,车突然停下,驾驶座上走下一个男人。封索索目前脑海里跑出的唯一一个词,那便是“跑”,可惜没跑多远,便被人追上。   “封小姐?”   “封索索……”   “索索。”男声从开始的疑问句直到肯定句,封索索也没打算停下脚步,因为她压根儿就不认识这个男人。谁知会不会是先调查她然后来实施绑架的,可事实证明她的想法错误,直到被拉住手闭眼很久,颈上也没传来疼痛感。绑架不都应先把人敲晕在带走的吗?然而事实证明她的想法再一次错误。待她感觉不对睁开眼时,陌生男人正戏谑的盯着她看。封索索急忙推开他退出好几米远。   “先……先生……我们认识么?”   “咖啡馆相亲。封小姐莫非是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了?”陌生男人看着索索避他如毒蝎,不禁失笑调侃。   “记得。只是……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季先生可以另寻她人。”如若不是他提到咖啡馆相亲,封索索大概还要在脑袋里搜索一下在哪里见过他。   “如果我说非你不可呢?”封索索抬眸见他含笑看着自己,不禁心里一颤。   相亲时只记得对方姓季,当天她便知他的全名,季言。当季言把车开到封索索家楼下时,封索索还没回过神来,怎么就上了他的车。直到下车道了谢,看着季言的车扬长而去,封索索才松了一口气。   (四)承认你喜欢我,有那么难吗?   封索索一身职业装出现在陆临安的办公室内时,陆临安并不惊讶,低头处理着文件,对她视而不见。   “陆总,望你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我们谈谈,关于“黎依”。”封索索打破这气氛,陆临安拿文件的手顿了顿,随后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封索索。   “八号,只要你出现在婚礼上。我便驻资“黎依”。”陆临安随手把文件放在桌上,一改往常认真的说。   “八号?”封索索不明白,他不是悔婚了吗?难道又改变注意了?   “对,八号。不是要你以伴娘的形式出现,而是新娘。”   “新娘。”陆临安说完封索索吃了一惊。   “陆临安这不可能,你要娶的是依依而不是我。”封索索咆哮着,却因陆临安的一句话住了口。   “你怎么认定是我娶你?”是啊,他怎么会娶自己,封索索苦笑一番,什么也不想说,转身气愤的走出办公室。   “封索索,承认你喜欢我,有那么难吗?”陆临安看着封索索的背影,心里一阵苦涩,闭眼低语,想问她,终是问了自己。   8号,封索索身着婚纱出现在礼堂上时,震惊了所有人。媒体一拥而上想挖料,不料陆临安早就安排好人拦截出场,留下众宾客议论纷纷。   封索索见陆临安在离她不过百米的距离笔直站着,身着白西装笑看着她。封索索不知道婚礼期间是怎样完成的,大脑直到婚礼结束后也还是懵的,刚开始她不明白陆临安为何会出现在婚礼上,而后她便明白。陆临安结婚是幌子,道清她的真面目才是最终目的。   封索索琢磨着明早头条定是她,自己何德何能上的了头条,这一切终归是要感谢陆临安,那个恶魔般的男子。   ……   黎总入狱,私生女现身,步步为营抢同父异母姐姐黎依未婚夫。   陆氏集团总裁陆临安为新欢弃旧爱。   季氏公子季言回国不久为小三公然抢婚未果。   ……   瞧瞧,多讽刺。封索索以为这个秘密终会瞒过去,可她忽略了陆临安这样精明的人。事实一明,虽说陆临安也身陷其中,不过也就是陆氏集团跌几天股票,而对黎氏来讲,是永远翻不了身。封索索以为她这次能救“黎依”。最后还不是进了陆临安的圈套,以致两失。   (五)有一天你终会明白,失去的东西哪怕还在,它也不会再回来   西安癫痫病医院在哪武汉癫痫病最好的是哪家医院咸阳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沈阳的中医医院能治疗癫痫吗
上一篇:【柳岸•美】归
下一篇:【墨香】傻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