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绿野】这些年……

来源:北京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哲理散文
发小从海口打来电话:我的公司开张,过来捧场?   我支吾,家里忙,脱不开身,我还是不去了吧。   你忙啥?   我忙,忙活着。   你忙清楚了吗?   我忽然的语塞,我不知道我的活着到底忙没忙清楚。一样的吃饭睡觉,一样的睡觉吃饭,奔波在外,为柴米油盐酱醋茶,为血脉亲情,为人情练达勤勤恳恳,而且,诚惶诚恐,不敢有丝毫倦怠。   活着不易,这句话不是感慨,不是动动嘴皮子。那年父亲去世,姐姐出嫁,哥哥是微薄的工资。除夕的一天,哥哥傍晚才回家,这儿的习俗,女孩是不准贴春联的。我和妹妹拿着浆糊,抹上厚厚的一层,递给踩着凳子的哥哥。白色的春联在风里冽冽,我忘了上面的语句,只是那情景至今我都深深记忆。父亲在的时候,这时春联早就贴好,这时的他会催促母亲,赶紧给两个丫头穿上新衣服,让我看看。记得别让她们进来厨房,会弄脏衣服。男尊女卑的思想在父亲这里远没有母亲那般根深蒂固。他疼爱我和妹妹,甚至超过了哥哥。粗重的活儿他从来不让我们插手,属于女孩儿的细致活计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娇宠。你会惯坏她们的!母亲常常在父亲的耳边提醒,没事没事!宝贝两年吧,再大些我们再严加管束。   自由的生长环境,并没有导致我的顽劣,我和妹妹都是极乖的女孩儿,我们轻声浅语的讲话,文文静静的气质。每次远门,都周到的解释,回来,都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吵个没完。我不想看到父亲伤心,我要让父亲轻微的骄傲着,他没有白疼爱我们。不是白疼还是黑疼吗?每次给父亲说我长大了要如何如何孝顺你,要给他买什么最好吃的,最好喝的,他都会幽默的说一句:我是黑疼你们的。   认识我的人都会说,我长的很像父亲。遗传学的奥秘我知道的很少,有多少父亲的基因在我身体里生根发芽,随着我的血液流动循环,我都未知,但我知道,他们的话是正确的。我真的很像父亲。我几乎禀承了他所有的优点和缺点,他对是非标准的强硬,对弱势的一味宽容和迁就,他的倔,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倔,渗透在骨子里的倔。   一个女孩儿拥有这样的优点和缺点是辛苦。世界原本没有绝对的是与非,是可能不是,是有点儿是,似是而是,那么你的强硬就会更多的困惑到自己,是自己变的好辛苦。非,在自己的领悟只内也是一锅熬不清楚说不明白的粥。你的是和你的非又恰好被倔左右着,左右的理直气壮,那是很惨的。   惨的首先是你的收入,扩散而来的是你活着的舒服程度。不回避的说,我是喜欢钱的,但我不想膜拜,不想成为它的奴隶,成为一种价值去向,对于不喜欢的人和事物,你给我一块糖我不喜欢,你给我一顿鞭子,真是厉害呢,冲你呵呵的笑,仍旧的不喜欢。如果你不喜欢我,而我如法炮制,你还在不喜欢,我会很高兴。人总有自己的坚守,当这种坚守坚韧不拔,是多么弥足珍贵的一件事,我们是要给点掌声的。   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缺少一盏灯,一个可以喝几杯的朋友,一个家乡,一个国度。一盏灯可以有风有雨,风雨无阻,只要它在你心里亮着就好。一个朋友,贵富贫贱,臭味相投,坐下来,一碟花生米,干了!你们可以醉后高歌,生气了可以拳脚相加,这又如何?你们是哥们。妈妈,老屋,门口的大黄狗,再华丽的景点,总无法容量你的全部情感,终有一些底色在你的生命里细水长流,是你如一个孩子的原来本真去触摸,并任凭你的任性,心甘情愿成为你的暄泄,你真的是好幸福。我是一个有国家局限的人,我允许自己对一个恶疾遍布的国家发出呐喊,但仅仅止于对他深情而厚重的爱,抛弃,是无法让人容忍的。   活着很好,刚才从天下新语看到一句话,米饭粗硬,刚好有一碗汤可以送服。奢侈的觉得,爱好就是那个汤吧。有小小的空闲,大的就更不用说了,都会涂一些文字,说实话,这是一个不快乐的事情,如果是因为一点虚荣倒也罢了,却是缘自对完美的痴迷,什么是完美?法国批评家圣.佩甫言道:扩充了心灵的宝藏,令心灵更往前迈进了一步,发现了一些无可置疑的道德真理,或者在那似乎已经被彻底探测了解到的人心中,再度掌握某些永恒的热情…古碌碌一大堆,多半忘了,记,尚且如此,做,何去何存?顺眼就好,痛,快乐着就好。   某月某天,我在地铁的底下通道摆摊卖文,你丢下十元,我将给你最隆重的注目,且不以衣衫褴褛,面容憔悴而羞愧。 哈尔滨的羊癫疯医院哪些比较好癫痫的诊断要点有哪些兰州治癫痫病治疗哪家好武汉中际医院好吗