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星火】若殇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哲理散文
若殇,一个喜欢穿不过膝的格子裙,喜欢扎两个小辫子的可爱女子。用女子来形容是因为她已经过了女孩子的年龄,却有着女孩子的青春。她喜欢素色,桃红和黑色是她的最爱。她一直都是那么招人喜欢----无论是七八旬的老者还是丫丫学语的婴儿。   若殇爱笑,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她经常咬着下唇,忽闪着眼睛笑眯眯的。可她最近笑不起来了,她感觉自己的内心有难以掌控地慌乱,感觉自己被抛进巨浪滔天的海里了,四处搜寻着一个可以活命的板子。这样的感觉以前也有过,那是在她的俊凯慢慢远离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太喜欢撒娇,太喜欢缠着俊凯。让被爱压得没有喘息之力的俊凯,终于决定了远离,她哭着看见俊凯醉醺醺地从车里出来,胳膊架在一个有长长卷发的乖巧女子肩上。她那个时候被冲昏了头脑,冲上去很很地抽了俊凯一个耳光,趔趄地逃到好朋友依兰那里去。几天没有去上班,红肿着眼睛发着高烧,却没有俊凯的消息。   这次又是怎么了,老天,为什么,为什么朋友可以这样背叛知己呢?若殇从衣柜里抓出依兰的衣服,虽然那些也有自己喜欢、拿来穿过的,但现在每一件衣服上都充满了一个恨字。她狠狠地撕扯着,最后无力地摔倒在软软的浅棕色地毯上。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黑黑的头发凌乱贴在她略显苍白的脸上:“云飞,要我怎样原谅你?”      “那个女孩只是他的同事,因为他醉了才送他回家。”自从俊凯有了其他女人的事后,若殇就没回过那个冷冷的家。但是俊凯没有同意离婚,俊凯解释说。   若殇天真又多疑,因为俊凯夜里一直对自己冷淡,怎么也不肯相信俊凯的解释。她认准了俊凯肯定是在外面有了女人,即便不是那个送他回来的女子。她的自尊让她无法再回到家里。      “依兰,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的男人,你不认为我已经伤得太深了吗?”若殇和单身的依兰,住在一起快一年时间,在武汉羊癫疯的知名医院有哪些云飞出现之前都是依兰在安抚她受伤的心灵,可是……若殇恨恨地想起,云飞那个深情凝视依兰的眼神,不禁浑身打颤。   依兰是一个白净的女人,有成熟女人的味道,她喜欢浅色的衣服,也钟爱黑色。依兰总是一身白领族打扮,干净利落,明亮的眼睛给人一种坚定的样子。云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依兰。虽然他更爱着若殇,但是却怎么也无法拒绝依兰的吸引,他喜欢看她浅笑的样子,干净利落地打扫着厨房,端出一碟碟色香俱全的菜肴,放在他们三个人经常聚在一起用餐的透明玻璃桌上。      三个月前若殇和云飞在网络相识,若殇痛苦不堪在网络里寻求慰藉。若殇的不幸经历,让单纯正直的云飞有了种必须护佑她的使命感,云飞感觉自己就是天使,为若殇而存在的天使。云飞舍弃了在深圳的工作,直奔上海。很快,云飞爱上了若殇,并准备在若殇离婚后俩人结婚。若殇摇曳在海上的心终于有了一个依托。幸福的日子过得飞快,三个月一个眨眼就过去了。   然而,此刻的若殇,却感觉自己的心又漂在了漆黑的海里……如果说上次她离开俊凯还对自己充满着信心,相信自己一定会在海上找到一块救命的板子,但这次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绝望,绝望到双手都已无力再挣扎,令自己被黑暗里的海水一寸一寸的吞没下去。   若殇无力地拿起自己匆忙间收好的手提箱,她要离开这里,依兰也被自己骂得暂时离开了:其实依兰只是为了要她安静。若殇这次给云飞的耳光不比上次给俊凯那个耳光力气小。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她看见了云飞的脸上烙着通红的五个手指印,泪水依然夺眶而出:依兰,你为什么要这样,云飞是爱我的。   云飞知道是自己错了,他不应该让若殇再伤心,他拨不通若殇的电话,他知道若殇肯定是伤透了心。他在心里骂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着依兰傻傻地笑那么久。   “云飞,若殇出事了,在医院,车祸。”好几天过去了,依兰来了电话。   “哪家医院我马上到!”天啊,云飞听来如五雷轰顶。   “我看你还是先不要来了,她的先生俊凯在,云飞,你先好好休息,等俊凯走了我再通知你。”依兰说。   云飞无力地垂下拿着电话的手,是什么刺痛了他的心?一直没有吃饭,抓着电话就好像可以把若殇抓在手里一般,直到天明。俊凯去公司处理事情。依兰来了电话,淡淡地语气:   “云飞,你来吧。但是你要好好对若殇,她还是不能原谅俊凯,你是他现在最爱的人,你要好好守着她呀!”   云飞的脸上不禁淌下了悔恨的泪水。若殇很虚弱,轻轻靠在云飞怀里的时候是那么轻那么轻,就像一朵云。若殇的呼吸很慢,睡着的时候一点声音也没有。云飞有时会不经意去看,看看若殇的小胸脯是不是还在浅浅地起伏。   “我心里的刺痛,你会知道么,若殇,我会用我的一生好好地爱你。”云飞的心在呼唤。   “若殇,请你原谅我。”云飞看着若殇背转过去更加白皙的脸,握着她冰冷地要逃出去的手指。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若殇说。   云飞呆呆地傻坐着,看着若殇被吊起来打着石膏的左腿。看来还不是很严重,云飞稍稍出了口气。   “我不走了,哪儿也不去,我会在这里好好陪你。”   “你……我已经和俊凯说了离婚的事,但也不想再嫁给你。”   云飞的心一下子缩得紧紧的,颓丧地松开了自己紧握的手,若殇不禁打了个寒战,紧接着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傻瓜,我只要你再用力,再用力握着我,我只要你再近些再近些抱着我……云飞傻傻地站起来无助地看着旁边的依兰。   “你先回去吧,让她安静一会儿。”依兰说。   这一个转身算什么呢?若殇出院后在家休养时,不停地想着云飞那一个深情的眼神,她无法原谅,更无法原谅他笨笨的那一个转身,他离开了,就在她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已经冰冻的时候。——虽然是自己要他走的。   “怎么样了若殇,你的伤势好了没有?不要担心,会好的,有我呢。”九哥发来消息问候,在自己受伤之前,除了每天的问候,若殇没有和九哥通过话,九歌也是若殇的网友。   若殇看着这个消息不禁抿起一丝浅笑,好久没这么笑了。自从她删掉了云飞所有的信息,阻截了云飞和依兰的电话以后,若殇好久没有笑过了。她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让自己笑。她心里暗无天日,恨恨地忘不掉那一个眼神……九歌的温暖似乎化了若殇冰冻的心,她轻轻地在手机上回了这样几个字:   “九歌,我有点想你……”      依兰站在落地窗前,把刚刚拉上的天鹅绒窗帘轻轻地拉开,露出她最喜欢的那层洁白窗纱。大上海的夜是及其美丽的。所有的车都按秩序流入那一抹弯弯的霓虹车道,因为这一遵守而保证所有的车都按规矩行驶,除非特殊事故。高速公路两旁矗立的高层建筑模仿着天空里的星星在不停地眨着眼睛,它们就如摄像头想窥探这个世界的密码。然而这个世界的东西却往往被这些高楼大厦本身遮起而不见天日,但是没有什么能够躲得过月亮,即使月亮藏在云彩后面,星星也会做她的耳目。依兰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扭转身默默地看着她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轻轻地说:   “云飞,不是我不爱你,也不是我不需要,你对爱的真诚与你内心真正的需要,我可能比你自己比若殇更清楚。但是,请你回到若殇身边好吗?她是那么需要你……”依兰还在不停地劝着一塌糊涂地爱上了自己的云飞,回到受伤的若殇那里去。   “依兰,我可以去照顾若殇,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鼓励我,放弃拥有你的同时也同样失去了拥有我的幸福。你真的认为我们这样做是正确的吗?”云飞的眉毛从簇成一团到慢慢舒展开,他想要牵起依兰的手,颓废地垂到膝上去,那是怎样的一种无语。爱情与责任在郑州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云飞的心里旋绕,令他无法言语。但他最终还是用力扬了扬眉毛坚定地说。   “是的,云飞,我最想要的幸福是安宁的生活,而不是背负一个罪名低头过一生。”依兰的眼睛里滑过一丝晦暗,但她马上扬起载着微笑的脸说。   就在依兰和云飞在为若殇的幸福而要努力做出牺青少年癫痫该怎么治疗牲的时候,若殇却要继续着她的寻与千寻了。      后记:   第一次尝试写一个小故事,我想说,有时候我们会很坚强,但有时候我们又都很脆弱,我们都不愿被人看到脆弱的一面,有时候会强撑着坚强,带着假面生活……如果我们内心里都多些宽忍,事情总不会那么糟,在某些时候坚持保有真诚,这个世间不会有那么多转弯,真诚与宽忍是要如何才能描绘得清楚呢?   共 313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